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生命的最後十天,給他溫暖的是護士

生命的最後十天,給他溫暖的是護士

姥爺是427日發現肚子疼痛難忍,來的醫院。

當時,姥姥在江蘇給大舅家帶孩子。姥爺一個人在家。

聽說他於一周前就身體不適了,腹痛嘔吐吃不下飯。

一周后的427日,他水米不進,打電話給小姨,勉強同意來醫院檢查。

428日,增強CT顯示:腹部臟器多發腫瘤,已有淋巴結轉移。因為黏連太多,所以連原發癌灶都無法確定了。

那天,主治醫生請了普外科,腫瘤科,消化科主任會診。大家看著檢查結果,表示不太樂觀。還是建議進一步檢查,確定原發病灶再進行化療。

姥爺在病房門縫裡,偷偷的瞄著外面跟醫生們談話的舅舅媽媽。

70歲,讀了一肚子的書,供了倆名牌大學的博士。

他一生倔強,不與人低頭,甚至不願意與命運低頭。

我們試圖瞞著他他的病情。但他似乎有些察覺。

他大哭,大鬧,大罵。

拒絕進食,拒絕與人說話,拒絕治療,拒絕檢查。

他在病房走廊里整夜的練習自己創的太極拳,嘴裡還大叫著:哈!哼!嗨呵……

他一生極為通情達理,與人為善。

但是,發病以後,他整夜在病房走廊里大鬧,引起了病房病人的不滿,很多人來跟他理論說:大爺,您能不能小點聲音,我們的病人重休息不了了!

他聽了之後不僅不小聲,甚至對著人家病房叫,還說著:我就不小聲!咋了!咋了!哈!哼!哼!……」

我大舅二舅,一個南大金融博士,一個北大歷史系博士畢業,跟他講了一籮筐的好話,無用!

直到夜裡凌晨四點,他說想吃東西。家人考慮到第二天有空腹檢查,不允許。

他於是更加變本加厲的整個病房跑來跑去的鬧著了,叫著……

明華值班,她是一個腦子轉的很快,讀書又很多,口才又很好的護士。她去跟姥爺溝通。姥爺不理。

跟我舅溝通,我舅告知明華姥爺想吃東西。

明華查看了病歷和醫囑,覺得姥爺第二天的檢查主要是查胰腺,吃些東西應該沒問題。於是,她就告訴我舅舅,讓姥爺吃些東西。

姥爺吃了一個包子,很安靜的,回病房睡了。

那時候,凌晨四點半。

工作做好了,病人就少受罪了!

我後來跟明華髮消息對她說抱歉。明華給我發了以下這段話,我感觸很深!她說:像這個情況,主要是他想吃東西,家人說有抽血和檢查,需要空腹,我查了查,影響不大,就叫他吃了,其實要是咱們和CT的工作做好了,病人就少受罪了

她說只要咱們工作做好了,病人就少受罪了!我深覺很好!

尤其我姥爺這樣的病人,一向健康,突如其來的絕症,讓他陷入了絕望和憤怒的情緒。他覺得沒希望了,但又覺得不甘心。他害怕死亡,他想活下去!所以他更加的需要人的理解和鼓勵。這個過程中,醫務工作者的角色太重要了。

邊工作邊學習

明華還說:邊工作邊學習,每次因為自身原因學識不夠導致病人出現不滿意或其他可以避免的情況出現,我都自責,也覺得咱們護理工作的重要性。

後來,姥爺轉到了腫瘤科進行治療。

他問我說:曉曉,你實話告訴我,我還能活多久?

我轉過臉,抹掉眼淚,說:「20年不成問題!

他說:

他配合檢查,配合治療,努力的恢復精神。

舅舅發消息說:腫瘤科的護士長人也很好,一直安慰你姥爺,讓你姥爺心情很好,真心覺得做護士太不容易了,以前覺得做護士很容易,現在覺得做護士比讀博士都要難!

舅舅這話,是對我們護士的讚賞,也是對我們的認可。

以前,這一行被誤解的太深,被看低的太深,被忽略的太深……

所以,我們有時候做了太多太多,卻並不被認可和理解,更別說讚賞!

所以,當自己家人住進醫院,感受到護士的無微不至,大家才知道原來護士這麼厲害,這麼不容易!

57日下午,二舅聯繫了省城的醫院,準備給姥爺轉出去繼續治療。

他對姥爺說:爹,明兒咱們轉鄭州去,好好治治你這病!

姥爺閉著眼,從鼻子里哼出一個字:嗯。

驟然離世

20分鐘以後,姥爺突然心臟驟停,雖然儘力的搶救,但還是永遠的走了。

這是他入院后的第十天。驟然離世。於醫生估算的三個月生命還差太遠……

全家人悲痛欲絕。我的心裡就如刀割。自責和悔恨,覺得自己學醫,那麼無能為力!

我在姥爺的葬禮上哭的一塌糊塗。

一方面覺得生命的脆弱,一方面又默默的下定了決心:

我不能離開臨床,

我要在臨床好好的幹下去,

哪怕還有很多的誤解,

還有很多的不屑,

還有很多的辛酸

……

舅舅後來給我安排了兩件事:

1

一件事是要我一定要謝謝腫瘤科的主任,在姥爺最後幾天的生命里,主任就像是姥爺的救命稻草。姥爺半夜疼痛難忍,誰也不讓碰,誰也不相信,非要主任來了才行。

主任夜裡從家裡趕來,給姥爺查體,安撫情緒,用藥,姥爺睡了,主任才敢趕回家。我們家人覺得抱歉我,主任卻說:老爺子得哄,而且他使哄,沒關係!你們得理解他,他是真的痛苦!一個醫生,用同理心去理解病人的痛苦,也給了病人生命最後的溫暖……

2

另一件事,舅舅讓我謝謝護長和護士們。他說她們很辛苦。

記得姥爺轉去腫瘤科第一天,CT顯示腸內很多的大便,主任醫囑灌腸通便。

舅舅一臉不可思議:護士們灌腸嗎?就你們這些女孩子?

我說:嗯。

順利的灌腸,解決大便問題,姥爺的痛苦減輕不少。舅舅說:真的對你們護士有說不出的感激和佩服!

這兩件事,舅舅交代我務必要做。雖然我知道我的同事們都是盡職盡責不圖回報,但還是打電話道謝,因為我知道,我們需要一句句理解和認可……

姥爺走了,我的情緒在慢慢的調節。經過這一次事情,我突然更加的理解病人了。

他們都有一份焦慮和恐懼,對死亡

而我們護士,在住院期間,與她們接觸最多,我們的幾言幾語,我們的一個表情,一個動作,都會讓她們開心或者更加痛苦,所以,更加努力的去做好自己的工作,不只是機械的做操作,才算得上一個好護士吧!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4篇文章,獲得231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