search
《西遊·伏妖篇》編劇李思臻專訪

《西遊·伏妖篇》編劇李思臻專訪

主題:「千萬不要對自己說『不可能』」

本期嘉賓:李思臻

代表作品:《西遊·伏妖篇》《美人魚》

嘉賓簡介:李思臻,香港電影編劇。1996年於瑞士酒店管理畢業,2001年由黃百鳴介紹成為東方電影出品有限公司編劇。2004年獲邀加入亞洲動畫有限公司擔任助理創作總監一職,並與香港漫畫家馬榮成及林超賢導演合作,以香港漫畫巨著《風雲》為藍本,歷時五年製作動畫電影《風雲決》。2006年重投電影圈,為多部電影及電視劇負責創作及導演等幕後工作,成為周星馳御用編劇。編劇作品:《西遊·伏妖篇》、《美人魚》、《扎職》、《龍鳳店》、《墨斗先生》。

【主持人提問】

主持人:李老師已經入場,請大家歡迎。

李思臻:大家好,我是李思臻。

主持人:【1】請李老師先用幾句話簡單的介紹一下自己?

李思臻:我2001年左右開始寫劇本成為一位編劇,轉眼間己經十多年了,這十幾年裡我在電視劇、動漫、電影方面都曾經參與過,大概是這樣吧。

主持人:【2】您曾說曾瑾昌和周星馳的肯定幫您走出過一段創作上的十分艱難的瓶頸期,能跟大家講講您和這兩位老師的一些故事嗎?他們對你在創作上的影響又是怎樣的呢?為什麼會說一個故事的結構對創作的重要性會影響到您對自己寫作才能的認識呢?您認為結構對於故事創作的重要性是怎樣的呢?

李思臻:2009年左右,我在創作上有一個瓶頸期,我突然發現自己突破不了,開始對自己的創作力沒有太大信心了,當時也有想放棄了,不再當編劇了,因為當編劇太辛苦了。幸好那個時候我遇上了曾瑾昌老師,他給我信心,他跟我說其實你是可以的,只是在結構上有一點問題。他跟我說,因為我是半路入行的,我沒有踏踏實實的經歷過一些鍛煉,創作力是沒問題的,反而是在基本的劇本的結構上有點不足。所以我就開始從故事結構方面下工夫,突破自己,把自信心找回來了,寫劇本又重新有一個認識,然後再慢慢的在走下去。因為我發覺無論你的台詞寫得有多精彩,你的點子有多大的創作性,這些都是技巧的東西,比如說無論這兩方面做得多好,你的故事的結構沒有搭建好,出來的作品的效果都是不好的。如果在結構上做得好,其它的都比較更容易去發揮。所以我就在故事的結構上去下功夫。

李思臻:從2009年開始我跟曾瑾昌老師合作,不停地在故事結構上面下苦功,到2011年他把我介紹給周星馳,就開始跟周星馳合作,開始寫劇本。終於見到是一個電影的天才,我從周先生身上學了很多關於電影的東西。不過他們兩位老師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對故事的結構是很重視的。

主持人:【3】《西遊記》的原故事是一個師徒四人為求佛學真諦的冒險故事,但周星馳的西遊系列成功的改寫了這個傳統敘事,著眼於師徒四人尤其是唐僧和孫悟空的貪嗔痴,講述的是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這剛好和佛教像悖,卻是周導西遊系列的母題,您覺得這一母題為何會具有長久的生命力?為什麼觀眾會對這個母題產生很大的反響呢?

李思臻:其實我並不覺得周先生有改寫《西遊記》這個傳統的故事,只是用另外一個角度去說這個故事。我們開會了解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們有另外一種想法,其實那個階段唐僧並未並沒有成為一個高僧,他只是剛剛把孫悟空、豬八戒、沙僧收服了,他們三個其實都是最強大的妖怪,他們應該需要一個磨合的過程,所以我們就把這個磨合的過程做出來。這些東西在西遊記故事裡面都有說的,只是我們特別把這個東西劃出來去放大而已。所以故事是同一個故事,我們只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說這個故事而已,所以觀眾可能會覺得這個故事是很熟悉的一個故事,可是我們說的有點不同。國內的觀眾來說,他們概念上都是很受八十年代《西遊記》電視劇的影響,所以在他們腦袋裡孫悟空都是什麼模樣,唐僧是什麼模樣,所以我們換了另外一個角度去說的時候,他們就會覺得很不同,也可能覺得很有趣吧。

主持人:【4】《西遊·伏妖篇》是您和周導擔任編劇,那平常的創作方式和狀態是怎樣的呢?

