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美女狗仔偷拍,斯文如他,卻霸道地搶走了她的相機,還想將她……

美女狗仔偷拍,斯文如他,卻霸道地搶走了她的相機,還想將她……

1

漫步在公園小道上,瞧著周圍一對一對男女,顧惜一手拿著掛在脖子上的相機,一手揉了揉凌亂的短髮,嘟囔著:"丫的,該去哪兒找靈感呢?唔.......」

驀地,她那一雙隱藏在寬大黑色眼鏡框下的眼眸突然一亮,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

取出鴨舌帽戴上,加快腳步一個縱身,矯健地邁過了跨欄,卻沒注意到欄邊的「非工作人員勿進」提示牌。

「咔。」

一道冷冽的聲音傳入耳內。

權少卿緊蹙著眉頭,指導著新晉演員:「是這個角度,下巴不要太緊繃,感情到了自然就放鬆下來,明白?」

兩個大男人正好是側位講話,看在顧惜的眼裡,可是打kiss啊。

她頓時兩眼放光,拿出相機,左拍右拍著,好看的小眉頭不禁蹙起:「也沒有個側臉。」

說完,腳步微微往前一挪。

砰——

很不幸,撞到了旁邊的木牌子,顧惜頓時感受到一道冷冽的視線緊盯著自己。

她抬眸恰好對上權少卿冷冽的眸光,不安地咽了咽口水,只覺得要被他看穿了一樣。

「嘿嘿……」她乾笑兩聲:「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反正素材已經到手了,這種時候腳底抹油才是正途。

權少卿下顎緊繃著,墨鏡下的眉頭緊緊地蹙起,犀利的眸子掃向她脖子上掛著的相機,一抹冷笑頓時掛在了唇角。

現在的狗仔隊隊這麼有膽量了么,連他都敢偷拍?

「走?」權少卿從鼻腔里發出一聲冷哼:「想走可以,不過……」

他頓了頓,帶著墨鏡的一張俊臉上流露出幾分不屑,往前走上一步,攤開手掌。

「做……做什麼?」顧惜小聲地問。

還真是倒霉,為了找素材,竟然得罪了這麼一位大神。

「你說呢?」權少卿冷冽的眸光從她手中的相機上滑過,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你……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外露的,現在都是二十一世紀了,不會有人鄙視同性戀的!」顧惜抱著相機,向後退了兩步,警惕地看著面前的人。

權少卿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很好,這個沒長眼睛該死的女人竟然把他當成同性戀!

「給我!」他薄唇微合,冷冷地落下兩個字。

顧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訕訕地看著看著面前的人。

給什麼?該不會拍張照也要給錢吧?

想到這兒,她就在在身上摸索起來,半晌,終於掏出了一張綠色的毛爺爺,攤平,放在權少卿的手上:「沒零錢了,將就吧,反正虧的人是我!」

「呵……」權少卿冷哼一聲,眼底陰鷙的眸光落在她的臉上,隨後,慢條斯理地拿起那張錢,毫不猶豫地撕了個粉碎。

「你幹什麼?」顧惜看著那撕得粉碎的錢,心疼不已,發出一聲驚呼,定定地看著面前的人。

權少卿唇角勾勒起一抹優雅的笑,傾身向前,伸出修長的手指,一把勾住了顧惜的下巴,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竟然敢在他的地盤上用錢羞辱他?

「我給你一個選擇,把照片刪了,否則……」

他低沉渾厚的話音裡帶著幾分邪魅。

顧惜僵直了背,鼻樑上那副黑框眼鏡遮擋了她精緻的容顏,也難怪,權少卿把她當成了男人!

「卧槽,一個選擇叫選擇么?」

面前的人霸道狂妄,顧惜免不得多出了幾分不滿。

冰塊臉了不起呀?

她還暗自腹誹著,手中的相機卻一把被人搶了去,緊接著,清脆悅耳的聲音讓她怔住了。

只見那台黑色的單反相機在劃過一個優美的拋物線之後,摔在了地上,頓時粉碎。

「喂,你做什麼?」

這男人神經病吧?他知不知道那部相機可是花了她大半年的稿費買來的?

「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權少卿冷哼一聲。

「我靠,你賠我相機!」

顧惜咬咬牙,別以為長得人模狗樣的,她就害怕了。

「賠你?手機拿出來,要不然——」他頓了頓,慢條斯理地說。

聽了這話,顧惜氣急敗壞:「你誰呀你,相機手機都是我的私人財產,你憑什麼給我摔了?」

可是,對於她的抱怨,權少卿就像沒聽到一樣。

男人彎下腰,看著她:「還裝?裝的倒是挺像,只是你這樣的狗仔隊本少我見多了,滾!」

狗仔隊他見多了,可從沒見過這麼猖狂的狗仔隊,竟然敢讓他賠?

