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們讀世界】正確的錯誤

【我們讀世界】正確的錯誤

孫燕,筆名子浛,山東省詩詞學會會員,青島市作家協會會員,城陽詩詞學會副秘書長,城陽作協理事,詩歌學會會員,自媒體《行參菩提》簽約作家。作品發表於《時代文學》、《山東文學》、《齊魯文學》、《燕山》、《青島文學》、《中華詩詞》、《執手文學》、《高爾山》等。散文《難忘舊日時光》曾獲2010年全國「我的暑假」徵文比賽二等獎,散文《回家》獲首屆《行參菩提》散文獎,散文《最愛秋天》獲《時花文學》徵文二等獎。作品入選《2016齊魯文學作品精選》、《新世紀華文作家文集》、《優秀作家作品精選》、《盛京文學》、《實力派作家文選》、《當代優秀詩人作品選》等。

放在床頭的手機突兀地響了起來,驚醒了她的美夢。她翻了一個身,既沒有睜開眼睛,也不想去接任何人的電話。有風從窗外擠進來,輕輕地親吻著她裸露在裙子外的肌膚。電話還在不屈不撓地響著,女兒進來看了一下,拿起她的手機去了外面。

她腦子裡想著剛才做的夢,耳朵里卻湧進各種聲音。汽車喇叭聲、音樂聲、女兒接電話的聲音連同廚房裡熱油的滋拉聲一同把她拽回了現實。她忽然想,如果有當初,此刻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呢?

起床洗漱之後,廚房裡的工程依然沒有結束。忍不住進去看了一眼,只見他正在蒸籠似的小屋裡忙碌著,汗水已經濕透了他的衣背。她心裡一動,沒來由地想起一句話:正確的錯誤。

是的,昨夜又夢見阿康了。在夢裡,他們誰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坐著,時光也彷彿靜止在了一瞬,眼前只有那條小河,無聲地向前流淌……為什麼不說話呢?是因為那段還沒來得及開始的故事?還是因為心中那淡淡的惆悵?有時候,她會想,幸好錯過了那一樹花開,可以找個理由讓自己偶爾傾聽一下心靈以外的聲音;也幸好有那樣一條流經昨天的河流,可以隨時讓自己的心靈走進去,去沉澱過濾一下那些在凡塵中積納的塵埃。原來,有些人是註定用來錯過的,有些詩是註定用來告別的,而這一別就是山重水複,一錯過便是剎那永恆。

女兒告訴她,剛才來電話的是她的閨蜜,約她出去逛街。女兒知道她身體不舒服,已經幫她推掉了。他收拾飯菜上桌,見她坐在桌子邊翻看手機,笑道,今天的氣色比昨天好多了。她心裡一暖,自從上次得病之後,他對她真是太好了,好得彷彿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另一個女兒。昨晚,她本來不想吃飯的,是他硬把她從床上抱到飯桌旁,逼著她吃了一小碗米飯。飯後,他又跑到藥店里去買來了葯,又是倒水又是拿紙地伺候她吃了進去。迷迷糊糊中,那隻溫暖而又粗糙的大手不時摸一下她的額頭或是試探一下她的鼻息。她在感動的同時也終於踏踏實實地放下心來,這個外表粗糙的男人,是真的在意而又珍惜著她呀。現在看來,從前的那些爭吵,是多麼的可笑而又幼稚啊。

她大口大口地喝著他煲的湯,心裡全是滿滿的幸福和感動。她說,以後你能把飯菜做得難吃點嗎?不然再這麼下去,我會胖成豬,連路都走不動了。他笑,走不動了我抱你。女兒笑得花枝亂顫,不帶這麼秀恩愛的。

正鬧著,門鈴響了。女兒跑過去開門,閨蜜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見她氣色好得如三春的桃花這才放下心來。閨蜜又說身體好了、心情好了更得逛街去慶祝一番,她用求救的目光看他,希望他能救她脫離「苦海」。他笑,我開車送你們。她也笑,某某人,你是個大壞蛋。

在一浪高過一浪的笑聲中,她又想起昨夜的夢。也許,夢就是夢,怎樣也成不了現實。可是,如果真的有當初,走過另一條路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儘管答案各不相同,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不會有此刻的這般笑聲,也不會有左手操琴右手執筆的那個自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