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大西洋月刊:加密數字貨幣或反而導致威權主義

大西洋月刊:加密數字貨幣或反而導致威權主義

暴走時評:無政府資本主義者認為區塊鏈是極端的技術自由主義的表達。他們往往忽略的是,這一技術也有可能為威權主義所用。比特幣的執行需要耗費更多的資源,上漲的費用會反過來激發中心化;區塊鏈意圖消除的交易第三方並不那麼容易擺脫。分散式賬本技術甚至可以改造成威權政治的終極工具。

翻譯:孫麗娃

為了使政府和公司去中心化,極端自由主義者建立了區塊鏈。事實上,區塊鏈可能反而會起到鞏固這些權力的控制這一效果。

整個城市的停車計時器正在消失。現在,付款的方式是中央機器,或者通過應用程序。它實在太便利了,導致有時筆者甚至忘記付錢這回事——然後損失一筆更大的罰款。上次發生這種情況時,我想:為什麼我的車不能自動付停車費呢?

技術上來說,這是可行的。通過GPS,我的車和智能手機都能定位。通過藍牙,我的手機和車已經同步了。在我到達時,一個應用程序可以提示我付停車費。

或者想象一下:我的車已經很大程度上是電子計算機了,它可以輸入一個協議來從停車場租賃時間,停車場也會有另一個計算機來管理。只需進入停車場,並使用一個車位,它就可以「簽署」這個合同。作為交換,這輛車會向停車場轉移少量的比特幣——計算機的貨幣選擇。

這樣,我就永遠不會忘記付停車費了,因為整個過程都是電腦操作的。唯一可能失敗的情況是我的車用完了比特幣。這種情況下,停車場也可以很容易地追索:因為我的車的點火開關是計算機管理的,停車場只需要把我的車停下就行了。

如果區塊鏈——最初為驗證比特幣交易而發明的數字交易賬本——用於支付以外的途徑,那麼這樣的場景便有可能發生。在特定的圈子中,這項技術已經廣受歡迎,因為不像商業和單一民族國家,區塊鏈將有可能引領一種不那麼依賴中間人的服務模式。然而,它的支持者往往忽略的一點是,完全相反的情況也是同樣可能的:區塊鏈會鞏固公司和政府的中心化權力。

城市設計師 Adam Greenfield 在他的書《激進科技 Radical Technologies》中把加密數字貨幣和區塊鏈稱為第一個「讓理解力很強的人都毫無頭緒」的技術。讀到這裡,筆者鬆了一口氣,因為多年來筆者一直在假裝自己理解加密數字貨幣——以密碼分析作為基礎的數字貨幣。比特幣很難理解,因為它簡直就像外星文明的技術。它絕不僅是又一個普通的平台或軟體。要想理解比特幣,得先解釋清楚作為它靈感來源的政治前提。

比特幣是一種極端的技術自由主義的表達。這個思想學派有很多個別名:無政府資本主義、自由無政府主義、市場無政府主義。這一哲學的中心是不信任國家、支持個體。它的擁護者相信,如果驅動自由市場的是從事私營企業的自由交易個人業主,而非政府或企業,社會能夠最好地促進個人意志。

無政府資本主義 Anarcho-capitalism 比矽谷的典型技術個人主義還要極端。比如說,技術部門的自由主義本質上是合作的,而且能力較弱時服從於政府。矽谷在釋放能力上採取更廣泛的做法:臉書把人與人連接起來,谷歌使獲取信息更加方便,優步改善交通,諸如此類。

無政府資本主義的世界觀只支持從事於自由市場交換的主權個人,國家和公司都無法成為中間人。這留下了稀疏的空間,裡面包括了:個體、個體擁有的財產、為交換財產而輸入的合同,以及為促進交換而產生的市場。所有缺少的都是在市場中進行交換的途徑。

通常情況下錢是足夠的。但是令無政府資本主義者頭痛的是貨幣。管理貨幣供應量的中央銀行是國家的實體。財務支付網路(例如Visa)是公司,也好不了多少。比特幣和其他加密數字貨幣就是從這裡開始介入的,他們嘗試提供貨幣與銀行業的技術替代品,並試圖保持無政府資本主義的個體主義精神。

