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個學生的學校:校長又當老師和廚師

一個學生的學校:校長又當老師和廚師

一個學生的學校:校長又當老師和廚師

綦江區趕水鎮太公山,海拔不算高,站在山腰,山下的渝黔高速公路看得一清二楚。山腰之上,有一所叫太公村小的學校,只有一位老師和一個三年級學生。為了讓這個學生接受到公平的義務教育,從老師到學校,各種愛的力量在這裡彙集。 (來自:重慶晚報)

「我當著其他人的面不止一次說過,他們兩個就像是爺孫」 這個三年級學生叫譚陸森,9歲。這位老師叫令狐克洪,今年9月就60歲了,已連續從教41年,該退休了。 上學期,太公村小還有譚陸森和另一個學生。這學期,另一個學生也去山下讀書了。 27日,周一。早晨7時剛過,令狐克洪準時出現在學校操場。約1小時前,他從山下的趕水鎮動身往學校趕。掃操場落葉、挑中午做飯的水、打開教室門……不一會兒,譚陸森也來到學校,準備上課。 熟悉這對師生的村民都知道,如果8時后譚陸森還沒出現在學校,他鐵定掏出手機撥打譚陸森父親的電話。這個舉動,跟本學期以來令狐克洪與譚陸森的一個約定有關:早晨8時前,若譚陸森沒到校,令狐克洪一定會打電話問家長是啥原因;下午3時放學后,譚陸森步行回家約40分鐘,到家就用家長的手機撥令狐克洪電話,通了響三聲以上才可以掛斷,令狐克洪節約話費就不接聽;如果1小時內未收到譚陸森的電話,令狐克洪會馬上撥打家長的電話,若電話打不通,他會立即步行到譚陸森的家看個究竟。 (來自:重慶晚報)

這樣的意外,前段時間就發生過一次。16日下午4時后,令狐克洪沒收到電話,心裡急得不行,匆匆趕到譚陸森家,沒人。一問鄰居,才知道譚陸森的二婆婆生病了,爺爺和爸爸去山下照顧二婆婆了。譚陸森回到家后沒法打電話給令狐克洪,便跑到山下去找家長了。 太公山臨近山頂的地方,住著譚陸森上學期的唯一同學張瑩雙。這學期,張瑩雙到趕水鎮街上讀書了,不過兩個小夥伴的友情並沒因此中斷。譚陸森告訴重慶晚報記者,張瑩雙知道他和令狐老師的約定后,好多次都對他說,特別羨慕他一個人得到令狐老師全部的關心。 譚陸森的父親譚世友也說,有時看到令狐老師對兒子的牽挂,自己內心既感激又自責,因為令狐老師對兒子的關心甚至超過了自己。「我當著其他人的面不止一次說過,他們兩個就像是爺孫。」譚世友說。 27日上午第3節課是數學課,譚陸森做錯一道題。令狐克洪躬身課桌邊,耐心解講。下課休息時間,令狐克洪馬上到廚房洗菜,用電飯煲煮飯。第4節課一結束,他又小跑到廚房,鍋碗瓢盆聲不時響起,椿芽炒蛋、青椒肉片等四菜一湯很快上桌。吃飯時,他把第一夾菜給了譚陸森。 飯後,令狐克洪沒回寢室睡午覺,而是陪譚陸森在操場上打起乒乓球。「確實有人說我和他是爺孫。」令狐克洪對重慶晚報記者說。 (來自:重慶晚報)

「我們為他從教41年的赤心感動,更為他不計回報的苦心動容」 太公村小屬於趕水鎮街上的綦江區民族國小的一個教學點。國小副書記王芳分管教學工作,她告訴重慶晚報記者,令狐老師的家在趕水鎮街上,以他的年齡和工作資歷,如果申請從太公村小調到民族國小授課,沒有任何人有意見。但這學期以來,他每周一至周五在村小授課,課餘還要義務照顧譚陸森的午飯等瑣事。下午放學后,約10分鐘的車程就能回到家,他卻毅然選擇周末才回家。更難得的是,他對此沒抱怨一句。 「在太公村小,譚陸森是最後一個學生。他一天不願下山,村小的教育資源就一天不斷。」王芳說,本學期,校方在譚陸森報到當天,就把太公村小如何運行提上議事日程,最終確定每周三由音、體、美三科老師到村小授課,語、數等其他課程由令狐克洪一肩挑。也就是說,一到周三,譚陸森便有四個老師為他一個人服務。 22日,重慶晚報記者有幸見證了四位老師分別給譚陸森授課的全過程,一絲不苟,專心敬業,甚至還有空中課堂這種多媒體教學手段。譚陸森學得也很認真。 (來自:重慶晚報)

