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亞運舞台的電競博弈 阿里體育何去何從?

亞運舞台的電競博弈 阿里體育何去何從?

KeSPA來勢洶洶,表面上為IeSF爭名分,其實在為韓國爭利益。拋開利益之爭,電競入亞或入奧,首要問題在於釐清各級奧委會層面在電競生態中的職責。

數天前,一條標題為「三大項目入選亞運會」的新聞開始流傳並引發熱議。

該新聞宣稱,亞奧理事會正式公布今年「亞運會」電競項目名單。一般來說,亞運會是「亞洲運動會」的簡稱。但查閱官方信息,亞運會舉辦時間分別是2018年和2022年,而今年亞奧理事會主導的賽事只有一個:在中亞土庫曼舉行的「亞洲室內和武藝運動會」,一般簡稱「亞室會」。

有趣的文字遊戲。

阿Q說,和尚摸得,我摸不得?南京大學也是「南大」,南昌大學也是「南大」,亞洲運動會是「亞運會」,憑什麼亞洲室內和武藝運動會不能稱「亞運會」?

文字遊戲只是細枝末節,並非本文討論的重點。

一天後,KeSPA(韓國職業電競協會,也是韓國電競官方管理機構)突然公開宣布退出今年的亞室會。在KeSPA的官方聲明中,直接表達了對阿里體育的質疑。

KeSPA出頭只為好哥們IeSF

實際上,電競入選2017年亞室會並不是開天闢地頭一回。早在2013年,電競就入選仁川亞室會。當時KeSPA全力支持亞室會,其旗下的KTB戰隊戰勝WE戰隊,獲得了份量最重的LOL項目冠軍。

從2013年全力支持到2017年的退出,KeSPA的態度為什麼發生改變?

官方聲明中,可以大致看出事情脈絡與KeSPA不滿的緣由。

1,KeSPA、IeSF和亞奧理事會、土庫曼奧組委早就在協商由它們承擔2017年亞室會的電競賽事,但因為土庫曼「網路基礎不完善、組委會預算不足」,所以雙方遲遲談不攏。

2,在對KeSPA與IeSF失去耐心后,亞奧理事會宣布與阿里體育合作。而KeSPA看來,阿里體育只是個「民間企業」。言下之意,自己才是電競「官方國際機構」。

3,阿里體育開放了亞室會電競賽事的個人在線申請平台,這也意味著國家隊將不由相應的國家電競協會或選派,直接線上就預選了。

4,對於阿里體育倡導的電競「亞洲聯盟」,KeSPA「深表擔心」,認為它「打亂了國際體育社區秩序」。KeSPA強調,IeSF才是根正苗紅的亞洲電競聯盟主導者。

5,沒有與各方協商,貿然宣布亞室會比賽項目,且不包含「亞洲最具人氣」的LOL。

IeSF也是由韓國主導的電競組織。KeSPA親自出馬懟阿里體育的動機很明顯,就是給同胞IeSF主導亞洲電競聯盟造勢。

但KeSPA非常講策略,直指阿里體育作為民間組織來操盤電競是「越權」,試圖與國家體育總局以及各國奧委會站到同一戰線。

這一點擊中了阿里的軟肋。

KeSPA聲明中暗示,以及行業內部消息都表明,國家體育總局不知道阿里體育操盤的「電競入亞」。而據透露,亞奧理事會同意「電競入亞」,前提是他們認為阿里體育代表了官方。這中間的信息誤差產生於哪個環節,恐怕非局外人所能知曉。

國家層面的角色定位亟待明晰

過去一百多年,體育的運營主導權都是自上而下的。以最具影響力的奧運會為例,從國際奧委會到各州奧運理事會、各國奧委會,形成等級嚴密、控制森嚴的「類政府」體系。無論哪個項目,哪個選手,都需要接受這個體系的主導。而且奧委會體系得到各個國家政府的強力背書,幾乎不可能被推翻重來。

而電競發展初期,並未被承認為體育,只是依靠玩家自發的熱愛、廠商的賽事引導才慢慢發育。自下而上的發展歷程,註定了它的模式里,政治成分非常小,而多了經濟成分的邏輯(誰出錢誰是老大)。

