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種辦法在床上讓99%的女人都滿意

這種辦法在床上讓99%的女人都滿意

秦城火車站。

一臉冷峻的蘇金戴著墨色眼鏡,拎著包裹,從大門走出。

黑色皮革露指手套,隆起的胸膛肌肉,高大健壯的完美身材比例,蘇金不時引起一道道注視的目光。

出獄前,老傢伙就交代過他,生是秦城的人,死是秦城的鬼。他父親死於秦城,家破人亡也在秦城!

從哪裡跌倒的就要在哪裡爬起來!

記憶里,蘇金已經很久沒回來了,只是依稀記得,十幾年前的這裡,那時候秦城還沒這麼多高樓大廈,沒有這麼多發達的硬體設施。

可以說,現在的秦城,早已經今非昔比!

「老傢伙的親戚呢。」蘇金掃視來來往往的人群,蹲下掏出紅梅香煙叼了一支,點燃。

在離開老傢伙身邊兒時,他就被老傢伙告知要來秦城發展,那老東西該不會坑他的吧!想想也不會,畢竟自己在牢里和他待了五年時間!五年時間,不長不短,卻是是跟老傢伙學了一身本領。

煙已經是第三支了,蘇金眉頭緊皺,拎起包裹起身,就想離開這裡,他想了,不靠老傢伙,自己在秦城活下來,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也就在這時,余光中,一輛米黃顏色的瑪莎拉蒂緩緩在對面停了下來,蘇金掐了煙頭,老傢伙那窮貨,也就是只能在深山小鎮賣油條的命,反正不可能是來接他的,一隻手插著褲兜兒,轉身就走。

「請等等!」

清脆的聲音讓人感覺如沐春風,蘇金眉頭微皺,並沒有回頭,按照混混的說法,這叫帶派。

女孩身體似乎有些不好,稍微一匆忙就小臉通紅,呼吸帶喘,她走到蘇金的面前問道:「你是不是我蘇金哥哥?」

「我是蘇金,你是?」蘇金有些疑惑的打量著眼前的美女,她年紀不大,雙十左右的年紀,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身材大概一米六五左右,穿著短袖籠白色及膝短裙,絕對符合白富美的標準。

女孩隨即興奮起來,指著自己的臉道:「我雲熙啊,夏雲熙,蘇金哥哥,你不認識我啦?」

蘇金眼睛一亮,拍了一下頭,指著她驚喜道:「哎呦卧槽!認識,怎麼能不認識呢,我記得小時候扒你褲子,你還甩了我一巴掌。」

「那是我姐。」夏雲熙頓時羞的通紅,低著頭捏著裙邊兒,心想蘇金也太會耍流氓了。

「你跟你姐我還真分不清。」蘇金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夏雲熙的確還有個雙胞胎姐姐,但最後一次見她們也是十年前的事兒了,看不出來也正常。

「蘇金哥哥,我爸知道你今天出獄,說你孤身一人沒地方可去,讓你去見他。」夏雲熙抬起頭笑道。

「行,見見也好。」蘇金猶豫了一下,還是在夏雲熙的邀請下上了車,畢竟兩家淵源很深,他不好意思拒絕。

夏雲熙的家叫『皇佳尊苑』,園區內數十棟38層的大廈都是她家的,夏家的影響力雖然在這幾年有些衰落,但在秦城卻還是數一數二的家族,而夏鴻海白手起家的經歷,在當地更是一段人人稱道的傳奇。

看著熟悉的場景,蘇金有些感慨,他小時候來過這裡,但隨著母親改嫁,叛逆的他就一直混著過日子,用他的話說,被人動過刀,也背後捅過人!這裡他記得很清楚,不來這裡的原因也是因為他曾經立志,將來也要憑自己的能力買的起這樣的高樓大廈,可惜世事無償,最後還遭了牢獄之災。

