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當行走的荷爾蒙遇上90后床戲之王

當行走的荷爾蒙遇上90后床戲之王

十年前,如果有人告訴我,那個不斷出演小成本BL電影並且被我嫌棄顏值的齋藤工有一天會被稱為行走的荷爾蒙,我一定會覺得此人已瘋。

然而,這個經常打臉的世界總是如此出乎意料。

混腐圈的大多比普通觀眾早認識齋藤工。

早幾年的同影遠不如現在數量壯觀,而工桑卻是寥寥數部里熟面孔,boy's love》、《給不知何時的你》、《悸動青春》。

看臉的我對工桑,就此匆匆一別。

如今回頭,才發現當年多麼年少無知又膚淺

在圈子裡摸爬滾打多年的齋藤工,無數次出演各種深夜劇或者小成本電影。

也許是經歷了太多的低潮期,明明是獅子座,私下卻意外的謙虛和低調,沉默卻很溫柔。

強烈推薦工桑的紀錄片《情熱大陸》,看完你就會發現這個人竟然是如此文藝的青年!

齋藤工從影十多年,14年才憑藉出軌神劇《晝顏》成為行走的荷爾蒙,一夜爆紅。

而在人們用「色氣」來標籤他的同時,他卻開始了不同的嘗試。

這部被稱為大尺度毀三觀的電影名為《無伴奏》。

講述的是1969年日本學熱運動的大時代背景下,高中生響子在一家名為「無伴奏」的咖啡館里遇到了大學生阿涉、裕之介和裕之介女友繪麻的故事。

女主響子是因《蜂蜜與四葉草》被人熟知的成海璃子。

男主阿涉的扮演者池松壯亮可以算是90后床戲之王,幾乎每部戲里都有大尺度表演,男女通吃。

故事一開始,是響子和兩位好友在自己的高中里發起廢除校服運動。

刻意做舊泛黃的畫面讓人覺得又壓抑又沉悶。

這間隱秘又骯髒的咖啡廳幾乎奠定了整部影片的基調,焦慮、空虛、情慾、性糜爛與濃濃的文學氣息

響子因為上學住在姑姑家裡,遠離自己的城市,有一個痛恨學生運動的父親。

在這個滿是彷徨與空虛的時代里,響子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做些什麼。

與革命無關,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活著,所以參與運動,用文字發泄。

參加學運受傷的響子,在「無伴奏」再次遇到了阿涉和裕之介。

密閉空間與古典音樂讓響子和阿涉的感情瞬間升溫。

響子很快就進入了阿涉跟裕之介和繪麻的圈子,進入了「秘密基地」,從跟阿涉成為朋友到成為戀人。

四個人開始一起喝酒聊天,一起去海邊,故事到這裡開始明亮起來,也成了整部電影唯一明快的地方。

而後,劇情急轉直下。

響子一直都能感覺到阿涉的內心是封閉的。

在她見到阿涉跟姐姐親密互動后更是認為阿涉心裡的人是他的姐姐。

他們第一次發生關係失敗的時候,她假裝毫不在意地戳破這個事實。

可阿涉說,你不懂,我不愛姐姐

子問,那你到底愛著誰?

故事隱藏的暗線慢慢浮出水面,那些前期曖昧不明的畫面終於串連了起來。

故意在阿涉和響子面前跟繪麻做愛的裕之介。

看到這一幕的阿涉的眼神。

阿涉跟響子做愛時,站在門口偷窺,一臉陰鬱的裕之介。

她們愛著他們。

他們卻彼此相愛。

阿涉和裕之介從小一起長大,自從阿涉的媽媽自殺后,他就跟姐姐相依為命,現在一直居住在裕之介家。

他們曾經在一起過,廝混、做愛,卻又同時對自我身份感到恐慌.

他們也都試過離開彼此,卻完全做不到。

因此兩年前開始便不再有親密接觸,裕之介甚至交了女朋友繪麻。

三人行的阿涉嫉妒又寂寞,響子的出現就像救命稻草一樣讓阿涉得以喘息。

然而,看著越來越親密的阿涉與響子,裕之介開始逐漸崩潰。

而看到裕之介嫉妒的阿涉內心卻是欣喜若狂。

於是,大雨滂沱的夜晚,等不到如約而來的阿涉,響子冒雨前往幾個人的「秘密基地」

親眼目睹了身體纏繞在一起的阿涉和裕之介。

崇尚自由的響子,性觀念也比較開放,震驚過後,很快就接受了阿涉的性向問題。

「人與人之間,想要抑制對對方的慾望時,肯定就會有精神上的性愛,我一想到他們肯定也是這樣,就嫉妒得要死。」

故事進行到這裡都還是內斂又暗藏洶湧的。

愛著阿涉的響子和依賴著響子的阿涉,像是糾纏的藤蔓相互依偎。

彷彿過往終究會隨風而逝,生活開始像表現出來的溫馨與平靜。

直到繪麻懷孕了。

沒有人會預料到,這件本該被祝福的喜事最終變成了所有人的噩夢。

外表強悍內心卻脆弱之極的裕之介其實早已崩潰。

為了短暫的虛幻的自由,裕之介殺了繪麻,連同繪麻肚子里的孩子。

消失了兩天的裕之介最終還是回來了。

回到了曾經的「秘密基地」,回到了他殺了繪麻和孩子的地方,回到了阿涉徹夜等候的地方。

然後,毫無反抗地被警察拷走了。

阿涉在海邊給響子打電話,說他也曾一起計劃著殺了繪麻,他本以為那是個玩笑,裕之介卻當了真。

他說,如果沒有我的話,他也不會殺繪麻,他犯下的罪行里也有我的一份。

那是響子最後一次聽到阿涉的聲音,阿涉最終把自己沉入海底,從此塵歸塵,土歸土。

響子曾經問阿涉,你想救裕之介吧,為什麼不把你們的關係告訴警察呢?

後來,阿涉的姐姐問響子,警察說阿涉想替裕之介頂罪,為什麼他要頂罪呢?

響子沉默后,回答,我不知道。

她明白,有些事終究無法也不用向所有人解釋和交代。

只剩下響子一人坐在空無一人的「無伴奏」里,與這個城市告別。

她回過頭。

那個永遠選擇聽卡農的阿涉。

那個抽著煙總是有些陰鬱的裕之介。

那個明媚張揚的繪麻。

都沒有再出現了。

最後,吐槽一下!!

斎藤工和我的大牆頭窪田正孝小哥cp過無數次。

更多精彩內容

正劇甜到齁?花絮才叫真有毒!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3篇文章,獲得232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