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邏輯流程。

從KeSPA的聲明中可以看出,阿里體育仍然以傳統電競邏輯在操盤:沒有與國家體育總局協商,項目選拔也沒有經過亞奧理事會磋商,直接開放了比賽入口而沒有政府認可的國家隊選拔機制……

如果是一般比賽,阿里體育的這種手法毫無問題。

但這是亞室會,屬於奧運會的體系。

和平年代,奧運成績代表了民族自豪感和國家軟實力。奧運精神「更高,更快,更強」是不分國度的,但對普通民眾而言,奧運榮譽是有祖國的。

這涉及兩個問題:誰有權威和資質遴選國家隊和正式比賽項目?誰有權威認定賽事的權威、公正、公平性?

企業與政府,誰更有資格成為權威和資質的代表?

奧運會之所以權威,是因為它得到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政府的支持。《奧林匹克憲章》全球共同遵守,不是國際法,勝似國際法。《奧林匹克憲章》明確規定:各國的奧運代表隊,必須由該國的奧委會主持選拔。在奧委會各級機構主導的賽事中,對於國家代表隊的選拔,都有類似規定。

正如KeSPA所說,亞室會正式比賽項目的確認需要亞奧理事會各個成員充分協商,廣泛討論,國家隊的選拔也需要各國奧委會的參與。2017年亞室會目前來看並不符合慣例,受到KeSPA抵制並不令人意外。

電競要入奧,就要按照國際通行的奧運會遊戲規則來玩。韓國人早就明白這一點,所以它們的IeSF很早就與各國奧委會機構建立了聯繫。

對而言,政府層面需要儘早介入,補充電競在奧運會遊戲規則方面的短板。

由於之前長時間缺位,政府層面沒有積累出行之有效的電競管理體系。隨著電競入亞入奧大趨勢不可動搖,在國家隊選拔、亞奧理事會的相關博弈中,政府層面的參與迫在眉睫。但以什麼樣的角度參與,權益和利益如何界定,則還需要會同各方面謹慎商討。

KeSPA並非孤軍奮戰,阿里體育要警惕四面楚歌

從目前看,2017年亞室會的結局不容樂觀。

KeSPA退出,內部消息顯示多個國家的官方奧委會機構也將退出。而對亞奧理事會主席薩巴赫之前給阿里體育的表態,亞奧理事會內部也似乎有了新的爭論。之前無論是亞運會還是奧運會,都有過項目刪減的先例。言之鑿鑿的「電競2022年成為亞運會正式項目」,依然存在變數。

那麼阿里體育該如何應對?無非兩條路。

第一條路,敵軍圍困千萬重,我自巋然不動。

KeSPA和各國奧委會不賞臉並非世界末日。因為電競產業發展成熟,韓國KeSPA擁有絕對權力,但其他國家奧委會對選手掌控力就差多了。天下電競玩家千千萬,即便只是「亞室會表演項目」,也會有大量玩家捧場。

作為企業,只要有流量、用戶就可以,管那麼多幹啥?

不過單幹也有一定風險,那就是在IeSF串聯下,亞奧理事會經過內部博弈後放棄為阿里體育背書。這不僅是電競行業的損失,相信也非阿里體育所願意見到。

阿里體育也有第二條路:放棄單打獨鬥,尋找更多盟友。

將賽事報名入口、商務開發、比賽項目認證等權益讓出給各級奧運機構,利益均沾,悶聲發大財才是高招。電競現在盤子很大,想獨佔也得掂量一下實力。懂得分享,才能收穫更大的格局。

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IeSF已經在虎視眈眈等著「招安」。電競作為新生產業,目前其實並沒有公認的「官方國際機構」。但IeSF嗅覺敏銳,早早按奧委會的遊戲規則布局。一旦它們成為公認的電競國際組織,在項目選擇、名額分配等方面,韓國人無疑又會獲得先手。IeSF有韓國電競協會的強力支持,以及早些年WCG時代積攢的人脈,而阿里體育和國家體育總局行動步調目前來看並不一致。

從國家整體利益的角度看,這無疑是令人遺憾的。

「兄弟鬩於牆外御其侮」,作為媒體,體壇電競期待在未來的「電競+奧運」博弈中,各方能團結起來,為電競爭取更多的權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