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⑧】那些年讀書的「糗事」//恩澤

2017/07/03

文|恩澤

我愛好讀書,是當地出了名的,學習成績也始終拔尖。我從國小一年級開始一直當班代,每年都是「三好學生」,甚至三年級都是全校唯一免費上學的學生。

在我的回憶里,我每天除了干農活、幹家務外,大多時間都是在書本里渡過的,走路看書,吃飯看書,睡覺看書,下課看書,上廁所看書,只要有書,就會如饑似渴地看下去。

可是當年農村的教學條件實在太差了,不管我再努力,也只上了個職業高中。

租書。

我有個姨親小舅,年長我幾歲,他父親是生產隊長,家庭條件比我家要好很多。

他家有許多小人書,我每次去羨慕得不行,跟他借不肯,說租給我看。從此,我的零花錢大多進了他腰包。這個舅很有經濟頭腦,從來不會吃虧的。

想想我忍受多少次買小糖的衝動,節省下來幾分錢,全部被他弄了去。

但我確實不虧,把那些小人書看了許多遍,成為我童年美好的記憶。

燒書。

有一次,我在灶房裡做飯,同以往一樣,一邊看書,一邊燒火。

由於我看的太入神了,往裡送秸草時,把書也帶進去了。那怎麼行?我本能地用手去拿書,卻一把抓住了燒得通紅的鐵鉗子,只聽得手嗞啦一聲,一股胡味都出來了。不好,手被燙了。即使如此,我還是先把書搶救出來后,才把火辣辣的手放到涼水裡浸著。

那一夜我都沒睡好,手疼痛難受,那個年代醫療條件也差,小毛病都不可能去看的。

後來,當我讀到紅岩中江姐被敵人用鐵鉗子燙的情節時,我就會想起自己這一段經歷,感覺江姐真是了不起,自己燙一下就成了終身難忘,人家受那麼多嚴邢拷打,都堅貞不屈呢。我也沒哭,我感覺跟江姐也差不多呢。

搶書。

好書對我的誘惑實在太大了,大到有時我都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

那一天,我正在往回家的路上,看到前面三四個小夥伴圍在一起看一本書,我一看,哇,是《隋唐演義》,早聽說了,沒看過,總聽一個大爺講裡面的故事,收音機里也有過評書,我一把搶過來,大吼一聲,先借我看一晚上,明天保證還給你。哪管別人怎麼說,他們沒反應過來,等他們追我,我早已經跑遠了。

我不敢回家,怕他們到我家去找我要。一路快跑,跑到北邊一個窯里躲藏起來,愣是看到天烏溜黑,什麼都看不見了,才回家。我媽還問我呢,幹嘛這麼晚回來?我一句沒吭,飯也不吃,直接趴在煤油燈下,繼續看起來。第二天一早,將書還給了同學。

他們知道我愛書,拿我也沒辦法。

偷書。

媽媽讓我去供銷社換醬油,這是我愛去的事兒,因為一隻雞蛋可以打一瓶醬油,還會找一兩分錢,這兩分錢就可以找小舅租一本畫書回來看。

我去打醬油時,天色已晚,那個賣貨的女人是城裡來的,幹活慢慢騰騰,文斯斯的,眼神還不好。

趁她去掀罈子蓋的時間,我看到一本本連環畫用繩子就吊在我的眼前,明晃晃地挑逗我的底線。我一看,正好是一本打日本鬼子的,我再用眼瞧那女人,她沒往這邊看,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以難以想像的速度,把眼前這本連環畫輕輕地摘下來,塞到我的衣服里。

等她忙完,交給我醬油,我故作鎮靜地說謝謝大娘。拿起她找我的兩分錢,緊忙往外面跑去。

那本畫書,我看完后,也不敢拿出來現眼,只好悄悄地壓在枕頭底下。這本書成為我心靈的一個陰影,也是一個痛點。但是我實在無法掩飾自己對書的愛好,採取了不道德的方法據為已有。

