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鄉村教師22年的堅持:八十里路雲和月,只為孩子更好成長 | 深度

鄉村教師22年的堅持:八十里路雲和月,只為孩子更好成長 | 深度

↑ 點擊上方「現代教育報」即可關注我們



3月4日早上7點,太陽剛剛升起,北京又迎來了一個陽光明媚的周末,不少市民紛紛選擇出遊踏青。

而北京市密雲區太師庄中學郭建梅老師卻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要做——她要去太師屯鎮橫城子村進行家訪。

當天要家訪的兩名學生都住在山區,從密雲城區往返要近百公里,來回也得花上一整天,這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

雖然家訪的過程有些辛苦,但郭建梅卻認為,這是一件收穫大於付出的工作。

透過雲層的光

早上7點30分,陽光透過薄薄的雲層照耀著大地。郭建梅照顧完女兒吃過早飯後,就匆匆地下樓去開車了。

「現在條件好多了,都能開車去家訪,而且學校也很支持,在假期里還會派車支持老師去家訪。」郭建梅邊開車邊說。

郭建梅是土生土長的密雲人,當老師是她小時候的夢想。大學畢業后,她又回到密雲,當了一名農村教師。從1995年參加工作以來,除了懷孕生子那段時間,郭建梅一直堅持在一線,擔任班導。

剛參加工作那一年,郭建梅對家訪並未上心。但是當年冬天發生的一件事,讓她開始重視起家訪來。她有個習慣,學生上每堂課前,她都會親自在教室外等著。

那是一個冬天的早晨,已經上課十分鐘了,只見幾位學生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向教室跑來,褲腿、褲腳、鞋子上都是泥。他們低聲說因為遲到在校長那裡挨了批評。

後來,深入了解情況,才得知這幾位學生家住山區,離學校很遠,頭天晚上下了雪,路變得十分泥濘,根本無法騎車,只好步行,所以就遲到了。由此,她便萌發了去學生家裡看看的想法。

一個周末,郭建梅騎上車,在塵土飛揚中,趕了一個多小時的路。「在騎車途中,我想,學生們每天上學這麼辛苦,風吹日晒,也太不容易了。」郭建梅說。

此後,家訪便成了郭建梅日常工作的一部分,「通過家訪,不僅能及時了解學生的情況,更能對學生感同身受了。」郭建梅說。

師生的約定

伴著車裡舒緩的音樂,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才顯得並不那麼漫長。

8點50分。距離家訪的目的地越來越近了。

早春的北京,雖然樹木還沒有發芽,但是在藍天白雲的映襯下,遠山的輪廓卻顯得異常清晰。快到村口了,郭建梅遠遠地就看見站馬路邊等待的那個女孩。她就是小王,一個乖巧懂事,認真學習的女孩。

由於患病,小王父親幹不了重活,家裡就靠母親在古北水鎮景區上班掙點錢。小小年紀的她便主動承擔起家務和照顧父親的重任,為母親分憂。那時的小王剛上初一,那次也是郭建梅第一次去她家。

現在,小王已上初三,向來按時交作業的她多個周末返校后未交作業,這讓郭建梅既擔心又著急,決定再來家訪。她心想:「這段時間可是中考的衝刺階段,真心耽誤不得。」

將老師迎進家,小王默默地坐在邊上。郭建梅先和家長介紹了小王在學校的表現,尤其重點表揚了她在校學習刻苦和樂於助人。



「還有不到4個月就要中考了,如果小王再努力努力,應該可以考上密雲最好的高中。但是最近幾次,小王周末的作業完成得並不理想。」郭建梅委婉地說出了這次家訪的目的,希望能得到家長的配合。

小王的父母對孩子也寄予了厚望,「要想走出農村,必須要多讀書,我們也希望能多掙點錢,供孩子上學。」小王的母親說,由於她上班的地方離家較遠,有時周末也不能照顧孩子。

在一來二去的對話中,小王也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紅著臉低下了頭。「由於周末自己在家,有時就控制不住玩手機,耽誤了寫作業,今後一定改正。」小王紅著臉說。

不知不覺,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臨近中午,儘管小王的父母一再挽留吃飯,郭建梅還是婉言謝絕了,並和小王約好,回學校見。

「家訪其實有很多技巧,如果家訪只是單純去『告狀』,不僅學生會反感,家長也會覺得沒面子。」郭建梅說,在一次次的和家長們的溝通中,她也慢慢學會了很多說話的方法和技巧。

學生重獲自信

11點20分,郭建梅從小王的家裡出來,前往另一名女生小呂的家裡。

路上隨便找了個地方吃口飯。家訪盡量不給學生家裡添負擔,這也是郭建梅一直堅持的原則。

學校里有對雙胞胎女孩,其中一名小呂是郭建梅的學生。「學生很優秀,成績也很好,但性格非常內向。」在郭建梅看來,一般成績不錯的女生相對會比較自信,而她時常從女孩的眼神里看到的是自卑。

後來在家訪中才得知,這對雙胞胎女孩的父親在一次車禍中過世了,母親由此導致精神失常回了四川老家,留下這對雙胞胎女孩,由叔叔嬸嬸照顧。得知女孩們的不幸身世,郭建梅打心眼裡想幫助她們。



於是,她在保護小呂隱私的前提下,邀請班裡的女生和小呂組成小組,希望能用其他同學的開朗帶動她。同時,她和其他老師也儘可能給小呂創設展示的機會,讓她品嘗更多的成功。

慢慢地,小呂變開朗了,臉上也有了笑容。「如果沒有家訪,我可能就不能得知小呂的情況,畢竟青春期的孩子會有很多秘密不願與人分享,更何況是『傷疤』。」郭建梅說。

這次去小呂家,就是再鼓勵鼓勵她,希望她能在今年的中考中取的好成績。

由於在農村學校教書,郭建梅教過的不少學生的家境都不太好,於是她就抓住各種機會,給學生們講勵志故事,鼓勵他們奮發圖強。20多年來,不少學生都考上了大學,實現了夢想,而這也正是她認為當老師的價值所在。

16點,郭建梅從小呂家出來,也為一天的家訪劃上了圓滿的句號。

22年的堅持



18點20分,由於趕上周末回程的晚高峰,郭建梅家訪完回到家已是晚上。

「趕緊洗洗手,先吃飯吧。」郭建梅一進家門,她的愛人指著桌上已經做好的飯菜說道。22年來,這就是郭建梅生活的常態,同為老師的愛人,也默默地在背後支持了多年。

「因為我們兩口子都是老師,所以相對來說很難全身心地照顧自己的孩子。」郭建梅說,「我的愛人也經常去家訪,如果家訪的家庭在同一方向,我們倆就一起去。」

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家訪曾是班導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崛起,不少老師依靠電話、QQ、微信等方式與家長們進行聯繫,傳統家訪漸行漸遠。

「雖然現在微信、電話都很方便,但是有些話還是當面說更有效果。」郭建梅說,「因為家訪不但可以拉近老師和學生、家長之間的距離,更能形成家校合力。」

作者:本報記者 鄭祖偉 湯灝 張瑩 雷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