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小小的越南,蒙古大軍卻接連三次沉沙折戟(未完)

小小的越南,蒙古大軍卻接連三次沉沙折戟(未完)

1252年,蒙古軍隊從甘肅出發,途經川西高原遠征大理。這些從北方乾燥的草原上來的將士和馬,居然能夠抱著吹足了氣的革囊,伏在被急流沖得起伏不定的筏子上,勝利渡過了水流湍急的金沙江進入雲南。戰爭本身是不值一提的,翌年,大將兀良合台就率軍擒獲大理國王段智興。雲南自唐朝天寶年間起脫離中原政府管轄的局面結束了。

攻滅大理是蒙古帝國對最頑強的敵人——南宋——形成戰略合圍的重大步驟,在雲南被納入蒙古版圖之後,南宋在陸上已經陷入C形包圍,只剩下了與安南的邊界尚不在蒙古人的掌控之中。也正因此,安南成為蒙古軍隊的下一個目標,在遣使勸降被拒之後,1257年兀良合台率軍三萬入侵安南,揭開了蒙古帝國與陳朝激戰的序幕。

這是安南軍隊首次在戰場面對全世界最強大的蒙古軍隊,雖然擺出了步象騎兵的混合陣勢,仍被兀良合台擊潰。蒙軍趁勢進入安南首都升龍(今河內),卻只得到一座空城,僅呆了九天,以暑熱難耐兼之糧食已盡,被迫撤軍,路上又遭到安南地方豪族武裝的襲擊而大敗,沿途疲憊不堪,所到之處亦不敢劫掠,故人們稱之為「佛賊」。這對小小的陳朝而言,當然是一次巨大的勝利,後世的陳仁宗為此寫詩云:「白髮老頭兵,常談元豐事。」

隨後二十多年裡,蒙古(元)忙於對宋作戰,無暇顧及僻處一隅的安南。等到滅亡南宋統一之後,忽必烈決心兼并安南。1285年初,元軍兵分六路進攻陳朝。鑒於第一次戰爭的經驗,部隊中增加了一些曾參加過征服南宋和習慣於在南方作戰的高級將領,比如崖山之戰時擔任張弘范副手的李恆這次亦在主帥鎮南王脫歡(忽必烈第九子)帳下。元軍的人數也大大增加,據《大越史記全書》載為五十萬人(這當然是誇大其詞)。正面戰場上,元軍再次擊潰陳朝軍隊,佔領升龍,但安南軍「雖數敗散,然增兵轉多」,元「軍睏乏,死傷亦眾,蒙古軍馬亦不能施其技」,脫歡遂於當年五月撤兵,歸途又遇安南軍隊伏擊,李恆膝中毒箭,歸國后毒發身亡;脫歡本人則是鑽在銅管里,讓士兵抬著,才免於一死。

忽必烈不甘失敗,又集中江淮、江西、湖廣三省蒙漢軍7萬,附船500艘和雲南兵6000人、黎族兵1.5萬人捲土重來。1287年12月,元軍由脫歡率領,分兵三路第三次進犯安南。兩路是從廣西、雲南來的步兵和騎兵,此外還增加了一支水兵,從海路沿著白藤江(鄰近越南北部下龍灣的入海口)進犯。陳朝軍隊再次放棄升龍,堅壁清野,迫使元軍於次年三月糧盡而退。

白藤江,陳朝軍隊事先從森林裡砍伐樹木,削尖后插入江中,當元軍戰船魚貫而入白藤江時,潮水正在下落,陳軍出其不意地猛烈進攻,把元軍船隻驅至暗樁水域,當潮水下落時,元軍的船多數撞沒於木樁上,全殲元軍水軍,是為白藤江大捷,陳朝大儒張漢超在越南漢賦名篇《白藤江賦》中稱之為「再造之功,千古稱美」。而到了2016年3月初,根據越南媒體報道,越南總理阮晉勇日前也批准了在這裡建設白藤江戰役遺迹保護區的議案。

