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8月里的18天,王健林的大反擊

8月里的18天,王健林的大反擊

王健林又出手了,他的手,就一直沒停。

最新的大消息是,8月18日,甘肅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林鐸,省委副書記、省長唐仁健一起在蘭州會見了他。

公開消息層面,這也是萬達陷入風波以後,王健林與如此高級別官員的第一次「親切」。

林書記在會見中肯定了萬達的發展和成績。

他說,萬達在文化、旅遊、商業、金融和地產等多個領域馳騁多年,是乃至全球具有很大影響力的企業,相信萬達在甘肅的多個項目「必將極大方便群眾消費和生活,直接帶動就業,有力促進當地商業和市場繁榮發展」。

林鐸還同時表示,王健林此次率團到甘考察,探討發展與合作,是對欠發達地區的關心和支持。希望萬達集團多到甘肅各地考察,進一步加強與甘肅的合作,推動更多大項目布局落地。省委、省政府將全力以赴做好各項服務保障工作,為萬達集團在甘發展創造良好條件。

引人矚目的是,王健林在會談中表示,萬達將在蘭州市投資建設一個大型文化旅遊項目,同時選擇甘肅其他城市新建設10個項目,並積极參与甘肅脫貧攻堅,努力為甘肅與全國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貢獻力量。

對,您沒有看錯,王健林表示:將在甘肅投資10個新項目,而且要在蘭州市投資建設一個大型文化旅遊項目。

8月以來,王健林還幹了幾件引人矚目的大事:

8月2日晚,萬達新成立大健康集團的消息成為媒體報道的熱點。

此前,大健康較少出現在王健林公開的議題里,但這兩年,萬達在此領域可謂動作頻頻。2016年年初,萬達與英國國際醫院集團(International Hospitals Group Limited,簡稱:IHG)簽訂合作協議,將總投資150億元,在上海、成都、青島建設三座綜合性國際醫院,由IHG運營管理並使用IHG品牌。

擁有近40年歷史的IHG,目前在全球超過50個國家管理450多個醫療項目。當時,王健林即表示,與IHG的合作是萬達的又一個創新,將在滿足高端人群對健康醫療需求的同時,提升高端醫療的水平。

2017年4月,萬達還與成都市政府簽訂了戰略合作備忘錄,計劃投資700億元,打造一座世界級的醫療產業中心。包括:以2家國際頂級綜合醫院和8家國際一流專科醫院為核心的綜合醫院區;將引進30家醫療企業的醫療產業園區。在隨後與昆明新簽約的項目中,萬達也提出了一個預計總投資500億元,打造以醫療、健康為核心的世界級醫療及大健康產業園計劃。

除此之外,萬達還與四川大學的華西口腔醫院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計劃投資90億元,將華西口腔引入全國萬達廣場。

雖然萬達尚未公布大健康集團的具體發展規劃,但此舉意味著,王健林將以上述項目為核心,構建一個以醫療為重心的大健康產業版圖。有行業信息數據顯示,到2021年,的醫療服務支出總額將超過8.8萬億人民幣,這張牌如果打得順暢,顯然會成為萬達把握未來商機的又一張「大、小王」。

大健康集團成立不到一個星期,8月9日晚,萬達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萬達酒店發展又發出令市場刮目的公告:萬達酒店發展將以63億元向萬達文化收購萬達文化旅遊創意集團有限公司(萬達文旅)的全部股權,以7.5億元向萬達商業收購萬達酒店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萬達酒管)全部股權;並向萬達商業出售在萬達置業投資、萬達國際地產、萬達美洲、萬達澳洲地產的全部權益。

根據公告和有關信息,被萬達酒店發展出售的項目包括:總建築面積規劃約33萬平方米的桂林萬達廣場項目;總建築面積規劃約11萬平方米的倫敦項目;總建築面積規劃約17.6萬平方米的芝加哥項目;以及總建築面積規劃約9.83萬平方米的澳洲悉尼項目和總建築面積規劃約14.4萬平方米的黃金海岸項目,總計大約為86萬平方米的重資產項目。

而被置入的萬達文旅和萬達酒管的全部股權則包括,涵蓋被出售的13個文旅城和77家酒店在內的,萬達所有的文旅和酒店品牌管理業務。

在與融創的交易中,雙方既已明確,出售的13個文旅城將做到萬達的品牌不變、規劃內容不變、項目建設不變、運營管理不變,也就是業主讓融創來當,但管理和服務萬達依然是來做,也就是管理和服務的錢依然是由萬達掙。

根據雙方的協議,融創每年要為這13個文旅項目,向萬達支付6.5億元人民幣管理諮詢費,為期20年,合計130億元人民幣。

77個酒店的出售也如此,業主歸於富力之後,萬達將仍然保有出售酒店的經營管理權,也就是仍將獲得這77家酒店的管理服務利潤。

萬達酒店發展此前的業務主要是物業銷售、物業租賃和管理,與酒店管理關係不大。通過此一賣重換輕,王健林不但一舉將萬達酒店發展做成了一個以文旅管理和酒店管理為核心業務的輕資產管理公司,也將萬達酒店發展做成了萬達文旅產業唯一的上市平台。

