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勝利精密舊案牽出「案中案」:併購標的「嫁人」前夜 PE錯失價值2億股權

勝利精密舊案牽出「案中案」:併購標的「嫁人」前夜 PE錯失價值2億股權

日前,一件塵封已久的內幕交易「案中案」浮出水面:2016年5月19日,證監會網站披露了對勝利精密在2014年併購德樂科技等公司的過程中存在內幕交易的行政處罰決定,而作為當時持有德樂科技13.19%股份的PE基金中科東南這才發現,德樂科技在與勝利精密洽談併購的過程中對其進行了隱瞞,導致其在德樂科技「嫁人」的一個多月前,將所持德樂科技全部股份轉讓給了德樂科技董事長陳鑄,從而錯失德樂科技資產證券化的財富盛宴。

「在德樂科技被併購的前夜我們就退了出來,導致我們白白損失了近2億元!」中科東南的投資人胡紅兵對證券報記者表示。

命運殊異的是,他投資的另一隻基金中科東海卻因為拒絕了被回購的提議,最終分享了這次財富盛宴:2016年9月解禁期一過,中科東海便拋售了手裡所有的勝利精密股票,套現7000萬元。

在過去三年的A股併購重組熱潮中,為攫取最大利益,標的公司與PE產生股權糾紛的現象時有發生,這一「案中案」正是典型案例。

對此,中科東南請求公安機關立案未果后,隨後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2014年10月30日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陳鑄返還中科東南原持有的德樂科技股份對應的勝利精密2180.55萬股,以及股息436110元。2017年4月5日,法院作出了對此案的一審判決,認定陳鑄對中科東南隱瞞了併購重組的重要信息,構成欺詐,但認定中科東南的撤銷權已過一年的除斥期間,遂駁回了中科東南的訴訟請求。日前,中科東南提起上訴。

「失之交臂」的2個億

作為中科東海的LP,胡紅兵非常清楚地記得,那一天是2014年11月25日,中科東海投資1500萬並持股5%的德樂科技找過來,告知胡紅兵一個天大的「喜訊」:德樂科技要被勝利精密併購了,需要中科東海這邊簽署相關材料!聞此,胡紅兵先是恍然大悟,隨後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時間回到2010年,胡紅兵作為LP,先後出資6000萬元和3000萬元,成立了兩隻基金中科東南和中科東海,並委託中科招商進行管理。

2010年8月,中科東南向德樂科技增資2500萬元,獲得其13.89%的股份。

半年後,中科東海向德樂科技增資1500萬元,獲得其5%的股份,中科東南手中的股份被稀釋到13.19%。同時,兩隻基金委派中科招商董事林敏雄擔任德樂科技董事。

中科東南和中科東海增資的時候,德樂科技已經在準備IPO,並於2012年9月向證監會提交申報材料,但之後不久便遭遇IPO暫停。2014年1月IPO重啟后,德樂科技又於2014年4月18日重新申報材料。「結果到了2014年10月27日,林敏雄告訴我們,德樂科技的IPO撤回了。」胡紅兵說。

德樂科技董事長陳鑄在接受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IPO撤回一方面是保薦代表人辭職,無法更新材料,另一方面是由於2014年以來德樂科技業績下滑。

IPO撤回后,股東們都鬧得不高興。隨後,我飛到深圳,找到林敏雄,一方面是三年的投資合同已經到期了,如果要繼續投資的話需要續簽,如果不續簽的話可以根據當初的協議由我進行回購。

隨後,林敏雄將上述情況彙報給了時任中科東南董事長徐永福。2014年10月30日,徐永福帶著中科東南的公章,到南京與陳鑄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將中科東南持有的全部13.19%的德樂科技股份以3333.33萬元(年化利率8%)的價格轉讓給了陳鑄。

招股說明書顯示

當時投資德樂科技的一共有5隻基金,除了中科招商管理的中科東南和中科東海,還有高達資本管理的高達滙豐、高鼎遠志和高達梧桐。除了中科東南,在2014年10月30日當天,高鼎遠志也與陳鑄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以1584萬元的價格將持有的6.33%德樂科技股份轉讓給了陳鑄。

「當時林敏雄的電話也打給了中科東海,提議由陳鑄進行股份回購。我們當時的第一反應是:IPO剛剛撤回,等等看吧,反正才1500萬。結果林敏雄勃然大怒,說『你們這時候不退,以後拿不到錢別來找我!』我當時就在電話旁邊,他原話就是這麼說的,我聽得一清二楚。」胡紅兵表示,事情最後不了了之,中科東海留了下來。

