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專訪程琳:希望通過《中國樂隊》,為年輕人搭建一個承載夢想的舞台

專訪程琳:希望通過《中國樂隊》,為年輕人搭建一個承載夢想的舞台

採訪開始前,程琳正在綜藝節目《樂隊》的錄製現場表演了一首激情四溢的《信天游》。這首當年曾引領了「西北風」的名曲,被她改編成搖滾版重新帶回人們的視線。勁爆的編曲以及她狂野的二胡演奏、極具穿透力的嗓音,不僅點燃了整個舞台,甚至讓台下的90后都為之瘋狂喝彩。

走進採訪間的程琳,儘管剛完成了一場高難度的表演,神情中依然殘留著一絲盡情后的興奮,身上卻沒有絲毫的疲憊感。這位從藝已經37年的音樂人,依然保持了最好的藝術狀態和對音樂最敏銳、最潮流的先鋒觸感。像她自己所說,對於音樂,「停都停不下來」。

快問快答

Q:為什麼會想到在《樂隊》的舞台上表演信天游這首歌?

A:信天游是表現樂隊最合適的一首歌,它是30年前的一首搖滾,最早的搖滾。一個音樂人走了30多年,一定要創新,但是在一首老的歌里該怎麼去創新,這是一個挑戰,同時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所以我和《樂隊》的音樂總監郭亮,以及我們的樂隊成員一起商量后,決定在舞台上全新演繹信天游這首歌。

Q:信天游之前的編曲就有搖滾節奏的配樂,但您今天表演的版本,搖滾特色顯然更加突出,而且中間還加入了二胡演奏。這些改編是處於什麼樣的考慮?

A:我6歲開始學習二胡,10歲就組織了自己的樂隊,我是一個「老樂隊」(笑)。12歲進入海政歌舞團時,也是一個小樂手的身份。所以,我在信天游里加入二胡元素是很順利成章的事,這些年,我一直在嘗試將二胡和搖滾,和弗拉明戈,和爵士融合在一起,希望能帶來創新,帶來新鮮感。音樂不是快餐文化,它應該是打動人心的,音樂更應該是世界性的音樂。

Q:最喜歡哪支樂隊,這次有沒有推薦的樂隊參與節目?

A:當然,這次我有推薦一支叫做「表情銀行」的樂隊,他們是一支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也非常國際化的樂隊。在錄製現場,我也看到了很多非常棒的樂隊,比如jungle mico,比如KAWA樂隊等,他們的技巧和音樂形式都非常豐富。在創作方面,希望他們也能帶來更多風格明顯,同時也非常朗朗上口,具有記憶力和傳唱度的歌曲。

Q:您認為用什麼樣的方式,能夠把的民族音樂更好地向世界推廣?

A:我自己的經驗是,民族音樂人需要去和世界各地的人更多交流,需要有人給他們搭建舞台,更需要大師的指點。像我曾經就向邁克爾•傑克遜的製作人取過經,他製作《顫慄》這張專輯時,是從800首歌里挑出來的,做音樂必須「work hard」,必須要有愛。另外,交流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樂隊》做下一季的時候,我會帶著他們全世界去尋找有才華的年輕人,尤其是那些在海外學習、工作的音樂人,讓他們都加入到這個舞台,在一起重新組合和創造。

Q:對於《樂隊》的觀眾,有沒有什麼想說的話?

A:的樂隊第一次有現場的TV秀,這絕對是一次開創。從這點上來說,我特別感謝《樂隊》的觀眾,因為他們其實是可以聽到世界最棒的樂隊和音樂的一批人,那麼他們能支持這檔節目,支持的樂隊,這真的令我很感動。同時,我也希望他們再多些耐心和鼓勵,可以去與節目更多的互動,更多地參與進來,甚至是來到現場去感受樂隊的這些年輕人。

相比歌手,我更願意被當成一個「音樂人」

「如果再有人跟我說,程琳是個歌手,我會覺得特別冤枉。我並不是說歌手是貶義。但是他們真的不了解我。」

對1980年因演唱歌曲《小螺號》而成名的程琳來說,她更願意被人們看做一名「音樂人」。

「我6歲開始拉二胡,12歲的時候,我到了海政歌舞團,13歲就有《小螺號》了。」回憶起過往,程琳坦言,自己在海政歌舞團「其實是個樂手」。「我當時一邊拉獨奏,一邊唱獨唱,就是在一個樂隊裡面拉二胡。而《小螺號》其實也是現場樂隊錄出來的。」