也就是,王健林通過與融創、富力的交易,甩掉了萬達文旅和酒店的重資產乃至負債包袱,但依然保持了萬達在這些項目和產業的發展機會和空間。而且,他還通過這一倒手,將文旅管理和酒店管理雙雙上市並且大大改善上市平台的質量,進而為靠文化旅遊品牌管理實現規模利潤提供更好的支撐,尤其是,有利於萬達文旅向資本市場拿錢並推動其業務擴張。

就在萬達酒店發展重組公告發布不到1個星期,8月14日,萬達酒店及度假村就宣布與珍南度假村有限公司,圍繞馬來西亞蘭卡威萬達嘉華度假酒店舉行了戰略合作簽約儀式。這也是繼伊斯坦布爾萬達文華酒店之後,萬達酒店及度假村在海外簽訂的第二個品牌輸出項目,是萬達嘉華在海外的首個品牌輸出項目,標誌著萬達正在加快其酒店品牌的全球輸出步伐。

將原來在萬達酒店發展旗下的4個地產項目併入萬達商業,把萬達商業的酒店管理併入萬達酒店發展,也有利於萬達商業業務的聚焦和A股的回歸。根據證監會網站消息,目前萬達商業在A股的IPO最新排名已上升至第50多位。

萬達酒店發展的動作,得到資本市場的追捧。

重組公告發布之後的5個交易日內,萬達酒店發展的股價即從1.2港元左右急速升至最高2.39港元。一個小小的得瑟是,本人也因堅定地看好王先生的戰略整合動作,果斷地買入萬達酒店發展,並獲得很不錯的收益。

既然已經賣掉13個文旅項目,為何還要在蘭州投資建設一個大型文化旅遊項目?王健林這是打的什麼算盤?

個人以為,這標誌著王健林依然會堅持追求大文旅產業遠景,但他對文旅產業的發展路數已然有了大變化。變化的核心思想也是:向輕資產轉型,向品牌、管理轉型。正如他依然堅持追求萬達商業地產的產業遠景,但對萬達商業地產的發展路數也是早就轉型了一樣。

這幾年,萬達依然在加大萬達廣場的發展,但與過往不同,萬達已不再像過去那樣既當業主又做管理了。新的路數是,萬達負責萬達廣場的規劃,建設,以及建設之後的管理和服務,但建設好的萬達廣場物歸他主。說得更通俗一點就是,萬達已經成了幫人建設、管理萬達廣場,並靠此把握商業地產機會的人。

曾經曝出的南昌西湖萬達廣場就是個例子。

當時,有媒體說萬達又出售了自己的商業廣場給朱孟依的珠江人壽,但事實是,南昌西湖萬達廣場項目在簽約之初就已是珠江人壽的物業項目。也就是,萬達是在幫珠江人壽建設和管理這個萬達廣場。

通過這一辦法,萬達得以用更輕的資產去更快速地擴張商業地產管理的業務規模並分享其中的紅利。這也是王健林這幾年從重資產轉向輕資產的最大動作之一。

一邊賣掉13個文旅項目的業主權,一邊又宣布在蘭州投資建設一個大型文化旅遊項目,或許意味著,王健林正在將商業地產的輕資產模式複製到文旅項目。即:萬達負責規劃、建設、管理和運營文旅項目,但請別人來當業主。

如此轉型對萬達的好處顯而易見,可以用更低的投入,更低的風險,更快的速度將其已經成形的文旅管理經驗和能力在更大範圍擴張,而無論酒店還是文旅,管理始終是最核心的價值之一,也是最能獲得附加值的地方。

某方面來說,這相當於是,不想做地產的王健林,把地產的風險和機會徹底轉移給了別人,但卻依然牢牢地,而且是可以匯聚更多的力量,更好更快地去實現必須依託地產等硬體基礎為支撐的大文化、大旅遊的藍圖。

如此一來,整個萬達那真就是更輕,更健康,但卻可以更天空海闊地發展了。輕和健康來自於它不再需要重投入,背負重重的財務壓力,天空海闊則來自它依然可以像過去那樣去把握文旅和酒店的巨大機會。

在製造業,有一個「微笑曲線」的說法。意思是,在產業鏈中,附加值更多體現在兩端,也就是設計和銷售,而中間的製造環節附加值是最低的。

套用到王健林的文旅和酒店項目,某種意義上說,他是通過告別重資產,擁抱輕資產,讓萬達站在了文旅和酒店產業的微笑曲線兩端:一端是規劃建設,一端是品牌輸出和管理。中間的業主,是其他人。

在地產持續增值的情況下,當業主是附加值最高的,管理和服務是低的,但當地產價格不再猛增,管理和服務的優勢則會顯出來。

未來的地產價格還會持續暴漲嗎?

