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清代武將作詩描寫威武霸氣的二郎關

清代武將作詩描寫威武霸氣的二郎關

二郎關

——(清)魯岱

嚴關今不閉,

自古豈虛名。

峻岭礙雲路,

危峰觸玉京。

佛圖郊已近,

此地戍非輕。

未雨終難必,

綢繆空復情。

說到重慶的關卡,或許你腦海中首先浮現出的是佛圖關。但你可知道,就在沙坪壩區,同樣有著這樣的一個關卡:它不僅被古人描繪為「三關疊障,守者得人,可收丸泥之功」,還曾見證了明代女名將秦良玉的風采。值得一提的是,有一位武將甚至為其賦詩一首,對它極力讚美了一番。

這個關卡就是自古與佛圖關、青木關齊名,地處中梁山東嶺的二郎關。

那麼,為其賦詩的武將究竟是誰?這個關卡的後面蘊藏著怎樣的故事?如今的二郎關又是怎樣的景象?近日,記者隨同相關專家前往二郎關,一探究竟。

二郎關的關門大部分時間是敞開的

從上橋古街出發,穿過石埡口,步行約800米,記者的視線豁然開朗,目之所及,除了鬱鬱蔥蔥的樹林和一條黃土小道外,根本沒有任何關樓的遺迹。

「這就是過去的二郎關所在地,而寫下《二郎關》的武將叫魯岱。」沙坪壩教育博物館籌備工作室工作人員張南介紹,根據現有史料顯示,此詩為清康熙年間擔任游擊(清朝武官官職)的魯岱遊歷二郎關時所寫。至於他有怎樣的出身背景,在現有史料中沒有詳細記載,只知道他是浙江人。

張南稱,二郎關最初建成的時間已無法考證。據說,因設關時此處有二郎廟,駐關兵丁們也住在廟裡,此關亦因廟而得名二郎關。

作為一名武將,為何魯岱會在遊歷二郎關后發出「峻岭礙雲路,危峰觸玉京」的感嘆呢?張南認為,這還和二郎關的整體地形地貌有關。

「在清代的《巴縣誌》上,對二郎關的地形是這樣描述的:『復傍岩曲折,萬仞深壑,一門洞開』」張南說,雖只有寥寥數語,但我們卻可從中感受二郎關的威武霸氣。

二郎關的關門在大部分時間是敞開的。對此,魯岱詩中有「嚴關今不閉」的詩句為證。

據張南介紹,作為古時成渝驛道的重要組成部分,二郎關見證了太多成渝客商的來往:「當時古人從通遠門,沿佛圖關、石橋鋪、車歇鋪(上橋)、二郎關、龍洞關、白市驛,最後走到走馬,方才結束一天的行程。」

巍巍雄關,見證秦良玉的忠勇

「雖然魯岱寫作此詩的場景已經無法還原,但從『嚴關今不閉,自古豈虛名』這句詩可以看出,二郎關是重慶的門戶,得二郎關者,自然可得重慶。」張南說。

古籍亦可作證。《巴縣誌》中這樣寫著:「一門洞開,斯又為佛圖關之鎖鑰。」

「正因有著這樣的地位,二郎關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張南說,明代著名女將領秦良玉也曾在此激戰。

明天啟年間,永寧(今川南敘永一帶)宣撫使奢崇明起兵造反,史稱「奢安之亂」。石柱女總兵秦良玉奉命鎮壓,並在白市驛、馬廟等地與奢崇明叛軍惡戰,先後奪取龍洞關,佔據了中梁山西、中兩嶺,進逼東嶺二郎關。「在二郎關下,秦良玉和叛軍展開了激戰,最終在秦良玉軍連續攻擊下,奢崇明叛軍被打敗。叛軍統帥黑蓬頭也被秦兵活捉。」張南告訴記者。

「二郎關之戰可謂是『奢安之亂』的轉折點,此戰之後,秦良玉趁機攻克佛圖關,成功收復重慶,明朝官兵也轉守為攻,並最終在1623年成功平定此次叛亂。」張南說,難怪魯岱在觀看二郎關的整個地勢后,會發出感慨:「佛圖郊已近,此地戍非輕。」

不過,可惜的是,隨著熱兵器時代的到來,二郎關和其他古關一樣,逐漸失去了戰略價值,成為一個單純的驛站。上個世紀50年代,隨著二郎關最後的遺迹——關卡附近房屋的坍塌,這座曾經的雄關也就此消失。

「二郎關雖然已經消失,但成渝驛道卻保留了下來。」沙區旅遊局有關負責人介紹,隨著老成渝驛道的走紅,二郎關迎來了不少熱愛徒步的驢友,以一種特別的方式獲得了新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