夏雲熙將蘇金帶到家屬區所在的一處別墅,剛進客廳的蘇金明顯感覺氣氛有些古怪,夏鴻海在上方的椅子上坐著,旁邊兒還站著一個臉色冷淡,悶悶不樂的女孩,她是雲熙的姐姐夏雨煙。

「賢侄,恭喜你出獄!」夏鴻海見到蘇金,起身笑了起來。

「伯父好。」蘇金輕聲點了點頭。

「哼。」

夏鴻海身邊兒的一個貌美女孩輕輕哼了一下。

蘇金看著這個跟夏雲熙長的一模一樣的女孩,心裡有些納悶,兩姐妹雖然長的大致一樣,但性格卻是天差地別,他還是喜歡夏雲熙這樣陽光開朗的美女。

「混賬東西!哼什麼哼!」夏鴻海拍了一下旁邊桌子,臉色發寒,為了說服夏雨煙,他算是磨破了嘴皮子,因為除了蘇金,幾乎所有的保鏢,傭人,都知道他要今天招待女婿。

蘇金也被嚇了一跳,暗想夏鴻海的脾氣可真暴躁。

夏鴻海見幾人都不說話,負手看著蘇金沉聲道:「我夏鴻海能有今天,一直都是信字當先,信守承諾!當年,蘇二哥把我從狼山上背了下來,保護我壯烈犧牲!我答應過他,我若有女,必定會給他蘇家留一個后!賢侄,我的兩個女兒,你選一個。」

「能不能不選?」蘇金有些苦笑。

「能!」夏鴻海沉著臉從袖口甩出一把匕首,掉落在蘇金面前,「拿起來,朝我的心口來一刀,我來抵蘇二哥的命!」

「我選。」蘇金有些無語,沒辦法,這分明就是在逼他,他沒想到夏鴻海將這件事兒看的那麼重。

兩個女孩的臉色都有些精彩,夏雲熙滿臉輕鬆,因為她有自信讓蘇金不選她,反倒是夏雨煙的臉色難看起來。

蘇金摸了下鼻子,看著兩姐妹說道:「那個……你們誰願意當我小姨子?」

聽到蘇金的話,夏雲熙馬上洋裝可憐道:「蘇金哥哥,我是無所謂,可我從小體弱多病,你要了我,老爸也會擔心我懷不上孩子,所以……這個重任只能交給我姐來完成了,你可別怪我啊!」

夏雲熙說完,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夏雨煙身上。

夏雨煙似乎知道事情已經無法逆轉,咬了下嘴唇看向蘇金道:「要我做你老婆也不是不可以,但我男人絕不能是個遊手好閒,一無是處的廢物!否者我絕不答應!」

「怎麼證明?」蘇金有些好奇。

「交手!」夏雨煙猛的看向父親夏鴻海,堅決道:「爸,如果他能夠打敗四金剛,女兒就嫁他!」

夏鴻海的嘴角抽了一下,四金剛……夏雨煙還真敢說!

在這秦城,四金剛名氣很大,是夏鴻海的貼身戰將,四人都有狠辣的手段,也是護衛夏家的最強力量,而夏雨煙又要蘇金同時對付四個高手,有些強人所難了。

夏鴻海還在遲疑之中,蘇金來了興趣:「四金剛?厲害嗎?如果是普通人就算了,沒什麼意思。」

聽到他的話后,兩女表情一呆,而夏鴻海的眼中卻猛的爆出精光,看著有些滿不在乎的蘇金忍不住問:「蘇金,你真的確定要打?」

蘇金認真的點頭說道:「爸,你放心吧,分分鐘解決的事情,您女婿我是當定了。」

夏鴻海頓時樂了,蘇金這小子可真招人喜歡,事兒還沒成,便宜倒是先佔上了,反觀夏雨煙則氣的滿臉通紅,咬著牙轉身出門去找所謂的四金剛去了,因為打死她都不相信蘇金能同時打敗四人。

