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蒙古能源的老千生涯!

蒙古能源的老千生涯!

昨日上午10點半左右,當A股還在上下糾結的時候,港股先頂不住了,數十隻「老千股」集體閃崩!香港創業板指數瞬間大跌7.57%。

到中午收盤前,港股中有26隻股出現跌幅超20%以上的暴跌態勢,其中,投融資錢包美捷匯控股等8隻個股的跌幅超過了80%,漢華專業服務下跌了94.74%,集成控股跌幅93.93%、雋泰控股下跌了91.43%。

集成控股甚至一度跌到只有港幣1分錢,真正的跌無可跌!看上圖感受一下持有上述股票股民刀割劍剜的凄厲感,此時此刻,真心感激我大A股有漲跌停板!

午後港交所緊急闢謠:無任何針對殼公司退市的提案。而早間有媒體報道,港交所前天提交了提案,「為了激活香港小企業創新,要強制低於1元且平時交投不活躍的僵死股的退市,並限制借殼上市,鼓勵新股上市」。港交所回應稱,這是完全錯誤的,沒有任何事實根據,港交所從未有這樣的提案。

截至收盤,上述仙股跌幅有所收斂,如財訊傳媒,在早盤一度從0.09元附近跌至0.01元后,午後一路上行,收報0.04元左右。

儘管港交所火線澄清,但上述媒體報道並非空穴來風。早在數月前,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就曾親手撰文《關於「老千股」》,提示股民謹慎那些「大股東不以做好上市公司業務來盈利,而主要通過玩弄財技和配股、供股與合股等融資方式損害小股東利益」的上市公司。

作為我等生活在證監會屁護下大A股股民,雖說經歷了「千股跌停、千股漲停、再千股跌停、再千股跌停、再券商上班15分鐘就下班、再千股跌停、再被國家隊高拋低吸……」等等十八大酷刑,卻也沒有見識過真正的香港「老千股」收割韭菜的犀利刀法和驚人財技。

下面轉引幾篇著名的香港韭菜血淚史,供大家賞析,正所謂,同為天下韭菜人,相逢何處不相識,祝我們大A股在641屁護下繼續666~~~

香港,請不要自己拋棄自己:從香港老千股的慘痛經歷說起

和不少朋友聊天,很多人都會對我提出一個問題:你的投資風格和你的年齡感覺並不是這麼匹配,你怎麼能如此洒脫,港股一年只玩兩個星期?面對那些誘人的短線波動和股價跳躍,你難道不心動嗎?

說不心動肯定是假的,可能只是我見識的比有些人略多一些,比較深刻的理解了什麼是投資的有所不為。在投資的路上,我自己交過的學費的確不多,但我親眼看別人交過巨額的學費——這個別人,是我的父親!

下面就給大家分享一下這個真實而且可能讓你瞠目結舌的案例吧,一個關於我的父親如何在香港被一個老千股坑的血本無歸的故事

打開了塵封已久的帳戶,1166這個化成了灰我都能認得的代碼,蒙古礦業!

775股,12月4號的收盤價是0.35,市值271港幣。有人可能會說,不就幾百塊錢嗎,虧死能虧多少?

金融圈君註:2015年12月17日,1166這隻老千股又更名為星凱控股,此前的11月10日,它又再次折價近20%配股。更名、配股這些千術,詳見下文細解!

如果我告訴你2年前這個股票的數量是7750股,市值是3000元,你信嗎?2年時間虧損了90%!

(滙豐的結賬單 2014年1月)

如果我再告訴你,8年前這個股票的數量是15500000股(為了避免你數零麻煩,用中文數字告訴你,是一千五百五十萬股),市值是600萬元,你信嗎?