李思臻:周先生是一個很愛電影創作的人,所以《美人魚》也好,《西遊·伏妖篇》也好,基本上我們是都沒有規律去說怎麼創作的,我們不是一定要在公司里開會去聊劇本的。所以不論我們在拍戲也好,我們去吃飯也好,去出差也好,只要有空間、有時間我們倆就會聊劇本,有些時候從題材開始,打個比方,他之前有一個想法是怎樣的,我們就開始順著這個題目聊天,慢慢聊到故事梗概出來,慢慢地去創作,什麼可能性都可能提出來,看看哪一個比較好。然後就開始真的去開會,有些時候找其它編劇「頭腦風暴」,看看還有什麼可能性,還有什麼點子,我就把它綜合起來,再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可以這樣說吧,電影是周先生的全部,他真的可以天天跟你聊劇本,6~7個小時不停,不過因為他是一個創作力很強的人,所以我跟他一起工作是挺有趣的,雖然時間比較長,可是不會很苦。反而你會覺得每一天談完劇本都有新的推進,感覺整個劇本一步一步的越來越好,我們大概是這樣去創作一個劇本的。也因為這樣創作習慣,《美人魚》大概我做了差不多三四年吧,《西遊·伏妖篇》比較快一點,也有兩年多的時間,我們不是做完一個再做下一個的。比如我們出去吃飯的時候,在拍《美人魚》的時候也會去聊《西遊·伏妖篇》的事,大概是這樣一個狀況去做劇本。

主持人:【5】《美人魚》最後的主題落在了環保上,但是環保這個話題是很政治正確的,缺乏必然要的喜劇衝突,似乎也不太適合做成一個喜劇題材,當時的創作考慮過這些不力因素嗎?那麼您在創作這個劇本的時候是如何將喜劇和環保還有純愛這些元素比較和諧的放在一起構成故事的呢?遇到的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呢?

李思臻:我並不認為環保題材因為政治正確就沒有喜劇的衝突性,我覺得它有沒有是喜劇性跟它政治正確與否是沒有關聯的。我反而覺得環保這個題材挺黑色幽默的。你試想一下,你會不會把你的家搞亂,把垃圾丟到客廳,把水龍頭搞壞,把空調拆開,把玻璃窗打破,你是不會的。可是人類在地球上不停地在做這種事,我們就覺得這個不是很有趣的地方嗎,我們在家裡不會這樣做,可是所有人類在地球上不停破壞自己的家。另外最重要的是我們並沒有用整部片說環保的事,由破壞海洋生態,害得美人魚無家可歸,才展開整個故事,環保只是整個故事的啟發點,跟整個故事的發展其實沒有太大的關聯。所以整個元素跟整個故事的喜劇性不構成很重大的影響。所以在這個劇本的創作上其實沒有太大的困難。環保只是整個故事的核心精神,我們並沒有讓整個故事不停地告訴觀眾我們講環保,我們要環保,只是整個故事的精神而已。

主持人:【6】《美人魚》在票房上取得空前的成功,您覺得這部片子對您的意義是什麼呢?

李思臻:《美人魚》的成功是「天時地利人和」組成的,整部片的成功是周星馳先生的成功,我只是幸運地參與其中,所以這個成功是歸於周星馳先生的。如果要說這部片對我有什麼意義,我學到了一個故事、一個劇本並不需要很複雜,簡簡單單就好。我當初寫這個故事的時候,有很多元素、點、設計放在裡面的,最後一稿的時候我們就一起慢慢地去撿,慢慢地去收,慢慢把複雜的故事說得簡簡單單。我發現原來寫劇本最難的地方並不是你的故事有多複雜、燒腦,而是你能夠簡簡單單地說好故事就好了。我之前跟很多編劇一樣,覺得一個劇本元素越多、轉折越多,設計越多就越精彩。然後經過這次經驗之後才發現原來你能簡簡單單的把故事說好、做好才是最精彩的。

主持人:【7】對於周氏喜劇,觀眾會立馬反應出「無厘頭」三個字,您是如何理解無厘頭喜劇創作的?您對喜劇電影的創作具有巨大的熱情,怎麼看待當下熒幕上的幾股喜劇創作模式的?您覺得未來港式喜劇的發展會是怎樣的呢?

