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徐小平:能忽悠我的創業者必然有一定的能力

徐小平:能忽悠我的創業者必然有一定的能力

大家知道,美國號稱有30萬天使投資人,(因此)美國的創業創新毫無疑問是世界第一。剛剛我聽牛社(《創業家》雜誌社社長牛文文)講,他曾經發起一個運動,要(在)找到3千個天使投資人,最後才找到200多個。當然,遠遠不止200多個(天使投資人),但這個領域(確實)還非常弱、非常小。所以,現在對天使們是一個最好的時代。

我們做新東方時,創業環境那麼惡劣,但是我們也走出來了。我有過一個比喻,(上世紀)80年代,創業就像做賊一樣,政府隨時可能會抓你;(上世紀)90年代,創業像偷情;而20世紀頭十年,創業的政治風險不多了,但大家像孫子一樣創業,面臨各種各樣的干擾。但今年,尤其三中全會以後,這個時代是英雄般的創業,各位都是英雄!

我做天使投資,大家都說是感性派,把徐老師一忽悠,他頭一熱就投了。但如果誰能讓我頭一熱就投了,這個人也必定有一定的能力。天使投資沒有財務數字可看,往往只有一個夢、一個計劃,或者最原始的網站。天使投資最、最重要的就是人怎麼樣。

在新東方,我的主要工作是看人。說的好聽,我有看人的能力;說句不好聽的,我並沒有哪個行業的經驗,所以,我就抓住我的強項「看人」。我在新東方,一個一個跟人家見面,根據這個學生的素質,告訴他,怎麼走人生路才能走得寬廣。所以,交流能力、展現能力、自信心、價值觀、人品、人格、為人,這些東西都要看。而一個創業者要想做得偉大、成功,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東西。一個人如果沒有模式,或者模式很爛,但我覺得人很不錯,那我們也會幫助他。

但什麼是好人、值得投資的人呢?真格、真知、真我。首先是真格,品格要好。真知,俞敏洪在北大就是優秀的英語老師,我本人在北大就是做學生工作的。一次別人問我,說你搞音樂的,怎麼會創業做新東方?我說,我就是為學生找到方向。最後一個是真我。創業會使一個人全面爆發,所以,一個人的綜合素質將會決定你的成敗。

昨天是新東方成立20周年,我們在人民大會堂搞了一場隆重盛大的晚會,俞敏洪上台演講,說的一個事情,我特別感動。他說,當年到北大,經過天安門時,他的夢想是能夠到人民大會堂參觀一下;參觀后,他又想,能不能在這裡吃一頓飯;在裡面吃飯的時候,他又說,我能不能在這裡參加一次會議;等他做了政協委員,在這參加了會議,他又說,我能不能在這裡組織一個會議。這意味著什麼?一個人最最卑微、渺小的慾望,只要你堅持、努力就能夠實現它。在座的每位黑馬都有自己的夢,只要你堅持,毫無疑問,或多或少會有收穫。青年天使會希望能讓大家宏大的期待,能夠在這裡得到實現。

做天使投資,必須要賺錢,否則就是一個施捨基金、慈善基金。天使基金唯一的判斷標準就是你的回報率,看這個人能不能給我們帶來高回報率。

亞當·斯密說,我們之所以有我們的晚餐,並非屠夫、酗酒者的慈善,而是因為他們對自身利益的追求。當你做天使的時候,我覺得會更令人尊敬,因為你為這個社會創造了價值、創造了財富。而你帶著賺錢的慾望去投資,幫助創業者不斷做得更好,而不是抱著錢在家數來數去(當然,最後是越數越少),這個時候,你才真正為這個社會做出了偉大貢獻。

我們每天都在看項目,天天想,一個十億美元的公司誕生了,然後,慢慢看著它崩潰,然後在絕望中尋找希望。唯品會開頭非常艱難,聚美優品是個很好的項目,但今年渡過了多少艱難的時刻?這些項目我們也要支持一把,這是天使投資人的一個社會責任。

天天見項目,如果覺得這人還行,通常天使投資人都會虛偽地講一句:再聯繫吧!而我不這樣,如果這個項目不好或者人不好,我會直接指出來你哪不好,我覺得這是天使投資人的增值服務。當你這樣做的時候,這個創業社區才能更加成熟、完善,才能真正盡到我們的責任。

馬克.吐溫說,缺乏錢財是所有罪惡的根源。做一個天使,最偉大的社會責任,是為創業者創造社會財富。我相信,隨著青年天使會的繁榮發展,為創造財富的力量也會不斷加強。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5篇文章,獲得232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