8年時間,虧損99.9955%。

也就是現在開始,再22140倍,就能回本了。

巴菲特歷經45年,給最早的投資人帶來了5000倍的收益,傲視群雄。從老千的角度來說,這種讓人虧錢的能力,也算另一個層面上的「股神」了。

可惜滙豐的電子賬單最長只能追溯到2年前的記錄,所以我現在無法拿出8年前的證據證明,你們可以當我吹牛。但是!有些東西並不是隨著時間推移就會這麼輕易消失的,尤其是那種被坑卻無能為力的屈辱感和疼痛感

我父親是07年底到08年期間陸續買入1166的,平均成本在0.4元,數量是一千五百萬股,市值是600萬港幣。

有人會說,08年7月股價是0.35,現在股價也是0.35,差不太離,馬上就能回本了啊。

是的,股價快回來了,但是少了的股票數量卻永遠回不來了。8年前的1550萬股,到現在只剩775股——並不是我們中間賣出了,而是老千股在這期間不斷的合股所致。

8年時間,經歷了4次合股,曾經的20000股(2萬股),變成了現在的1股,這就是香港老千慣用的手法之一。

給大家看看復權的圖吧。

圖中每一個紅色的箭頭,指向的都是一次老千行為!不是誇張的合股,就是低到令人髮指的低價大比例供股。

我父親以前一直是玩A股的,後來移民到了香港,也就開始折騰起了港股。在有漲停板限制的A股玩慣了,初到港股必定是充滿了好奇和興奮的。要知道不論行情好壞,港股漲幅榜裡面每天總會有些妖股用百分之幾十的漲幅吸引人們的眼球,甚至上百的漲幅也並不少見。

我父親就是07年的某一天,在漲幅榜上看到了1166,然後充分發揮了A股漲停敢死隊的優良作風,越漲越追,越追則越有信心

隨後的故事也就沒什麼新意了:被套,補倉,降成本,越跌越買——都腰斬了,還能再跌多少?買!繼續腰斬,繼續買!不知不覺就買到了1550萬股。

當時的他並不知道港股裡面有一種股叫老千!

在他的世界里,跌90%可能就是A股的極限了,而這在港股老千裡面,可能只是剛剛起步而已。他不知道港股可以跌完90%,再十合一繼續跌90%,並且每年都給你來一次。他也不知道港股老千可以跌90%之後,再折價50%大比例配股。

我還深深的記得09年的1月9號,老千第一次露出了他的爪牙,低價大比例供股開始!此時距離1166深套已經快1年了,從0.4元的成本,股價已經跌到了0.05元,600萬的錢剩下了不到80萬,完全就是一個裝死狀態了——這種時候,散戶一定是不會割肉的。

收盤價0.05,配股價0.027,折價46%,1股供4股!

我記得當時父親急得到處找親友籌錢,準備供股——因為如果不供,就面臨瞬間被攤薄的命運。1550萬股,就是要供6000多萬股,摺合167萬港幣啊。當時所有的錢都拿去補1166了,誰能想到1166能從0.4跌到0.05,哪裡還有錢來供股啊。

為了籌這筆錢,家裡可以說是砸鍋賣鐵了。然而最戲劇的事情發生了:當我父親好不容易把籌到的這筆錢打入滙豐帳戶,以為一切準備就緒的時候,最後供股失敗了!!!

因為香港落後的系統,供股是不會像A股一樣,只要賬上有錢就會自動執行的,需要提前打電話去券商那裡確定,並且還可能需要填寫表格。

供股失敗之後,我父親情緒無比低落,也讓整個家庭很長時間生活在一種沉悶壓抑中。要知道股票直接被攤薄了近50%啊。現在回頭來看,真的是要感謝香港券商系統的落後啊!感謝你們的落後讓我父親沒能順利供股——否則,供股的那筆錢,也為煙消雲散。

關於我父親被香港老千坑的歷史就回溯到這裡吧。然而我父親卻可能並不是在這個股票上虧了最多錢的人,我再發一個1166的全景圖給大家感受一下吧。

千王之王這種捨我其誰的豪情呼之欲出有木有!!!

2000年的時候,復權回去每股股價53萬元!!對,你沒看錯!不是53元,是53萬元!!而現在,是0.35元!

真的很難想象2000年山頂的朋友,你現在還好嗎?是否過著你想要的生活?