李思臻:無厘頭就是說這個角色的反應、台詞是意料之外的,你沒想到他會這樣說,你沒想到他會這麼反應,這個就叫無厘頭。你看上去好像是沒有邏輯的,不過我們在寫劇本的時候,他們的反應,他們為什麼這個反應,為什麼這麼說,都有邏輯的,都有原因的,只是我們把不合理性放大來說而已。所以觀眾就會覺得為什麼他會這麼反應,就知道是無厘頭。如果完全沒有原因,這個是鬧劇,如果你能接受他的反應很怪,其實也挺合理的,這個叫無厘頭。打個比方,《美人魚》裡面,阿珊跑到劉軒的辦公室裡面去暗殺他,劉軒突然之間聽歌跳舞,看上去好像很無厘頭,其實我們都有鋪墊的。在第二場他照顧鄭總喝紅酒去談事的時候,我們都已經鋪墊他很喜歡聽歌、唱歌,所以到這場戲他突然之間聽歌跳舞,看上去好像很無厘頭,其實是配合他的性格的。

李思臻:關於有幾個喜劇的創作模式,我覺得挺好的,因為是一個很大的地方,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特別的文化,都有自己的喜劇模式,百花齊放是挺好的。

李思臻:關於香港的喜劇,特點就是比較商業,不過這個特點現在很多的電影都能做到,比如《泰囧》、《港囧》、《夏洛特煩惱》,這些其實都有一點香港以前的喜劇的味道。其實香港喜劇的東西已近慢慢融融入了的喜劇電影裡面,所以我不覺得香港喜劇還要怎樣去發展。

主持人:【8】您曾說過:「無論是武俠片,喜劇片,恐怖片,有一種東西你一定要寫進去的就是感情,只是每個人的感情線的比重有多罷了。所以每個編劇都需要懂得去寫感情,區別只在於感情上的比例是多少罷了。」您能跟大家講講在具體創作劇本上,是如何做到對人物的感情把握的嗎?

李思臻:你要寫好一個角色感情線,你首先要對角色有充分的想法、認識。簡單點來說,你寫一個劇本的時候,男一號、女一號你都要做人物的小傳吧。只要你把這個角色的背景、性格、在故事中遇到什麼問題,把這些點都處理好、想好、充分理解,就可以帶入這個角色,投入這個角色去想他的台詞、反應該怎麼做。你把故事裡每一個角色都想好、理解好之後,把整個故事的結構做好之後,感情線就很容易想出來。感情線理出來之後,因為你對每個角色都已經充分地理解了,所以他們對感情的反應,他們的心態是怎麼樣的,你能夠有一個比較好的把握,比較容易處理好了。

主持人:【9】為什麼會對漫畫感興趣而創作了《風雲決》?從馬榮成的漫畫原著到動畫劇本,您做了兩年的工作,甚至有時候一個劇本會寫好幾年,相比現在的很多劇本創作周期,這個時間顯然是比較長的,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情況?您一般會打磨劇本的那些環節呢?

李思臻:因為我是一個漫畫迷,我也是一個《風雲》的冬粉,所以當我知道動畫公司準備要做風雲動畫電影的時候,我就二話不說接受他們的邀請,加入他們公司出做這個戲了。

李思臻:整個劇本創作過程不是那麼長,大概一年左右,因為做動畫跟電影是不同的,打個比方,拍電影出去看個景,你覺得這個景可以了,你就可以定下來去拍,可是動漫不同,動漫每一個部分、整個場景都要設計,人物要設計,他的道具要設計,所以整個創作過程比較長,在這一方面花的時間比較多。而且整個創作期是兩年,對我來說也不是太長的一個時間。我現在寫的劇本的創作過程比它更長,三、四年的都有。

李思臻:不過最重要一點,動漫跟電影的劇本是有點不同的,最主要的區別是因為動漫電影不是人,是公仔,是虛擬的、假的,所以他的表情怎麼痛,他怎麼哭,觀眾都不會太感動、太傷心的,根人不同,比方說裡面的角色哭得很慘,你會被他的演技去感動,可是動漫不同,公仔是畫出來的,他有沒有演技的,所以他哭得多慘,你都不會因為他的傷心而感動的。所以我們要用情節、氣氛去推情緒出來的,這個就是寫動漫電影和普通電影的區別。

主持人:【10】未來的創作為繼續嘗試不同的題材嗎?方便跟同學們透露一下最近在創作的作品嗎?

李思臻:很多人以為我只寫喜劇,其實我寫過很多不同的戲,恐怖片、愛情片、黑社會的都有。其實我寫過很多不同的類型的電影,只不過這幾年寫喜劇比較多。接下來我可能會嘗試不只寫電影,可能會寫電視劇,題材方面可能不是喜劇了,可能是一些比較正的,打個比方像商戰、探案之類的題材,希望可以寫出來讓大家看看我寫這些東西可不可以(笑)。

【自由提問】

ID:漫飛:老師,請問有哪些比較有效的編劇訓練技巧?