白藤江戰役具有決定性的意義:小小的安南再次擊敗了龐大的大陸帝國。元軍戰敗的消息甚至傳到了遙遠的波斯,伊兒汗國的史學家拉施特在《史集》中記載,「他們(陳朝)的軍隊突然從海上、森林裡和山上的埋伏中出來了,擊潰了正忙於搶劫的脫歡的軍隊。」

對於蒙古(元朝)而言,陳朝實在是個難纏的敵手。陳朝朝廷甚至下令「凡國內郡縣假有外寇至,當死戰;或力不敵,許于山澤逃竄,不得迎降」。雖然也出現過一些叛降蒙元者,比如陳仁宗的一個弟弟及《安南志略》的作者黎崱,但整體而言陳朝統治集團的抵抗意志是極為堅定的,幾乎可與同一時期的日本鎌倉幕府相垺。只不過,「元寇襲來」時的鎌倉幕府更多依仗的是從天而降的「神風」不戰而勝,陳朝卻更多的需要在戰場上真刀真槍地與蒙古軍較量。

陳朝本身是作為外戚篡奪了原本屬於李朝的皇位,影響至今的一個結果是強令越南李姓者盡改姓「阮」,使後者成為越南第一大姓。為防止自己重蹈覆轍,陳太宗(1218年-1277年)規定宰相和重臣都由宗室擔任,確保了宗室對皇帝的忠誠。在眾建諸侯的體制下,擁有領地的皇室貴族們不僅僅是為了他們的國家,也為了他們自己的封疆而需要努力驅除外來入侵者。

其中最突出的自然是興道大王陳國峻(?-1300年)。從私人角度講,他其實是完全有理由去當「帶路黨」的。陳國峻其父陳柳為陳太宗兄,陳朝的實際建立者陳守度強迫陳柳把老婆讓給陳太宗,陳柳咽不下這種奪妻之恨,臨死時告誡兒子陳國峻一定要為其報仇。結果當元軍來襲,手握兵權的陳國峻卻放下私仇,沒有聽從父親遺言去奪取皇位。他不僅凜然誓言「先斷臣首然後降」,更寫作了名篇《檄將士文》(《諭諸裨將檄文》)以鼓舞士氣,這篇滿是歷史上忠勇人物(從為智伯復仇的豫讓到堅守釣魚城的宋將王堅)典故的檄文直斥「蒙韃乃不共戴天之讐」,告誡部下「汝等既恬然不以雪恥為念,不以除凶為心,而又不教士卒,是倒戈迎降,空拳受敵,使平虜之後,萬世遺羞,尚何面目立於天地覆載之間耶」!在其激勵下,許多陳朝的普通士兵都在手臂上刺上「殺韃」二字,發誓抵抗到底。

除了鼓舞士氣之外,陳國峻更重要的貢獻是為弱小的陳朝找到了一條取勝之道。所謂「彼恃長陣,我恃短兵,以短制長,兵法之常也」,「若用蠶食緩行,不務民財,不求速勝,則拔用良將,觀其權變,如圍棋然,隨時制宜,收得父子之兵,始可用也。」在這種思想主導下,在正面戰場無法抵禦蒙(元)軍的陳朝軍隊每每主動後撤,以拖待變;並在敵軍後勤補給力有不逮時趁勢反擊而獲勝。

選擇白藤江作為決戰戰場也正是出自這位興道大王的計劃,當時越南的水軍可以說是唯一勝過敵軍的兵種,就連元人也承認,陳朝戰船「船輕而長,船板甚薄,尾如鴛鴦翅,船弦兩側甚高。每船有三十人划槳,多可達百餘人。船行如飛」。以己所長擊彼之短,豈有不勝的道理。