-------華麗的分割線-------

然而這樣的千股,在香港卻並不是絕無僅有的,甚至還有比他更變態的,比如號稱老千鼻祖的威利國際。以下內容引用自格隆匯高手dyc《老千股的鼻祖——0273威利國際》。

威利國際的財務狀況,從1982年到2007年連續15年,無論經濟好壞,年年虧損,絕對不會盈利,真是服了他了。公司多年來幾易其名,從「首創」到「怡南實業」,再到「華匯控股」及「互聯控股」。一直號稱從事金融地產業。在2007年能源股火暴的時候,還煞有介事地做了幾筆收購,以「進軍」煤炭燃氣這一相當有前途的行業。

就是這間威利,多年來合股不斷。根據港交所網站所提供的數據,僅僅從1999年開始到現在,公司就經歷了2合1,5合1、50合1、25合1、10合1、5合1。簡單算一算,2×5×50×25×10×5=625,000——假如你在1999年買入62萬5千股,今天則僅僅擁有1股。

再查其股價,1999年合股前的價格是5分錢左右,如果你當年以30萬港元買入六百二十萬股威利國際,那麼閣下今天這筆「投資」將變成5角錢,損失達99.99984%!

為什麼這麼多老千股喜歡合股和供股呢?這個問題我最近請教了一個香港朋友,現在我原封不動的分享給大家!

合股通常會出現在「毫子股」或「仙股」身上。由於股價會因合股而上升,公司可藉此吸引一些以股價高低來判斷投資價值的市場參與者,因為他們會覺得「高價股」的實力較為雄厚。

另一方面,部分連年虧損的細價股,亦可能透過合股進行股本重組,以減少虧損。所謂股本重組,通常牽涉股份合併、削減股本(即令每股票面值減少)及註銷股份溢價。若公司先將股份合併,然後才削減股本,其效果會更顯著。

例如A公司每股票面值為0.1元,將股份10合1后,每股面值升至1元(0.1元×10)。如公司計劃削減股本至0.01元(每股股份的最低面值規定),即是削減每股0.99元的面值,較沒有進行合股的削減金額多0.09元 {0.99元-[(0.1元-0.01元)×10]}。

「無良股」藉以配股抽水——進行股本重組的作用有二:

一、將削減股本之金額,用作抵銷公司累積虧損(留意資產負債表內的儲備帳),為未來派息鋪路;

二、股價會按合股比例而上升,如公司同時削減股本,便會拉大股價與每股票面值之間的差距,這特別適用於有意發行新股,但股份現價跌至與票面值相若(如1仙)的公司,因為配股價不能低於公司票面值。

須知道,削減股份票面值與股價升跌無必然關係。然而,市場充斥著一些不思進取、欠缺實質業務支持的公司,往往透過股本重組以達到配股抽水的目的,結果「合(股)完又跌、跌又再合(股),才令投資者感覺合股是一種不利股東權益的公司行動。

另外除了上面我朋友說的原因,我再補充一個合股的原因,那就是很多人喜歡看圖炒股,如果經常合股,那麼圖就不準了,甚至給人一種股票沒怎麼下跌的錯覺。比如之前08年1166到過0.35的股價,如今也是0.35的股價,初一接觸這個股票,看起來並沒有這麼可怕。

-------老千的華麗分界線-------

如今我接手了父親的這個帳戶,但我並沒有選擇把1166賣出。並不是我期望有朝一日這個老千股能重獲新生,如之前所說,1166要漲22140倍才能回本,就算巴菲特也做不到。

而是希望這個血淋淋的代碼,可以時刻告誡著我自己,在投資的道路上,什麼是有所不為,特別是在香港這個全球老千股烙印最濃的市場。

投資肯定是有風險的,虧錢是自己種的因,那麼結果也需要自己來承受。

但是,我還是有很多問題,不吐不快,不問不快:

1、市場化、不干涉,和放縱、不作為是兩回事吧?難道扛著自由的大旗就可以隨意踐踏他人,掠奪良民了嗎?因為自由,所以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2、我知道合股和供股本身是不違法、也不違規的事情,但難道這麼多年以來,就從沒檢討過法和規的漏洞在哪?不能想一丁點方法來限制這種肆無忌憚的老千行為嗎?堵個漏,那麼難嗎?

3、你們站在法制和市場化的制高點上,美其名曰放任市場自由,不外加干涉。這難道不是在為自己少扛責任而開脫嗎?這到底是無為,還是不作為?你們是否愧對你們的高薪?

4、這麼無所忌憚的合股,這麼輕鬆的低價大比例配股,這麼顯而易見的出千,在大陸,是永遠也別想著被批准的。而在美國,也是必定會被事後追責的。唯獨在香港,我們卻只能默默的安慰自己又上了一課,又交了一筆學費,無論這筆學費是否能夠承受!保護一下投資者,就這麼難嗎?

