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專訪奧塔哥大學副校長Helen Nicholson:讓個體發揮所長才是教育的目的

專訪奧塔哥大學副校長Helen Nicholson:讓個體發揮所長才是教育的目的

作為紐西蘭第一所高校,奧塔哥大學實在很低調。它坐落在紐西蘭的達尼丁市,該城在1994年與上海結成友好城市,但無論是城市氣質還是規模都和上海大不相同。這裡的總人口只有12萬,其中有1/6是學生。不過,城市規模並沒有限制奧塔哥大學的發展,在QS世界大學排名中,紐西蘭有兩所大學進入世界200強,奧塔哥大學就是其中之一,它也是全球少有的QS五星加大學之一。

作為外事副校長的Helen Nicholson說,她現在所走的路是當年上醫學院時想象不到的。從英國布里斯托大學博士畢業之後,她曾做過外科手術醫師,後來又成了一名大學學者。1998年來到紐西蘭,成為奧塔哥大學解剖專業的教授。幾年之後,她憑藉專業能力成為醫學院院長,直到2014年才被任命為副校長。作為奧塔哥優勢專業的負責人,學校希望她的專業能力能幫助吸引更多國際上的關注和學生。然而,在她看來成為副校長並沒有改變她對教育和專業的熱情。在評價自己過往的成就時,Nicholson認為學術貢獻和培養的博士生是令她驕傲的原動力。

Helen Nicholson:奧塔哥大學副校長

如今的大學教育已經和Nicholson年輕時所經歷的完全不同,技術變革提高了教育質量。但這並沒有改變教育本身的初衷,「我們仍然希望把目光聚焦在學生個體,他們的各有所長才是重點」。經歷過崇尚精英制的英國教育,Nicholson更能感受到紐西蘭教育里有溫度但不失態度的一面。

界面新聞:過去的20年裡,你認為教育最大的變革是什麼?

Nicholson:最重要的應該是教學質量提高了,並且教育的重心轉向學生。他們怎麼學比老師怎麼教重要,按部就班的授課已經不滿足學生的教育需求,他們獨立學習的能力變得越來越高。比如,學生們使用更多的高科技技術,將學習經驗和工具融合起來。舉一個例子,20年前我們也會在課堂上播放錄像,來教學生們應該怎麼做手術,但是因為條件有限,我們只能把大家聚集起來,在課堂上使用這些設備。但現在不同,課前學生們就已經預習過影像資料,課上我們更多是討論其中的難點和重點。加上課上有Clicker這樣的輔助工具,學生們的參與度也更高,老師更容易知道自己的教學反饋。從這一點來說,技術改變了老師和學生在課堂上的互動。

界面新聞:你有哪些值得驕傲的工作成就?

Nicholson:從學術上來看,我曾是一部名叫《獻給科學》(Donated To Science)醫學紀錄片的製作人。這是第一部拍攝器官捐獻者和他們經歷的影片。我們跟蹤拍攝了捐獻者去世之前和家人的相處、他們走後遺體又是如何被處理的過程。除了獲獎之外,這部影片也做出了許多突破。它讓很多對遺體捐獻有偏見的人改變了想法,你一旦了解了其中的價值以及醫師的專業度,對遺體捐獻的不信任感就會慢慢減弱。同時,很多醫學院會用這部影片做教學,告訴新手們在進解剖室之前應該做好哪些準備,通常這對他們來說不太容易。

另外,我引以自豪的是培養了一批博士生,他們現在世界各地做著不同的研究。當然,作為一位管理者,教職工能在我的幫助下達到職業目標也同樣帶來成就感。我承認,學者和管理者兩種身份之間有矛盾。做學者,你只需要在本專業領域付出相當多的時間,總能獲得成就。但作為管理者,得要面對形形色色的人,他們可能完全不懂你的研究領域,有時還會抱有情緒。對我來說,這的確需要平衡。

界面新聞:英美大學崇尚精英教育,他們鼓勵競爭和獲取個人成就,但是北歐教育更講究平均和平等發展。你認為紐西蘭的教育更偏哪一種?

