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年來,日本經濟緣何從「壯年」跌入「暮年」

20年來,日本經濟緣何從「壯年」跌入「暮年」

曾幾何時,在家喻戶曉的日立、東芝、NEC這些日本品牌,如今幾乎在市場銷聲匿跡。日本品牌的衰弱,是日本經濟日漸衰退的縮影。縱觀1995-2016的20多年,日本GDP增長率最高的是2010年,當年GDP增速為4.7%,其餘年份增速都在3以下,2009年增速竟是-5.5%,2014-2016年GDP增速分別為0.0%、0.4%、1.0%。

20多年來,昔日的工業之星——日本經濟緣何衰退?政局動蕩,首相頻繁更迭;房地產泡沫經濟,提前透支了國民的收入;人口老齡化,財政赤字,政府背負沉重債務……多重因素交織,日本的經濟儼然從一個壯年跌入遲暮之年。

【一】

政府政策失誤,導致刺激經濟增長失敗。領導人頻繁更迭,政局動蕩。

我們從財政政策方面可以看出端倪。從1992~1999年,日本政府就多次實施了以擴大公共投資為中心的財政政策,啟用資金130多萬億日元。這些積極的財政政策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年年擴張。

貨幣政策方面,日本政府採用了貨幣寬鬆政策。1991.7-1995.9,日本央行9次下調官定貼現率,將其從6%降至0.5%,並將銀行隔夜拆借利率從8%誘導至0.5%。1999年2月日本央行又將銀行隔夜拆借利率誘導至0.02%,同年4月進一步降至0.01%。2001年3月,日本央行開始實施第一輪量化寬鬆政策,大量購入長期國債等資產以增加基礎貨幣供給,該政策持續實施至2006年3月才結束。隨著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爆發,日本央行重啟量化寬鬆政策,在保持零利率的同時持續向市場注入流動性。

1992~1995年,日本政府採取了一系列刺激經濟增長的措施,利好政策促使1996年日本經濟出現了復甦跡象,此時正需要政府進一步加大措施力度以穩固經濟復甦勢頭,但當時的橋本內閣卻錯誤地斷定:「日本經濟按自身規律恢復的轉換期已經結束」,斷然決定於1997年4月將消費稅率由3%提高到5%。日本國民因此增加了9萬億日元的負擔,佔GDP60%的個人消費立刻出現疲軟,加上亞洲金融危機的衝擊,日本經濟再次出現了蕭條跡象。

政府雖然想利用公共財政助推經濟復甦,但已被沉重的財政赤字和公共債務壓得喘不過氣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使日本經濟難以實現持續自主性增長。

此外,近年來,日本政局動蕩,領導人頻繁更迭,從安倍晉三到福田康夫到鳩山由紀夫再到菅直人,日本政壇不斷上演著一出走馬觀花的精彩大片,政局的不確定性,根本不能把一個政策執行下來,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房地產泡沫,提前透支了國民的投資。

日本經濟這20多年來發展停滯,和房產泡沫緊密相連。

「泡沫經濟」對日本經濟最大的傷害並不是90年代初的不動產價格迅速下降,而是在於之前的房價地價飆升提前透支了大量國民投資。日本的儲蓄率一直很高,這樣維持了到了上世紀80年代。

到了20世紀80年末,日本的房地產市場就如同擊鼓傳花的「博傻遊戲」,地價飆升,當時投資房地產的日本企業和民眾多了起來。很多人認為,投資於坐地升值的房產,獲取的收益明顯高於投資其他行業。同時,投資於房地產用於長期對外出租,則更受大型企業和金融機構青睞。

有專家說,東京的房子之前公允價值值5000萬日元,泡沫破裂后只值1000萬日元。通俗點說,就是貸款了20年工資的錢去年好不容易買了個房,結果今年房子只要四五年年工資就可以買了,相當於有15-18年的工資收入被提前透支了,民眾根本沒有更多的錢用於投資。日本的銀行體系消化了泡沫破裂的衝擊,但代價就是投資的提前透支,日本銀行體系的再融資能力受到了限制。

人口老齡化,逐漸喪失了經濟創新能力。人口總數減少,人口紅利枯竭。

按照國際標準定義,當一國或地區65歲以上人口數量佔總人口比例超過20%,即進入「超老齡化」。日本是全世界老齡化程度最高的國家。截至2013年10月,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口佔總人口的1/4。2012年,日本成人尿布市場零售額首次超過嬰兒尿布。

據日本厚生勞動省調查,由一名老人照顧另一位老人的「老老護理」家庭,已經超過了日本家庭總數的一半。無法參與工作的老人不僅組成了強大的「分母」拉低了日本的人均GDP增長,更是增加了市場整體的運行負擔。日本的大企業中流行年功序列制和終身雇傭制,年功序列就是論資排輩,終身雇傭是為了減少人才流失,這樣不可避免的帶來的負面影響就是整個公司的體質僵化,創新能力下降。

伴隨老齡化的還有人口總數減少。日本總人口數從2008年起連續下降。2014年,日本人口自然減少約26.9萬人。其中,新生嬰兒約100萬人,創歷史新低,而人口死亡數創下戰後新高。據日本國立社會保障和人口問題研究所推算,2030年日本總人口將由2010年的1.28億人跌至1.17億人,2050年繼續跌至9708萬人,老齡化率將分別上升至32%和39%。

沒有抓住信息產業革命的浪潮錯失產業轉型時機

信息產業主要是指互聯網以及圍繞互聯網的相關產業,日本在這波浪潮里沒有及時轉型。眾所周知,日本經濟結構高度依賴於傳統製造業,比如汽車、電子元器件、鋼鐵、機械製造這些,知名的企業有豐田,本田,佳能,索尼等。但在上世紀90年代互聯網這波大潮來時,日本正值泡沫經濟破裂時期。對日本來說,泡沫經濟破裂的真不是時候。政府和銀行,沒能為新的互聯網時代的起步提供充足的投資。

相比80年代以前日本製造業的霸主地位,在信息產業革命里幾乎沒有什麼可圈可點的地方。美國在信息產業革命前經濟也是衰退的,但信息產業革命推動了美國經濟的繁榮,從電子產品到國際性的互聯網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崛起,蘋果、微軟、谷歌、甲骨文和Facebook等,這個產業里你聽說過幾個日本企業?

本文由振金寰宇(微信zjhy8668)上海黃金交易所(由國務院批准,國內唯一允許做黃金白銀交易的平台)分析師團隊獨家策劃,轉載請註明出處。以上內容供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套單鎖單操作不理想可與本人溝通交流。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