5、香港的股市為什麼常年一潭死水,為什麼大家都說嚴重低估,卻仍然一直繼續被低估?除了香港是個離岸市場,沒有本土沉澱資金外,另外一個最、最核心的原因就是無處不在、肆無忌憚的老千股啊!前者與香港被殖民的歷史有關,只能隨著北水南下逐步改變,但後者是香港自己完全可以改變的啊!只要監管層稍稍作為一點!一點!一點!(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港股有這麼多優質的中小市值股票,卻無人問津!我和朋友常常吃飯的時候會開玩笑,說這個股票在香港是20億市值,如果回到A股,至少200億人民幣,為什麼?為什麼它在香港就只值20億?

因為幾乎所有來香港買過股票的人,幾乎無一例外都被各種各樣的老千股坑過,而這類老千股幾乎全部都是一些中小市值的股票。投資者談千色變,抱著寧可錯殺一千,也不踩中一個的原則。甚至到了看見以開頭,看見福建、農業相關,亦或者看見市值太小,亦或股價太低的股票,就直接繞道!

現在很多文章都在談香港到底怎麼了?香港為什麼被卡住?香港到底被誰拋棄?

其實沒有人能放棄你,除非你自己放棄自己!

香港卡在以為制度能解決一切問題,所有人都成了僵化制度肌體上的一個沒有思維的螺絲釘。

香港卡在沒有人肯站出來,沒有人肯擔責,沒有人肯主動作為!

香港,請從今天起,開始作為,消滅老千土壤,消滅自身肌體上的那些腐肉——這個不難!

香港,請不要自己拋棄自己!

李小加為「老千股」辯護:不能因壞人殺了人就收所有菜刀

(看我大A股,現在連指甲刀都要沒收了!)

原文標題為《小加網誌:關於「老千股」》

近期,港股通的交易量持續放大,內地投資者對港股市場的投資熱情和關注度也越來越高。在大家對於港股市場價值的熱烈討論中,我也聽到了一些關於「老千股」的申訴(在這裡,「老千股」主要是指大股東不以做好上市公司業務來盈利,而主要通過玩弄財技和配股、供股與合股等融資方式損害小股東利益)。到底什麼是「老千股」、誰是「老千股」、怎麼管制「老千股」,可能涉及很多技術及規則執行細節,不是一兩篇文章能夠講得清楚的。我今天只想換一個角度來談談我對這問題的看法。

一、在資本市場,我們都希望好人很多、壞人很少,好人做事很容易、壞人做事特別難。那到底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呢?

關於這個問題,1,000個人可能會有1,000個不同的答案。而對於監管機構來說,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遵守規則的人就是好人,違反規則的人就是壞人。除此標準外,監管機構既不能有自己的感情好惡,也不能施加自己的價值判斷,唯一用來判別壞人的標準就是規則。在香港的法制框架內,即便是壞人,也需經過公義的程序才能被定罪,但這往往需要時間。

二、既然知道有壞人會幹壞事,為什麼不採取有效的措施事前防範,事後懲罰豈不是亡羊補牢?

財務造假、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等是全球各大市場監管機構都嚴厲打擊的行為,對於干這些壞事的人,大家都是深惡痛絕的。如果能夠事先看出誰是壞人,相信沒有一家監管機構不願意挺身而出,遺憾的是,監管機構並沒有孫悟空的火眼金睛,無法事先一眼識別出誰是好人誰是妖孽。

於是,對於如何防止壞人幹壞事,不同市場採取了不同的監管哲學,一種監管哲學是假定所有人都有作惡的動機與可能,對各種融資行為都採取嚴苛的審批制度,通過事前盤查來篩除壞人;一種監管哲學是假定絕大多數人都是遵紀守法的好人、從事正常的市場交易,監管者盡量不干涉市場自由,主要通過事中監察和事後追責來懲罰壞人。

前者的好處是可以將不少壞事扼殺在搖籃中,讓壞人無法作惡。對於一個散戶為主的市場來說,這樣的監管理念可能是不二的選擇。而對於一個機構投資者佔主導地位的市場,現實情況是,再嚴厲的事前審查也無法完全杜絕所有違規(除非關閉整個市場),而過於嚴苛的審批必然會妨礙好人的自由、窒息正常的市場活動;而且,如果審查過程中賦予監管者過多的自由裁決空間,容易滋生腐敗與尋租。

