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產葡萄酒企業喪失成本優勢 精品酒庄成出路之一

國產葡萄酒企業喪失成本優勢 精品酒庄成出路之一

國產葡萄酒生產企業正承受著越來越大的成本之痛。

去年上半年,國產葡萄酒的業績普遍下滑。8家以葡萄酒為主業的上市公司中,6家葡萄酒營業收入同比下降,包括葡萄酒龍頭企業張裕A(000869.SZ)在內,多家葡萄酒上市公司凈利潤同比下滑。

儘管去年國內葡萄酒上市公司的業績報告尚未出爐,但最早一家發出盈利預警的通天酒業(0389.HK)表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公司2016年度將會虧損。

從去年第三季度的略有盈利,到去年轉為虧損,該公司稱,預期發生虧損的主要原因,和公司用於產品品牌建設、銷售和市場推廣的開支增加不無關係。

一棵葡萄樹,從種到地里,到採摘、壓榨、釀造再到消費者手裡,和進口葡萄酒相比,「國產葡萄酒因政策環境和機械化滯后,已經失去成本優勢。」近日,濱州醫學院葡萄酒學院副院長劉世松在第一屆葡界論壇上說。

伴隨著越來越多的國產葡萄酒企業涉足進口葡萄酒,要麼海外併購,要麼從事進口酒貿易,煙台市葡萄與葡萄酒局副局長張旭認為,他走訪新疆、寧夏、甘肅等國內葡萄酒產區后發現,基地規模不斷縮小的同時,優質精品園卻稀缺,不失為國產葡萄酒生產企業的出路之一。

國產葡萄酒承受成本壓力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拿到由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酒類進出口商分會的統計分析顯示,去年,儘管下半年漲勢放緩,但全年進口葡萄酒仍以分別同比增長14.92%和15.95%的進口量和進口額捲土重來,迅速擠占著國人餐桌。

然而,不僅國產葡萄酒業以公開的上市公司報表表明慘淡,在原料產地如新疆、寧夏、甘肅等,已經出現了果賤傷農,農民大量砍伐葡萄樹的現象。早在2015年,張裕總經理周洪江就曾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當年新疆等產區釀酒葡萄大量豐收,但市場需求萎縮賣不出去,該公司依然幫助當地政府收購了不少葡萄。

然而,大公司繼續收果農葡萄的狀況正在改變。原本計劃在國內擴大種植面積的葡萄酒生產企業有的在海外選擇更便宜的釀酒原料。

今年1月18日,威龍股份(603779.SH)發布公告稱,原本公司計劃募資進行的4萬噸有機葡萄酒生產項目和營銷網路建設項目終止,其中,有機葡萄酒生產項目的計劃投資額為3億元,已投資5000萬元左右。

威龍稱,近年來,國內葡萄酒行業的市場和環境已發生較大變化,如國內進口葡萄酒數量大增、國內釀酒葡萄種植地區發生自然災害等,所以公司調整了經營策略。

一掉頭,威龍卻通過定向增發,募資在澳大利亞投資建 6 萬噸優質葡萄原酒加工項目去了。去年底,威龍先以1300萬澳元收購澳大利亞1235公頃的葡萄園,如今交割手續都已完成。

除了認可澳大利亞的氣候、土壤、光照等自然條件,「當地釀酒葡萄的原料採購成本較低,品質較高」是威龍坦露的重要原因。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大致算了下,營業成本佔葡萄酒銷售規模較大的上市公司張裕、威龍營業總成本的45%左右。澳大利亞釀酒商聯盟去年7月發布的報告顯示,澳大利亞去年上半年釀酒葡萄的採購均價為526澳元/噸,摺合人民幣2600元/噸。威龍股份公開披露,其在過去三年裡,在國內種植和收購的釀酒葡萄成本是3166元-3745元/噸。

「國內產區冬季氣溫較低,葡萄藤需要埋土過冬,這大幅增加了種植成本。」劉世松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說,葡萄酒在國外是按照農產品來進行管理,政府每年對葡萄種植農民發放葡萄種植補貼。

據報道,歐盟每年要撥款13億歐元,補貼所屬國家的葡萄酒產業,調節市場供需,其中5億歐元用於過剩葡萄酒的銷毀或蒸餾加工成工業酒精,而對葡萄酒產業卻沒有相應的補貼支持。「葡萄從新疆運到煙台,光鐵路運費是從南美洲海運葡萄酒運費的3倍。」2015年,周洪江曾在全國兩會上對新華網記者說,建議國家通過運費補貼,鼓勵酒企使用國內的原料。

歐盟的補貼還體現在進口葡萄酒的海外推廣上。去年,首次來成都參加全國春季糖酒會的義大利酒商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作為葡萄酒企業,政府相關補貼差不多佔參展費用的1/4。

另一道降低海外葡萄酒入華成本的檻是關稅。進入WTO已是第16個年頭,澳大利亞、智利、喬治亞等國關稅逐步放開,加之去年4月,葡萄酒類成為跨境電商新增門類,進口葡萄酒綜合稅率從48.2%降至21%,基本上享受「國民待遇」。海關數據顯示,去年,原瓶裝進口國排名前13的國家有10個國別的葡萄酒均價同比下降,其中西班牙瓶裝葡萄酒均價不超過2美元,均價最高的紐西蘭葡萄酒均價也同比下滑3.67%,為9.76美元。

優質精品園稀缺

但葡萄酒進口趨勢的變化不容忽視。

上海市酒類專賣管理局局長居新平在葡界論壇上稱,去年前三季度,上海海關關區進口葡萄酒1.2億升,比去年同期增加7.5%。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這一增長速度明顯低於去年全國進口葡萄酒增速15%。

對此,居新平分析認為,去年1-11月的數據顯示,法國、澳大利亞、智利仍為上海進口瓶裝酒市場三大巨頭,三者市場份額佔比合計近80%。進口酒仍佔主流,但上海進口葡萄酒增速放緩,除了自貿試驗區原有一些便利通關政策因要求規範被取消后,部分企業轉向其他關區報關,和國內寧夏賀蘭山東麓以及新疆產區為代表的國產葡萄酒推廣力度加大有關。

副食流通協會長何繼紅表示,目前消費者對葡萄酒的需求大致分為三種類型。一是嚴格追求品質(大多數比較懂葡萄酒了解葡萄酒知識);二是葡萄酒知識了解得不多,但一定以價格為衡量標準做判斷;三是用於解決所用場合的品種需求(活動),其價格越經濟實惠越好。

她說,去年10月國務院出台了《健康2030規劃綱要》要打造健康。根據國家大政方針和葡萄酒三十年的變化趨勢的啟示:隨著經濟的繁榮發展,消費者健康素養知識的提升,對高品質的追求一定會越來越強烈,葡萄酒市場一定會向優質、高品質方向發展。

有識之士認為,上海是國內酒類商品流通總量最大的城市之一,進口葡萄酒增速放緩和上海消費者日漸成熟理性有關。儘管國產葡萄酒因政策環境和機械化滯后等喪失成本優勢,但稀缺的優質精品園、精品酒庄,同樣受到消費者追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