Nicholson:作為接受過英國高等教育的人,我的直觀感受是,在紐西蘭,師生之間的關係並沒有像在英國那麼嚴肅和有距離感。但我不太贊同用地域區分教育的觀點。我認為好的大學在乎每一個學生,希望他們能最大限度地實現自我價值。但同時,學會和他人合作也同樣重要。在奧塔哥大學,有些專業的競爭的確會比較激烈。比如,第一學年結束,我們通過評估學生的學術成績,來決定哪些學生能被留下來。但這是因為資源有限,不得不限定學生人數而導致的,競爭在所難免。但作為一名教育者來說,我希望看到的是每一個學生都能發揮所長,這並不是用競爭可以達到的目標。

界面新聞:但其實大學們也很在意競爭,比如你怎麼看待大學排名的意義?

Nicholson:我們對排名其實又愛又恨。對像和馬來西亞的學生來說,大學排名影響到他們擇校和獲得獎學金的條件,它是一個始終避不開基準。紐西蘭一共有8所大學,我們都排在前世界大學的前3%。但即便如此,紐西蘭本土大學,也是相互友好但也各自較勁的狀態,不過好在我們都有不同的優勢學科。我們和奧克蘭大學是唯一兩所有醫學院的紐西蘭大學,而我們是唯一一所有牙醫專業的大學。去年奧塔哥大學在QS上的排名不錯,獲得了5+的星級排名。而且我們對國際學生也是有吸引力的。現在奧塔哥大學大約有兩萬名學生,大約30%都是國際學生。最大的國際生來源是美國,每年約有700名學生來自這裡,雖然他們很多都只來上一學期的短期課程。另外,學生去年數量大約為400人,其次是是馬來西亞學生。近幾年,印度學生的人數增長較快,去年已有120名印度學生來我們學校。

界面新聞:對國際學生來說,奧塔哥大學的吸引力在哪?

Nicholson:我講講國際生在這裡會經歷什麼吧。奧塔哥大學恐怕是紐西蘭唯一一所學校校內有住宿的大學,80%的學生都來自達尼丁之外,他們進校之後都會住在校園的公寓里。每一間公寓都會安排一位本地學生作為東道主,國際學生不用擔心新環境和社交。相反他們能很快的適應這裡。哪裡有購物、哪裡適合去戶外運動,本地學生都會告訴你。這裡就像一個小聯合國,形形色色的學生都會在這裡融合成一個集體。

另外,很重要的是,在這裡學生不用擔心安全問題。達尼丁是一個只有125,000人的城市,而學生就有兩萬 。每一學年,市長對新生和國際學生都有歡迎儀式,他們能感覺到自己作為「居民」對這個城市的重要性。這是與在大城市上學是完全不同的體驗。

界面新聞:提到城市,達尼丁的規模並不大,這會如何影響大學發展呢?

Nicholson:我們其實在基督城和惠靈頓也有校區。不過我認為這個問題首先要弄清楚一點,世界上也有大學坐落在「不大」的城市裡,城市規模並不能束縛大學的發展。我經常提到奧塔哥大學是紐西蘭第一所大學,但僅僅是立足本地還不夠,我們不少專業也參與解決很多國際議題。比如在腦科學和醫療健康等領域,我們就有很多優勢。還有,大學里70%的員工都不是紐西蘭本地人,包括我自己也是移民,所以我們的員工組成是非常國際化的。無論來自哪裡,有學生和學者加入我們時,他總能看到一些說自己家鄉話、長相膚色相似的人。看,這是一所國際性的大學。

當然對我們還有一點很重要,怎樣保證學生畢業后在職場領域獲得成功。如你所說,紐西蘭並沒有那麼多產業,一些優秀人才,特別是國際學生,想要找到好工作是需要幫助的。這也是我們為什麼會和紐西蘭教育委員會合作頻繁的原因。我們儘可能在很早的階段幫助他們介紹志願者或者工作機會,讓他們了解紐西蘭的職場文化,甚至培養人脈。當然,有一些國際生他們想要回國,有些因為拿了國內獎學金資助不得不回國,另外一些希望能留下。但無論如何,校方至少要提供這種機會,即使最後學生回國了,工作經歷對他們找好工作仍然重要。

我認為坐落在小城對大學來說的好處在於,學生來可以方便地找到咖啡館、足球場、橄欖球場、戶外運動的場所,這讓他們更容易平衡好學習和生活。從這點上來看,地理位置讓奧塔哥大學有自己特別的魅力,它把每一個人都聯繫得很緊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