香港市場採取的后一種監管哲學,其好處是保障了好人的自由,提高了資本市場的效率,當然代價是不能把壞人在事件未發生前、或立刻就擋在門外。這樣的監管哲學不是推卸管制的責任,而是說管壞人的著眼點主要是強制披露責任、確保股東審批程序和加強事後違規檢控,通過懲罰震懾違規。當然這樣的監管理念會與香港市場以機構投資者為主的這一市場結構息息相關。

在監管層面上,香港證監會和香港交易所分別肩負不同的職責。作為上市公司的前線監管機構,香港交易所根據《上市規則》監管上市公司和董事的合規情況(例如是否及時進行信息披露、是否按規定召開股東大會等),但盡量不干預上市公司股東的決策自由,且無權監管投資者行為。

香港證監會作為獨立的法定機構,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全面監管整個市場,因此,有關收購、股份回購及私有化等上市公司事宜和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違法行為,由於可能涉及投資者的行為,均由證監會負責事中監管和事後檢控。

三、為什麼香港允許公司那麼容易地配股、供股、送股與合股?

在我看來,所有這些再融資制度都是市場的中性工具,允許它們的初衷當然是為了幫助好公司更容易、更方便、成本更低、效率更高地融資與發展,這也是許多內地企業選擇來香港上市的一大主要原因。

再融資制度可為有經營困難的公司解困,當然他們拯救失敗會給參與融資的股東帶來損失。與此同時,也有一些壞人會利用這些融資手段直接侵害小股東利益。就像廚房裡的菜刀一樣,好人用它是為了用來切菜切肉,但也難免有一些壞人會拿它來殺人或搶劫。不過,如果因為有幾個壞人拿菜刀殺了人,我們就把所有的菜刀都收起來,肯定會給大家做飯帶來極大的不便。因此,如何在不影響大眾生活的前提下有效降低有人拿菜刀行兇的威脅是香港監管者不斷努力尋求的平衡,而最重要的監管責任應落在事後強而有力的追責以阻嚇其他潛在壞人。

四、既然香港市場的監管不能把壞人事先擋在門外,普通散戶投資者(尤其是缺乏投資經驗的內地投資者)該如何保護自己,躲避「老千股」?

投資者首先必須嚴肅對待自己的投資責任,既然你是自己投資盈利或損失的最終承受者,你就應該是這筆投資安全性的第一責任人。一定要買自己了解的股票,不要輕信小道消息,遠離誘惑。如果真的不熟悉市場,那就去人多、亮堂的地方,那裡壞人較難藏身。壞人大多喜歡躲在偏街小巷人少的角落,資本市場上也是一樣。因此,缺乏經驗、人生地不熟的散戶投資者應該盡量走寬敞亮堂的大道,投資那些人人皆知、往績良好、信息披露充分透明、風險較低的公司。膽大勇猛或者想以小博大的投資者如果選擇走偏街小巷,那就一定也要格外小心,提高風險意識。

其實,儘管香港的再融資機制靈活方便,但大股東使用時都必須嚴格按照《上市規則》召開股東大會得到股東授權或同意。很多情況下,只有得到小股東單獨同意后才可發行。上市公司就再融資計劃發通告到股東大會中間往往都有相當一段規定的股東通知期。因此,選擇投資這些公司的投資者一定要仔細跟蹤公司公告,及時了解公司的再融資計劃,積极參与股東大會投票,並時刻查察投資,及時作出適當投資決定。

總而言之,要想避開老千股,盡量走大道,避免串小巷,提高警惕,謹慎決策。出事後再喊警察,往往為時已晚,再好的警察,也無法替你的損失買單。

正是考慮到了內地投資者可能對於香港市場規則了解不足,兩地監管機構在劃定港股通的合資格股票範圍時採取了循序漸進的原則,滬港通先選擇了一些市值大、流動性好的股票作為試點,然後才在深港通中加入了市值較大的中小盤股,並繼續保持了投資者准入門檻。初次出海投資的內地投資者如同初學游泳的人,應該先去淺水區練習,然後才去深海遨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