除去陳朝本身的抗戰,可以說蒙古軍隊也輸掉了天時、地利、人和。連西方史家都發現了這一點,《多桑蒙古史》記載,第一次入侵時,元朝軍由於「熱不能堪,班師」;第二次入侵時「盛夏霖潦,軍中疾作,死傷者眾」;第三次入侵時又是「軍中將士多被疫不能進」。安南屬熱帶季風氣候,氣溫高,濕度大,風雨多,旱、雨季明顯,大部分地區5月至10月為雨季,11月至次年4月為旱季。元軍士兵多來自北方,故元軍出兵多在下半年,正值安南為冬天旱季的時候。一旦被拖至雨季,瘟疫肆虐,蒙(元)軍隊實在是在「鬼天氣」里吃夠了苦頭。雖然不能說蒙古軍隊是完全敗給了天氣,畢竟此前已經征服了同樣有暑雨併流行瘴癘的嶺南地區,但入侵安南,某種程度上的確是在逆「天」而行。

另一方面,安南的地形複雜,山地、高原、河流互相交織在一起,很少有一馬平川的大平原。連元朝將領自己都意識到,這樣的地形「蒙古軍馬亦不能施其技」,使得遠征安南的元軍已不是單一的騎兵,而是以步兵為主。對安南的戰爭,也更多是傳統中原式樣的戰爭:既無依靠隨行羊馬和狩獵解決給養的條件,也不能靠「因糧於敵」之法獲取給養。軍隊給養只能靠國內供應,勢必「兵馬未動,糧草先行」,而不能「羊馬隨行,不用運餉」。漫長而脆弱的補給線也確實成為入侵安南的「阿喀琉斯之踵」。

所謂「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忽必烈「內用聚斂之臣,視民財如圖苜,外興無名之師,戕民命如草芥」,實在是窮兵黷武,殘民已極。常年對外作戰使得「老兵飽嘗征戰味,聽說安南愁滿面」;兵糧多聚,征丁從軍更導致田地無人耕種,江南一帶「群生愁嘆,四民廢業,貧者棄子以偷生,富者鬻產而應役,倒懸之苦,日甚一日」。至元二十年(1283年),江南「相挺而起」的起義「凡二百餘所」,到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激增為「四百餘處」,幾乎遍及整個長江以南。面對如此之多的起義叛亂,元廷不得不抽調一部分軍力進行鎮壓,從而削弱了元軍南征的力量,因此,雖然忽必烈仍不甘心,先後三次圖謀再征安南,但終於無法如願,國內反對聲浪卻日甚一日。當1294年忽必烈去世后,元廷立即下詔停止征討安南。

就這樣,在蒙古軍對其他地區以秋風掃落葉之勢進行武力征服的時刻,越南卻在歷經三次與元軍激烈的軍事對抗之後,固然其國內也是一片「往年大軍在此,燒毀屋舍,開發先人墳墓,骸骨零露」的慘狀,卻基本上阻擋了元軍的攻勢,保住了自主統治,以致當時已是太上皇的陳聖宗(?-1290年,1258年-1278年在位)在拜謁陳太宗陵時寫下了如此自豪的詩句:「社稷兩回勞石馬,山河千古奠金甌。」

元朝雖然是歷史上版圖最大的朝代,但是蒙古民族畢竟在當時屬於文明尚未開化,大元建立以後,中華文明產生了中斷,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倒退。

倒退一、「人殉制」的死灰復燃

人殉是一種遠古的野蠻蒙昧風俗,出現於原始社會末期,盛行於奴隸制時代。在漢代以來的中原王朝已經基本消失,但是在契丹、女真等草原部族還存在著人殉之俗。《元史》載:「大同李文實妻齊氏、河南閻遂妻楊氏、大都潘居敬妻陳氏、王成妻高氏以志節,順德馬奔妻胡閏奴、真定民妻周氏、冀寧民妻魏益紅以夫死自縊殉葬,並旌其門。」可見,朝廷鼓勵殉葬。元明清二代,人殉這一罪孽邪惡的制度卻死灰復燃,又流行了近七百年。此外,元朝大量「驅口」(奴隸)極其普遍的存在,在開設的「人市」可以任意買賣驅口,殺一個「驅口」與私宰牛馬的刑罰幾乎相等。

