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法國馬克龍贏了,但三大危及全球的警報沒有解除

法國馬克龍贏了,但三大危及全球的警報沒有解除

◎海外掘金丨掘金大師

版權聲明:本文首發於海外掘金(ID:gold1849),為原創作品,轉載此文時,需在正文前署作者名、標來源,否則視作侵權。

黑天鵝沒有再次飛出。

馬克龍,這位年僅39歲的前投資銀行家,以65.5%對34.5%的投票率,擊敗其競選對手48歲、被喻為「女版川普」的勒龐,入主愛麗舍宮。

任何時候,你都不能低估法國的重要性。儘管外界將德國視為「歐洲老大」,但法國這個人口和經濟總量均占歐盟13%的老牌強國,從來是個舉足輕重的角色,別忘了,人家還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 自去年年爆出英國脫歐和川普勝選這兩隻黑天鵝后,外界一度擔心,相似劇情會在法蘭西土地上重演。歐洲分裂、民粹主義泛濫的風潮,會像一把鎚子一般,在這個本來就浮現裂痕的世界砸個粉碎。

幸好,馬克龍阻擋了勒龐的上台。全世界鬆了一口氣。

此前《經濟學人》評論稱:「法國政局變化的影響程度越過了國家邊境,波及到整個歐盟——要麼加固它,要麼摧毀它。」

紐約時報今天宣稱:「勒龐的失敗是一個新跡象,民粹主義浪潮在歐洲可能已經暫時見頂。」

但是,我想說的是,事情遠比我們想象的複雜。

至少,還存在三大至關重要的問題懸而未決。

1第一個問題:全球的民粹主義是否被擊退?

答案是:NO。

別看馬克龍65.5%的支持率已經不低,但請注意,在2002年的第二輪選舉中,當時是希拉克對陣現在這位勒龐的父親——讓-馬里•勒龐。跟女兒一樣,讓-馬里•勒龐也是打民粹主義牌。最後選舉結果,希拉克82.2%的支持率,讓-馬里•勒龐只有17.8%。

15年間,從老勒龐到新勒龐,反全球化的國民陣線已經從17.8%的支持率攀升到34.5%,這股趨勢的強化,根植於法國國內失業率居高不下、貧富差距拉大、全球化利益分配失衡所引起的社會異動,若馬克龍無法大刀闊斧帶來改變,勒龐們始終虎視眈眈。

在今年3月的荷蘭大選和去年12月奧地利大選,雖然主打民粹主義的參選人無一得手,但是這絲毫不影響他們步步為營的蠶食戰略。

荷蘭,反伊斯蘭教,反移民和反歐盟的自由黨在選舉中奪得五席,成為議會第二大黨;奧地利,反歐盟的霍費爾得票率高達46.7%。就連川普,別看他拋棄了很多瘋狂的主張,其實,從上任之初的移民政策收緊到近期威脅與加拿大打貿易戰,都暴露了其民粹主義底色。

民粹主義大有市場,其代言人全面出擊,距登頂只差臨門一腳。

因此,勒龐之敗於馬克龍,與其說是民粹主義在法國偃旗息鼓,倒不如看作這是其發起強攻前的重整旗鼓。

2016年哈佛肯尼迪學院有個研究頗有意思,歐洲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在60年代只有6%的席位和票數,而最近十年高於13%。而左派民粹主義60年代幾乎沒有選票,而最近十年的席位是之前的十倍。

從大歷史的角度看,民粹主義正處於爬坡期,歷史的流向,不是一個馬克龍能夠扭轉的。

當然,敏銳的人會發現樂觀的跡象,去年民粹主義大爆發的兩大事件,分別是英國脫歐公投和川普當選,一個在歐洲,一個在美國,一時之間,民粹主義勢不可擋,似乎欲橫掃全球。

不過,可以說,本次法國大選,勒龐的受挫,某種程度上使得民粹主義進入一個岔路口,川普大權在握,在民粹主義的既定軌道上行進,「美國優先」的路線繼續執行,而在歐洲大陸,喊出「法國優先」的勒龐敗選,加上奧地利和荷蘭對民粹主義的狙擊,民粹主義暫時在歐亞大陸遭到馴服。

不過,ABC提醒,雖然勒龐敗選,但歐洲的民粹主義並未遠去。

截圖來源:ABC網站

2第二個問題:歐洲逃過危機了嗎?

答案是:險。

今年3月份,《經濟學人》封面以法國大選為題,他們認為,這次選舉將決定歐洲的未來。

要是讓激烈抨擊「歐盟是失敗的,它禁錮了法國」的勒龐上台,她一定會不顧一切地按下脫歐按鈕,那對歐盟的前途,將是毀滅性的。

所以,今天紐約時報才點評:「法國大選馬克龍輕鬆獲勝,歐盟如釋重負。」

但是,歐盟真的度過危機了嗎?