不多時,蘇金就看到門外來了幾人在候命,夏鴻海此刻表情凝重,說笑歸說笑,他在心裡還在為蘇金捏一把汗,這關不好過。

待出門看清了四人的模樣,蘇金差點樂的不行,四金剛並不像人想象的那樣高大威猛,有三人較瘦,另外一人則是個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大肉球,圓滾滾的身材都看不到腰,嘴裡還叼著一根肉骨頭,明顯一副吃到死的節奏。

「大小姐,就是這小子要同時挑戰我們四個?不怕死嗎?」說話的是四金剛里的年長首領,大概三十多歲的模樣,他看到蘇金年紀輕輕,不由露出意外的表情。

夏鴻海出現在蘇金身邊兒,皺眉道:「你們四個待會兒不準下重手,點到為止就好,明白嗎?」

四金剛一看是老闆,除了還在吃肉的胖子外,三人都很恭敬的微微彎腰,低頭答應。

夏雨煙有些不滿,正要說話,卻見蘇金撓撓頭,擺擺手說道:「還是正常的打吧,你們有多大的能耐就使多大的能耐,反正滅了你們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我次奧!

這是得多大口氣的人才能說出來的話啊,就連只顧著吃肉的大嘴胖子都停頓了下,然後疑惑的看了三位兄弟問道:「我是不是聽錯了,這小子好狂啊!」

「哈哈哈!」四人哈哈大笑起來,夏鴻海也感覺有些丟臉。

蘇金皺眉,走到幾人的對面嘟囔道:「幾個醜八怪,笑的真難看。」

話剛說完,彷彿有一陣冷風刮過……氣氛瞬間冷場。

四人的笑聲也在此時戛然而止,吃肉的大嘴胖子眼中冒出紅光,猛的率先一步,竟然張開雙手朝著蘇金撲了過來,粗聲吼道:「敢說我丑!我撕了你!」

場面頓時緊張起來,蘇金看著撲來的胖子微微搖了搖頭,右肩一晃,大嘴胖子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一隻腳出現在自己眼前。

砰砰砰!

「一二三四……十腳!」蘇金不斷數著,收回腿后,胖子轟然倒地。

震撼全場!

「說你丑,還不服!」蘇金看著被打成豬頭的胖子,有些戲謔道:「回去好好照照鏡子,看你長的像什麼玩意兒!」

「你!」其他三人也有些瘋狂,

「老四!」四人的大金剛咬著牙,眼都紅了,他首先進攻,其餘兩人策應包圍。

蘇金眼中精光一閃,身體再次晃了一下,快速出現在其中一人的身前,露出不屑的態度,「就先從你開始!」

砰!砰!砰!

老三倒飛出去,緊接著老二,最後的清瘦老大也被蘇金一腿踹飛!

他在踢沙袋么?全場目瞪口呆!

「不堪一擊。」蘇金搖了搖頭,說實話,他心裡有些失望。

夏鴻海倒吸一口涼氣,猛然醒轉,他大笑出聲,有這樣的女婿,他夏家必然會重新崛起!本來現在秦城的局勢他還有些擔心,但現在已經徹底無憂了,此時的四金剛在地上哀嚎著,他也心疼,四人可都是花了大價錢請來的,他滿面紅光的對蘇金說道:「好女婿!以後夏家就靠你了,務必要讓夏家再次輝煌起來!」

「爸,放心吧。」蘇金點頭。

聽到蘇金的答應,夏鴻海很高興,說了幾句鼓勵的話后,才吩咐傭人去請醫生來救治倒在地上的四人,而且集團需要他處理的事務很多,也就先離開了。

一旁的夏雲熙見到蘇金這麼威猛,心裡竟然有一些後悔,因為剛剛蘇金的動作實在是太帥太有型了,搞的她現在的心都還在砰砰亂跳,簡直激動的不成樣子。

而夏雨煙看著蘇金走了過來,隨即緊張的退後一步道:「你想幹什麼!」

蘇金猛的將她抱起,貼著香噴噴的酥胸,哼聲道:「圓房!」

「怎麼證明?」蘇金有些好奇。

我次奧!