倒退二、設立「海禁」

宋朝的經濟繁榮程度可謂前所未有,尤其是航海業、造船業成績突出,海外貿易發達,和南太平洋、中東、非洲、歐洲等地區50多個國家通商。宋朝在廣州、臨安、嘉興等地設立市舶司專門管理海外貿易,泉州更一躍成為世界第一大港和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元豐三年,宋朝政府制定了一部《廣州市舶條法》,是歷史上第一部貿易法。而元廷統治不足百年,卻先後實行過四次「海禁」,「海禁」期間,商民不準出海貿易:「禁私販海者,拘其先所蓄寶貨,官買之。匿者,許告,沒其財,半給告者」;海外商貿只能由官府出資的「官本船」壟斷。

倒退三、重現「宵禁」

"宵"是夜晚,"禁"是禁止,宵禁就是禁止夜間的活動。在歷史上,實施禁夜令最堅決的莫過於唐朝,取消禁夜令最徹底的莫過於宋朝。宋朝「宵禁」制瓦解,出現了繁華的夜市,開啟了全日制的。宋朝的首都開封和杭州,則是不夜之城,由於坊市合一,沒有營業時間和營業地點的限制,夜市未了,早市開場,間有鬼市,甚至還有跳蚤市場。但元代又恢復了「宵禁」,入夜之後,禁鐘響起,即不準居民出行、飲宴、點燈,如有某家燈火未熄,則留符記於門,翌晨傳屋主於法官所訊之,若無詞可藉,則處罰。若在夜間禁時以後,有人行街中,則加以拘捕,翌晨送至法庭。

倒退四、肉刑恢復

肉刑,指施加於罪犯或犯過者的肉體的懲罰。廣義而言,指括黥(刺面並著墨)、劓(割鼻)、刖(斬足)、宮(割勢)、大辟(即死刑)等五種刑罰,夏商周成為國家常刑,有三典五刑之說。公元前167年,漢文帝下詔廢除肉刑,宋代承五代之舊,僅僅保留刺面之刑。元朝則則將肉刑入律,如「盜牛馬者劓」。至於凌遲等酷刑,在宋代極少應用,元朝則正式編入法典,開始泛濫化。

倒退五、推行「匠籍制」

宋朝的官營手工業多實行「和雇制」與「差雇制」,「和雇」是指從勞動力市場上招聘工匠,政府與工匠是雇傭關係;「差雇」則帶有強調徵調性質,但政府還是需要按市場價向工匠支付工錢。元朝卻將全國工匠編入匠籍,強制他們以無償服役的方式到官營手工場勞動。明代手工業者一律編入匠籍,隸屬於官府,世代相襲,實行輪班或住坐為國家服役。

所以,元朝不是封建社會而是奴隸社會,大元王朝,順帶著明清導致了中華文明落後一千年。XLW

說起預言詩歌,我們首推袁天罡和李淳風的《推背圖》,接下來就是劉伯溫的《燒餅歌》,可是北宋才子邵康節也有10首預言詩《梅花詩》。

《梅花詩》是北宋熙寧年間易學家邵雍根據自創的梅花易數法,推演成書的一部推測國運的讖語詩作。共作十節卦,每一節卦推測一個朝代的國運,主要記述各朝代滅亡時的情景。

在元朝,他是這樣說的「天地相乘數一原,忽逢甲子又興元;年華二八乾坤改,看盡殘花總不言。」

天地相乘數一原:大元帝國共經十世(天數五,地數五)

忽逢甲子又興元:"忽"字是指元世祖忽必烈,"興元"指元朝興起。忽必烈於1264年(當年正是農曆的甲子年)登基興建元朝。

年華二八乾坤改:是指八十餘年間,現實再次發生一次劇烈的變化,如果從 1279年宋朝滅亡算到1368年元朝被朱元璋滅亡,差不多88年。

看盡殘花總不言:「花」指的是高麗太監朴不花。

《元史》記載,元朝最後一個皇帝元順帝的第二任皇后奇洛是朝鮮人,與朴不花青梅竹馬。她以高麗貢女的身份進獻給的元朝皇帝,朴不花對她念念不忘,無法忍受感情的煎熬,自己動手凈身入宮。

