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她花光了銀行錯打的3120萬,竟被判無罪

她花光了銀行錯打的3120萬,竟被判無罪

華裔少女花光銀行錯打的460萬美金(約合3120萬人民幣),竟被判無罪,我的天吶!

五年前,銀行系統錯誤給她卡上多打了460萬美金,隨後她過上了奢侈的生活。最終由於「炫富太明顯」被警方給盯上了。(就不能低調點?)

一位叫Christine Jiaxin Lee的馬來西亞華裔女學生在悉尼機場被警察抓捕了,而至於抓捕她的理由,卻要追溯到五年前。

先來介紹一下我們故事的主人公:Christine Jiaxin Lee,父母是馬來西亞的商人,家境似乎本來就不差,所以她跟很多標準的白富美一樣,都是喜歡各種奢侈品,比如手包、首飾等的普通女孩兒。

2012年的時候,當時正在澳洲就讀Chemical engineering專業的Christine Lee, 某天忽然發現:

自己卡有了無限透支的許可權,可以隨意花任意數額的錢而不用償還利息!

發現這等好事的Christine,不知出於什麼心態,總之在之後,她就過上了瘋狂的「買買買」的奢侈生活:

比如這雙據說價格高達四位數的Christian Louboutin的高跟鞋:

還有她家中這堆積如山的愛馬仕小包包(不熟悉奢侈品的小編都忍不住吐血):

據說,在某天,Christine還曾經走進了悉尼的一家Dior門店,下巴那麼高傲的一抬:「這個這個這個...不要,其他我全要了!」

據說,僅僅在那天,她就花去了整整22萬元...也就是人民幣一百多萬...

然而,在瘋狂的買買買並在Facebook上炫富的同時,Christine似乎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賬戶上那460萬美元是從哪裡來的...

直到2014年的一天,她接到了來自澳洲本地銀行Westpac的電話...

結果事實的真相是,Westpac的某位經理由於發現自己的客戶最近在社交網路上炫富炫得太頻繁,調查了一下才發現,是自己的銀行不小心犯了一個系統錯誤,錯誤地給了Christine一個無限透支的許可權...

警方隨後在機場逮捕了慌張準備回國的Christine,並將其以過度透支460萬美元的罪名向法院提起上訴。

而且他們花費幾個小時才將她的各個品牌的物品歸類,有些手袋甚至包裝都未拆,還是全新。

奢侈品牌堆成山,很多都全新……

這位「一夜暴富」的女同學幾乎集齊了愛馬仕設計師款的所有顏色,其中包括最有名的鉑金包,想起《藍色茉莉》裡面大魔王凱特布蘭切特就算窮途落魄,挎上愛馬仕鉑金包,依舊趾高氣昂,這就是奢侈品的氣場。

據說,Christine買的最貴的一個包是愛馬仕喜馬拉雅鱷魚皮鉑金包,這包價值15萬美元。

圖片:來自Chanel的耳釘和掛墜。

圖片:愛馬仕包包掛飾,又是一個嶄新的,甚至還沒拆開包裝的愛馬仕包。

圖片:價格不菲的Dior包已經在眾多名包中不顯眼了。

警察和律師來到她在悉尼的住所時,都驚呆了,一方面被各種奢侈品牌驚呆了,也被她房間的混亂程度震驚了。看來這個突然暴富的女孩根本沒想過學會做家務。

案件被以欺詐起訴,暴富夢醒了

好了,看完了奢侈品展覽,讓我們來關注下事情的結局:

這筆錢其實是西太平洋銀行(Westpac)於2012年錯誤地打到了Christian的賬戶上,直到2015年警方開始調查(這反應速度也是沒誰了)。

Christian經常在朋友面前和社交網站上曬自己的奢侈生活和名牌,這也引起了身邊很多人對她暴富的質疑。

對於這筆巨款的來歷,Christine表示,她以為是她父母打給她的。

而Christine的律師也表示,這件事完全是銀行的過錯,不應該責怪一位不知情的小女孩...