結果中科東南手裡的德樂科技股份剛被陳鑄回購不久,中科東南的LP們就在2014年11月25日得知了德樂科技要被勝利精密收購的消息。

「知道這樣的結果之後我們當時非常震驚,然後我們找到林敏雄質問,結果他表示中科東南從德樂科技退出是沒有問題的,是符合中科東南的利益的。」

胡紅兵表示。

證券報記者得到的相關材料顯示,對於當時的情況,林敏雄稱:

「知道德樂科技要被勝利精密併購之後,我電話問陳鑄,是不是你在回購中科東南手裡的股份的時候已經知道勝利精密接觸了你,這樣做的話就不厚道,跟投資人很難交代。陳鑄說沒有這回事,他說是回購交易完成之後,勝利精密通過券商找上來的。我當時也懷疑陳鑄,但他當時就是這樣回答我的。」

隨後的2014年12月21日晚間,勝利精密發布收購預案,德樂科技100%股權作價5.95億元,勝利股份擬為此支付6612.73萬股。2015年8月,上述收購完成。有幸留了下來的中科東海最終分享了這次造富盛宴。2016年9月,解禁期一過,中科東海便以10元/股左右的均價拋售了手裡所有的勝利精密股票,套現7000萬元。

5年4.67倍,這樣的回報足夠中科東海的LP們滿意,但同樣還是中科東南LP的胡紅兵面對這樣的結果心裡確實五味雜陳,「中科東南手裡的德樂科技股份如果不是在併購的前夜被陳鑄回購,那麼2500萬的投資我們能拿回2個多億,可實際上我們只得到了3333.33萬,而且就發生在宣布併購前的一個多月,我們白白損失了近2個億!」

內幕交易「案中案」

胡紅兵告訴證券報記者,在得知德樂科技要被勝利精密併購后,他就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了」,但一直苦於沒有證據,直到2016年5月26日。

這天,中科東南方面從媒體上看到一篇名為《瘋狂的內幕交易:勝利精密高管集體泄密,告好友指揮配偶》的報道,報道了勝利精密在收購德樂科技和其他兩家公司的過程中,存在內幕交易行為。於是,他們馬上去證監會網站翻看2016年5月19日證監會對勝利精密的行政處罰決定,結果令他們大為震驚。

行政處罰認定:

勝利精密併購重組的內幕信息形成於2014年6月8日,內幕信息敏感期為2014年6月8日至2014年12月22日。同時披露的信息顯示,在2014年6月8日的勝利精密董事會上,董事長高玉根提出進軍移動通訊產業,近期將通過收購相關企業實現這一戰略。而在勝利精密收購的三家公司中,僅有德樂科技營業範圍涉及移動通訊。

中科東南方面又查閱了勝利精密當時的公告:2014年9月19日,勝利精密發布停牌公告,停牌事由為正在籌劃重大事項;2014年9月25日,勝利精密發布《關於籌劃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停牌公告》;2014年10月9日,勝利精密公告就購買資產事項聘請獨立財務顧問、法律顧問、審計機構和評估機構……

「也就是說,德樂科技很有可能最早在2014年6月8日之前就已經與勝利精密就收購事宜展開接洽了,但在2014年10月30日簽署《股權轉讓協議》之前,我們對此一無所知,由此作出了將股份轉讓給陳鑄的錯誤決定。」胡紅兵稱,2016年6月27日,中科東南以陳鑄涉嫌違規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向常熟市公安局遞交報案材料。

2016年7月27日,常熟市公安局受理並展開預調查。常熟市公安局通過向證監會調取的重大事項備忘錄顯示:

勝利精密與德樂科技第一次接觸時間是2014年10月14日,當天,德樂科技董事長陳鑄和董事會秘書賈如在德樂科技會議室接待了勝利精密方面的兩名工作人員,並介紹了公司的基本情況。

德樂科技是怎麼跟勝利精密牽上頭的?陳鑄在相關材料中是這樣描述的,「2014年10月份的時候,我知道公司IPO終止了,我就繼續找券商輔導之後的IPO排隊,當然也不排除能夠併購。其中,東吳證券問我願不願意被勝利精密併購,我說可以的。後來提出這次併購的日期記不起來了。」

經過接觸后,2014年10月24日,勝利精密的盡調團隊到德樂科技作現場盡調。同日,陳鑄簽署了勝利精密併購德樂科技的保密協議。隨後的2014年10月30日,陳鑄分別與中科東南和高鼎遠志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以4913.33萬元的價格回購了兩隻基金合計持有的德樂科技19.52%的股份。

為籌措回購上述股份的資金,陳鑄通過中間人吳偉東向勝利精密董事長高玉根借款5000萬元。吳偉東跟陳鑄和高玉根均是老相識,據吳偉東陳述,他在2000年左右就與陳鑄認識,更是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因為生意上的往來認識了高玉根。為籌措這次回購股份的款項,陳鑄找到了吳偉東。