王健林早就不樂觀了,所以,他一直在賣。

消息顯示,到2020年,萬達在全球持有並管理的酒店將超過100家。而若王健林真的按照繼續請別人當業主這個套路來發展其文旅項目,其文旅項目恐怕也是會更快的擴張,經濟發展的趨勢,也會給他這個支持。

很多城市都已經有一個萬達廣場來解決了吃喝玩樂買的事了,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城市需要一個萬達文旅,來進一步滿足吃飽了「撐著沒事兒干,買東西也不再有啥大意思」的人們,日益花樣百出的文旅和其他需求。

眾所周知,王健林和萬達今年不太順。

這兩天,網上還出現了懷念王思聰刷屏的文章,幾乎呼之欲出的立意是:

王健林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或者說,王健林已經不再是新時代的贏家。

但就其出售文旅和酒店資產以來一系列的表現,以及背後可能藏著的邏輯來看,這樣的結論恐怕是來得太著急。

此前在《王健林要倒台了?》一文中,我曾說王健林的這次調整(出售文旅和酒店),是割了心頭肉,也是一箭雙鵰:

既得到巨額現金降低債務風險,又甩掉了一堆回收周期長,現金流壓力最大,投資回報率又低的包袱,而且還變被動為主動,化「危」為「機」了——把眼前之「危」跟長遠戰略結合,變成了更快轉型的「機」。

從時間進入8月到王健林進甘肅的18天,萬達一系列看似防守(重組),實際卻是大調整、大反擊的大動作(加速輕資產的貫徹並對未來布局),則進一步讓他把「機會」變成了現實。

出售掉文旅和酒店資產後,王健林曾在接受專訪時表示,自己的動作——「要說背景,應該說是國家政策、發展環境是大背景,企業發展總要順勢而為,這個勢就是國家經濟發展大趨勢。」並且強調,「去槓桿、降負債不僅是國家政策,企業尤其是大企業更應該積極行動起來。」還表了決心:「積極響應國家號召,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

一個值得尋味的消息是,在與甘肅省委書記、省長的會見中,王健林似乎已對萬達將如何投資國內作了進一步的明確——「積极參与甘肅脫貧攻堅,努力為甘肅與全國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貢獻力量」。

這個話,王健林恐怕不只是說給甘肅聽的。

西部大開發這麼多年,但西部依然是制約2020年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的重要短板。萬達此次選擇「在蘭州市投資建設一個大型文化旅遊項目,同時選擇甘肅其他城市新建設10個項目」,這背後或許還有其他的深意。

別想多了,說的是商業布局上的深意。

幾乎所有企業家在接受我的專訪時都強調過一個觀點,還有很多貧困地區,貧困人口,這是未來發展的重大機遇之一。

換句話說,經濟的未來發展,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依然貧困的大幾千萬人口能否成為生產與消費的新力量。這些人富起來,將給增加出相當於幾個中小國家的經濟體量。而這個貧困,主要就集中在西部地區。

如果萬達想的是,把一些投資側重到西部地區來,這將不光在你以為的那方面贏得加分,同時也會為其未來發展拓展實在的商機。

有人說,這些地區的資源、條件和已發達地區不一樣,不會有啥前景。這話的前半句沒錯。但,有一點不要忘記,未來的經濟發展與產業結構,也和過去不一樣了。

閉上眼睛,把那些風光與環境令人心馳神往的貧困地區想像成過去貧窮落後的內地,把投資西部想像成當年霍英東、李嘉誠們冒險投資的內地,然後想想這幾十年來內地的變化,你將看到怎樣的圖景?

沒有人敢保證,西部的某個沙漠城市會成為另類版的「拉斯維加斯」;也沒有人敢保證,它就一定不會成。

中央對2020年全面小康的堅定承諾和行動,或許會加速這一圖景的形成。而整個西部地區,發展文旅都是重點方向之一。

加速輕資產轉型,加速把握消費升級的機遇,也配合國家的方略加速向國家更需要的地方前進,這似乎是王健林的新方向。以甘肅的大動作為標誌,王健林似乎已帶領萬達成功化解挑戰,重新回到跑步向前的軌道上。

在亞布力企業家論壇2017年夏季高峰會上,地產商胡葆森曾評價王健林,「在房地產界,論戰略執行力和戰術紀律,王總當之無愧是排在第一位的。」

8月里的18天大調整和大反擊,則讓人再次見證了已經不是地產商的王健林,在整個商界令人嘆為觀止的執行力。

從此意義上說,王健林不是過時了,而是又一次站到了新時代的門檻上。

文章轉載自華商韜略(ID:hstl8888),禁止私自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繫華商韜略授權。

商戰智庫

乾貨,商業模式,老闆高管人手必備!

↑↑↑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