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央媒關注深圳「生態棚改」固廢循環:現場吞進建築垃圾吐出建築原料

央媒關注深圳「生態棚改」固廢循環:現場吞進建築垃圾吐出建築原料

現場「吃」進建築垃圾,再「吐」出建築原料,讓建築固廢循環起來——

「生態棚改」的深圳實踐

深圳羅湖「二線插花地」棚改拆遷項目,「克磊鏝」工作現場。楊陽騰攝

面對棚改拆遷,你可曾注意到那上百萬噸的建築固體廢棄物去了哪裡?在城市棚改工作中有很多難題,這些建築垃圾怎麼處理就是其中一個。

深圳在首個棚改項目中,從源頭上樹立了綠色發展的理念,從制度設計到技術應用,全方位探索生態拆遷的有效路徑——

在廣東深圳市羅湖「二線插花地」棚戶區改造布心片區拆遷現場,一台名為「克磊鏝」的大型機械設備正在轟鳴作業,一端吞噬著各類建築廢棄物,一端吐出細小顆粒狀的「沙石」。這是由深圳市天健集團從德國引進的移動反擊式破碎機和移動式篩分機。羅湖棚改項目秉承綠色環保的可持續發展理念,著力依託各類新興技術手段,將現場拆遷的建築固體廢棄物就地處理和綜合利用,探索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生態棚改」新路。

70%建築固廢現場「吃進去」

「羅湖『二線插花地』棚改體量十分巨大,情況極其複雜,被業界稱為『棚改第一難』。同時,逾千棟房屋拆除后產生的建築垃圾該怎麼辦?這也產生了另一個難題。」羅湖區委書記賀海濤說。

經初步估算,羅湖棚改項目將產生約160萬噸建築固體廢棄物。若將這些建築固體廢棄物裝入單次運輸能力為20立方米的「泥頭車」,車輛首尾相連可達500公里。如此大體量的建築垃圾該如何處理,是羅湖棚改不得不面對的緊迫現實問題。

令人警醒的是,深圳光明新區渣土受納場「12·20」特別重大滑坡事故的主要原因之一,便是渣土受納場建築垃圾的嚴重超量超高堆填載入導致。因此,如何為因城市建設快速推進而不堪重負的渣土受納場減負,從源頭上減少安全隱患風險,成為羅湖棚改項目要考慮的重要問題之一。同時,清運建築垃圾的「泥頭車」也是城市治理的一大難題。大量、多車次的「泥頭車」不僅為道路交通帶來巨大壓力,其產生的噪音及揚塵等問題也嚴重影響到居民生活。

「建築廢棄物綜合處理再利用勢在必行,羅湖棚改是深圳首個棚改項目,拆除體量又如此巨大,必須進行創新探索,積極發揮示範效應。」賀海濤說。

「在去年3月進行承接主體招標時,我們便設置了70%以上建築固體廢棄物必須現場『吃進去』的指標,即將建築垃圾綜合處置后變成循環建材。」羅湖區區長聶新平告訴記者,羅湖「二線插花地」棚改從立項伊始就確立了「綠色發展」的核心理念,並明確寫入招標要求中。這些固廢中含有大量具備利用價值的材料,如對其進行資源化處理,不僅能夠有效提高資源利用率,且能有效保護生態環境和促進經濟發展,也能為今後舊城改造和市政建設提供一個新的生態發展思路。

今年2月21日,《羅湖「二線插花地」棚戶區改造專項規劃》正式發布。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作為7大新興技術規範之一,是羅湖棚改的一大特色和亮點。

引入先進廢棄物處理模式

羅湖棚改產生的巨量建築廢棄物如何處置?天健集團董事長辛傑給出了答案。作為羅湖棚改的承接主體,天健集團針對項目建築固體廢棄物的實際情況,制定了相應的綜合利用方案,投入6000多萬元購置各類建築拆除及移動設備,形成了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新型生產方式,從源頭上扭轉拆遷造成的生態破壞。

辛傑告訴記者,羅湖棚改的拆除建築物位於城中村內,施工場地非常狹窄、工況複雜。根據現場情況採取了機械和人工相結合的拆除方式。

據辛傑介紹,為確保安全有序科學的施工,在拆除房屋時,天健集團的施工團隊會首先通過分步拆除、分步分揀的方法對建築廢棄物進行預分類。如先清理待拆除建築中的生活垃圾,並進行檢查確認清理乾淨后開始下一步工作;再拆除建築門窗、管線、裝修等,組織力量分類清理,並進行檢查確認清理乾淨后開始下一步工作;最後拆除建築物,並將建築物中的鋼筋、管線等進行機械分揀和人工分揀。

值得關注的是,由於羅湖及周邊較近區域無法提供建設固定式建築廢棄物生產線的場地,天健集團此次採購了德國生產的「克磊鏝」移動破碎設備,對建築固體廢棄物展開現場處理與綜合利用,由拆除而產生的建築材料經過破碎與篩分,直接用於道路墊層回填及其他大型工程項目,基本上可以實現百分之百的循環利用。

同濟大學博士后劉濤解釋稱,與固定式的破碎篩分設備相比,移動破碎篩分設備的架設效率較高,可以直接在原料旁邊進行作業,避免材料的二次轉運,且在原料運輸方面可以節約大量成本。理論上,「克磊鏝」每小時可「吃」掉350噸建築垃圾。目前,羅湖棚改項目共配備了3套「克磊鏝」設備。