後來,我再去買東西,都不敢拿正眼看她。生怕哪天她發現這件事。

扔書。

我看閑書我媽經常說我,我看課本我媽從來不會批評。有幾次,我耍了個小聰明,把小說書用書皮包起來,假裝是在看課本,中間還時不時托腮思考,做些筆記,心想這樣我媽肯定不會懷疑的。

哪知道,小孩子再精明都不會逃過父母的眼光去。我媽突然問,你看到哪一課了?我嚇一跳吱唔半天沒答上來。

我媽是文盲,我想胡弄她還不是小意思,沒想到她老人家火眼金睛啊。

她一邊罵,一邊奪過我書,一把扔到老遠去。

整天讀這些破書,有什麼用啊?是能當飯吃,還是能當衣穿啊?

我心疼得趕緊跑過去把書撿起來,跟媽保證,以後再也不敢了,我現在去割草,幹完活讓我再看一會兒。

現在,我常常逗我媽,問她,媽,讀書能當飯吃吧?能當衣穿吧?她就笑了,知道我問的什麼意思。她說,也虧你好學習,否則哪兒有今天這個日子啊。還是讀書有文化才有前途呢。

抄書。

除了讀書,我還抄過很多書。把精彩的篇章和名言名句名段抄在本子上。

好多書還做了筆記和註釋。

我一個女同學上師範學校,學校有圖書館,知道我愛讀書,暑假前,專門從圖書館幫我借一本好書回來。

我看著看著,把書當成自己的了,信手在上面做起了筆記,寫上了體會。等暑假結束還給她時,她一看,沒法還回去了。到現在我都感激她,把這本書留給我,她也為此付出了代價,那時一本書的錢就是她一個星期的伙食費啊。等於她要從牙縫裡扣出來,補償我的這本書給圖書館。真的是不好意思了,在這裡我也向她表示感謝和道歉。

買書。

我上高中時,每周回家一次,每次我都要路過公社的郵電局和新華書店,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書。像《遼寧青年》《中學生》我幾乎每期都會買,即使吃不飽飯,不吃葷菜,也要買書。後來因為我營養不良,腿上都有了水腫,用手一摁,一個深坑,人家說這是營養不良,我哪管這些,就著鹹菜疙瘩,泡著開水飯吃。無論如何我的生活里不能沒有書,沒有書就等於要了我的命一般。

藏書。

這些年我們家搬家,能剩下的有用的東西基本沒有,只有一箱一箱的書。什麼都可以扔,唯有書不能丟,走到哪兒帶到哪兒,調哪個單位搬哪個單位,我的生活離不開書。

有時別人不要的書,我都會撿起來,走路遇到書攤也會上去看半天,淘幾本回來。

到人家那兒去辦事,只要碰到有多餘的書,不管別人願意不願意,我都會管人家要書,拿回家中來。現在我的辦公室和家中有好多的書,家裡雖然沒有存摺,但有許多的書和字畫,我跟孩子說,將來把這些書用大大的長長的書櫃放置起來,別人進來一看,說沒有學問別人都不信。一個人家裡有書櫃就有了品味,就有了層次,就有了希望和未來。因為錢可能被花沒了,而知識永遠是別人偷不去的,也花不完的。

寫書。

這些年,業餘時間自學寫作,發表近二千篇稿件,也寫了三四本書,因為我知道農家子弟,沒有任何背景關係,家底子太薄,甚至目前都還處於「負翁」行列,如果再不刻苦,怎麼能在當前這種社會環境里生存下去。

我懷念那些沒書讀的日子,也懷念那些讀書的日子,現在不僅讀書還寫書教書,寫自己的故事,幫助中國小生提高寫作水平。

我們那時想讀書愛讀書,可是沒錢買書。現在的孩子要多少書有多少書,可是卻不好好讀。我不知道是社會的進步還是退步,我也不知道是我們過去幸福還是現在的孩子幸福。我總覺得現在的孩子在蜜罐子里長大,沒經歷過大風大浪,如果真的有一天,當國家和社會重新面臨災難,他們能不能從容地應對,好日子過慣了,還能吃二茬子苦嗎?