「大概是2014年10月初的一天,陳鑄到蘇州來的,具體細節我也想不起來了。他開口問我借5000萬元,我說自己沒有但可以想想辦法,然後就去找高玉根借款。我跟高玉根說自己做投資要借5000萬元,他說考慮考慮,過了幾天才答應。我當時就將這5000萬元轉給了陳鑄。」

吳偉東在相關材料中回憶了當時的過程。

而在上述併購重組進展的整個過程中,作為持股13.19%的重要股東,中科東南卻一直被蒙在鼓裡。重大事項備忘錄顯示,在進行完股份回購后,2014年11月25日,陳鑄前往勝利精密與勝利精密董事長高玉根等人展開會談,達成初步收購意向,隨後通知中科東海簽署材料,中科東南這才知道德樂科技要被勝利精密併購。

不過,2016年9月24日,常熟市公安局認定「你(單位)於2016年7月27日提出的南京德樂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違規不披露重要信息,我局經審查認為沒有犯罪事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條之規定,決定不予立案」,並向中科東南下達了《不予立案通知書》。

贏了事實輸了官司

在尋求公安立案無果后,2016年11月3日,中科東南向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立案,並提出兩項訴請主張:

一是,中科東南認為,陳鑄和德樂科技既未召開股東會,更對中科東南隱瞞與勝利精密籌劃併購換股的重要事項,構成了對中科東南的欺詐,致使中科東南在對併購不知情的情況下於2014年10月30日與陳鑄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該協議應當撤銷;

二是,勝利精密收購德樂科技作價5.95億元,股份支付數為6612.73萬股,中科東南依法可獲得股份支付數為872.22萬股。同時,勝利精密於2016年6月21日經10轉15派0.5元現金后,中科東南原持有的德樂科技股份對應勝利精密2180.55萬股,並享有股息436110元。依據《合同法》第五十八條規定,陳鑄應當將該股份及股息返還給中科東南。

對此,陳鑄辯稱,《股權轉讓協議》系雙方的真實意思表達,合法有效且已經履行完畢,不具備法定的撤銷事由;其本人依據《股權轉讓協議》取得德樂科技13.19%股權,而非勝利精密股份,故中科東南無權要求返還勝利精密股份及股息。綜上,請求駁回中科東南的訴訟請求。

「庭審中,陳鑄方面仍然堅稱未在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前籌劃併購重組,我們向法庭出示了常熟市公安局調取的相關證據材料后,他們又改口稱接洽籌劃併購重組不構成重大事項,無需告知中科東南。而且,他們還向法庭提交證據材料,強調保密協議實際簽訂於2014年12月底,是為提交併購重組材料而倒簽時間的。」胡紅兵回憶稱。

法院認為,按照當初陳鑄與中科東南簽訂的《增資協議》,陳鑄對中科東南負有重大事項告知義務;勝利精密就收購事宜到德樂科技進行洽談之時,陳鑄與中科東南尚未就股權轉讓達成合意,故陳鑄對中科東南負有重大信息告知義務,且這一信息對中科東南是否仍轉讓股權具有重大影響,其未能及時告知,明顯存在過錯;中科東南因為陳鑄隱瞞,作出錯誤判斷,並據此作出轉讓股權的錯誤意思表示。

綜上,法院認為,陳鑄在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時,故意隱瞞上市公司擬購買德樂科技的重大信息,誘使中科東南作出錯誤的意思表示,構成欺詐,中科東南依法有權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求請人民法院撤銷雙方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

不過,法院同時認為,中科東南應當自2014年12月18日起知曉《股權轉讓協議》的撤銷事由,但其直至2016年11月3日才請求人民法院撤銷上述協議,已超過一年的除斥期間,撤銷權業已消滅。故中科東南無權要求撤銷《股權轉讓協議》,進而亦無權要求陳鑄返還勝利精密公司股份及股息等。

「我們是2016年5月26日看到《瘋狂的內幕交易:勝利精密高管集體泄密,告好友指揮配偶》的報道,又據此查看了證監會於2016年5月19日發布的行政處罰公告,這才有依據對陳鑄涉嫌欺詐進行合理懷疑,由此展開調查。但法院沒有將這個時間節點作為起算點,因此超過了一年的除斥期間。也就是說,法院認定陳鑄欺詐,但我們來晚了。」胡紅兵稱。

2017年4月5日,中科東南收到了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法院判定,「原告中科東南的訴訟請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並駁回原告中科東南的訴訟請求。如不服本判決,可以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對此,胡紅兵告訴證券報記者,中科東南已經提起上訴。

