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白先勇「我的故鄉是中國傳統文化」

白先勇「我的故鄉是中國傳統文化」

「文學是我一生中的第一志業,我寫作是為了把人類無言的痛苦轉為文字。」作家白先勇日前在做客上海戲劇學院實驗劇場時如是說。他和上海戲劇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胡雪樺進行了對談,與讀者、戲迷們分享他的文學創作和崑曲推廣之路,文學電影《白先勇:奼紫嫣紅開遍》也在現場放映。

「上下蒼茫,到處都是殘年急景。我立在堤岸上,心裡突然起了一陣奇異的感動,那種感覺,似悲似喜,是一種天地悠悠之急,頃刻間,混沌的心景,竟澄明清澈起來,驀然回首,二十五歲的那個自己,變成了一團模糊,逐漸消隱。我感到脫胎換骨,驟然間,心裡增添了許多歲月。」這是白先勇在《驀然回首》里寫下的一段文字。他22歲創辦《現代文學》雜誌,28歲寫《遊園驚夢》,凄厲哀怨,如今人生到暮年,則知天命,信因果,以各種不同的角色參與到傳統文化的建構中,他所憑藉的正是湯顯祖那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台灣畫家奚淞說白先勇的心是馬蜂窩,因為有孔有光,才可以如此之深地感受生命。

電影《白先勇:奼紫嫣紅開遍》講述了作家的藝術旅程,對其斷壁殘垣之上奼紫嫣紅開遍的文學生涯做了一個平實且精細的闡釋。影片還對他的小說創作進行了追根溯源。其小說《遊園驚夢》表面充滿了虛幻性和錯亂感,但鑲嵌其中的卻是崑曲《牡丹亭》中不朽的愛情讚歌、人性尊嚴的吟詠和生命價值的回歸。影片介紹,他在創作時幾易其稿,終於在一次聽崑曲時找到了寫這篇文章的最佳進入方式,借鑒崑曲的表現方式,以意識流表達人物、故事,真實呈現了「人生如戲如夢,多少人浮華一生」的主題。

在對談中,白先勇說到當年製作青春版《牡丹亭》的初衷。「我的故鄉是傳統文化」,他這樣感慨。看著傳統文化最美鏡子之一崑曲式微,他的內心是惆悵與煎熬的,責任感和對崑曲的熱愛促使他在退休后一直致力於崑曲藝術的復興,於是製作了青春版《牡丹亭》。「崑曲是將傳統抒情詩以歌、舞的形式呈現到舞台上,我一直相信崑曲有著青春的生命,希望它能在舞台回春。定義為『青春版』,也是感慨於崑曲演員斷層,想尋找接班人,以年輕演員吸引年輕觀眾,讓他們可以走入劇院看我們傳統的藝術,重新接觸傳統文化最美的一刻,通過崑曲這個媒介,將中華民族文化的美傳達出去。」

胡雪樺認為,青春版《牡丹亭》獲得成功的重要原因是它的美學定位,不僅表現了傳統文化精神,還加入了「現代感」。而崑曲的「現代感」跟白先勇的小說有異曲同工之妙,將西方文學要義,如孤獨、頹廢、意識流等和的古典文學精神融會貫通。

除了崑曲藝術,白先勇也對古典名著閱讀傾注心血,尤其是《紅樓夢》一書。他曾說:「文學的一大特色,是對歷代興亡感時傷懷的追悼,從屈原的《離騷》到杜甫的《秋興八首》,其中所表現的人世滄桑感,正是文學的最高境界,也就是《三國演義》中『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的歷史感,以及《紅樓夢》『好了歌』中『古今將相今何在,一堆荒冢草沒了』的無常感。」

白先勇稱《紅樓夢》為「天下第一書」,而紅學至今仍為顯學。關於其版本問題,歷來討論不息。近日,廣西師大出版社出版了《白先勇細說紅樓夢》和《紅樓夢》(程乙本校注本),前者為白先勇受邀在台灣大學教授《紅樓夢》時,由其三學期的講義整理編輯而成;後者則以程偉元和高鶚兩人於1792年刻印「程乙本」和古文大師啟功註釋本為底本,詳加勘察,重新出版。兩本書共同出版造就了不同時代的文學之子的心靈對話。

在曹雪芹的故鄉金陵,白先勇與南京師範大學的學子們細說《紅樓夢》。他以小說家的敏感與細膩,分析了讀《紅樓夢》的原因與意義。他將此書奉為其寫作的百科全書,稱《紅樓夢》是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小說,達到了「雅俗共賞」的境地。他從小研讀《紅樓夢》,自己的創作也不自覺地融合了古典文化元素。比如對女性服飾的精緻描寫,對詩意的追求等,文字中散發古典之美。他在《白先勇細說紅樓夢》一書中寫到:「曹雪芹架構了一個神話,由超現實引領,進入寫實。這本書最大的特點之一,或說它的奇妙之處,就是神話與人間、形而上與形而下,可以來來去去,來去自如……它的神話架構籠罩全書,具有重要的象徵性,也給予寫作極大的支撐與自由。」《紅樓夢》一書架構宏大,於虛實相成間展現了一個時代甚至整個大傳統的興衰史,是一曲「史詩似的千古絕唱的輓歌」。同時,該書小說技巧等藝術是超越時代的,人物塑造更是其最偉大之處,「曹雪芹寫人物,好似撒豆成兵,各個多姿多彩」。

白先勇以深情崇敬的語調講述著紅樓之夢,在他眼中,這書的意象之美與意境之高已難以企及,全書貫穿了一個「情」字,這個「情」字可令世間人萬分動容。「人講『情』,跟『愛』不一樣,『情』好像是宇宙的一種原動力,它比那個『愛』字深廣幽微。」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