在元朝後宮,二人只手摭天,權傾天下。元順帝厭倦政務、耽於聲色,把軍國大權交給太子,於是朴不花開始干預官吏任免。之後有密謀太子篡位,導致孛羅帖木兒將軍舉兵「清君側」。最終孛羅帖木兒殺死了朴不花。但是,在孛羅帖木兒帶兵出征的時候,郭子興和朱元璋等人率眾反抗,農民起義風起雲湧,直接導致了元朝的滅亡。

佛教創始人釋迦摩尼在世時曾說,末法時期將有聖王,即彌勒下世度人,傳度三字真經,教人向善,人心歸正,蒼穹從組,乾坤再造。到時將有仙界奇花優曇婆羅花在人世間開放,警示世人,快快找尋真理。

公元1368年某一日的早上,明太祖朱元璋某日早上在內殿吃燒餅,才剛咬下一口時,宮內太監火速緊急來報,說護國軍師劉伯溫晉見。這時明太祖朱元璋突然想 起:「自元朝順帝十九年,劉伯溫助我一臂之力以來,一直到收復漢室江山為止,共九載寒暑,大小戰役無數,尤其五年前與陳友諒六十萬大軍會戰於鄱陽一役,軍 師用兵如神,以寡擊眾,好比諸葛孔明再世。果真劉伯溫有如此神算,朕倒要好好測試一番。」

佛教創始人釋迦摩尼在世時曾說,末法時期將有聖王,即彌勒下世度人,傳度三字真經,教人向善,人心歸正,蒼穹從組,乾坤再造。到時將有仙界奇花優曇婆羅花在人世間開放,警示世人,快快找尋真理。

公元1368年某一日的早上,明太祖朱元璋某日早上在內殿吃燒餅,才剛咬下一口時,宮內太監火速緊急來報,說護國軍師劉伯溫晉見。這時明太祖朱元璋突然想 起:「自元朝順帝十九年,劉伯溫助我一臂之力以來,一直到收復漢室江山為止,共九載寒暑,大小戰役無數,尤其五年前與陳友諒六十萬大軍會戰於鄱陽一役,軍 師用兵如神,以寡擊眾,好比諸葛孔明再世。果真劉伯溫有如此神算,朕倒要好好測試一番。」

自此就有了燒餅歌,而燒餅歌里的預言也都一一驗證。下面是節選了預言中一段關於預測到今天人類未來的問答。其中「帝」是指朱元璋,「溫」是指劉伯溫。

「帝曰:彌勒降凡在哪裡?溫曰:聽臣道來:未來教主臨下凡,不落宰府共官員,不在皇宮為太子,不在僧門與道院,降在寒門草堂內,燕南趙北(北京)把金散(把金子一樣的道傳出)。」

「帝曰:你因何說道字?溫曰:上末后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斗,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彌勒所散之金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后勒封八十一劫。」

有以上預言可看出,在末劫時期將有彌勒下世度人,告訴人自救的金線之路,而且這次浩劫關乎上界眾生(諸佛諸祖)和人類及動植物,預言中還說,彌勒將告訴人三 字大法,記住三字真言者,稱回頭,即可進入未來成為新人類,能按照彌勒三字真言行事者,可榮登四萬八千寺,即成為未來宇宙的護衛者,即神佛,不認可三字真 法者,入無生之門。「彌勒佛,一拖,二拖,三等,眾生不醒……」不醒者可悲也。

在5000年的歷史里,出現了很多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學家,也出現了很多的聖人、賢人,雖然這些人數不勝數,但唯獨一類人卻並不常見,甚至是這個世界上最稀有的品種。這類人,我們稱之為神人。

何為神人?通曉天機,擁有像神一樣本事的人。這種本事就是:洞徹天機、 經天緯地、神機妙算、未卜先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