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奧斯卡名導拍「真實」普京「公關」美國,竟是斯諾登「牽線」!

奧斯卡名導拍「真實」普京「公關」美國,竟是斯諾登「牽線」!

美國名導奧立弗·斯通的四集紀錄片《普京訪談》12日至15日將在美國「娛樂時間」電視台播出。

面對鏡頭,普京對公對私都侃侃而談。

普京接受西方導演的訪談,而且紀錄片在西方國家主流媒體播放,這種情況並不常見。

用拍攝方的話說,這部紀錄片足以讓西方觀眾耳目一新。

也有美國輿論直指,這分明是替普京「洗白」「正名」。

對此,獲得過奧斯卡獎的導演斯通自己站出來「自白」,他不過是想刻畫一個「真實的普京」。

而為斯通和克里姆林宮主人「牽線搭橋」的,竟是斯諾登。

普京談美國、談孫輩,重點都在這裡

紀錄片播出前,斯通通過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等媒介發布宣傳片,美國觀眾得以提前獲取該片擷英。

這次採訪始於2015年7月,直至今年2月,作為電影導演的斯通與普京進行了多次面對面、話題豐富的談話。

——川普時代美俄關係能否轉圜?

「在我們沒穿著白色壽鞋被運往墳墓之前,希望總是有的。」

——美俄之間會否發生熱戰?

「我想,(美俄打仗)沒人能活下來。」

——怎麼看北約?

「一旦加入北約,一個國家就很難抵制北約領導者美國的施壓,在這個國家會出現反導系統和新基地,甚至出現新的進攻系統。」

——談家庭:

普京透露,他已經升格成為外祖父,他非常喜歡自己的孫輩。

不過由於工作太忙,他沒有太多時間跟孩子共享天倫之樂。

——談遇襲:

斯通談及古巴已故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曾遭遇50次以上暗殺,普京據說也不下5次遭遇類似情況。

普京說,他和卡斯特羅談過此事。「而我忙我的工作,安全人員會完成他們的。他們幹得不錯。」

——談生死:

「俄羅斯民間這樣說:誰註定被絞死,就不會被淹死……唯有上天知道你我的宿命。人都會死。問題是,在這個易逝的世間我們能做成什麼,關鍵要從生命中感受樂趣。

導演談普京:別問我喜不喜歡他

紀錄片播出前,德新社記者在紐約專訪了斯通。輿論對紀錄片有爭議,有觀點認為斯通有意為普京「正名」。

對此,斯通對德新社記者說,他無意呈現一個「好人」或者「惡人」。

——為何觸及這個題材?

答:有些偶然。當時去莫斯科,為了拍攝斯諾登的電影。我跟普京談及斯諾登,他的看法非常清楚。他說他知道我的工作,很尊重我。我認為他知道我會傾聽他。

不是他需要我,而是他可以借用一些相對誠實而不是一味譏笑他的西方媒體。

(註:美國前中央情報局技術分析員愛德華·斯諾登因為泄露美國國家安全局「稜鏡」監聽項目,2013年流亡俄羅斯並申請避難)

——普京哪些地方讓你驚奇?

答:我想說,如果你透過西方對他「惡人、壞人」的描畫,繼續往前,就會得到關於一個人現實化的描繪,他主掌一個國家,複雜並且心中裝著俄羅斯的利益……他很善於保護它們(俄羅斯利益),善於闡明觀點。

——你喜歡普京嗎?

答:我並不那麼了解他。我敬重他以及他致力的事情。他代表俄羅斯的利益,而且他解釋得很好。喜歡或者不喜歡,那是情緒化的,我不那樣。

普京對美國的「紀錄片公關」

莫斯科大學外籍教授、政法大學歐洲研究中心研究員王曉偉如此解讀《普京訪談》背後的「故事」:

——為何普京接受訪談邀請?

《普京訪談》進入美國,是普京的一次成功的輿論公關。

2018年是俄羅斯大選年,普京當然希望為發展更有利的國內和國際環境作出努力。

——鏡頭下的普京,為何與西方媒體描繪的刻板印象不同?

在國內,普京面臨的壓力主要來自經濟發展方面,但他有很高的民意支持率;在外交上,他在俄羅斯遭受西方制裁的情況下逆勢突圍,有很多亮眼的表現。

在這種情況下,普京在訪談中的心態是放鬆的、自信的,反而不像一些西方輿論那樣咄咄逼人。

——選擇美國導演、「打入」美國,有什麼考量?

俄美關係是俄羅斯外交的一個重點。這或許是普京選擇斯通這樣的知名美國導演做訪談的一個原因。

俄美關係面臨轉圜的契機,雙方存在結構性矛盾,又有相向而行的意願。

可以注意到,川普執政以來,普京始終對兩國關係給出很大的迴旋空間,甚至不惜做出某些利益犧牲。

-END-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