就是這一點把比特幣的設計與其它技術支持付款系統(比如 PayPal 和 Apple Pay)區別開來。這些服務僅僅提供了一個銀行賬戶和支付卡的更方便的電腦界面。為了徹底實踐無政府資本主義,它必須得使交易完全脫離傳統貨幣系統以及運行的組織。中央銀行與企業可能會幹涉交易,而且,如果貨幣記錄只由個體保存,有可能會造成欺詐性支付,或者偽造記錄。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比特幣是由數學,而非國家政府支持的。比特幣「區塊鏈」是共享的數字賬本,記錄了所有發生過的交易(區塊)。每一次交易都包含此前交易序列(鏈)的加密記錄。這樣,每一次交易都能使用數學的方式被證明有效。核實的工作由比特幣用戶社區完成。為了刺激鼓勵核實數字加密交易的繁重工作,協議會以比特幣作為第一個完成核實交易的用戶的獎勵。這便是被稱為「挖礦」的過程——一個有點令人困惑同時又充滿野心的名字,用來表示計算機作為基礎的會計。

在這裡,筆者省略了許多細節。但是,比特幣的關鍵在於,系統向整個網路發布一份比特幣交易共享賬本,而個體則核實新產生的交易。這份賬本正是區塊鏈,有時也被稱為「分散式賬本」——這個名字就明晰多了。假設性的無政府資本主義科技烏托邦有了這個元素后才能活躍。

至少理論上是這樣。實踐中,比特幣和其他加密數字貨幣並不能真正滿足無政府資本主義的理想,也許這是個不可能實現的目標;

想象單一民族國家和公司的終結甚至比想象資本主義的終結還要困難。

Greenfield 在他的書中推斷,比特幣從來都不像國家支持的貨幣那樣,它不是存儲價值。它僅僅是一個為「可能會繼續以其它貨幣的形式擁有大量資產的雙方」提供交換的媒介。

無政府資本主義也許對大多數人來說看起來邊緣化且陌生,但是至少它幫助解釋了加密數字貨幣和區塊鏈背後的原理。不幸的是,當比特幣和相似的貨幣在與原本設計理念不兼容的方式下得到運用時,這些主題變得更加令人費解——而且大多數情況下都是這樣。

作為交易的媒介,比特幣相對受限。一些零售商,其中許多是技術方面的,接受比特幣用以購買,但是它最廣為人知的途徑仍然是暗網的黑市交易,比如「絲路」。(無政府資本主義者會指出,正因為這類交易是非法的,自由鬥士們才應該為政府不可見的去中心化市場鬥爭)

但是,比特幣的成功已經意外地降低了其可行性。每一次比特幣交易都向區塊鏈添加新的加密數據,也因此要求更多的電腦資源來核實、以及獲取相關傭金。更多的電腦資源意味著耗費更多能量來運行和冷卻機器,需要更多的資本和物質基礎設施來支持。這些上漲的費用會激發集中化。Adam Greenfield 告訴筆者,兩個的巨頭能夠控制超過半數的全球比特幣挖礦系統。如果它們合作,對區塊鏈的多數控制就會讓他們得以操縱它。這恰恰是去中心化貨幣嘗試避免的風險。

比特幣更經常被用作金融工具,而非貨幣。從鬱金香到技術創業公司,市場資本主義已經足夠靈活,可以把一切東西轉化為可交易證券或期貨商品。比特幣的大肆宣傳令打算把收益轉化為更加穩定的國家貨幣的投機者躍躍欲試,儘管其易變性使它難於操作,不管是作為價值存儲還是交換媒介。

與加密數字貨幣投機相似的大肆宣傳同樣吸引了銀行、政府和企業——恰恰是它想要規避的那些權威機構。金融服務企業已經開始對加密數字貨幣產生興趣。美聯儲主席 Janet Yellen 已經提倡聯邦利用區塊鏈。加拿大已經試驗了其國家貨幣的區塊鏈版本,被稱作CAD-Coin。未來的銀行或政府管理的加密數字貨幣可能會比比特幣更加有效率。

