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本朝鮮日記泄露了雍正皇帝的真正死因

一本朝鮮日記泄露了雍正皇帝的真正死因

查閱官方留下的第一手資料《起居注》,對雍正帝逝世前後有這樣的記載:

「八月二十一日,上不豫,仍辦事如常。二十二日,上不豫。子寶親王、和親王終日守在身旁。戌時(午後七時至九時)皇上病情加重,急忙在寢宮發布遺詔給諸王、內大臣及大學士。龍馭上賓於二十三日子時(夜十一時至翌日一時)。由大學士宣讀硃筆諭旨,著寶親王繼位。」

圖:朝鮮承政院日記

後來的一些稗官野史,如《滿洲外史》、《清宮遺聞》、《清宮十三朝演義》等書,都說雍正帝是遇刺斃命的。他們的說法有什麼根據呢?早在雍正六年曾經發生過一樁呂留良文字獄。雍正十年十二月定案:呂留良、呂葆中父子戮屍斬首,另一子呂毅中斬決,孫輩發遣極邊為奴。有人說,呂留良的孫女呂四娘卻漏網出奔,學得一身武藝,後來潛入宮內刺殺了雍正帝。這種傳說本不可信,因為早在呂案定案前,以擅長偵緝著名的閩浙總督李衛已上奏朝廷:呂氏一門,不論男女老幼俱已嚴禁,連呂留良父子的塋地也早已遣人監視。呂四娘即有其人,也絕無漏網出奔的可能。

圖:雍正帝畫像

不過,上述有關呂四娘的傳說,卻也有它的歷史背景。溯自滿人入關后,社會上反清復明運動仍很激烈。各地從興義師到秘密結社,用各種方法打擊清廷。遠在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被捕的一念和尚,便是抗清義士。當時呂留良的長子葆中也被牽連,雖然幸而脫罪,卻終於憂懼而死。雍正七年又有張雲如案,株連甘鳳池、陸同庵等人;這甘鳳池是一念和尚的同夥,陸同庵是呂留良的私淑弟子。稗官小說中有「江南八俠」之說,其中就有甘鳳池、呂四娘等人。如此,稗官很容易將呂四娘當作呂留良的孫女。加以雍正帝從「辦事如常」到「不豫」,到「疾大漸」,到「龍馭上賓」,為時不到三日,似乎不是「壽終正寢」的模樣,因此就有了「遇刺」的傳說。

圖:連環畫《呂四娘刺雍正》

雍正帝即未遇刺,卻又死得那麼突然,他究竟是怎樣死亡的呢?

新春秋考證認為,雍正帝當是誤服丹藥中毒而亡。

這要從雍正帝的父親康熙康熙帝說起。康熙帝對科學雖感興趣,頭腦比較開明,但對占卜、修鍊這一套也頗熱衷。宮中檔案內,有他任道士煉藥的不少記載。雍正帝的崇尚方術,比他的父親有過之無不及。他熱衷於占卜,甚至對官吏的任用、升黜,也憑占卜來決定。他到處延訪修鍊之士,夢想憑方士的方術來卻病延年。他好祥瑞,崇神道,稱賞道士紫陽真人,又在《御制文集》中寫了不少歌頌神仙、丹藥的詩,對燒丹、采苓、放鶴、授法等一套,他都有濃厚的興趣。加以他勤於政務,事無大小,無不親力親為;晚年私生活有失節制,戕害身體過甚。

圖:雍正起居註冊

當時朝鮮參贊官洪景輔曾向朝鮮國王稟報:「雍正沉淫女色,病入膏肓,自腰以下不能運用者久矣。」(見《承政院日記》)因此這位一代梟雄之主就不得不日益乞靈於藥石。當年在宮廷內,擅用「祝由」術治病的道士賈士芳,終被擅煉丹藥的婁近垣所取代。婁近垣在宮中做了多年「醫藥顧問」,獲得巨額內帑,返江西龍虎山增建道觀去了。另兩個道士張太虛、王定乾就在宮中大煉丹藥。因為急功近利,想以異方獲寵,沒想到皇帝的性命就斷送在他們手裡!

圖:清代張大學士廷玉自訂年譜

雍正朝大學士張廷玉在《自訂年譜》中記述雍正帝之死,也說他在臨終前並無一病不起的跡象。張廷玉在雍正帝死亡前,還「每日進見」,直到那天夜晚十時許,忽被急召進宮,才知皇帝已瀕彌留,使他「驚駭欲絕」。這記載當是可信的。當時對於這樣的「宮廷巨變」,官書雖然回護、掩飾,但仍留下蛛絲馬跡。雍正帝死後僅隔了一天,即八月二十五日,嗣主乾隆帝突然下了一道諭旨,把宮中的煉丹道士張太虛、王定乾等「驅出,各回本籍」。又怕道士們在外亂說,諭旨云:「若伊等因內廷行走數年,捏稱在大行皇帝御前一言一字……,一經訪聞,定嚴行追究,立即正法。」這道諭旨,收於《高宗實錄》卷一。回顧歷史,皇帝因信任僧道,服丹藥而死的。因此根據清代宮廷檔案的記載,推斷雍正帝由於信任方士,誤服丹藥而暴死,看來不會離真相太遠。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