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新歌聲》在去模式化路上有各種無奈

《中國新歌聲》在去模式化路上有各種無奈

文/新浪專欄 水煮娛 冷眼看電視

成也模式,敗也模式。

2012年,《好聲音》的轉椅盲選橫空出世,驚艷了國內電視觀眾和整個行業,當然也讓素人音樂選秀節目迎來了下一個黃金時代。

但不可避免地,做到第四季時,《The Voice》這個模式就漸顯疲態,只能靠周董一個人撐起一季的話題和熱度,這也沒辦法,國內觀眾需要持續新鮮感的刺激,既然節目形式沒什麼大的變動,那就只能仰仗一線的大咖明星了。

因版權原因,去年燦星為了如期在7月奉上一檔音樂選秀節目,不管是被迫創新也好,還是主動為之也罷,於是戰車代替轉椅的《新歌聲》出生,雖定位是一檔原創節目,但無法避免地讓人覺得《The Voice》的模式基因和影子還在,沒辦法原版模式在國人心中太過熟悉,所以還是會有一部分觀眾習慣地稱《新歌聲》為《好聲音5》。

能夠繼續做《新歌聲》第二季,應該說第一季還算成功。

不過《新歌聲2》背負的壓力依舊不小,無論是邀請新晉導師陳奕迅,還是設計四個戰隊專屬徽章大旗,亦或是升級所謂的「大逃殺」新賽制,凡此種種,都可以看出燦星想要徹底擺脫舊模式的野心,在當下眾多音樂選秀節目中重新找回自己的行業站位。

但坦白說,上周五看完首播節目后,還是略讓人有些失望的,當然冷眼君也看到了燦星些許無奈和妥協的地方。

「歐美模式韓綜套路」產生的違和感

必須承認,《新歌聲》第一季,依舊是一檔模式感很強的音樂選秀節目,尤其是對流程和環節設計地把握,整體上是給人一種歐美模式的節奏和感覺,而這也是燦星一直很擅長的內容製作。

不過《新歌聲2》首播片頭,則把冷眼君給驚到了,一度以為這是一檔韓國音樂選秀節目,尤其是增加了《哈利波特》電影片段中的魔法列車、學院、城堡等設計,而這些俏皮元素顯然和這檔模式感極強的音樂節目很是不搭,讓人看得有點跳戲。

不過,《哈利波特》電影的創意點或元素,一般倒是會在韓國節目中經常看到。比如說,去年韓國Mnet推出的童謠音樂類節目《WE KID》,其片頭的火車創意,讓人自然而然地聯想到《哈利波特》電影中熟悉的火車場景。

另外,四位導師在節目一開始玩起的「真心話大冒險」遊戲,也是韓綜節目中固有的一種套路化設定,雖然其中有一些好問題其實跟節目本身還有一定關聯,但明星隱私的娛樂化問題仍佔大多數,畢竟這樣可以吸引一票有著蠢蠢欲動八卦心的觀眾,當然這一趴也自然把節目開頭的節奏給整體拖慢了很多。

據了解,《新歌聲2》首播開頭的收視數據還不錯,所以就不難理解,對於燦星擅長歐美模式製作的成熟團隊而言,節目一開始要加入當下比較討喜的一些韓綜表現手法,顯然是一種迎合觀眾和市場的無奈做法。因為,當初燦星對於上花字這件事可是態度堅決地說不。

再來說一下這個模式固有的真人秀部分,過於標準化作業,當初讓大家眼前一亮,但是這幾年下來我們的觀眾看到太多真人秀了,所以還繼續這種套路化的真人秀,也確實難以打動現在的觀眾。

另外,嚴格意義上說,這個模式雖然打著選秀尋找好聲音的旗號,但實際上跟選秀走得越來越遠。

大逃殺賽制增加節目的新看點

節目開始,總導演金磊就談到了「魔鬼六次方循環大逃殺」的新賽制,這個酷炫的賽制名稱,想來應該有不少新的東西出來。

還是先來解釋一下這個新賽制,四位導師把各自戰隊學員分成3個小組,分別出戰其他導師的學員,四個學院兩兩對戰,總共進行6輪PK,勝出者將會進入下一階段的組內淘汰,組內獲勝者將有機會爭奪第二季總冠軍。

當然,首播只是海選階段,這個大逃殺的賽制只能在後續節目中進行,大概可以理解為,這個賽制包含兩個階段的對戰,第一階段是組外PK第二個階段則是剩下的組內成員繼續組內PK,而最終選出來的選手可以參加鳥巢的總決賽。

其實,單看目前的這個大逃殺賽制,在看點和對抗性上還是有很大提高的,多種交叉對抗的組合,不確定性很多,也是新增的主要看點。

當然,原有模式在先,很多人還是會自然地進行比較。以《新歌聲》第一季為例,除了海選之外,升級賽制主要包括兩個部分,第一個是組內淘汰PK,導師從各自戰隊中的10位選手最終選出5強。第二個則是組外對戰,分成兩組兩輪PK,兩位導師帶著戰隊的5強,採取一對一的battle。

而第二季的大逃殺賽制,很明顯,先是團外戰,后是組內戰,當然具體PK的激烈程度會有所不同,但整個賽制框架好像並沒有本質上的變化,只是排列順序不同而已。

組內對戰——組外團戰(《新歌聲》第一季,賽制順序)

對外團戰——組內淘汰(《新歌聲》第二季,賽制順序)

所以,這個全新的「魔鬼六次方循環大逃殺」的賽制究竟會呈現出怎樣的效果,還需要觀望一陣子,現在急著下結論,有點為時過早。

互聯網選秀會擠占傳統電視選秀空間?