並沒有。截至目前,主張脫歐的黨派在荷蘭、奧地利和法國大選中都有搶眼的表現,他們顯露了自己的勢力,且有一大群忠誠信徒圍擁。

可以想象,要是接下來幾年,脫歐了的英國春風得意,而留在歐共體內的德法西意諸國停滯不前,難民繼續源源不斷湧入,恐怖分子隔三差五就出沒一回,希臘、義大利等國家的債務危機連累鄰國,那麼,歐盟的光芒將加速黯淡,脫歐的呼聲必水漲船高。

分裂,是歐盟的不能承受之重。但目前這種格局下,「南北歐國家之間、東西歐之間相互對立猜疑」也是歐盟的不能承受之重。難民危機、恐怖主義危機、債務危機、內訌危機如選在布魯塞爾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讓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客日夜不安。

而且,大家要知道,馬克龍過去兩年擔任奧朗德政府經濟部長時,表現並不為部分選民滿意。隨後的5年任期中,能否主導真正有效的經濟和社會改革,難有定數。

如果「少主」馬克龍無法帶來真正的變革,那麼4年之後的2021年,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屆時,法國下一屆總統大選的初選將拉開帷幕,馬克龍若在未來四年中式微,極右翼勒龐的真正機會即將來臨,法國和歐洲將滑向極右。

馬克龍的勝選,為歐盟清除了威脅其存亡的眼前大敵勒龐。只是,勒龐們並沒有消失,他們只是躲起來,隨時準備給歐盟這個重病纏身的病人以致命一擊。

3第三個問題:法國有沒有未來?

答案是:難!

一系列挑戰等待著除拿破崙外法國近現代史上第二年輕的領袖、法蘭西第五共和國史上最年輕的總統馬克龍。

首先,法國人口結構問題難以迴避。中東難民和非法移民不斷湧入法國的同時,該國穆斯林人口比例已達到10%,且出生率數倍於法國白人。

無可否認,穆斯林人口激增,導致法國恐怖主義隱患大大提高,然而馬克龍卻認為法國仍有能力接納更多難民。

巴黎街頭的難民營

法國白人左派(白左)泛濫的「博愛」會帶來負面效應,使法國在難民問題上越陷越深。對於反恐和安全問題,馬克龍很難有魄力提出強有力的解決方案。

其次,高福利政策破壞經濟獲利和創新能力。法國是除北歐之外,歐洲福利最好的國家。然而,法國並沒有像北歐那樣處理好高稅收和創新力兼顧的問題。

企業的高稅率遏制了法國企業的創新能力,基於高稅收的福利政策養了一堆懶漢。

而馬克龍「社會自由主義」的經濟主張一方面希望通過給企業減稅吸引更多投資,增加經濟活力,給政府「瘦身」,另一方面卻希望保障員工的福利。

一旦高福利建立起來,是無法回頭的。稅收減少的同時,如果福利不減少,政府赤字將增加;若福利減少,懶漢們一定不答應。

目前,法國的經濟表現堪憂。今年第一季度經濟增長率僅0.3%,低於去年四季度的0.5%;季度出口下降0.7%,消費增長僅0.1%。

未來法國養懶漢的情況無法得到根本性改善,企業和經濟難以重新煥發活力。

馬克龍任奧朗德政府前經濟部長期間,未能解決經濟滯脹情況。擔任總統后,這種情況也不會突然轉好。

再次,其中間派的立場決定了其.不可能成為政治強人。在議會方面,他可能會面臨與反對黨組閣,形成「共治」的局面,使其政策執行大打折扣。

此外,面對目前法國政治光譜複雜化、碎片化的情形,許久未出現「政治強人」的法國,很難期待這位「小鮮肉」總統能力排眾議,團結各派政治勢力。到頭來,結果只有一個:面對法國現有的各種弊端不可能做到根本性變革。

在與歐盟關係方面,法國未來「歐洲老二」的地位無可撼動,馬克龍也將帶領法國繼續與德國合作,德法在歐盟的「G2」角色得到強化。

與關係方面,馬克龍雖然對媒體表示自己是「毛澤東主義者」(Maoïste),但他主張歐盟實施「買歐洲產品法案」(Buy European Act),保護歐洲產業不受國際競爭威脅,主張建立統一的能源與數碼市場,同時在建立管制機制,構建一個保護戰略性產業的歐洲。

貿易問題上,馬克龍的主張或許會給放一支「冷箭」。

前些年連首都巴黎的樓價都曾下跌連年,雖然最近恢復了增長,但法國房地產市場的整體恢復情況仍然面臨經濟增長乏力、居民可支配收入有限等問題的挑戰。

不過,馬克龍任內,法國將會更歡迎留學生前往。低廉的費用、高水平的高等教育和科研能力,是學生少有的「高性價比」留學地。

此外,法國另一個特色行業——葡萄酒業也值得投資人關注。馬克龍曾稱葡萄酒是法國的戰略性行業,是法國的「外交官」。相關的貿易和收購或將給國人提供新的投資機會窗口。

法國未來真正的挑戰,是四年後開啟的下一次總統大選,屆時「民粹主義」可能獲得全面勝利。

四年後,英國已「脫歐」,也是德國、英國大選年,還是「二十大」的前夕,世界或將迎來下一波大變動。

2021年,若法國無法在各方面出現實質性改善,保守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或成為西方世界的主流,全球化將變成「半球化」,或許還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情形發生。

年輕的馬克龍面對重重挑戰,很難讓他在幾年內帶領法國走出泥潭,也就更難恢復拿破崙時代的榮光。

未來幾年等待法國的,或許是極右翼勒龐的上台,抑或是極左翼梅朗雄所說的「革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