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親歷者憶劉老莊戰鬥:額頭彈片殘留至今未取出

親歷者憶劉老莊戰鬥:額頭彈片殘留至今未取出

原標題:親歷者憶劉老莊戰鬥:額頭彈片殘留至今未取出

劉老莊戰鬥親歷者韓賢昌,1939年11月參加抗日游擊隊。1940年秋,他所在的游擊隊併入新四軍第4師9旅25團2營。1943年3月17日,劉老莊戰鬥打響,韓賢昌究竟經歷了什麼?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大刀向鬼子頭上砍去

■劉老莊戰鬥親歷者韓賢昌

我是安徽泗縣人,1921年10月出生,1939年11月參加抗日游擊隊。1940年秋,我所在的游擊隊併入新四軍第4師9旅25團2營。光陰荏苒,回憶起瀰漫著炮火硝煙的歲月,我至今難忘。

1943年3月17日,劉老莊戰鬥打響,日軍第17師駐江蘇淮陰、漣水的步騎兵1000餘人,突然合擊駐紮在淮陰六塘河一帶根據地的我黨政領導機關。為此,新四軍第3師7旅19團2營4連主動在劉老莊阻擊敵人。

當天,我們接到上級要求增援的命令后,立即開拔。誰知,趕到劉老莊附近時,卻遭到日軍伏擊。

當時,我是炮兵連2排3班班代。按照連長的命令,我帶5名同志,攜帶一門小炮,前去阻擊200米外的敵人。兩發炮彈過後,敵人火力暫時消停了。而當我們準備向前推進時,敵人又突然開火,兩名同志中彈倒下。

一番掃射之後,鬼子一窩蜂地向我們衝過來。我觀察發現,他們不但改變了隊形,而且分成了戰鬥小組,交替掩護、向前躍進。

年輕時的韓賢昌

敵變我變。我向連長報告這一情況后,他迅速命令機槍手和特等射手組成射擊小組,做好反擊敵人的準備。當敵人推進到100多米的墳堆旁時,連長下達了射擊命令。只見,隨著神槍手們「嗒嗒嗒」一通射擊,敵人的機槍手還沒反應過來,就趴在那裡不動彈了。

部隊一點點向前艱難推進。誰知,上午10時許,敵人又集中火力發動猛烈攻擊。我方陣地很多工事被炸平,戰士們手中的子彈、手榴彈也快打光了。此時,幾十個鬼子藉助炮火掩護已突進到我陣地前沿。

此情此景不但沒有嚇倒我們,反而更加激起了戰友們的憤慨。左臂負傷的連長一邊喊「共產黨員、共青團員跟我上」,一邊手舉大刀向前衝去。他的舉動點燃了大家的激情,熱血沸騰的戰友們或舉著大刀,或端著刺刀,和敵人展開了白刃戰。

鬼子一波一波地趕過來,戰壕里殺聲震天。現在想來,依然驚心動魄。

後來,鬼子的機槍手在坦克的掩護下,再次發起攻擊。由於敵眾我寡,加上彈藥缺乏,我們接連失利。我的右腿被槍彈打中,鮮血直流。簡單包紮后,我把戰友們剩下的手榴彈捆綁在一起,在機槍班的掩護下,強忍疼痛匍匐前進到敵坦克旁,一舉炸毀了坦克履帶。頭部被炸傷的我,暈厥了過去。後來,英勇的戰友硬是把我從前線救了回來,並送到後方接受治療。由於醫療條件有限,我額頭的彈片殘留至今未能取出。

同年10月,身體恢復的我返回一線。因在劉老莊戰鬥中表現出色,我被任命為排長。後來,我才聽說我們的增援部隊因傷亡慘重被迫撤回,阻擊敵人的4連82名官兵全部犧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