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要想成為全球SUV老大,除了表示對Jeep感興趣,這家公司還在嘗試哪些路徑?

要想成為全球SUV老大,除了表示對Jeep感興趣,這家公司還在嘗試哪些路徑?

在撲朔迷離的收購傳聞背後,凸顯了長城汽車奪取全球SUV老大的野心

/

文|《企業家》記者 馬吉英

8月22日晚,長城汽車與Jeep品牌之間的收購傳聞有了新變數。

長城汽車發布公告稱,本公司對FCA進行了關注及研究,但相關研究截至目前無實質進展,後續是否開展上述項目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對公司業績並無影響。同時,本公司並未與FCA公司董事會建立聯繫,也未與FCA公司人員進行談判或簽署任何書面文件。本公司股票自2017年8月23日起複牌。

一天前,也就是8月21日,長城汽車曾向媒體表示,對FCA集團旗下的Jeep等品牌非常感興趣,而且非常關注Jeep品牌的具體情況。Jeep品牌被視為FCA銷量和利潤增長的核心主力。據摩根士丹利分析師估計,Jeep估值335億美元。

8月21日晚,長城汽車發布停牌公告。

有接近長城汽車的人士告訴本刊,這並不是長城汽車的主動炒作,依據是,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向來甚少通過講故事等方式,迎合資本市場的需求,長城汽車的股價也並未跟盈利能力形成正比。

8月21日傍晚,FCA官方回應稱,雙方並無接觸。這在某種意義上給這一傳聞按下了休止符或者暫停鍵,但在市場層面上,新的競爭正在暗中發力。

8月21日晚上,Jeep市場發布了一張海報,推出「長城車主」圓夢Jeep活動。「反應夠快。」長城汽車一位內部人士評價道。

8月22日,長城汽車也推出相應海報——「歡迎Jeep,與我們共圓SUV夢」。

作為乃至全球盈利能力領先的汽車公司,長城汽車並不掩飾成為全球SUV老大的野心。在長城汽車對標的競爭品牌中,Jeep是其中之一。但由於品牌定位、細分市場等差異,二者在市場層面的正面交鋒並不明顯。

但從目前來看,局面似乎正在發生變化。

在近期接受《企業家》記者採訪時,長城汽車總裁王鳳英曾表示,定位為豪華SUV品牌WEY的推出,令合資品牌在定價上產生很大壓力,換言之,長城汽車已經成為令合資品牌緊張的對手,而且開始影響後者的定價策略。

「作為領先者,我們肯定也是有壓力的,四面八方都是對手,我們需要做得更好才能跑到前面。」王鳳英說。但另一方面,她認為市場是全球市場的縮影,如果在能給合資品牌造成壓力、甚至超越對手,長城汽車的全球化阻力會相應降低。

在過去兩年,王鳳英有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了全球化戰略上。

2017年兩會期間,王鳳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長城汽車計劃在美國建廠。據本刊了解,長城汽車的俄羅斯工廠也可能在2019年初投產。

產品國際化只是長城汽車全球化布局的步驟之一。

「你只是把車拿到國外去,不可能有同樣的競爭力,因為影響銷售的不僅僅是產品本身,還有各種政策、如何提供服務等一系列問題。」王鳳英說,「用同樣的方式進入每一個國家是不可能的,需要一對一地論證,我們有一個漸進的國際化擴張計劃。」

一個值得關注的事實是,吉利汽車併購沃爾沃之後,國際化水平和產品力明顯提升,在很大程度上證明了海外併購對全球化進程的促進作用,也提振了企業對海外併購的樂觀指數。這或許也對長城汽車的全球化戰略有所啟發。

但也有觀點認為,跟全球化相比,長城汽車應該先補齊短板,提升轎車業務。在王鳳英看來,這是一種選擇,「我們的第一目標是確保SUV在全球獲得成功,之後我們有更大的實力和精力,也不排除那個時候做轎車」。

實際上,長城汽車已經多次回應這一問題。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在5月份的一次公開演講(這也是魏建軍第一次在公開論壇演講)中提到,大概十年前,「因為觀察到了SUV未來的發展趨勢,里斯夥伴給我們提出了聚焦SUV的戰略建議,當時內部壓力很大,包括我本身也不願意放棄轎車和MPV。當時恰好趕上了2008年金融危機,也看到美國三大公司破產的狀況,里斯公司建議我們不要做小通用,讓我們退出轎車,退出MPV,聚焦到SUV這個品類。」

在王鳳英看來,任何企業的戰略都要有自己的特色。「戰略就是企業的發展路徑,要走同樣的路,豈不是都是獨木橋?要走不同的路,才可能有機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