想象一下警方和銀行在聽到被告方這一系列言論時的吐血表情...

然而,正因為Christine拒不認罪,她的律師也一再強調這是銀行的系統錯誤、而非Christine本人的問題,加之她的律師還一再保證Christine在馬來經商的父母十分有錢,會幫助她還款。

就連她的男朋友也專門從馬來西亞趕來,幫她支付了保釋金,證明她有能力償還欠款...即使輿論一邊倒的指責Christine炫富過了頭才活該導致這一切,但是確實也沒有更多的「實錘」來責怪她惡意透支...

因此,在判決的最後階段,法院因為無法判定Christine是否是有意惡意透支賬戶,還是真如她所說的無心為之,只能判處她無罪並准予保釋,條件是她必須歸還自己揮霍一空的460萬澳元....

然而,又是一年過去了,銀行除了收到100多萬的歸還金之外,依舊看不到Christine歸還剩餘錢款的跡象...換句話說,就是這位小姑娘年紀輕輕,就做了「老賴」。

想必諸位看官看到這裡,都會在想這個叫Christine的妹子真是「爽歪歪」,四年間揮霍了高達數百萬的銀行透支款不說,最終還被判處無罪,而且至今依舊不知在哪裡過著自己肯定也不差的生活...

同時,也有人可能會質疑Westpac的「反射弧」有點長,都四年過去了,才偶然地因為Christine過度高調的炫富舉動著手調查,換句話說,如果Christine沒那麼「高調」的話,她很有可能會需要更長時間才被銀行發現,而到時結局可能也會完全不同。

然而,如果事情發生在呢?

一般來說,警惕性極高的國人,可能第一時間就會反映是詐騙或者取黑錢,趕緊報警:

而且,相信很多人,都跟小編一樣,質疑Christine Lee是否真的如她所說的一般,以為這個無限透支的額度是父母送她的禮物。畢竟,從她說出「我的父母為此不太高興」這句話來看,她的父母對她的生活並不做多過問。

在,其實也發生過類似Christine Lee的案件:

在2006年,一位名叫許霆的男青年,發現自己在一台ATM機上取款1000元,賬戶只會扣1元之後,他前後從這台機器取走總計17萬元,並跟接到電話之後的Christine Lee一樣,在銀行和警方發現前迅速「跑路」,

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一年後,許霆被廣州警方於陝西逮捕。他被一審判處無期徒刑,二審則改為5年有期徒刑。

同樣的,在英國,也發生過這樣類似的案件:一個名叫Milford-on-Sea的小鎮上一台屬於滙豐銀行的ATM機突發故障,會在取款時吐出雙倍現金:

當這一故障被該鎮上的人發現之後,數百名鎮上居民都趕在警方到達現場之前從這台機器上「瘋狂斂財」,有人從這裡取走了最高達數千元英鎊的錢款,有人甚至還用上了家裡全部的銀行卡;

然而最終,滙豐銀行卻選擇了不去追究。

滙豐銀行給出的理由,也跟Christine Lee最終被判決無罪時給予的理由一樣,認為這並不是客戶的錯誤,而是銀行系統問題。

其實,中外銀行對於這類「惡意取款」的方法不同,也體現了中外銀行制度的不同。

咱們雖然有幾大銀行,但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銀行業都是幾家國有銀行的天下,至於私人銀行的崛起也不過是最近一兩年的事。

所以,許霆案作為一個發生在十年前的惡性取款案件,更有一種「殺一儆百」的震懾意味。

然而事情如果發生在英國和澳洲,卻會很不一樣。

因為無論是Westpac還是在英國的滙豐銀行,都屬於私人銀行,比起金錢上直接的損失,如果得罪了客戶,這些私人銀行顯然需要承擔更加棘手的客源損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