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亂我家者太子也:漢宣帝明知太子不適合繼承皇位,為何不廢掉他?

亂我家者太子也:漢宣帝明知太子不適合繼承皇位,為何不廢掉他?

漢宣帝執政最大的特點是採用「漢家制度」,主張「王道」與「霸道」並用。其所任用的官吏,不僅有像丙吉、蕭望之、黃霸等精通儒家經典的人,也有像魏相、趙廣漢、鄭昌等精通律法的人,恩威並重,籠絡民心,駕馭群臣,從而開創了西漢的中興之路。

太子劉奭(即後來的漢元帝)「柔仁好儒」,對於漢宣帝任用精通律法的官吏、依靠刑法控制臣下的做法很不贊同,他甚至還直言不違地對漢宣帝說:「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

漢宣帝聞言,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生氣地對劉奭說:「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柰何純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過時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於名實,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嘆曰:「亂我家者,太子也!」

後來的歷史發展證明,劉奭果然如漢宣帝所言,成為漢家基業的敗家子。在其執政期間,先是重用蕭望之等腐儒,后又寵信外戚史丹、許嘉和佞臣石顯、弘恭等,導致外戚與宦官內外勾結,皇權式微,朝政混亂,西漢也由此走向衰落。

實際上,漢宣帝晚年更喜歡的兒子是淮陽王劉欽而不是太子劉奭,因為淮陽王劉欽「好法律,聰達有材」,他的母親張氏當時也特別受漢宣帝寵愛。換句話說,在漢宣帝看來,淮陽王劉欽比太子劉奭更適合做皇位的繼承人。

讀史至此,我們不禁要問,漢宣帝既然認為「亂我家者太子也」,認為淮陽王劉欽比太子劉奭更適合做皇位的繼承人,他後來為何不把太子劉奭廢了,立劉欽為太子呢?如果漢宣帝當時能夠一咬牙、一跺腳,廢長立幼,西漢或許就不會那麼快地走向衰敗,甚至還可能從此在中興之路上走得更遠。

史書說,漢宣帝之所以沒有下狠心廢了劉奭的太子之位,主要是因為劉奭是生於漢宣帝微賤之時,那時的漢宣帝,曾得到劉奭的母親許氏娘家的諸多照顧;而在漢宣帝即位后,劉奭的母親許皇后又慘遭毒害而死,所以漢宣帝不忍心。

這是從個人情感上來說明漢宣帝沒有廢掉劉奭太子之位的原因,我以為史書中的這種說法「合情」但「不合理」。

漢宣帝顧念許家及許皇后恩情,所以不廢掉劉奭的太子之位,這是「合情」;但漢宣帝畢竟是一代很有作為的中興之主,為了鞏固西漢政權,他不僅提出了王霸並用的「漢家制度」,還不惜背負罵名,剷除霍氏集團、掃除前任昌邑王餘孽、斬殺趙廣漢、韓延壽、楊惲等妨礙政權的人,在實踐中不斷地踐行著這樣的思想。可見,漢宣帝十分在意西漢政權,在意西漢政權的穩固和可持續發展。

總之,一方面,漢宣帝很在意西漢政權的穩固和可持續發展,另一方面,漢宣帝明知劉奭將會是漢家的敗家子,卻仍然讓他當太子。這豈不是很矛盾?所以說,史書從個人情感上分析漢宣帝為何不廢除劉奭的太子之位的說法是合情卻不合理。

漢宣帝沒有廢掉劉奭的太子之位,除了個人情感上的原因外,我認為他可能還有以下兩點考慮。

其一、害怕廢長立幼引發政權不穩。

古代帝王的更替,十分重視立嫡立長,然而廢長立幼的事,在歷史上並非沒有,只是廢長立幼大都沒有什麼好結果罷了。遠的不說,單說近的。秦始皇廢扶蘇立胡亥,結果二世而亡;漢高祖劉邦想要廢劉盈立劉如意,雖然沒有成功,但也發生了一系列的慘案;漢武帝廢劉據立劉弗陵,同樣也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漢宣帝對廢長立幼所帶來的巨大危害有充分認識,希望西漢的政權能夠平穩過度,所以才沒有冒然廢掉劉奭的太子之位,改立劉欽。

其二、過於寵信外戚,造成尾大不掉。

大家都知道,西漢的外戚之所以能夠得勢,實際上漢宣帝一手造成的。因為漢宣帝繼承帝位的合法性一直倍受士大夫階層質疑,所以他即位以後,只好依靠扶持外戚勢力來制衡士大夫勢力。於是,外戚許氏、史氏、王氏三族的勢力便得以迅速膨脹,尤其是許家,一門三侯,掌控著西漢的軍政大權,實力更盛,已經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局面。

漢宣帝自作自受,卻又無可奈何。而劉奭是許皇后的兒子,許家當然要力挺他。所以,漢宣帝若要廢掉劉奭的太子之位,就不得不考慮許家人的反應。漢武帝廢掉太子劉據,前後斬殺了數萬人,漢宣帝似乎還缺乏這樣的魄力。

正因為以上兩點原因,所以漢宣帝投鼠忌器,沒有冒然廢掉太子劉奭,另立其他人為太子。但事與願違,由於漢宣帝在廢立太子這一決策上的優柔寡斷,缺乏魄力,終於把西漢推向了衰敗。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