顧惜愣了愣,掃視了一下四周,恍然大悟:「原來你是個變態啊,喜歡被狗仔隊偷拍,怪不得這麼……」

聲音再次被卡住,權少卿已經提溜起她的衣領,大步走了出去,直到淡出那些圍觀人的視線。

「天哪,那狗仔隊也太囂張了吧,竟然敢這樣對抗權少。」就連旁邊的導演也詫異地瞪大了眼。

顧惜被提溜的實在難受,一個掃堂腿掃過,卻被權少卿立馬閃過了,耳邊便傳來一道冷笑:「倒是有兩下子,怪不得如此囂張。」

她咬著唇瓣,丫的,陰溝里翻了船。

哼,看她的無敵擒拿掌。

權少卿一不小心中了招。

他眼裡的怒火升騰而起,就像是一隻暴怒的獅子,顧惜慌了神。

「喂,你放開我,好不?我給你道歉,反正相機都已經摔壞了,對你也沒什麼損害吧,用不著這樣大動干戈,你說是吧?」

她訕訕地笑著,臉上顯現出幾分僵硬。

男人低垂著眼眸,高冷地望著她:「手機交出來!」

顧惜手抓著口袋就是不放鬆,相機已經摔壞了,可不能再把手機犧牲了:「咳咳……真的……真沒有了,我對天發誓!」

她惴惴不安地吸了兩口氣,這男人怎麼知道她還有『珍藏版』?

權少卿眯了眯雙眸,看不清那寬大的黑框眼鏡下小臉的表情。

顧惜猶豫地拿出手機,露了露又塞回了口袋:「你這人沒品,我擔心你再摔了我的手機,這樣吧,我自己回去就給你刪掉,絕對不會髮網上的。」

眨著一雙透亮的眸子盯著權少卿,一臉諂媚的樣子,足夠可憐,也足夠騷包。

「不行!」權少卿根本就不吃她這套,緋色的薄唇動了動,他一把抓起她的衣領朝前走去。

顧惜難受地撲騰起來,嘴裡還大叫著:「你這個瘋子,神經病,快放開我。」

「嘶……」

2

只聽見嗤的一聲,顧惜寬大的休閑裝硬生生被拉了條口子,露出了裡面的粉色小內內。

權少卿有些吃驚地撒了手,沒想到她竟然是個女孩子,那看似平板的身材沒想到還這麼有料。

「流氓!變態!」顧惜咬咬牙,捂住自己走光的領口,氣急敗壞。

「就你這個蛋黃派,還值得讓人……」權少卿嘴角一撇,露出一個嘲諷的笑意。

顧惜氣沖沖的拉著衣服,一臉警惕地望著他:「你才是蛋黃派,全家都是蛋黃派……」

權少卿似乎有些厭煩了,緊皺著眉頭:「別廢話了,趕緊交出來。」

「憑什麼,這是我的手機。」

顧惜揣緊口袋,相機沒了,她就只剩下這麼個值錢的寶貝了。

他冷聲,看著她:「這裡面可是有本少的照片。」

面前的小女人眼珠子轉了轉,像是在思考什麼。

「那啥,手機給你吧,你刪了就成,可別再摔了。」

半晌,她終於選擇了妥協,將手機從口袋裡拿出,遞到他的面前。

權少卿蹙了蹙眉,眼裡閃過一絲詫異,似乎是沒有想到她這麼簡單就把手機給自己。

可就在他修長的手指剛要觸到手機的時候,顧惜伸出一腳狠狠地踹了過去,卻撲了空。

權少卿的嘴角不由得一勾,就知道這個壞丫頭沒那麼容易妥協。

眼看權少卿就要躲過去的時候,顧惜的唇角勾起一道得逞的弧度。

哼,她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權少卿本以為自己安全的躲過了她的襲擊,沒想到下一秒褲子就落了地,只露出一條黑色的子彈內褲。

「哈哈哈,這麼小的鳥,你是受受啊,哈哈哈。」

顧惜朝著他吐了吐舌頭,拿出手機,快速地拍了幾張照片,身子一躍,便跳上了一輛沒有鎖的機車,溜之大吉了。

身後只留下權少卿直接當場石化了。

「權少,您在這裡直接就辦事了?」身後傳來一道調侃的聲音,權少卿提著褲子轉過臉去。

陸塵軒抄著口袋,痞痞地望著權少卿,緊盯著他拉好的褲鏈,簡直是有些匪夷所思啊,一貫自以為是的權少卿也會有今天?