砰砰砰!

震撼全場!

「你!」其他三人也有些瘋狂,

砰!砰!砰!

他在踢沙袋么?全場目瞪口呆!

「爸,放心吧。」蘇金點頭。

蘇珊緩緩睜開眼睛,第一時間意識到在身上發生的事兒后,抬起頭,臉色蒼白的盯著蘇金,貝齒咬著嘴唇,不發一聲。

車內現在真是太凌亂了,甚至連她的內衣都被撕成了碎片,可想而知,昨晚的戰況到底有多麼激烈。

「昨天……」蘇金暗暗發苦,遲疑了一下,看著蘇珊,有些無言。

「昨天,不怪你。」蘇珊臉色微寒,冷冷說了一句,「現在請你下車。」

蘇金深吸一口氣,正視著蘇珊道:「抱歉,也有我的責任,不過你可以提出來,我的岳父是夏氏集團老闆,我有能力對你做相應的補償。」

蘇珊聽到夏氏集團四個字的反應,除了錯愕還是錯愕,沒人能認為眼前身穿獄服的男人會是那麼大集團的女婿,但很快蘇珊的眼睛一亮,語氣也柔和了一些問道:「結婚了嗎?」

「沒有。」蘇金搖了搖頭。

「那就娶我!」蘇珊突然來了一句,只是聲音變的很冷,很霸道。

蘇珊的話讓蘇金大吃一驚,他不明白,對方明明剛剛還趕自己下車,怎麼突然轉變的這麼大?

夏氏集團,總裁辦公室,此刻裡面發出的咆哮聲讓很多員工都聽的心驚膽顫。

「你個蠢貨!蠢貨!」夏鴻海鐵青著臉對著夏雨煙就是一通臭罵,他來回快步走動著,不停摸著額頭,顯然有些失去理智。

而此時身穿職業女總裁裝扮的夏雨煙,並不明白父親為何進來就發這麼大的火,她怔怔的看著夏鴻海,小心翼翼的問道:「爸,我做錯什麼了嗎?」

「巨圖集團,又是巨圖集團!該死的!」夏鴻海插著腰,喘著急促的呼吸指著女兒質問道:「我派出的線人早上查到蘇金跟巨圖集團的大小姐待在一起!我問你!我不在的時候,是不是你把他趕走了!」

錯愕。

夏雨煙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獃獃道:「不……不可能。」

「什麼不可能!」夏鴻海臭著臉道:「是不是你趕走的!」

「是女兒的錯……」夏雨煙低下頭,只好承認錯誤。

「你……」夏鴻海抬起手,差點一巴掌抽過去,最終他還是嘆了口氣,收回手,沉著臉道:「我把他找回來,到時候你安排一個工作給他,要是再趕他走,你就不是我女兒!」

看著父親鐵青著臉離開,夏雨煙的心裡頓時慌了,她知道這件事兒的嚴重性,也明白為什麼父親會發這麼大的火,也難怪,想想都有些頭大,要知道蘇金可是不費吹飛之力的就打敗了四金剛,而巨圖集團是秦城第一大財團!可以說,夏氏集團落到現在這種地步,全部都是巨圖集團造成的,如果蘇金真的跟蘇珊曖昧不清,也就等於投奔了敵營,怎麼不讓夏鴻海著急?

蘇金回來后被人通知,去見了夏鴻海一面,老傢伙向他鄭重其事的道了個歉,他搞不懂,明明強扭的瓜不甜,為什麼還要撮合到一起,聽著對方嚴肅的保證夏雨煙不會再對他另眼相看,他心裡有些半信半疑,真的是這樣嗎?

