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偽中產的僥倖(七):房價是殘酷的 也是溫柔的

偽中產的僥倖(七):房價是殘酷的 也是溫柔的

為什麼學歷不值錢但學區房值錢?

當這個問題流行於微博、朋友圈時,不少人竟無言以對,假如清華北大畢業生都買不起房,那學區房的意義何在?

如果讓一位金融從業者來回答,答案會是:學區房可以賣給下家,而學歷只能留給自己;前者是家長壟斷定價的,後者是企業老闆市場定價的。

在不少中產者眼中,這個問題的邏輯很切合理論,不論是經濟層面還是其它,任何事物都有自身的運行規則,簡而言之:房價很殘酷,但也不失溫柔。

房價是殘酷的

兩年前,當北京五道口區域的學區房價格達到8-9萬元/平方米時,人們戲謔將該區域稱為「宇宙中心」。如今,11萬的價格已是家常便飯,單價低於12萬元/平方米,都不能算是學區房。

對於泛濫的貨幣來說,卻有一種買到就賺到的既視感。

在絕大部分社會群體看來,這當然是殘酷的,但由此也產生一個問題:不少人連房都買不起,為什麼還要買學區房?

有統計數據顯示,2013-2016年,清華大學部生的留京率從30.7%降至20.3%;碩士從56.1%降至47.7%;博士從53.7%降至50.4%。除了博士留京率在2014年有所回暖外,其他數據均呈下跌趨勢。

北大也是一樣,大學部生留京率從71.79%降至40.98%,近30個百分點;碩士從59.01%降至46.93%;博士從65.63%降至45.27%,也有逾20個百分點。

不難看出,現在的清華北大畢業生也越來越留不了京,只留下近乎扭曲的社會價值取向。

用知名財經作家向小田的話說,可悲的不是讀完清華北大也買不起房,而是「買房」竟成了年輕人的一個主要的目標,更可悲的是,如果上完清華北大買不起房,那麼就連清華北大存在的意義也被這個社會否定了。

「蝸居」影視圖

回想起2009年,電視劇《蝸居》正在熱播,在那之後,人們與房價的「抗戰」快八年了,什麼時候是個頭呢?每當這種時候,「大炮」任志強總會給你答案,最近一次公開談地產,是在「分答」上,對關於房價的問題,回答說:我有生之年,看不到房價會降。

另外,並沒有多少人會去探討關於任志強壽命的問題。

或許有不少人也值得慶幸,殘酷只是房價的一面。

房價是溫柔的

為什麼說房價不失溫柔,因為一個字:純。

任何城市房價上漲都只有一個理由:就是人們都認為房價會繼續上漲。

從2015年末至今,一線城市和部分二線城市在這一點上達成了更加廣泛的共識,2016年的漲幅也超過了「最嚴限購令」出台的2013年,以北京為例,據房地產業協會最新數據顯示,北京房價已經連續17個月環比上漲。

這種上漲的格局也是比較好理解的,市場已經看到了政府的底牌:房地產稅暫難出台;再嚴厲的政策還得有度,即不要刺破泡沫。

於是,伴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大量財富的積累,快速的城市化,大量的人口從農村和內地向城市、沿海地區聚集,以及2008年,由於不可描述的原因,市場上的流動性資本突然多了起來。

由此,開始了一輪規模空前的財富大轉移,產生了無數中產階層,甚至低產的增值機會。

《21世紀資本論》曾論述過,目前的馬太效應越來越明顯,越有錢的人,越能獲得更多的社會資源,變得更加有錢。該項理論也同樣適用於有遠見的投資者。

董藩

早在2011年,北京師範大學教授董藩曾發表言論稱:「當你40歲時,沒有4000萬身價,不要來見我,也別說是我學生。」理所當然的,作為房地產「死多頭」的董教授得到了類似於「大炮」任志強的待遇——翻天覆地的批判聲蓋住了其理論。

董藩解釋稱,等學生四十歲時四千萬,估計只相當於今天幾百萬。如今看來,2011年幾百萬貸款購入房產,如今的四千萬也只是手到擒來。為了避免被智障鑽牛角尖,也能理解成拿著幾千月薪的普通人,省吃儉用買入套首付更低,但有潛力的房子,幾年過後,收益也不言而喻。

但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都一次次錯失了這樣的機會,幸運的是,機會並不是註定留給多數人。

在同樣的經濟背景下,某些城市房價逐漸下降,另一些城市卻出現了暴漲,有不少人便為低房價城市喝彩,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根本沒有新的財富被創造,這僅僅是資金的橫向流動。

那些房價暴漲的地方,已經成為財富轉移的受益者,其餘地方已經被動的「劫貧濟富」,地區間、城鄉間的差距被進一步拉大,少數城市的繁榮掩蓋了大部分城市的蕭條。同樣,少部分中產者的成就,也源於大部分期盼房價下跌的人。

政府本是「機構」,可為了廣大吃瓜群眾,硬生生的被改造成了「雷鋒」。

在不少投資者看來,房價的每一次回調都是大膽買入的時機,而所謂的「調控」美其名曰「限制房價過快上漲」,其實,另一個通俗翻譯就是:抓緊時間上車。用另一種方式,幫助百姓抵禦那殘酷的一刀。

所以,房價也有溫柔的一面。但只有真正懂規則,能從喧雜輿論中看出真相的投資者,才能享受這份「溫柔」。

「雞湯」可恥 但有用

再回過頭來看,所謂學歷和學區房的比較,根本是一個偽命題。

這些概念全部都依賴於人本身而存在,最重要的還是人,還是那顆心。對於房價的殘酷,要有足夠的認知,讓它激發你的努力,但切記不能被這殘酷面所吞噬,要用另一種心態,正確的面對事物。

煲湯煲到底,對於「前途」一詞,《新華字典》1998年修訂本673頁說:「張華考上了北京大學;李萍進了中等技術學校;我在百貨公司當售貨員:我們都有光明的前途。」雞湯可恥,但卻有用,願投資者們都有美好的「錢途」,《財經第一聲》與您共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