「滾。」

權少卿低聲冷斥。

「那個小狗仔隊還真是有膽量啊,難道他喜歡上你了,少卿,你還真是男女通吃啊!」

陸塵軒絲毫沒有察覺到即將噴發的火山,沒完沒了地說著。

權少卿的下顎緊繃起來,鼻子哼了哼:「千萬別讓我抓住她,哼!」

他落下一句話,轉身就走,陸塵軒連忙跟上他的腳步,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那個狗仔好像在哪裡見過。

寬大的辦公室里,一片寂靜。

權少卿合上手中的文件,抿了一口放在桌上的咖啡。

「先生,您有事找我?」桌子的對面站著一個身著黑色西裝的人,不苟言笑,畢恭畢敬地看著權少卿。

權少卿蹙了蹙眉,蒼勁的手腕微微用力,顧惜那張清秀的臉就落在了素描紙上,隨即,漆黑的眸子閃過一絲滿意。

「查一下這個人,儘快,把她手機上的照片刪掉,然後……」

他頓了頓,不能就這麼便宜她了:「送進警局好好調教調教!」

黑衣男詫異地接過素描紙,頷首,轉身就要走,權少卿的聲音再次響起。

「先不用送進警局,找到人直接帶過來。」

黑衣人點了點頭,離開。

可是他注意到了,權少卿眼底的三分笑意和七分冷意,根據他對權少卿的了解,恐怕有人要倒大霉了。

不多一會,下屬就將整理好的資料遞到了他面前。

他翻開文檔,幾行字幕清楚地映入眼帘。

顧惜:20歲,性別:女,職業:全職小說家,代表作:青春BL小說《秋天的羅曼》;古言《錦繡春》;科普小說《探知銀河系》……

成就:《錦繡春》改編影視劇,與寰球宇集團合作。

備註:由顧惜將全權負責整個編劇。

《探知銀河系》作為國家首部詳細科普資料,被列入史冊。

青春小說N部已經出版。

看到這兒,權少卿連聲冷笑,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與此同時,顧惜終於逃出生天回到了家裡。

一連打了四個噴嚏,她為自己倒了一杯熱水,坐在電腦前,腦海里,卻又浮現出了權少卿的那張臉。

她搖搖頭,迫不及待地拿出了手機:「哼,跟我斗,不就是張照片么?真是可惜了我那台相機了!」

好在,也不虧。

她將照片導入電腦。

這都什麼世道,兩個大帥哥在一起了,讓她們這些嫁不出去的『大齡剩女』如何是好?

看著頻幕上的照片,顧惜心情大好,頓時間文思泉湧,奮筆疾書。

可就在這個時候,綿綿不休的電話聲卻打斷了她的思緒。

「顧惜,交稿!」

編輯林聒噪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顧惜將電話那遠了一些,耐著性子:

「老大,你不是說可以再寬限幾天么?你天天午夜凶鈴,我的小心臟啊……」

「顧惜,你少廢話!」話音被編輯林打斷了。

「……」顧惜抿了抿唇,這種時候,還是識趣地閉嘴為好。

「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先聽哪個?」編輯林雖然這樣說,可話里,卻已經流露出了幾分欣喜。

不用想也知道,好消息更讓人期待。

「好消息!」她答。

編輯林嘚瑟著小腿:「你的古言小說《錦繡春》已經通過劇組審核了,這周開拍,哈哈。」

一想到顧惜終於從媳婦熬成婆,即將名聲大噪,她就興奮不已。

「哦!」意料當中的事,顧惜的表現顯然比編輯林平靜不少。

「不過……」編輯林遲疑了一下:「這次你要全程跟進,顧惜啊,其實去曝曝光,當個編劇也挺好的嘛,而且你知道咱們這次是哪個公司么?喂,顧惜……」

編輯林又嚎了一嗓子,顧惜一個激靈,被嚇醒了。

顧惜揉了揉眼睛,瞪了瞪眼:「老大,我聽著呢,您繼續說。」

「這公司可是全球最有名的公司啊,名列全球前五的寰球宇集團!」

編輯林喋喋不休,好在是在講電話,要不然,估計懷疑自己遲早會被她的唾沫星子淹死的。

「哦!」顧惜後知後覺地應了一聲,終於忍無可忍掛掉了電話。

一夜好夢,可她似乎夢到了一個人,夢裡,權少卿正陰森森地對自己笑……

然後,身子一個翻滾,從電腦椅上掉了下來,摔了個結實。

她揉了揉小細胳膊腿,盤腿坐在了地上。

「咚咚咚——」突然間,劇烈的敲門聲卻將她的思緒從千里之外呼喚回來。

她不耐煩地爬起身,開門。

編輯林站在門外,儼然焦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喜歡的小夥伴可以威信關注飛看世界,進入同日推文,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在線閱讀本作品)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