疑點重重的未了局

從2014年10月30日稀里糊塗地賣掉股權,到聽聞德樂科技被併購感嘆「感覺錯過2個億」,再到2016年看到《瘋狂的內幕交易:勝利精密高管集體泄密,告好友指揮配偶》的報道后「恍然大悟」,再到從報案到上訴的全過程,事實已經基本清楚。但胡紅兵坦言,即使如此,此次案件中還有很多疑點至今他也沒搞清楚。

在本案中,中科東南到底是什麼時候知曉的《股權轉讓協議》撤銷事由成為關鍵中的關鍵。中科東南主張應該自《瘋狂的內幕交易:勝利精密高管集體泄密,告好友指揮配偶》的報道發布之日起,也就是2016年6月19日,而陳鑄主張應該從他告知中科東南的指定聯絡人陳敏雄收購事宜的時間起算,即2014年11月25日。

法院認為:

林敏雄是中科東南和中科東海委派到德樂科技的董事,而中科東海並沒有退出,且與勝利精密簽訂過《保密協議》,即使林敏雄之前沒有親歷過德樂科技被收購全過程,但鑒於其多重董事身份,最遲應該在復牌公告發布之日起知曉德樂科技被收購的全過程,林敏雄代表的中科東南亦應在此時知曉《股權轉讓協議》的撤銷事由。

同時,法院指出,從中科東南與陳鑄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到勝利精密發布收購德樂科技的預案公告,中間相隔僅一個多月,而上市公司收購資產須經歷「初調、盡調、評估」等多個環節,中科東南作為專業投資公司,應該能在《股權轉讓協議》簽署前知曉陳鑄已經與勝利精密進行洽談。

「我們作為LP,只是出資人,平時也都有自己的生意打理,不可能知道德樂科技內部的情況,所以才每年拿出好幾百萬的管理費,委託中科招商對兩隻基金進行管理,中科招商指派的基金經理林敏雄也是我們兩隻基金委派到德樂科技的董事。」胡紅兵懷疑,在整個過程中,林敏雄可能與陳鑄一起欺騙了LP,只是沒有證據。

林敏雄則表示,在德樂科技撤回IPO申請之後和《股權轉讓協議》簽署之前,其並不知道收購事宜。相關材料中,在被詢問「2014年10月10日到2014年10月30日期間,德樂科技有無召開股東會、董事會?」陳敏雄答:「在此期間德樂科技沒有召開過股東會、董事會,我是德樂科技的董事,如果要召開股東會、董事會的話,應該要通知我去開會的。」

但是,在IPO終止之後,德樂科技無論是重新申報IPO,還是尋找被併購的機會,選項仍然很多,在這期間,德樂科技正在洽談併購,林敏雄或許並非完全不知曉。陳鑄告訴證券報記者,「在這期間,我飛到深圳去找林敏雄,告訴他我們正在跟很多公司洽談併購,也希望如果有併購的機會他能幫我們介紹,結果他也沒給我們介紹。」

同時,德樂科技到底是什麼時候與勝利精密接觸的,也是本案的一大疑點。前面已經提到,在2014年6月8日的勝利精密董事會上,董事長高玉根提出進軍移動通訊產業,近期將通過收購相關企業實現這一戰略。而在勝利精密收購的三家公司中,僅有德樂科技營業範圍涉及移動通訊。胡紅兵認為,這意味著,德樂科技與勝利精密的接洽可能早在2014年6月8日之前已經展開。

另外,證券報記者梳理了2014年12月18日收購預案發布之後勝利精密的公告。其中,2015年3月27日晚間,證監會發來的反饋意見指出,「申請材料披露,德樂科技在2014年上半年終止IPO。請你公司補充披露德樂科技終止IPO進程的原因。請獨立財務顧問核查並發表明確意見。」

2015年5月6日,財務顧問東吳證券回復稱,「德樂科技2014年上半年終止IPO的原因為:由於當時IPO審核排隊時間較長,審核進度及預期上市時間具有不確定性,以及2014年上半年受市場因素影響,德樂科技2014年上半年的業績出現較大幅度的下滑,經綜合考慮上述因素,德樂科技決定終止IPO申請,未申報2014年中報財務資料。」

「無論是證監會的反饋意見,還是東吳證券對反饋意見的回復,都表明德樂科技2014年上半年終止IPO,而且,東吳證券還指出,是德樂科技決定終止IPO申請,才未申報2014年中報財務資料。也就是說,德樂科技在上半年的時候已經決定終止IPO申請,並很有可能已經展開併購的洽談了。」

胡紅兵表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