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創業公司管理就是「糾錯」 創始人要「做壞人」而且不怕得罪人

創業公司管理就是「糾錯」 創始人要「做壞人」而且不怕得罪人

01

去年12月份,朋友入職一家剛剛融完A輪的公司,制度比較健全,文化理念先進,好多同事全都是海歸。春節后回來公司就倒閉了。

聽我講完,你也會覺得公司不破產才怪。

他們公司有很多bug,比如公款報銷吃喝是公開的秘密,領導也知道,但解決方法就是無休止的開會提醒。

跟很多公司一樣,這家公司並非死在產品業務,而是掉進管理大坑。人都有惰性,比如好吃懶做、吃軟怕硬,大多數人或多或少都是。

而管理是什麼呢?說簡單一點,管理就是「糾錯」,以便員工更符合規範、更高效地做事。這需要糾正他人的過失,去批評、甚至處罰錯誤行為,這就是 「做壞人」——不怕得罪人;否則對方就不會把制度放在心上。

這是很現實、很明顯的道理。但是真正敢於、善於做「壞人」的人很少,大家都希望自己是好人。這就是面臨的最大困境:既想管理有效率,又不想得罪人。

02

中層不「壞」,累死三軍

之前聽在傳統企業工作的朋友講,他們公司每次進行安全檢查時都發現各種各樣的問題,諸如記錄不規範、勞保穿戴不合格、現場監護不到位等等。儘管已經整改無數次,卻依然存在。

老闆非常頭痛,大會小會都在強調大膽管理、嚴格考核、分析原因、抓住根源,但都沒有明顯效果。

究竟是哪裡出錯了?

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中層管理者不願做「壞人」。

儘管有明確處罰規定,但在實際執行時,多數問題只是在會議上說說、喊喊口號、做做樣子,根本不會進行處罰。中層管理者都不願意當第一個壞人,希望別人先開始。

在員工要求不合理時,這家公司的管理層依然會遷就、退讓,最多是好言相勸;在員工違反制度強詞奪理、找各種理由為自己開脫時,管理層依然束手無策。

後果是什麼呢?

實際情況是,當犯錯必定會受到處罰時,一個人就會在執行中避免犯錯誤;而受到處罰變成隨機事件時,他會覺得 「犯錯誤不一定受到懲罰」、「原來我犯錯誤是可以的」,就更容易抱持僥倖心理、不按照規章制度做事。

在傳統企業,很多行為規範都是用鮮血換來的教訓。不用我多說,你也能猜到這家公司的後續走向。

基層員工既不受制度約束,也不受中層管理者的約束。這樣的企業會好嗎?

03

高層不狠,中層不壞

中層不壞,累死三軍。但中層壞不壞,還要看高層狠不狠。很多時候,不是中層不夠壞,而是高層不夠狠,不能發揮中層管理者的勢能。

有個創業公司面臨著百億級的市場,創立幾個月之初就拿到了兩家知名VC的天使投資。兩年後,這家公司進行了破產清算。

核心團隊成員說:「曾經靠著自己爬到半山腰,卻只能跟隨夕陽落回山腳。因為我們走的那條路,註定攀不上山峰。」

正如他所說,這家公司的APP 產品開發簡直是一場噩夢。最開始規劃的是 2個月上線第一版,然後2個月推遲到4個月、4個月推遲到6個月、6個月推遲到1年……直到2年後,項目宣告失敗,產品仍未正式投入使用。

主要問題,都在CEO和核心團隊。

首先,核心團隊里沒人懂產品和技術。CEO也沒有要求人力總監必須找到CTO,而是退而求其次,選擇了找利益無關的技術大牛評估難度和節奏、找到經驗豐富的開發人員主導產品,讓一個主管級程序員去對接。

這樣做的時候,剛開始也挺好,事情也在朝著靠譜的方向在發展。但是,在執行過程中,暴露出各種各樣的問題。

首先,技術大牛對公司實力非常不了解,完全是從個人角度做出的評估。比如騰訊架構師和工程師說項目非常easy ,這是建立在鵝廠程序員非常優秀的基礎之上。而作為一個初創公司,只能找到很普通的程序員。執行起來比預想的困難十倍不止。

然後,這個公司把產品交到了看起來很靠譜的傳統開發手上。找到這人時,大家都無比欣慰:

這個人由核心成員的親戚站台推薦。

這個人是暖男一枚,聊起項目來真是如沐浴春風。

這個人有十年開發經驗,金融系統完成無數,還怕移動開發不成。

但事實很慘痛: CEO覺得事情急不得,也不能得罪核心成員,只是催了一遍又一遍,他也知道沒什麼進展。CEO態度如此,對接的主管級程序員更不願意當壞人,姿態放得很低。開發商見有機可乘,就開啟了忽悠模式,各種打太極耍嘴皮,至少耽誤了產品半年的進度。

實際上,許多企業家並非不心善,但在業務需要時,也能夠義無反顧地唱白臉。比如任正非、董明珠、喬布斯都對下屬要求非常嚴格。

04

沃爾特·艾薩克森的 《史蒂芬·喬布斯傳》是這樣講述的——

「禮貌圓滑、會小心不去傷害別人的領導者,在推動變革時一般都沒那麼有效。數十名被喬布斯辱罵得最厲害的同事在講述他們冗長的悲慘故事時,最後都會說,他使他們做到了做夢都沒想到的事情。」

一個好的領導者,絕不是讓你感覺舒服安逸、每天皆大歡喜,這是對員工不負責。相反,總讓你「不舒服」的領導,事實上是在幫助你成長。

甚至在政界,這條法則也通用。

美國原國務卿鮑威爾喜歡這樣的幹將——「我總是選那種比我狠、惡的人。遇到事情,我扮好人、唱紅臉,他做惡人、唱白臉。」

尼克松總統這樣定義辦公廳主任霍爾德曼的工作——

「要保證其他人遠離總統辦公室;

要替總統做他不喜歡做的事情:當面對質、批評指責、紀律約束;

要充當解僱職員的角色;

……

霍爾德曼承擔著白宮最惡劣的工作。他就是替我收拾爛攤子的。」

作為高層,要想帶領組織達成一個目標、管好一個企業,就要能夠狠下心來,別怕得罪中層管理者。

當出現問題時,不要追究基層員工的責任,而要追究中層管理者的責任。只要這樣做,中層管理者自然而然會理直氣壯地提出要求。一級抓一級就是這樣形成的。

對於不願得罪人的中層管理者,當你需要他扮演「壞人」角色,他卻縮手縮腳、無動於衷時,要狠下心來撤換他。

否則,最後出來收拾亂局的必然是你,而不是你的下屬。

只有經歷過,你才會明白這句話的真正含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