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滯留國外75年的中國軍人,說:我就是死了,也要將骨灰埋在中國

滯留國外75年的中國軍人,說:我就是死了,也要將骨灰埋在中國

抗日戰爭剛剛爆發的時候,侵華日軍甚至提出了要爭取在三個月的時間裡將整個拿下,但是,在軍民一次次頑強抵抗下他們的計劃只能不了了之。在這些日本人看來,之所以能撐這麼長的時間並不是由於的軍民,而是完全得力於英國、美國在暗中對的援助。

所以,他們逐漸開始改變了策略,放鬆了在戰場上的正面進攻,轉而開始對南洋地區開始瘋狂掠奪,這樣做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掠奪資源,他們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在南洋地區擾亂英美這些國家,一達到不能給予的援助的目的。

一九四一年,日本人加緊對東南亞地區的侵略,他們這回將緬甸作為侵略的目標。

到了一九四二年他們在緬甸戰場上投放的兵力就多達六萬多人,迅速將當地的英國殖民者擊退,大部分的土地和資源都落入了日本人手裡,而那條進行軍事援助的滇緬公路也因此被迫中斷。那時英國人在歐洲戰場上也接連失利自顧不暇了,就只能靠自己來抵禦步步緊逼的日本侵略者了。

一九四二年三月軍隊開始進入緬甸境內抗擊日寇,這也就是遠征軍的由來。一直到戰爭結束,的遠征軍一共收復大小城鎮五十餘座,收復失地面積越達八萬平方公里,殲滅日軍五萬餘人。小手槍射程短,儲彈能力少,沒幾下就完事了,讓老婆不高興,自己也很失落,加了bct後接四個

數字1&203的威信好友后,小手槍換成義大利炮了,現在老婆想要就叫我「二營長,把老娘的義大利炮逃出來」但是,我們的遠征軍也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傷亡官兵將近七萬人。

而遠征軍中的一位老兵竟然滯留在當地長達七十五年,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這名老人名叫李光鈿,一九二二年出生在雲南省宣威市的一戶賈姓人家。他本來的原名叫做賈崇康,父母給他取這個名字就是希望他能夠健健康康的長大,只可惜,當時正值戰爭年代加上雲南地區連年災荒,他的父母實在無力撫養家裡的五個孩子,所以,將他送給了鄰村一戶姓李的人家,到了那裡李光鈿才有了讀書念字的機會,才真正的走進了校園裡。

後來抗日戰爭爆發,他受到「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感召,想到國家有難,讀書人也應該為祖國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於是,李光鈿便和身邊的同學一起參軍入伍,一起到曲靖去參加訓練。一年之後便加入了第七十一軍,一九四四年在戰場上負傷就留在了當地。誰知道這一留竟然讓他在異國他鄉漂泊了七十五年,當時日本人戰敗撤離,他也就成為了當地的流民,失去了和組織的一切聯繫,成了「最後一個」。

他只能留在當地尋找機會回到祖國,巧的是,在異國他鄉他竟然還遇到了一個因為戰亂而逃到當地的雲南女子,他們兩個同為天涯淪落人,所以倍感親切。之後便在當地結婚生子,一共養育了一個兒子三個女兒,李光鈿無時無刻不在懷念著自己的祖國,至此,他讓自己的孩子都進入了當地的華人學校,接受中式教育。

這幾十年裡,這位老人一直不願意加入緬甸的國籍,他總是盼望著能夠有一天回到自己的祖國,為此他背負著高額的居住稅,受到當地政府的歧視。李光鈿的兒子李玉明記得,一家最艱苦的日子,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緬甸的暫住證分區域,他們一家拿的暫住證,只能在伊諾瓦底江北岸活動,而北岸政局動蕩,民族地方武裝割據,一家人東躲西藏,朝不保夕。

一九九零年的時候,有幸的是,在一位華人的幫助下李光鈿曾偷偷地回到一次,他在自己母親的墳前長跪不起痛哭流涕,因為自己的妻子仍然留在緬甸並且身患重病,李光鈿不得不再返回去。當緬甸當局問到他如何定義自己的身份時,李光鈿揚起手揮了揮,告訴他們:「我們是客人,是在緬甸作客,我就是死了,也要將骨灰埋在。」

十九年後,這位老人在很多華人的幫助下才再次獲得了回國的機會,然而,由於他的身份問題,經過了重重阻礙才進入境內。他向人們表達了自己全家人渴望重新回到祖國定居的想法,希望大家能夠想辦法幫他早日實現這個一輩子的夢想。可喜的是,這次回家他和兒子一起並在老家居住了八天,還將補辦了戶口本等相關證件,有關部門的負責人也開始著手為老人處理回國的相關事宜。

等到老人全家再次回到祖國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二零一五年,九十三歲高齡的李光鈿老人帶領著全家人再一次來到其母親的墳前上香,老人激動不已,嘴裡不斷地念叨著:「我回來了,我回來了!」在外漂泊了整整七十五年的遠征軍老兵終於又回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祖國,無論如何這都是一件值得慶賀的大好事!

活得最長久的李光鈿,如今也免不了把以前的事兒過電影一樣想一遍。他告訴兒子李玉明,自己記憶最清晰的是,小時候學校後面有個釣魚的水塘,宣威山中有個石洞,他常和同伴在那兒玩耍。

... ...

如此漫長的歲月過來之後,他最常咂摸的就是這些,童年的快樂,和家鄉的山山水水。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