綦江區民族國小校長蔡洪告訴重慶晚報記者,不管譚陸森願不願意到山下的國小讀書,太公村小的義務教育資源跟民族國小完全相同,雖然這種教學的成本比較高。「民族國小隻有三位音、體、美老師,每周三這一天全都去太公村小了,當天學校涉及音、體、美課程的教學就只有跟著調整。」 今年9月,令狐克洪將滿60歲,按規定該退休了。那時,譚陸森也會從三年級升到四年級。 令狐克洪無數次設想過,到了9月譚陸森仍不願下山讀書,太公村小該如何繼續?這事也讓學校領導犯愁。令狐克洪向校領導提出一個權宜之計:若學校沒找到老師接替他,他願以干爺爺的身份繼續教譚陸森學習。 「我們為他從教41年的赤心感動,更為他為了譚陸森的學習不計回報的苦心動容。所以,我們不贊成他這個所謂的權宜之計。」校方有關人士稱,下學期譚陸森若仍留在村小,校方將調其他老師接替令孤老師的工作,每周的音、體、美課程同樣會繼續下去。 「娃兒還多次說,下山學習可以,但要看到媽媽回家后才同意」 那麼,一個疑問出現了——是什麼原因讓譚陸森不願下山跟其他同齡孩子一道學習和生活呢? 每周,令狐克洪要對譚陸森家訪一次以上。他發現,這個孩子跟曾祖母的感情特別深。山下的國小是寄宿制學校,這意味著每周譚陸森只有兩天能見到曾祖母等家人,這讓譚陸森無法接受。 順著太公村小後面那條水泥路步行約四五十分鐘,重慶晚報記者一行便到了譚陸森的家——一樓一底的磚房。「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歌聲從堂屋傳來。 唱歌的正是譚陸森。不光唱,他還雙手貼耳,做出兔耳朵的樣子,搖頭晃腦的肢體語言,逗得一位嘴不見牙的老太太樂呵呵地笑。 令狐老師說,老人是譚陸森的曾祖母,今年94歲。話音剛落,老人拄拐費勁地想從坐椅起身,招呼我們落座。譚陸森懂曾祖母意思,趕緊扶住,寬慰曾祖母不要急。老人數次張了張嘴,想回應曾孫,卻始終未吐出一個字。 「曾祖母叫我給你們問好。」譚陸森說,他能讀懂曾祖母的眼神。 聽說令狐老師和重慶晚報記者來訪,譚世友從附近幹活的工地趕回來,寒暄中得知他每天薪酬120元。此時,譚陸森趴在靠近門檻的小桌做家庭作業,曾祖母始終坐在桌邊的椅子上,她那雙昏花的眼睛,不時定格在譚陸森身上。 陽光照射進半個堂屋,恰巧照著這對祖孫,時間彷彿停滯。 譚陸森的媽媽沒有出現。譚世友解釋,去年10月妻子去杭州打工了,今年春節沒回家。對於妻子的其他情況,譚世友似乎不願多說,只是悶聲抽煙,嘆氣連連,「只是苦了想媽的娃兒。」 「娃兒下山讀書的事,我完全支持。只是每次他都講,不想離開曾祖母。娃兒還多次說,下山學習可以,但要看到媽媽回家后才同意。」譚世友坦言,「娃兒的要求並不過分,但確實讓我覺得比在工地幹活還累。」 後記 令狐老師有一個期盼 昨日發稿前,令狐克洪給重慶晚報記者打來電話。他說,從教41年,經歷了代課老師、民辦老師、公辦老師,料到了自己退休的那一天,卻沒料到這時全校只有他一個老師,學生也只剩一個。 他說,要儘力勸說譚陸森到山下讀書。到了下學期,他期盼著能看到這樣的場景:周末,譚陸森快樂地走在從山下回家的路上;媽媽已經從杭州回家,張羅著他喜歡吃的飯菜;曾祖母也邁出堂屋,在陽光下等著撫摸他那靈光的腦袋…… (來自:重慶晚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