但是這些未來的規劃破壞了加密數字貨幣的無政府資本主義的企圖。公司和政府重新中心化了控制,這是第一點。而且,它們也削弱了隨自由貿易而來的,無政府資本主義的自由裁量權和匿名原則的幻想。當地和中央銀行管理加密數字貨幣平台時,它會同時獲得發生的每一次交易的記錄。不用成為無政府主義者就能推測出這種情況的潛在弊端。想象一下,政府授權國家加密數字貨幣,並把國家提出的社會信用系統與那個賬本掛鉤。再想象一下,為了未來更便於管理,北卡羅來納州立法機構決定以加密形式發布所有食品劵憑證。

即使比特幣的效用和價值也許會衰退,分散式賬本提供了貨幣交換之外的潛在用途。理論上,任何網路連接的設備都可以參與核實了的分散式交易。

Greenfield 提供了一個簡單的例子:德國的創業公司 slock.it 「給鏈接的對象以身份、接受支付的能力、在沒有第三方的情況下參與複雜的協議與交易」。最簡單的 slock.it 設備是一個實體的掛鎖,連接到互聯網。在物聯網的存在之下,聯網鎖並不算是新奇事物。但是以區塊鏈為基礎的聯網鎖具備了一些附加的能力。分散式賬本鎖可以輸入一個「智能合約」,一種條款直接用編碼執行的協議。如果用於AirBnB租賃,這種鎖會設定好程序,當一個已付款的租客的手機接近時自動開啟。同樣,當租客的合同終止時,可以設置程序自動鎖上。當物業認為住戶聲音太吵,或者未經許可擅自查看柜子時,也可以切斷電源或網路。

在青少年間非常流行的消息應用 Kik,是一個新近的正在運作的分散式賬大學部技。該公司最近宣布發行其特有加密數字貨幣—— Kin。Kik會自動分發出Kin,作為開發者在平台上建設應用程序的獎勵,類似貼紙和聊天程序。Kik的首席執行官 Ted Livingston 稱,這個行為是一個從廣告驅使的平台(如臉書,YouTube)的壓迫下解放出來的過程:「為了開放的未來的加密數字貨幣。」

Kin建立在以太坊,一個基於與比特幣相似的分散式賬本之上的平台。然而,以太坊使用此科技則表達了這個無政府資本主義的另一面:合約。對於自由主義者來說,合約的存在是為了促進市場交易,所以智能合約總是建立在貨幣(在以太坊的例子里就是以太幣)基礎之上的。如果比特幣是人使用的數字貨幣,以太幣就是電腦的數字貨幣。它通過軟體自動化來決定如何使用自己。

當私人的分散式賬本貨幣等同於複雜的,軟體為基礎的公司-城鎮商店時,為什麼要把它譽為能帶來自由的媒介?一個答案:它能在公司商店中給員工獎勵。在加密數字貨幣的世界里,這被稱作ICO或者首次代幣發售。通過向初始採購者發放一批加密數字貨幣,ICO用物質刺激使用未經檢驗的平台。理論上,如果平台變得普及,這個價值會增加,為初始客戶創造有價值的基礎投資。

在極端的自由主義構想中,智能合約會允許匿名操作者在無法追蹤的狀態下,通過無法管控的市場交易任何物品。然而,真實的智能合約、ICO和分散式賬本為基礎的設備大多數情況下提供與私有技術產業交接的新方法。比如在布魯克林,太陽能微電網創業公司Transactive通過以太坊向社區銷售清潔能源。豐田汽車剛剛宣布了與麻省理工學院的合作關係,它們將攜手為未來的自主車輛服務研發分散式賬本基礎設施。

這一方面,無政府資本主義者與基礎技術自由主義者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相信一個純粹計算的世界的智慧和正義。我虛構的智能合約停車計時器、豐田的區塊鏈共乘系統、Slock.it的區塊鏈鎖、Kik的Kin、Transactive的太陽能微電網——全都只是緊跟潮流的公司在享受資本主義和公共宣傳所帶來的好處。當然,它們也許會產生實質上的改變,但是必須先發生一些重大事件。

考慮一下以太坊的支持者即席提供的一個智能合約的例子:

某個人想要從另一人那裡購買住宅。傳統情況下,會有多個第三方介入交易,包括律師、第三者代理商,這些方面都使整個過程變得不必要地緩慢且昂貴。通過以太坊,在交易達成協議后,一段代碼可以自動把所有權轉移到買家,把費用轉移到賣家,不需要第三方代表他們來執行。