如果熟悉《好聲音》的朋友應該記得,導師的開場歌曲秀是從第二季首播開始嘗試的,4位導師依次演唱其他導師的歌曲,一般都是4首歌曲的體量,主要是帶動一下現場很燃的氣氛。

第二季:那英《讓我一次愛個夠》、庾澄慶《征服》、汪峰《哭不出來》、張惠妹《存在》

第三季:那英《勇敢的心》、汪峰《白天不懂夜的黑》、齊秦《月亮可以代表我的心》、楊坤《無情的雨無情的你》

第四季:那英《青花瓷》、周杰倫《默》、汪峰《春泥》、庾澄慶《一起搖擺》

去年第一季的《新歌聲》,依舊保留了四大導師開場秀環節,總共演唱了5首歌曲,導師依舊是演唱其他導師代表曲目,最後一首《我要夏天》集體大合唱。

但今年《新歌聲2》的導師開場秀,節目組用力很猛,給人一種浙江衛視跨年演唱會的既視感,導師們彼此搭檔著總共演唱了9首歌。

其實,導師開場對唱的環節還擔負著導演組想要說明新賽制的額外功能。不過,不知道新賽制是否有通過這個開場給交代清楚。

陳奕迅、那英 《天地在我心》

周杰倫、劉歡《一笑而過》《你的背包》

陳奕迅、周杰倫《謝謝儂》 《印第安老斑鳩》

周杰倫、那英《因為愛情》

陳奕迅、劉歡《菊花台》

那英、劉歡《過把癮》

那英、周杰倫、劉歡、陳奕迅《滄海一聲笑》

首播6位素人表現平平的情況下,導師依舊是尬聊搶人,看點過分單一且無趣,早期不懂套路看一看還可以,現在再看完全沒有什麼新意。

1、藏族女孩次仁拉吉,《窮開心》,但其唱法給人一種吉克雋逸、吳莫愁的熟悉感,最終加入陳奕迅戰隊。

2、朱文婷《淘汰》,但她明顯是一位稍具爭議性的選手,沒有個人的特色,辨識度不夠,但4位導師都為其沖了下來,最終加入周杰倫戰隊。

3、去年參加過《夢想的聲音》的葉炫清,這次現場演唱《從前慢》,算是正常發揮,最終選擇加入那英戰隊。

4、專業B-BOXer的張澤,算是選手中稍微讓人有印象的一位,現場進行專業的B-BOXer表演《天氣那麼熱》,最終加入陳奕迅戰隊。

5、符榮鵬《無條件》(淘汰)。

6、新加坡華裔董資彥,演唱爵士風的《戀曲1990》,和第一季的偏爵士風的新加坡華裔向洋感覺有點相似,最終加入周杰倫戰隊。

當然,這個節目的選手從來都不是純素人,或者說極少有純素人,雖然能保證節目的那一刻閃光,但是後續很難有特別好的成績,比如說上一季冠軍汪峰戰隊的民謠小子蔣敦豪,大家對他鮮有印象。

其實,後續產業鏈及經紀開發,一直都是燦星的軟肋。而上次採訪《明日之子》總監製馬昊時,認為選秀應該是一個閉環,節目結束不代表選秀結束。

她舉例2013年的《快樂男聲》,在10強誕生的時候,天娛的四大經紀總監就空降湖南衛視,各自認領了10強選手,通過三個月的比賽,天娛的經紀人已經和選手培養出默契,經紀人很明白節目結束之後應該如何按照節目中的人設去推自己的藝人,比如說,華晨宇參加快男比賽時的經紀人,也就是他現在的經紀人。

當然,這位傳統電視選秀節目製作人出身,如今進軍互聯網做選秀節目,也分享了她自己對未來選秀的一些看法,「電視上做選秀,應該未來有點難了,但會一直存在,未來的選秀只在互聯網,因為年輕人都在這。」

所以基於行業的敏感性,今年夏天三檔互聯網選秀節目,《快樂男聲2017》、《明日之子》、《有嘻哈》幾乎同時推進。

而互聯網選秀節目是否會成為選秀節目新的發力點,這個可能需要時間來證明,但傳統的電視選秀模式,明顯後勁不足,亟待顛覆性的新模式來注入活力,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