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條流經六國的河,一艘去往四國的船

一條流經六國的河,一艘去往四國的船

站在那艘開往泰國的遊船上,兩岸的青依依不捨的褪去。陽光灑在熱帶雨林之間,想像著那樹林深處,是否有一隻小松鼠在東張西望?

攝影/若有所思

他站在我身旁,說:「有水的地方,就有生命。」風吹起我的發,又輕輕放下。微笑著沉默。如此甚好,一切都是陌生而好奇的。

遠處的頂有一朵雲,想起那句詩:「雲把水倒在河的水杯里,它們自己卻藏在遠之中」。在瀾滄江畔這樣的美景里,總會想用文字表達一下心中若有若無,若隱若現的浪漫。

攝影/若有所思

這艘船的目的地是泰國清盛港,我的左手邊是寮國,右手是緬甸,而目光的前方,是泰國。

從雲南西雙版納勐臘縣關累港出發,坐上一艘遊船,去周遊四國:、寮國、緬甸、泰國。邊境線的概念,在這裡甚是模糊。這艘船,抵達泰國清盛后,一路遊覽泰國清萊、緬甸大其力,寮國會曬、磨丁,再由磨憨口岸返回。

攝影/若有所思

望著碧綠的河水,想起我的那次非洲之旅。在缺水的非洲大陸,農場主把度假別墅造在水源地前。傍晚夕陽把猴麵包樹染成通紅的剪影,各種白日難尋蹤跡的猛獸,陸陸續續的到那片池塘邊喝水。於是,度假的人們便能在餐廳一邊吃著美食,喝著香檳,一邊看著動物們為了搶佔地盤撕咬。

人們總是以水而居,在我的家鄉江南,從高處往下看,水面連接著七巧板似的土地。而這條瀾滄江,往下流著就成了湄公河。這條河,養育了多少河邊居住的那些人。

同飲一江水,確是不同的語言,不同的國籍。

攝影/若有所思

攝影/若有所思

記得去關累的路上,路彎彎,滿目綠色。路旁傣族的女子,背著孩子走過。夕陽落在后,把的輪廓變成金色。我坐在車上,寫一些關於你的字。卻斟詞酌句,怕一不小心道出了些許秘密。

只有光著膀子騎機車的傣族村民偶爾經過我的身邊,拐角處二隻狗叫了幾聲,嚇了我一跳。回頭,是朋友們的笑臉。找了個燒烤攤,和幾個朋友坐在矮桌旁的人矮凳上,一瓶寮國啤酒,三二句笑聲。一絲月牙兒掛在天邊,零散的幾顆星。

遠方的友人發來消息,問「快樂么?」我該怎麼回答呢?在陌生的邊境線上,身邊是陌生人,不用偽裝,簡簡單單的做著我自己,也算一種快樂吧?

攝影/若有所思

攝影/若有所思

那天早上走在無人的關累街頭,有霧。拖著行李箱去關累的關口辦手續,安檢后參加了遊船的首航儀式,還被雲南當地的媒體做了次視頻採訪,談了談對這次旅途的期待,有些小激動。

每一次旅行,心中都有那些閃閃發光的期待。想起上一次去泰國,整整一天我學習了自己做幾道泰國菜,在清邁的街頭閑逛,在曼谷的周末市場迷路,在湄公河邊看著日落吃晚餐。那些點點滴滴的回憶,一直在心裡。

有一些隨著時間的推移日漸模糊,卻因為將要再次到達,而清晰起來。

出鏡/若有所思 攝影/吳秋煌

攝影/若有所思

出鏡/若有所思 攝影/吳秋煌

登上了那艘船,從早上八點多到晚上八點多,整整十二個小時,都會在這艘船上度過。

而緬甸和寮國,很是嚮往,終究要到達。雖然只是蜻蜓點水,淺嘗輒止,但是我相信每一次旅途,那些遇見,都是我該遇見的。那些人那些景,從我的眼裡進入我的心裡,一個地名,於我,便會變得有意義。

船頭的風很大,穿了一襲及地紅色長裙,惹了很多的目光。我的微笑和思念,被風帶走,吹向有你的遠方。你有曾聽見風中的絮語?

有霧在間,如一根白色的腰帶般。心中充滿了詩情畫意,卻說不出來,只能引用一句「輕舟已過萬重」。如古人般游玩水,卻吟不出一句詩。最近在翻一本泰戈爾的《飛鳥集》那些輕盈的句子,如初夏綠色池塘中的雨點。

攝影/若有所思

攝影/若有所思

攝影/若有所思

午飯是在遊船上吃的,簡簡單單的西雙版納菜,一碗雞湯很是鮮美,我小口的喝著湯,看著兩岸的景色往後褪去。

午後三點半,陽光燦爛,躺在床上午睡,這是旅途的一種奢侈。遊船上的床是上下鋪,像大學宿舍的樣子,掛著白紗的蚊帳,竟生出一絲浪漫來。

我們需要慢下來,傾聽世界,傾聽自己,而遊船是很適合發獃的。很多人日復一日的忙碌,已經忘記了自己。聽河水拍打船身的聲音,隨著遊船的搖晃而晃動,像一個溫柔至極的夢境。

出鏡/若有所思 攝影/吳秋煌

舉目望去,間的綠色中,掩映了一些稀稀落落的民居,不知是誰曾住在那裡,每天對著這一江河水盡數歲月。似睡似醒,睜開眼睛,看陽光一寸寸的在甲板上移動。

在遊船上,時間被拉的長長的,如傍晚甲板上我的影子。夕陽金黃,湄公河邊有當地人在游泳,笑聲傳來,我們大喊著hello揮著手。

出鏡/若有所思

攝影/若有所思 攝影/吳秋煌

攝影/若有所思

等最後一絲霞光褪去,天空湛藍,終於到達了清盛港口。迎接我的是一串鮮花和熱情的笑臉。

泰國的女子,那樣的美麗,站在那裡,竟生出一絲自卑來。

攝影/若有所思

出鏡/若有所思 攝影/吳秋煌

晚飯的時候,有歌手在台上唱著歌,我被邀請上台說一說對泰國的感覺。對著整個餐廳的人,沒什麼準備,好在我說一句,主持人用泰語翻譯一句,有些許的時間思考下。

我已經不記得自己說了什麼,只記得掌聲響起的瞬間,找不到一個想要的目光。

出鏡/若有所思 攝影/吳秋煌

薩瓦迪卡,清萊,我又來了。酒店房間的窗口,我看著玻璃窗上的影子,自言自語。提醒著自己,要去白廟的那掛滿菩提葉的走廊,拍一張和去年一模一樣的照片,給自己紀念。

待我慢慢和你分享,那一路的點滴。

關於作者:若有所思

江南小女子一枚,《天下常熟》雜誌特約主編,新浪江蘇特約攝影師,阿蘭若藝術生活掌柜...多個媒體撰稿人,旅行達人,旅行體驗師
新浪微博::旅行日誌
心中想去的地方,總有一天腳步也能抵達!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