我國小國中的學校里僅有一兩個公辦老師,其餘都是代課老師,再勤奮底子還是比較差,所以考軍校也只上了中專。後來考上軍校參加工作后,又自學了兩個大學部。現在的孩子老師全部是科班出生,學校的條件越來越好,學不出好的成績真是不應該呢。

當然,如果你有個像李嘉誠的爹,完全可以不用努力,學好數理化不如有個好爸爸。

過幾天我就要到北大去學習一個星期了,沒想到快退休了竟然還能享受再次讀書的機會,一想到這些就滿心地興奮。

編 委 會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點擊愛心,感謝大大無私地分享
喜歡
寫了5859437篇文章,獲得1903次喜歡
Line
則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記者翁正杉/宜蘭報導 2018五合一選舉民進黨宜蘭縣長誰出線,黨中央卻在「依黨內初選提名機制」與「徵召」中暗自角力,但看代理縣長陳金德近日又第二次下鄉廟宇之旅及大型看板掛出,不勉讓人聯想被徵召的機率變大...
記者陳建輝/礁溪報導   佛光大學在教育部新南向計畫的支持之下,特別與泰國藝術大學管理學院合作,推出寒假短期交流遊學團,在主任陳尚懋與經濟系助教羅羽筑的帶領下,共22名師生於1月28日中午飛抵泰國曼谷「蘇凡...
什麼是厭食症? 厭食症或完全醫學術語厭食症神經性厭食症是一種進食障礙問題,由持續的消化問題引起,導致體重嚴重喪失。厭食症曾經是青春期婦女觀察到的,然而,目標年齡差距已經從最小的7歲擴大到80歲。此外,...
記者陳建輝/礁溪報導 2月7日礁溪分局四城派出所警員蔡威祥備勤勤務時,於晚間20點30分發現派出所外有一男子在外徘徊,於是上前關心及詢問。 經查游姓民眾(55年次)家住派出所附近,於2月7日早上外出工作忘記攜帶住...
  記者翁正杉/宜蘭報導 柯姓男子與另一友人上南湖大山拍雪景下山途中,因體力不支向台中市消防局求救,宜蘭消防局接獲轉報,於中午12點25分由大同分隊搜救人員及林務局人員出發前往,今晚先夜宿多加屯山屋,俟明...
年復一年,每每一到寒冷的冬天都是養肉增胖的好季節((誤 從小火鍋到吃到飽、從家中燉補到外食的羊肉爐薑母鴨,這都是冬天不可缺少的美食之一。但隨著媽咪年紀的增長,想在滿足口腹之慾又同時維持身材,似乎已經...
記者陳建輝/宜蘭報導   宜蘭縣政府環境保護局副局長郭峯志昨(9)日帶隊視察台二線、台九線、頭城火車站、四城火車站、礁溪火車站及礁溪轉運站等地區的環境清潔維護和公廁清潔衛生管理情形,查核維護情況良好,針對...
記者翁正杉/冬山報導 明日就是農曆大年初一,家戶特別要注意火燭,今天中午12點43分許消防局接獲冬山鄉保安一路120號(長長建塑膠工廠)發生工廠火警案,所幸是工廠外堆積的太空包起火,消防局出動冬山、五結、馬賽...
記者陳建輝/宜蘭報導 宜蘭縣政府警察分局惠好派出所警員楊恩長日前接獲民眾報案,稱宜蘭縣員山鄉尚惠路58巷內,驚見一名男子跌落水溝,渾身發抖、眼神呆滯,警員獲報後立即趕赴現場。 現場男子跌坐於水溝內,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