分級處理建築垃圾

據初步估算,羅湖棚改項目建築主體廢棄物共計約160萬噸。另據統計,該項目將需要使用40萬平方米的內隔牆和8萬平方米的透水磚。

如何有效實現建築廢棄物資源化循環利用?辛傑解釋稱,在天健集團制定的綜合利用方案中,將建築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分為3個級別:一是初級利用,即現場分揀破碎,將建築廢棄物處理成的石粉或磚粉(即0至10mm尺寸的材料),用作一般性管溝、基坑回填,約佔總處置量的50%;二是中級利用,即將建築廢棄物處理而成的再生骨料(即10至31.5mm尺寸的材料),經過處置加工成骨料,用於低標號道路墊層、水穩層、低標號混凝土等,約佔總處置量的30%;三是高級利用,按照一定的工藝,將建築固體廢棄物加工成透水磚、路緣石、內隔牆等再生製品,將項目廢除的瀝青路面生產再生瀝青混合料用於道路建設。

劉濤告訴記者,內隔牆在房屋建築工程內不承重,只起到空間阻隔等作用。建築固體廢棄物再生骨料經過加工,並達到一定質量標準后,可製成以其為主要原材料的再生混凝土輕質內隔牆。此內隔牆不僅牆材平整度高,可取消牆面抹灰的工況,省去了抹灰的工程量和人工費,且較傳統牆體在同樣的建設情況下厚度更薄,可有效增大房屋建築工程的實際使用面積。

同樣以建築廢棄物再生骨料為主要材料的透水磚,則是經一次壓製成型,可用於城市道路人行道、小區園林道路,是綠色建築和海綿城市建設的必備建材。

搭建「生態棚改」制度體系

截至5月中旬,羅湖棚改房屋已拆除近800棟,佔比過半;已完成了70萬噸建築廢棄物的破碎,其中石粉計劃生產量為30萬噸,骨料計劃生產量為40萬噸。據估算,該項目消納城市建築垃圾160萬噸,可節省因放置垃圾而佔用的土地約100多畝;項目生產的骨料代替天然骨料,可減少對不可再生礦產的開採,部分再生建材產品取代黏土磚,每年可節省取土20多萬立方米,節省耕地約100多畝。此外,還將大量減少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有害氣體排放。

羅湖區委常委、常務副區長、棚改現場指揮部指揮長王守睿告訴記者,羅湖棚改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的實施能起到很好的示範帶動作用,為建築垃圾的「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和建築垃圾綜合利用「產業化」探索合理的運行模式。

在羅湖棚改踐行綠色發展的影響下,去年底,深圳市制定出台了《建築廢棄物綜合處置工作方案》。今年5月,由天健集團旗下的深圳市市政工程總公司組織發起的深圳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管理協會正式籌備組建。協會囊括了從建築廢棄物處理,到集研發、生產、銷售於一身的全產業鏈綜合利用的各類企業。據不完全統計,這些企業年處理建築廢棄物50萬噸以上,個別企業年處理建築廢棄物達到100萬噸以上。

隨著羅湖區城市更新工作的全面推進,「十三五」時期,羅湖每年城市更新項目預計產生近700萬噸的建築廢棄物。根據羅湖區住房和建設局印發的加強建築廢棄物減排和利用工作的通知,要求轄區城市更新項目佔地面積大於1.5萬平方米的拆除重建類項目,應當在拆除階段引入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企業,並在項目現場實施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據羅湖區住建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自2017年起,羅湖區要求所有棚戶區改造項目實施移動式現場處理建築廢棄物,每年至少2個以上城市更新項目採用移動式現場處理建築廢棄物,減少建築垃圾的外運和排放。

評論:既要「安全拆」更要「生態拆」

一說到城市棚改工作,很多人會談及如何高效拆遷、如何有效安置補償,但很少關注棚改拆遷本身產生的資源綜合利用問題。此次面對「棚改第一難」的深圳市羅湖區「二線插花地」棚改項目,深圳在關注平穩高效安全拆遷的同時,在生態拆遷上下了不少功夫。

不論是引進「克磊鏝」等先進設備,還是構建固體廢棄物的三級利用體系,羅湖棚改項目一以貫之地將綠色發展理念落實到生產的各個環節,通過推進生態系統與經濟系統的良性循環,有效實現了經濟效益、生態效益與社會效益的有機統一,達成多方共贏的局面。

習近平總書記不久前就推動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提出6項重點任務,其中有一項就是要全面促進資源節約集約利用,提出要樹立節約集約循環利用的資源觀,用最少的資源環境代價取得最大的經濟社會效益。生態棚改的推進,就是踐行綠色發展觀的探索,也是在創新資源節約集約循環利用的路徑。

在棚改拆遷過程中推動綠色發展方式,首先要樹立正確的發展觀。棚改和巨大建築固廢處理是難題,要充分認識到矛盾與風險的存在並不可怕,關鍵是要有化解矛盾與排除風險的決心與辦法。決不能在困難和挑戰面前不作為,讓此前制定的制度僅僅掛在牆上。其次,要將綠色發展理念在產業生態中貫徹始終。在頂層設計上提供製度保障,在產業鏈條中全面推進清潔生產與循環利用,並充分發揮科技創新對產業發展的推動作用。以資源高效利用和循環利用為核心,以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為基本特徵,以生態產業鏈為發展載體,以清潔生產為重要手段,達到實現物質資源的有效利用和經濟與生態的可持續發展。

記者 楊陽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