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丈夫出軌,妻子能把他贈送給「小三」的財物要回來嗎?

丈夫出軌,妻子能把他贈送給「小三」的財物要回來嗎?

小周(女)和陸某(男)1987年結婚,陸某在上海開了家公司,生意不錯。

結婚十多年後,已有點「審美疲勞」的陸某認識了二十多歲的女子小芳,這給步入中年的陸運帶來一種年輕、活力的感覺,兩人隨即發展成情人關係,並一直保持到2011年2月才被小周發現。

夫妻二人在一場激烈的爭吵后,陸某將與小芳的地下情向妻子和盤托出,稱曾分多次將幾十萬元贈與小芳,並幫助小芳購買了房產。

小周一氣之下,將陸某和小芳列為共同被告告上了法院,稱丈夫在婚姻存續期間,擅自動用夫妻共同存款為「第三者」購房,侵犯了其作為妻子的合法權益,請求法院判決兩被告之間的贈與行為無效,判令被告小芳歸還全部錢款。法院一審支持了周某的訴請,判決小芳向周某返還38萬餘元。

小芳不服,提出上訴,稱與陸某不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38萬元是自己在陸某公司的勞動報酬。她還認為即使38萬元是陸某送給自己的,也是有效的贈與合同,因為陸運處分的是個人財產。

中級人民法院在審理中查明,小芳和陸某的公司沒有簽訂過勞務合同,也沒有工資、提成的約定,所以對38萬元是勞動報酬一說不予採信。根據雙方確認的手機簡訊以及匯款記錄等,認定小芳和陸某之間是婚外情關係,小芳取得的大額錢款是贈與款。

由於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共同財產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做重要處理決定的,夫妻雙方應當協商取得一致意見。

現陸某將大額錢款贈與小芳,既非日常生活需要,又未取得共有人周某同意,嚴重損害了共有人周某的財產權益,亦有違公平原則,故陸某所作的贈與行為應屬無效。

更何況,陸某與小芳間的贈與是建立在明知陸某有妻子,有悖公序良俗的婚外情基礎上,小芳屬非善意的不法取得。2011年10月,法院作出終審判決,「第三者」小芳需返還38萬餘元。

全部返還」的判決主要依據《婚姻法》,體現了對婚姻家庭的特殊保護。

根據《婚姻法》規定,

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雙方對共同財產具有平等的處分權利。夫妻一方擅自處分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應為無效行為。

所以,無過錯配偶方完全有理由要求「第三者」返還受贈的全部財產,以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人民法院也應當支持全部返還。

小周(女)和陸某(男)1987年結婚,陸某在上海開了家公司,生意不錯。

結婚十多年後,已有點「審美疲勞」的陸某認識了二十多歲的女子小芳,這給步入中年的陸運帶來一種年輕、活力的感覺,兩人隨即發展成情人關係,並一直保持到2011年2月才被小周發現。

夫妻二人在一場激烈的爭吵后,陸某將與小芳的地下情向妻子和盤托出,稱曾分多次將幾十萬元贈與小芳,並幫助小芳購買了房產。

小周一氣之下,將陸某和小芳列為共同被告告上了法院,稱丈夫在婚姻存續期間,擅自動用夫妻共同存款為「第三者」購房,侵犯了其作為妻子的合法權益,請求法院判決兩被告之間的贈與行為無效,判令被告小芳歸還全部錢款。法院一審支持了周某的訴請,判決小芳向周某返還38萬餘元。

小芳不服,提出上訴,稱與陸某不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38萬元是自己在陸某公司的勞動報酬。她還認為即使38萬元是陸某送給自己的,也是有效的贈與合同,因為陸運處分的是個人財產。

中級人民法院在審理中查明,小芳和陸某的公司沒有簽訂過勞務合同,也沒有工資、提成的約定,所以對38萬元是勞動報酬一說不予採信。根據雙方確認的手機簡訊以及匯款記錄等,認定小芳和陸某之間是婚外情關係,小芳取得的大額錢款是贈與款。

由於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共同財產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做重要處理決定的,夫妻雙方應當協商取得一致意見。

現陸某將大額錢款贈與小芳,既非日常生活需要,又未取得共有人周某同意,嚴重損害了共有人周某的財產權益,亦有違公平原則,故陸某所作的贈與行為應屬無效。

更何況,陸某與小芳間的贈與是建立在明知陸某有妻子,有悖公序良俗的婚外情基礎上,小芳屬非善意的不法取得。2011年10月,法院作出終審判決,「第三者」小芳需返還38萬餘元。

全部返還」的判決主要依據《婚姻法》,體現了對婚姻家庭的特殊保護。

根據《婚姻法》規定,

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雙方對共同財產具有平等的處分權利。夫妻一方擅自處分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應為無效行為。

所以,無過錯配偶方完全有理由要求「第三者」返還受贈的全部財產,以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人民法院也應當支持全部返還。

ps:如需一對一免費諮詢律師,歡迎在各大應用商店下載「律律」」APP哦,一定秒回 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