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衡水類超級中學不斷「開疆拓土」,半月談:期待回歸育人本位

衡水類超級中學不斷「開疆拓土」,半月談:期待回歸育人本位

最近,衡水第一中學在浙江平湖開辦分校產生一場風波,再次引發人們對超級中學現象的廣泛關注。半月談記者了解到,近年來超級中學在各地開「分店」的情況越來越多,折射出整個社會在教育問題上的糾結。面向未來,教育期待校準方向,回歸育人本位。

給超級中學畫像:標配與標杆

衡水中學似乎成了超級中學的代名詞,什麼樣的學校才配得上「超級」二字?

半月談記者廣泛採訪教育主管部門負責人、中學校長、教育專家等,他們認為,超高的升學率,或者說是超高的「北清率」(嚴格說是「北清數」,即考上清華北大的學生人數),是超級中學最重要的標籤。

按「北清數」衡量,衡水中學多年穩居全國前列,「超級」到無敵:2016年達到139人,超過人大附中、北京四中等傳統意義上的名校。

根據教育部規定,普通高中原則上不超過3000人。而在超級中學超高的「北清數」背後是超大的學生規模: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設計144個班級,在校生總數約6000人,超過教育部標準一倍;安徽毛坦廠中學在校生近3萬人,與一些鄉鎮的人口規模相當,龐大的房租客和陪讀人群,在學校周邊形成了一個特色鮮明的小社會,每當聯考,則有數萬家長送考……

超級中學的另一特質是管理嚴格,或者說是軍事化、半軍事化的管理。在這方面,衡水中學無疑是標杆:「時間以分鐘計」「上課不許轉筆」「不許發獃」等等,早已被媒體披露並引發爭議。

國家教育諮詢委員會委員楊東平認為,衡中模式的危害在於濫用成功學的興奮劑,控制學生的每一分鐘、每一個行為,進而控制學生的意識和思想,使之「萬念歸一」。

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相關負責人則稱,那是一套科學、嚴謹并行之有效的教育教學管理方式,確實量化到分鐘,這樣的管理方式沒有其他學校能做到。

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來,超級中學已不滿足「本土生長」,而熱衷開「分號」和「連鎖店」,觸角伸向四面八方,所到之處,激起萬千波瀾。

據不完全統計,從衡水中學與河北衡水當地一家企業合建的民辦高中衡水第一中學開始,衡水中學已在全國開設18所分校,覆蓋8個省份。

超級中學是怎樣「開疆拓土」的

超級中學的擴張之路大約起於十年前。這十年,恰是素質教育呼聲日高的十年。在大力提倡素質教育的時期,超級中學是怎樣越做越大的?

跨區域招生。教育部規定公辦學校不允許跨區域招生,但一些學校總有辦法突破禁令。

首先,通過公辦學校辦民校,以民辦學校的自主招生權完成跨區域招生;

其次,在國中階段提前「掐尖」,當這批尖子生考高中時,順理成章地留在本校,繞開跨區域招生禁令;

再次,以各種實驗班、農村班的名義,申請特殊政策,在地方政府的默許下突破禁令;

最後,高調招收復讀生,甚至動員已經考了高分的學生復讀,衝擊名校。

打造超級光環。超級中學特別注重升學率、「北清率」的宣傳,炒作聯考狀元,吸引各地尖子生。

打開衡水中學的官方網站,主頁以滿屏的形式展示了2016年衡水中學聯考成績單:考取北大、清華共139人,壟斷河北省文科前四名,壟斷河北省理科前四名……

重獎高分生。超級中學往往以豐厚的獎勵吸引尖子生。

如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推出的優秀生獎勵政策為:高中畢業后考取清華、北大的學生,每人一次性獎勵50萬元;考取香港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大的學生,每人一次性獎勵10萬元;考取全國綜合排名前十位的國內名牌大學一次性獎勵3萬至5萬元。

用尖子生創造的「聯考神話」,去打動、吸引學習成績一般的學生及家長,讓他們不惜重金進入學校,學校再用收入的小部分重獎高分生,從而形成閉環式的產業化運作流程。

然而不論方法和手段如何,超級中學拿出的是當前教育評價體系當中最重要的指標——分數。分數對無數考生和家長有著致命吸引力。

山東一名學生家長就說,誰不知道光有高分並不能為人生打包票?但是,沒有這個分數,拿到的就是一張人生「退票」。

有評論認為,在現今情況下,學歷層次、教育水準,至少是人生最基礎的保證,分數,又是這一保證最基礎的保證,孩子和家長又如何去抵禦時代的整體裹挾?

政府片面追求教育GDP、學校追求升學率、學生和家長追求名牌大學、社會對學歷的不正常追捧……多重因素共同作用之下,超級中學不斷「開疆拓土」。

守住教育的本位和核心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衡水中學奇迹背後的真相是地方政府的「縱容」和「不依法治教」。「如果衡水就在本地區招生,能培養上百名學生進北大清華,這絕對值得大書特書,可把全省優質生源集中在一起,任何地方政府都可以快速打造出這樣的超級學校。」

曾長期擔任中學校長的山東省濟南市教育局副局長王品木認為,超級中學的集團化發展,加劇了基礎教育因對升學率無限嚮往而展開的無序擴張,破壞了區域教育生態,影響到區域內教育公平的實現。

王品木認為,超級中學的辦學模式,基本拋棄了教育的育人本位,導致學校和教師在教學中片面強調應試技巧,不以學生的全面發展為導向,壓制學生個性,扼殺創造力,不利於學生自由發展、可持續發展,不利於高層次創新人才的培養。

濱州行知中學執行校長周少華說,沒有分數沒有今天,但只有分數沒有明天。家長不僅要關注孩子的成績,更要關注孩子的適應能力、身心健康、心智成熟和人格完善;不僅要關注孩子的現在,更要關注孩子的未來。

教育學會副會長張志勇說,長期以來,高中教育變成了單一的升學教育,高中和大學之間只剩下分數的銜接,而在新聯考改革背景下,高中的培養模式將必然發生變革,即從單純追求分數到多元化成績、興趣、能力、視野的培養,建立起大學與高中的人才培養連接通道。

張志勇認為,教育不僅僅是知識的傳授和應試技巧的訓練,更包括理想信念、思維方式、生活態度、價值觀念等的培育和養成,如果兩相比較的話,後者才是教育的核心。

愛因斯坦曾說,所謂教育,就是一個人把在學校所學全部忘光后剩下的東西。這是愛因斯坦眼中的教育真諦。

每一所學校,每一個學生及家長,都應該想一想,當將來忘了在學校里記住的那些知識,還剩下些什麼?(婁辰、王海鷹)

(原題為《「大麥克」中學,你為何如此任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