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敬往事一杯酒,然後酷酷的往前走!

敬往事一杯酒,然後酷酷的往前走!

簡介:94年的處女座姑娘,熱愛生活和文字,想做一個簡單的生活記錄者,希望我的文字可以溫暖到你,哪怕只有一點點!

剛剛好薛之謙 - 初學者

01

「阿杉,你知道嗎?林木下個月就結婚了。」

小水發來這條微信的時候,我正洗漱好,準備扔手機睡覺。

可看到她發了的信息,我愣了很久,最後只回了個「哦」。深怕她再說些什麼,又匆匆回復說:「今天太累了,我先睡覺了。」

然後一個人望著天花板,輾轉反側,原先的困意早就煙消雲散。不知怎的,腦袋裡全是關於那個人的回憶。

第一次見到林木,是在小水的生日聚會上。那天挺熱鬧的,大家圍著在一起吃飯,不管彼此認不認識,都聊得熱火朝天。當時他也在,坐在我旁邊,但我們基本上沒有說過話。

因為那次聚會,還促成了一對情侶。舍友開玩笑說:「像這樣的聚會以後可以多辦幾次,說不定哪天我也脫單了。」

我們都笑她想談戀愛想瘋了。

小水問要不要幫忙介紹?幾個女生立馬開始陷入關於愛情的話題里。

而我,正沉迷於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里,沒有加入她們。

小水一把拿走我的書說:「阿杉,你再這麼書獃子下去,就該孤獨終老了。」

我白了她一眼,正準備搶回自己的書時,她突然問我:「欸,你覺得林木怎麼樣?我到覺得你跟他挺般配的。」

「林木是誰?我不認識。」我說。

「就上次我生日的時候,坐在你旁邊的帥哥啊!」她一臉色眯眯的說。

「既然這麼好,你怎麼不留著自己享用?」我漫不經心的問。

「哈,要不是我有男朋友,他早就被我收了,現在在我眼裡,我男人最好。」小水還是那麼臭不要臉。

我不再理會她,繼續看書。

02

六月的雨,趕走了原本的悶熱,心情也莫名輕快了很多。

那天,小水破天荒的想請問吃飯,也就是那一次,我跟林木才算真正認識。

飯桌上,小水跟男朋友不停地撒狗糧,搞得坐在對面的我很是尷尬,只能悶頭攪這碗里已經涼了的米飯。

「你需要加水嗎?」坐在旁邊的林木突然問我。

「哦……就,就加一點吧,謝謝。」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點緊張。

終於結束了這頓無比尷尬的飯局,當我準備找個借口先回去時,外面竟然下起了大雨。

來的時候,我跟小水共用一把傘,而他男朋友跟林木也只有一把。我正糾結怎麼開口時,小水說她要去買點東西,讓林木送我回去,留給我們一把傘,然後拉著男朋友就走了。

當我正發愣之際,林木打開了傘說:「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們走得很慢,他身上有股淡淡的薄荷味,很好聞。一路上,我都是盯著前面看,不敢看他一眼。

到了宿舍樓下,我發現他的身子一半都濕了,突然覺得很不好意思,跟他道了謝之後準備離開,他突然叫了我一聲:「蘇杉,我們能加個微信嗎?」我站在那裡,木訥的點了點頭。

後來,他總會時不時的發微信給我,說的都是一些平常的瑣碎事,偶爾跟我聊一些看過的書。也是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原來他不是空有皮囊。

因為小水的原因,我們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熟,開得起玩笑,講得了段子。

儘管大家彼此熟悉,可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會在一起。

後來他當著好幾個朋友的面跟我表白,他的誠意以及大家的起鬨,我竟然鬼使神差的答應了。

就這樣,他成了我的初戀。

03

第一次當女朋友的我,顯得有些笨拙。不會撒嬌,不會膩歪。在這場戀愛當中,我處於比較被動的狀態。

可林木不一樣,他會計劃好周末的行程,去看電影,或是去郊遊,他會跟我說很多甜言蜜語,睡前總會跟我道晚安,會在每個節日都給我一點小驚喜。

每次跟他牽手走在街道上,我總會幻想,是不是多年以後,我們還可以這麼幸福下去?

我們大概都是這樣吧!一旦喜歡一個人就會幻想跟他過完餘生。

有人說,世間最為珍貴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那握在手裡的東西,就變得沒那麼貴重了。愛情也是如此。

相處久了,問題也就來了。

他變得不那麼在意我了,常常自己窩在宿舍里打遊戲,也不願意跟我出去吃個晚飯。有一次下雨,我沒帶傘,被困在教學樓,打電話讓他來接我,電話里他的語氣有點不耐煩的說:「我正打到緊要關頭,你讓小水去接你吧!」

然後就掛了電話。那一刻,我真的很生氣。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對他愛理不理,實際上就是想讓他跟我道個歉,哄哄我,結果他非但沒有這樣做,還嘀咕說:「不就是沒幫你送傘嗎?這有什麼好生氣的。」

我坐在旁邊,沉默不語,但心裡難過得要死。

每次鬧得有點不愉快,都是我先示好。以前的我,很少這麼主動過,可因為愛他,我願意這麼做。

小水說,愛情這場遊戲,誰愛得多,陷得太深,誰就輸了。很久之後,我才明白,原來我早已經成了那個輸家。

04

臨近畢業的時候,他帶我回了一趟老家去見他父母。

飯桌上他的媽媽像查戶口似的從家裡成員問到工作單位,包括我談過戀愛的次數。我是個單親家庭的孩子,所以很怕跟別人提及。

在他父母的輪番轟炸中,我多次向他暗示幫我應付,可他只是一個勁兒的悶頭吃飯,不管不顧。

我既尷尬又失望。

只能如實的回答了他媽媽的所有問題,可她好像對於我,不滿意。

晚上我想下樓倒水喝,結果聽到他媽媽說:「這姑娘絕對不行,她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指不定心理不太健康,況且她家的經濟狀況跟咱家也不合適。」

而林木,面對他媽媽的反對,只是靜靜聽著,沒有為我說半句話。

那一刻,我的心頓時涼了一大截。

回到學校后,我們還是會因為一些小事鬧矛盾,這樣的過程中,我越來越覺得舉步維艱。也算是體驗到了什麼叫做「低到塵埃里」,不同的是,有的人開出了花,而我還是一地塵埃。

當「窗前明月光」變成了飯粘子,紅玫瑰化成了一抹蚊子血時,這故事也就難以再續寫下去,只能到這裡就讓它終結。

畢業那天,我們一起去看了電影,散場的時候已經10點多了 我們沒有牽手,他走在前面,我離他只有一步之遙,可也就是這一步,成了無法逾越的鴻溝。

我停住腳步,說:「林木,我分手吧!」

他回頭看我,一臉吃驚,然後愣在那裡。

我說完沒等他回復,就大步的往前走。原以為說出這句話我會難過得想哭,可沒想到頓時覺得輕鬆了很多。

那些愛,早就在無數次的爭吵中消磨殆盡。

走散的人,就不必再花精力去追尋了。

從此一別兩寬,各自安好。

敬往事一杯酒,然後酷酷的往前走。

涼樹姑娘

往期文章推薦

薛之謙:用力愛過的人,就要好好說再見!

那個放棄上大學的姑娘,如今怎麼樣了?

遺憾的是,你娶的人不是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