聽起來很容易。誰還需要房產中介、過戶律師、評審員、抵押經紀人、產權保險人、地方稅務局,以及所有其他呢?只需要在電腦達成協議之後轉賬一些以太幣就可以了。

但是在沒有全球無政府資本主義革命的前提下,這些中間人不太可能消失。要想這樣的分散式賬本情景成真,都需要什麼呢?智能合約需要大量存在的計算中介。非計算類設備,比如停車場、門鎖和房契需要連接到計算機。人們得不得不自願使用那些沒有政府、法律、銀行、傳統基礎設施介入保護的,輸入了去中心化合約的機器。

這些陳舊的制度有很多問題。在廣為傳播的2016年大選投票壓制的故事中,威斯康星州58歲的Eddie Lee Holloway Jr.無法投票,因為州政府新的投票者證件需要他出示適當的身份證明。然而,他出生證明上的一個筆誤導致他無法取得新的身份證明。

未來,分散式賬本操作下,Holloway的證件會被區塊鏈妥善保存,需要時可以很便捷地核實。對於科技傳道人來說,它提供了無偏見科技來解決社會弊病的一種合理方式。(關於這一點,已有人提議為難民使用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證明)

聽起來的確不錯。但只有整個當代生活的系統足夠聯通,這樣的情景才能起作用。所有公眾健康部門、車管局、以及選民登記場地都得達成一個共識,更不用提停車場、車輛、電網及其他了。只有這樣,機構才能代表他們執行智能合約。這需要整個公眾和私人生活的重構。

另一種重構更有可能。分散式賬本向這些領域提供龐大的獎勵來固化政府和大公司的權力和影響,而非削弱他們。對於Eddie Lee Holloway Jr.這樣的非裔美國人來說,這可能意味著更嚴重的排外,因為使他無法投票的制度,也許恰恰是把他排除在數字賬本之外的同一制度。

或者如果沒有,在一個區塊鏈運行的社會中,像Holloway這樣的公民可能會面臨其它危機。隨著公民的「區塊鏈化」一起到來的也許是強制的DNA測試,將他們的種族起源和醫學傾向附加到身份記錄上。由於潛在的借記和信用的加密數字貨幣賬戶,金融資產也會被附加上去。更別提所有被類似於臉書的服務整理的個人言論。

商業機構也許會訂閱這個數據。由於分散式賬本,它可以被用於防止信用評級過低的用戶使用服務。私人合約的安全機器人也許會部署賬本為基礎的身份掃描器,拒絕接受閑人進入私人住宅。一旦入獄,智能法庭可以基於自動評估的未來犯罪幾率,自動作出判決,

而這只是美國。想象一下,一個成熟的威權國家會如何在區塊鏈統治下掌控國家?是不是開始有點《黑鏡》的感覺了?對於 Adam Greenfield 來說,反威權主義的左派已經徹底誤解了這個雄心勃勃的社會圖景。「我相信,分散式賬本使他們從未想過會存在的恐怖中央集權成為可能,」他告訴筆者。這個諷刺既不幸又可怕。把分散式賬本改造成威權控制的終極工具太大的誘惑,人類本性也許無法拒絕。

如果這聽起來很熟悉,是因為當代文明已經達到了這一步。谷歌、臉書,以及其它類似的平台都在使用相對溫和的監視以及控制的科技,我們已經很了解它們對治理的影響了。而這一切都是因一個假定而衍生的:科技會使生活更好、更有效率。誠然,並沒有人選擇了這樣的生活。

人們採取足夠數量的技術來允許行業和跟隨它的文化,得出結論,說市場決定了什麼是最好的。

同樣,比特幣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從未想要把它們用作貨幣的投機者的財務成功,在這個過程中投機者逐步剝離了比特幣資產。相似的是,區塊鏈的未來與投資者和企業家的短期願景密切相關。投資者和企業家願意臆測假設出的分散式烏托邦,而不去規避同樣可能由此出現的鞏固威權政治的風險。「當非常機智的人聰明反被聰明誤時,就會發生這種事。」 Greenfield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