帶著這個疑問,他來到了夏雨煙的總裁辦公室,並且敲響了房門。

「進來。」夏雨煙的聲音。

「你找我?」蘇金有些古怪的看著她,「正好,我也有事兒找你。」

「嗯,你先說。」夏雨煙的態度明顯好轉了不少,好到讓蘇金有些不敢相信,他總覺的這一天過的也太tm奇怪了,今天的人怎麼都好像怪怪的。

蘇金也沒多想,乾脆的坐下來,點燃一根煙,翹上二郎腿,眯著眼道:「鬧劇該結束了,我這次是來跟你們分道揚鑣的。」

夏雨煙本來還不滿他的態度,集團里的人並不允許抽煙,在她辦公室抽煙更是唯獨蘇金一個,可聽到他這麼說,她的心開始緊張起來。

蘇金吧嗒了一下嘴,接著說道:「我也感覺咱倆在一起不合適,再這樣下去,不是我玩死你,就是你玩死我,而且我們也沒多大交集,還有,我剛交了一個小女友,人挺漂亮的,也不比你差。」

說完,他仔細觀察著夏雨煙的臉色,本來就是想高調歸來,不裝的像點怎麼行,更主要的是他覺的這裡面有事兒。

很明顯,美女的臉變成了菜色,蘇金在心裡暗暗好笑,這要換做別的女人,還不一巴掌抽上來啊!

「你!」夏雨煙感覺受到了侮辱,現在家裡很多人都知道蘇金是夏家的女婿,而他現在竟然這麼高調的選擇踹了她,再加上這傢伙有些大嘴巴,傳出去她哪裡還有臉出去見人。

蘇金雖然表面上牛氣哄哄,可心裡卻很冷漠,夏雨煙的忍耐絕對有原因。

「對不起,我錯了,向你道歉。」夏雨煙咬了咬嘴唇,抬起頭跟蘇金對視著。

麻痹!

蘇金感覺有些麻煩,他對夏鴻海的印象很好,對方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也蠻感動,可現在這是個什麼情況?

「真的知道錯了?」蘇金眯著眼問道。

「嗯,知道錯了。」夏雨煙點點頭。

「那叫個老公聽聽。」蘇金叼著煙,吸了一口,吐出一陣煙霧。

夏雨煙眼中露出憤怒之色,看著蘇金道:「你別太過分了!」

「過分嗎?」蘇金彈指將煙頭彈進垃圾桶,起身雙手放在辦公桌上,似笑非笑說道:「總裁小姐,你們是生意人,承諾過的事兒總不能說話不算數吧?」

夏雨煙知道他在說什麼,之前也是為什麼蘇金會說她沒骨氣的原因,四金剛是她找的,比也比了,想要反悔是不可能的,特別還是在父親很看重蘇金的情況下,更是讓她十分無力的面對眼前這個咄咄逼人的男人。

「給我一些時間。」夏雨煙瞪著他道。

「OK。」蘇金點點頭。

夏雨煙的臉色逐漸恢復平靜,語氣也變成了公事公辦的總裁味道:「對了,我爸讓我問你肯不肯在我們集團工作。」

蘇金愣了一下,不知道為何心裡有種莫名的危機感,但仔細觀察夏雨煙的臉色也沒發現任何的破綻,他遲疑一會兒點點頭:「什麼工作?太麻煩的就算了。」

夏雨煙坐回椅子上,淡淡道:「安保部的副部長。」

做這個決定,她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副部長基本上就是一閑職,如果是正部長,肯定會有很多事情要做,蘇金可能會拒絕,所以才給他安排了這個職位。

