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書山拾珍如是賞——每天寫作,好處多多

書山拾珍如是賞——每天寫作,好處多多

此文是作者2000年1月所寫的日記,當時已經堅持寫日記近7個月,深深感到:「每天寫作,好處多多」。現將作者當時的日記與大家分享。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我堅持每天寫日記已近7個月。我粗算了一下,按每天1千字算,現已達20多萬字,堪比以往多年的寫作量。看著這麼多自己辛勤勞動的成果,心裡有一種成就感、充實感、自豪感、愉悅感!

我想堅持寫文章的打算已有多年,甚至在小的時候就有這個想法,但一直未能實施。其固然有工作忙的原因,但主要是因為懶惰所致。期間雖下過多次決心,也開始過無數次,但一則堅持不經常;二則作品散亂,沒有積累;三則質量不高,大多是些一鱗半爪的原料或半成品。成不了系統,成不了氣候。自己也覺著沒勁。

去年春節時我去拜望北大老教授季羨林和北京圖書館館長任繼愈老先生,他們都已是耄耋老人,但每天都堅持寫千字左右的文章,很是令人欽羨。平時我要一聽說某某官員每天都堅持寫文章,也特令我心儀。但我堅持寫文章的決心卻老是下不了,有時自己也經常責備自己沒出息。

我下決心堅持「每天寫」,是得益於我最知心朋友的啟迪。我永遠也忘不了!是在一次電話交談時,他說到,人的潛力是很大的,有時大到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程度,你正干著的事情不一定是你最有潛力的方面,而你最有潛能的方面可能自己還未挖掘。這話對我的啟發太大了!一下子讓我想到了我是否應在「寫」方面考慮一下潛能的問題。我說干就干,立即行動,1999年6月底下決心,7月1日開始了日記的寫作。並立下決心:一天不隔地寫下去。真想不到,我不僅堅持了下來並堅持得比預想的還好。現在可以說是初見成效,初嘗甜頭。其好處起碼有以下幾方面:

一是整理了既有思想,發掘了新的思想。我自認是個較為理性的人,愛哲學,好哲思,喜深入考慮問題。再加之政界幾十年的閱歷經驗,可說是坎坎坷坷,甜酸苦辣,自有別人無法理解的體驗。有此「陣地」,把既有的思想進行整理並系統編排起來,使其程序化,並「入庫」存起來,非常必要。同時,我每天或讀書或工作,或參觀或討論,或醒時或夢裡時常有無數的稍縱即逝的火花迸發出來,將其隨時「逮住」,加工好后儲備起來,真是一種享受。

二是可積累經驗促進工作。毛主席說過,我是靠總結經驗吃飯的。一個聰明的人就是一個善於總結自己和別人經驗的人。但總結經驗須把其有用的東西隨時記下來,並過一段時間將其累積整理,即既要「總」,又要「結」,使其理性化才有用,才能用。半年多來的寫作既對我以往的工作經驗來了個初步總結,又對別人的經驗來了個留心審視和「拿」來。經過如此努力,對我的工作產生了莫大的幫助。

三是引起了讀書的更大興趣,促進了學習的深入化。以往讀書看材料不少,但因為沒想到「用」,所以往往看得不認真,記不住;且因沒編「程序」,過後查都查不著,故效果不太理想。現在不同了,讀書時思想受到了啟發隨時把火花寫下來;看到好思想、好句子要錄下來;要寫個什麼題目更需要去專門查資料,反覆翻書;讀好文章的讀書筆記可直接作為一種文體積累起來等等。這樣的讀書就不僅僅是動眼了,而變成了動眼、動手、動腦的結合,讀書效果肯定要好得多。

四是可以宣洩自己的情緒,釋放能量,愉悅身心,使自己活得更充實。人的能量不釋放,情緒不宣洩,時間長了會出問題。向外界宣洩和釋放都有個職務和角色的問題。我覺著用這種日記體的方式,自己和自己說話,向自己傾訴,真的是一種好方法。我的文章每每向最知心的朋友贈閱,既得到他們的指點,又增加了一種情感交流的方式。每過一段時間自己翻閱一下自己的文章,自己都能感動自己,教育自己,甚至都感到驚訝。有著讀別人文章不曾有的滋味。

五是歪打正著,在「文壇」上竟插了一足。真是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我寫作本不想發表,但卻有許多報刊向我邀稿;我本怕出名,但許多人通過這個渠道卻更多地知道了我;我根本沒想到什麼獲獎,但我的散文和詩作卻分別獲得了國家級的提名獎和省級的優秀獎!要不是我堅持寫的話,說不定這一輩子也不會知道我還有獲此「殊榮」的可能性。因為我是一直對寫文學作品的文人們懷有一種深深地敬意和神秘感的,根本沒想到我還是「這塊料」。不過我也非常清楚,正因為許多政界的人不想寫、不會寫、不屑寫、顧不上寫,所以偶有像我這樣的人寫出點稍有特色的文字出來,讓人感到有些清奇風格,故才垂青一下,「成功的秘訣在於與眾不同」而已。

說到這裡,我還要實實地感謝命運,感謝挫折。假如說1997 年換屆我得到提拔,重任在肩,恐沒有如此時間精力從事寫作;若沒有這次「挫折」 ,我對社會、人生的觀察體驗也斷不會如此冷峻、深刻。

有朋友問我,你每天堅持寫那麼多文字,好則好矣,但太累了,隔幾天寫一次,少寫點不行嗎?我說不行。人是很懶惰的,是最容易放縱和原諒自己的。你每天寫也都有寫的理由和條件,但反過來說,你有一天不寫的理由就能找到十天、二十天、一百天不寫的理由。況且我覺著,堅持下去后,該寫的話題越來越多,體裁越來越廣,文思越來越敏捷,現在我寫作根本不覺其苦,只覺其樂,不覺其難,只覺其易,寫作成了一種樂趣、一種享受了。

從《青年報1月17日載李敖的文章得知,李敖現在的著述已超過了1500萬字。要是以往我聽到此,真覺著會是個天文數字。但你把其平均開來看,他現在65歲,除去25歲的積累時間,40年,一年就是30多萬字,一天也就是1千多字嘛!人只要堅持,一天一千字並不是太難,但要從20歲寫起,寫到80歲的話,就是2千多萬字啊!且別說質量好次,也不一定非求出書發表,你要這麼堅持下去的話,對毅力是何等大的鍛煉,對素質是何等大的提高啊!

大量的事實說明了一個真理:繩鋸木斷,水滴石穿;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馬克· 吐溫說過:「人的思想是了不起的,只要專註於某一項事業,那就一定會做出使自己感到吃驚的成績來。」

最後我要發自內心地說:「每天寫作,好處多多!

我還想說:「感謝命運,更感謝啟迪我寫作的親愛的知心朋友!

(摘自《王三堂日記》)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