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葡萄酒盲品挑戰,高手這麼玩!

葡萄酒盲品挑戰,高手這麼玩!

本期生活家

皇家侍酒師-齊紹仁

作者、葡萄酒評論家、教育家、釀酒師

讓人又愛又恨的盲品

喜歡喝葡萄酒,最喜歡有兩件事,說這酒的來歷如何如何,表現自己的認真態度;另外一個就是與眾人盲品,強化自己的記憶與展現個別水平。

盲品其實是非常有意思的品酒方式,愛酒的人會用它來記憶葡萄酒的味道與層次,在不同的酒杯不同的溫度不同的醒酒時間下,酒體有各種不同的個性。

入行多年,最喜歡最討厭的就是盲品,喜歡跟懂酒的朋友一起盲品,不喜歡拿盲品來考驗你的人。盲品過無數次,多次被領導考試,年份產區葡萄品種對了拍手說你是大師,沒中連看都懶得看你一眼。對於測驗一位老師或專家,不問問題而盲品,此舉很無禮。

盲品增加喝酒的樂趣還可誠實面對自己喜不喜歡這款酒,這麼好的方法結論是:常常猜錯,但有時在緊要關頭猜對!盲品可說是最好的學習方式,要去用心感受不同的葡萄園,不同年份,同一葡萄品種的葡萄酒品嘗起來都那麼的相似,必須很專心才能分辨。小酒庄一款酒年產量往往只有幾千瓶,上萬瓶的那是大酒商,只喝過一兩次能記得,很難!

盲品最好的獎勵

2013年夏天,博艮第學校從全球講師中選了七位老師培訓土壤參觀酒庄 (除了我之外,大多都是葡萄酒大師),幾天的課程參觀中,圍繞著土壤,在博艮第白葡萄品種Chardonnay與紅葡萄Pinot Noir,兩者基本呈現所有博艮第。

有天教授Jean Pierre給了個驚喜,說是要參觀DRC(世界聞名酒庄-羅曼妮·康帝),大夥激動的不行,莊主De Villaine先生簡短地介紹后,帶我們去地窖挨著個個橡木桶品酒,每桶代表不同的葡萄園不同的Climat (博艮第對特定葡萄園的稱謂,眾多說法,官方說法是:唯有特級葡萄園或一級葡萄園以上等級的才能稱為Climat)。

見眾人如此興奮,莊主拿出一瓶開過的葡萄酒,開瓶時提議盲品複習與連貫剛剛桶邊品嘗新酒的記憶,等於是溫習,突然所有人沈默下來,平日的葡萄酒大師(Master of wine)也都隻字不語。

猜中葡萄園可以是八分之一的機率,猜中年份那是太難了,誰沒事喝DRC啊,買得起也喝不起。既然都走到這步了,索性想想什麼年份是如此飽滿熱情,DRC最少要多久才能到達此境界,心裡有幾個答案,但只能選一。總之,試試比投降強。

昏暗的燈光,所有人都想試著透過瓶身獲取蛛絲馬跡,只見臟髒的瓶身,沒有酒標,莊主De Villaine先生拿著酒瓶,把酒緩緩注入酒杯,每個人流露出幸福的表情,唯有我心情凝重。

酒窖光線昏暗,跳過察言觀色,我直接聞聞酒香輕啜一口,想想,兩款酒風格迥然不同,一陰一陽,似乎是個涼爽的年份,酒體有點老成有些陳年大棗乾果與溼樹葉枯木的氣息,這時可不像那些葡萄酒大師說得像唱的簡單,什麼漫步在雨後森林看到天使在唱死了都要愛八一進行曲般扯蛋。

腦海中飛快的旋轉,只有兩三分鐘的時間,喝了兩口,我脫口說出Richebourg,老莊主笑了笑,不是,你還有一次機會! La Tache!! 我平靜地說。

De Villaine先生笑了笑說:對了,年份呢?

我立馬回答:1990 !

De Villaine先生問我:你常喝DRC?猜猜這瓶!說著再拿出一瓶也是開過的酒。所有老師與同學開心地不行,今天可以喝到這麼多的好酒。我聞了聞,淡淡的說道,要不是 1991 要不是1996 的La Tache~老莊主說你只有一次機會,挑一個。我說1991 La Tache!

老莊主說猜錯並沒什麼,問題是猜對了!你想喝什麼?我說,我從沒喝過Montrachet。老莊主笑著說,你還真會挑,隨後轉身拿了瓶 2007 Montrachet!說:獎勵你的!

從那一刻起,我就是班上的英雄,吃啥喝啥大家的順著我。這也是我們全班這輩子第一次喝Montrachet !DRC 的 Montrachet。我看看這些葡萄酒大師 MW,原來唸書的路程也是很艱辛的,喝到好酒也不容易。

盲品對了最好的獎品就是對自己的肯定,值得驕傲還可炫耀。不過盲品的目的是什麼? 如同爬山跑步旅行,終點不是心中的那副圖那個終點,而是過程,不停變化與不同的感受,更有意義。

進入赤椒視頻鳳凰號

更多精彩視頻等你來翻牌

《開酒和倒酒有哪些技巧》

《攻略:專業品酒VS裝逼品酒》

《如何當一個優雅的酒膩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