李思臻:學編劇有一個很直接的方法,你找一些好電影、經典的電影,一邊看一邊把它的分場拉出來,把它的一段戲一場一場的拉出來,你不停反覆地去做這個鍛煉,慢慢就會學懂一部戲的分場、結構,為什麼它這麼好看,它的結構是怎麼去做的,你慢慢就會學到一點東西。

ID:鯰魚公子:您剛剛說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文化,創作出不同的作品,那您主創參與了幾部成功的魔幻題材電影,與國外相比的奇幻電影似乎剛剛起步,您怎麼看奇幻類型電影在的發展?

李思臻:魔幻題材在的文化上不是很新的,來來去去都只有兩個故事,一個是《西遊記》,一個是《封神榜》,主要都是這兩部戲,所以在魔幻類型題材並不多。現在已經有很多網路小說,很多作家去寫這些故事,我覺得在慢慢搭建魔幻的文化,我覺得一步一步走吧,因為大家差不多都是從零開始,我覺得這樣慢慢發展下去會有特色的魔幻文化會出現的。

ID:王臨贊:老師好,很多觀眾都發現《西遊伏妖篇》在故事中暗藏玄機,和周星馳之前的一些作品情節有暗合之處,當時為什麼要這樣設計情節呢?

李思臻:我們不是故意去暗藏什麼玄機在電影裡面,因為《美人魚》也好,《西遊伏妖篇》也好,我們寫故事的時候每一個人物我們都想得很透切。可能他在電影裡面只是說兩三句話,但是整個人物後面的故事我們都想好了,所以當你看的時候,看他的台詞、他的動作、他的反應,他後面都有完整的背景去支撐的,我們只是拿一點出來,所以當觀眾去看的時候,發現其實後面還有很多東西,只是我們沒說出來。所以就做成好像我們特意地去暗藏一些東西在裡面,其實我們並沒有故意這樣做,每一句話、每個人物我們後面都已經想好他的原因、背景,所以你們看的時候會有這個效果出現。

ID:盛世繁榮:老師衝破創作衝破創作瓶頸,用了多長時間?有沒有好的辦法?

李思臻:瓶頸期這個東西真的很難說,從我發現到突破這個階段,我花了差不多兩年多的時間,中間曾經想過要放棄,至於怎麼去突破這個瓶頸期,每個人的機遇都不同,我比較幸運,碰見一個很好的老師,他指點出我的問題所在,幫我突破瓶頸期,我覺得我是比較幸運的一個吧。如果大家碰上瓶頸期的時候,我覺得應該去放下自己的心態,去找一些前輩聊,去談這個問題,認清自己的缺點,虛心的去學習,認清自己的不足,才能突破瓶頸期。

ID:李:老師好,一般而言劇本講求「三幕劇」結構,也就是提出人物慾望——人物為實現慾望而努力——最終慾望的達成,但是您在西遊中並沒有嚴格按照這個模式走,而是比較隨性,請問是為照顧春節檔而刻意為之嗎?

李思臻:為什麼你會這樣想呢?其實《西遊·伏妖篇》都是這樣啊,一開始就是整個團隊不團結,大家有自己的想法,一路上打架、打妖怪,不停地去磨合,最後大家團結起來去打最後的Boss。很符合「三幕劇」的規律啊,為什麼大家都會覺得我們是很隨意而為的?我們只是沒有很刻意的、很正規的去跟著這個套路走,我們都是這樣子的,因為這個是寫劇本很基本的東西來的,我們沒有違反。

ID:里仁為美:請問李老師,編劇如何準確表達出心中想要的特效畫面?會用大篇幅文字描述嗎?還是直接請人畫出來?還是編劇只負責故事情節就可以了呢?

李思臻:我們香港編劇寫劇本的方式跟國內的有點不同,國內通常都是寫文學劇本,比較像小說的寫法,不過我們香港編劇的習慣,是把鏡頭都寫出來的。我覺得這個方式會比較清楚的去表達我的想法,所以我覺得這個寫劇本的方式會比較合適。我是說比較適合我,不是每一位。如果你是寫文學劇本的話,可能要花多一點精神,多花一點精力把你的想法、你的畫面表現出來。

ID:電影導演KING SIR:如何更好的把故事裡的核心精神表達出來?

李思臻:其實寫每一個故事、電影劇本,都應該能夠用一句話把整個故事的核心說完的。比如說《西遊·伏妖篇》就是一個各懷鬼胎的團隊磨合的過程,一句話說完。你把這句話寫出來放在你的桌面上,你寫劇本的時候不停地要看就這句話,你整部片都是為這句核心話服務的,所以你不會跑偏,你就能夠把整個核心呈現出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