「沒問題。」蘇金應了下來,不過他總是感覺有些不大對勁,但並沒有往深入了想。

「現在去安保部見見同事吧。」夏雨煙平靜的說道。

「好的……老婆。」蘇金撇出一抹笑容,他看到夏雨煙的臉上升起一朵紅暈,也沒再廢話,轉身出了房間。

「臭不要臉。」夏雨煙看著蘇金的背影,臉上羞憤難掩,更是不忿的在心裡罵了一句,不過此時她才算徹底的放鬆下來,畢竟成功挽留了蘇金。

門外,蘇金插著褲兜兒在走廊走著。

自從他的家庭遭遇巨變后,從小到大他都還沒有正經過,現在也算是有工作的人了,算是邁出了第一步,就在這時,蘇金感覺有人從旁邊兒碰了一下,對方是在匆忙間撞他的。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撞人的女孩臉色通紅,慌忙道歉。

她臉蛋微圓,皮膚白凈,嬌小峰滿的身材被白色襯衫包裹,挺翹的小屁股外穿著一條黑色布料桶裙,蘇金一看就知道她是個年紀不大的小白領。

「沒關係。」蘇金搖頭。

女孩這才俯身去撿掉落的文件,蘇金居高臨下,順著那v字領瞄了一眼,心道這丫頭真白。

蘇金並沒有多看,但他很快就發現了掉落的一些文件中有他熟悉的東西。

「等等。」蘇金的眉頭皺起,蹲下來看著其中幾份比較值得注意的文件。

「一份巨圖集團商業律師函,一份巨圖集團專利剽竊鑒定,還有巨圖集團的一些不良商業競爭資料。」蘇金終於明白為什麼一切都不正常了!合著他們挖了一個坑,就是想讓自己跳下來!

兩邊兒沒一個好鳥!

「先生,先生?」旁邊兒的女孩聲音很小,但也把正在思緒中的蘇金拉了回來。

蘇金將文件交還給她,臉上有些無奈,自己昨晚跟那位車/震的美女,很可能與巨圖集團有關係,不然也不會反應那麼大,好在他並沒有承諾什麼,對方既然知道自己在夏氏集團,應該也能找到他。

安保部,是一個特殊部門,負責整個集團能安全運轉,從而不受內外部騷擾,當蘇金來到安保部的時候,不由發生了一件很讓他意外的事情。

部長是個美女。

準確的來說是個超級冰冷大美女,蘇金見到第一眼就感覺對方眼神散發著冷漠的氣息。

美女部長的身邊兒則是個帶著滿臉不甘的中年人,他的手上還抱著收拾妥當的物品,此人是被蘇金擠下位置的副部長孫德春。

「你是蘇金?」美女部長臉上溫和了一些問道。

「沒錯。」蘇金點了點頭。

「孫德春,你可以滾了。」美女部長對旁邊兒的人冷冷來了一句。

「張部長!我孫德春自任副部長以來,一直兢兢業業,克忠職守,集團更是從未在安保方面出現過任何差錯!」孫德春咬著牙,一臉的氣憤,「我不明白上面是怎麼安排的!但讓一個毛頭小子擔任我的位置,我不服!」

「兢兢業業?別以為你乾的那些破事兒能夠瞞過我!」美女部長也哼了一聲,「滾吧!」

「我做了什麼?張部長,你別血口噴人!」孫德春眼中閃過一絲慌張。

「還不服?」蘇金眯著眼,看著孫德春完全沒想離開的意思,不由繞過美女部長,大步上前。

孫德春的臉此時已經變成了大醬色,而蘇金最看不起的就是把功勞都攬在自己身上的蠢貨,蘇金來到他面前,伸出手,抓住他的衣領將其拖到門前,乾淨利落的便飛出一腳將他踹了出去,還順手關上了門。

「清靜了。」蘇金露出一排白色牙齒,對美女笑道。

「你可真是一點都沒變。」美女忽然笑了,笑的很開心。

蘇金怔了怔,詫異道:「你……你認識我?」

我們

因微信字數限制,只能更新到這,後面更好看!精彩後續戳下面「閱讀原文」繼續看高潮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