隨後,《媽媽的吻》、《熊貓咪咪》、《新鞋子舊鞋子》、《信天游》這些程琳演唱的歌曲無不成為流行音樂的經典,在上世紀80年代伴隨了一代人的成長。

因此,多數人對於程琳的印象便和《小螺號》以及上世紀的這些流行歌曲綁定起來。但事實上,程琳對於音樂的探索並未止步。

「十幾歲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聽pink floyd(英國搖滾樂隊)了,上世紀80年代末的時候又聽了很多美國和英國的樂隊。當時我就覺得,這太酷了。」

上世紀90年,程琳來到美國深造。「《比金更重》專輯里有三首二胡曲,都是我那個時候錄的。」此後她甚至還玩過搖滾。

程琳回憶,當時自己「有大量的時間去跟樂隊磨合」。「我們當時錄的東西,二十多年過去了,現在還覺得能聽。」

民族音樂,更需要與世界音樂相融合

事實上,從《比金更重》開始,程琳就已經在有意識地將本土音樂和世界其他國家的音樂相融合。

採訪中,程琳特意調出《比金更重》中的一首二胡曲,讓記者現場聆聽。雖然能夠辨識中其中二胡的音色,但融入吉他solo后,整首歌曲已經完全不見傳統二胡曲目的影子。

「二胡本身挺受限制的,就是五聲音階。我當時背著二胡去國外,但你不能到了那邊就拉《賽馬》啊。到那邊跟人家玩兒的時候就會出現新的東西。像後來到西班牙的時候,我又在作品里融入了弗拉明戈的元素。我記得去西班牙看跳舞,一晚上回家睡不著覺,每個節奏都在你的記憶里,這種節奏人沒有。你把它和二胡結合起來多有意思。」程琳說。

不過她同時強調,這並不是說要丟掉傳統。「但我覺得,搞音樂的人不能必須要多接觸文化背景、生活背景不同的人,而不是只跟自己的小圈子來往。」

因為經常能看到新的東西,程琳說自己「停都停不下來」。「我一到國外就看新的東西。我說,那我得再開始『玩兒』。做這些事情不是一種苦行僧的感覺,出現這些作品的時候是一種玩兒的感覺。」

培養人才,讓年輕人登上更廣闊的舞台

如今,程琳除了創作,還希望能帶動更多人做出優質的音樂。「我覺得,我的經歷應該變成一種財富傳達下去。我必須把這些東西傳達給年輕人,我們要給他們搭一個舞台。當年我的老師王昆老師就是這樣,培養了一大批學生。如果我年輕時沒有人給我搭這個舞台,我也沒辦法唱。我的最終目標是希望能夠培養出能推動整個音樂的人才,當然這是一個很大的課題。」她說。

簡單的一句話背後影射的是程琳在如何將音樂推向更廣譜受眾,形成良性循環方面的長期思考。程琳身兼「局內人」和「局外人」的雙重視野,看得很清楚。她認為原創音樂要發展得好,思維與創新很重要。不僅要熱愛音樂這種形式,在推廣和更大眾向的溝通上也要有開拓的思維、國際化的眼光以及長遠的規劃,必須為更多的原創音樂人搭建起一個足夠大、足夠承載他們夢想的舞台。

對此,程琳特意選擇《樂隊》這樣一檔節目「現身說法」。「這個舞台太了不起了!我真的很期待一些優秀的樂隊能登上這個舞台,我也向他們推薦了一些很棒的樂隊」。

事實上,程琳口中的「了不起的舞台」是《樂隊》製作組前後籌劃3年才最終打磨完成的頂級巨獻,無論是內容形式的新穎性,還是舞台製作水準之高,參加的樂隊數量之廣、類型之豐富,都是在的綜藝史上前所未有的!

在這檔節目中,崔健、譚維維、陳偉倫等一批著名音樂人,將聯手推薦來自全國各地的眾多優秀樂隊。從節目已公布的信息來看,這些樂隊包括了聲音玩具、伊夏樂隊、KAWA、貝貝波娃樂隊、打擾一下樂隊、非凝固樂隊、劉崢嶸、龍神道、馬賽克樂隊、莫西子詩樂隊、尼瑪樂隊、王梵瑞與鼓樓先生樂隊、海龜先生等40多支國內樂隊界的「新鮮血液」。樂隊風格更是包含了流行、爵士、民謠、搖滾、民族、R&B、布魯斯、電子說唱等多個領域。

「我們這些人的情懷都傾注在了這個舞台。這樣一件盛事,像我和很多音樂人,都是免費加入的。因為有這樣一個機會,真的是太難得了!」

近幾年,儘管流媒體與各種音樂自媒體都正為了滿足多母音樂、新興音樂人服務而迅猛發展,但從觸達的廣度和深入人心的程度來說,一個面向公眾的平台仍然能起到「破冰」的作用,至於它能否改變人們對樂隊的固有認知,讓觀眾對於樂隊文化有更深的了解,我們將和音樂人程琳一起期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