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們讀世界】盼梅、迎梅、種梅、別梅

【我們讀世界】盼梅、迎梅、種梅、別梅

梅花弄弄弄文靜 - 文靜歌曲集

彈琴的魚,原名王玉文,曾用筆名孤獨莊主。19742月生於河南洛寧縣。自由職業者,堅持寫直白文字做簡單之人。有多篇作品在報刊雜誌上刊登。痴愛戶外,這些年摩旅天下逍遙江湖,曾一個人單騎拉薩,內蒙……堅信,生命的精彩,永遠在路上!

《盼梅》

盼梅之心如火燒,有生之年謀面少,他日有緣來相會,化作梅香世間飄。

冬天在不知不覺間敗退,他統占的領地被春天溫柔的佔領。這就是大自然規律所說的以柔克剛吧!

作為冬日的標誌,雪,終沒有露面,也讓這個冬日有了幾分殘缺。一直等待的踏雪尋梅那種意境,只能夠待到來年冬季了。每天早上走在澗河邊的花園裡,總會去看那裡的臘梅,所有的臘梅花都已經枯萎消失,只留下光禿禿的枝條在春風中搖曳,如果不是臘梅樹旁醒目的牌子顯示,誰也不會知道這就是臘梅。

在很多古詩詞裡面聽到關於梅花的詩句,但梅花到底是什麼樣子?我也無從知曉,更沒有體會過踏雪尋梅的境界。記憶中的梅花很美很美,但去年冬季看到的臘梅,黃色的臘梅卻有點讓我大失所望,總感覺那不是我想象中的梅花,只是臘梅那淡淡的香氣卻永久留在我的內心了。梅花到底是什麼樣子?這一生我能不能和梅花邂逅?我又會在什麼地方可以看到梅花?我不停地問自己。

總是在記憶里追憶古人踏雪尋梅的意境,總是在幻想中把自己置身在梅花的枝條上隨寒綻放,總是在夢中尋覓梅花的蛛絲馬跡。只是梅花又在哪裡?翻開百度看看關於梅花的一些詩詞,尤為喜歡毛主席的《卜運算元·詠梅》,王安石的《詠梅》也堪稱經典,唐詩宋詞中寫梅花的更是不勝枚舉。

突然間接到朋友的電話,說他親戚家莊園裡幾百棵梅花競相開放,一時間滿園飄香,邀我們一起去看。放下電話我心花怒放,開心無比。我一定要看梅花,我一定去看梅花。

我等啊等,我等了多少年;我盼呀盼,我要盼多少載?但是我知道,生命中該來的終究會來!梅花,我等你,梅花,你等我!

《迎梅》

朋友的梅園,嬌艷的梅花綻放在枝頭,陣陣馨香沁入心扉。

我第一次真切切的近距離看到梅花樹。血一般的梅花就站立在枝頭,迎著寒風,飄然起舞,驕傲地舞動著迷人的舞姿,讓人眼花繚亂。讓我情不自禁地走進梅樹,將鼻子湊到梅花瓣上,香氣在我的血液中傳播開。

梅花樹一排排整齊的排列在園子里。在我的記憶中梅樹是最孤傲的,總是在雪中綻放,古人曾說踏雪尋梅,我不是古人,但也在寒冬前來賞梅。只是我道行尚淺,只會看個熱鬧,不能夠品出梅花的真諦。但是我肉眼凡胎足以看出梅花的顏色是紅的,也可以看出梅花樹的狀態,這就足夠了,此時,我彷彿漫步在白雪覆蓋的莊園,看著滿園的梅花,我醉了,真的醉了。

朋友向親戚張嘴,親戚居然答應送我們每個人一棵梅樹。小心翼翼的挖土,每一鍬都是慢騰騰的,深怕挖著了樹根,但園子裡面的工人還是說我們挖得不對,他親自幫我們挖樹,只見他將鍬距離梅樹遠遠地挖下去,一點點一點點的向下挖,說只有這樣才可以把樹根周圍的土全部帶上,也只有帶走土才可以養活梅樹,看起來不管做什麼都是需要方法的。

懷著異樣激動的心,抱著挖出來的梅樹,就像抱著一壇金元寶,我哼著小曲,將梅花樹放在朋友的車裡面。想象著即將種到我家裡的梅樹,彷彿又要迎回去了一個媳婦,我的心樂開了花!

《種梅》

香梅種在家陽台,栽下希望真情懷,澆水施肥天天看,只為滿屋香氣來。

糊塗哥送給我一個很漂亮的花盆,我就把梅花樹栽到了裡面。在我的思想里,寶劍送英雄鮮花送美人,好花當然要栽到好的花盆裡!依稀記得那句「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我要在我的房間看到梅花綻放!

花兒栽進了花盆,彷彿種在了我的心上。我的心也就有了幾許期盼,期盼著花兒開放,期盼著滿屋梅香。人生最大的甜蜜就是心中有期盼,等待的時光是最美好的!

幾天過去了,梅樹上自帶的花兒沒有盛開就開始凋謝了。我知道她們不適應屋子裡面的環境,但是我並不生氣,只有期望梅樹好好地先成活,以便來年再開花。

花盆擺放在陽台上。我有事沒事的都要去看看,我牽挂著我的梅樹,加土、施肥、澆水、剪枝,我小心翼翼地照看著梅樹。陽光透過玻璃照射進屋子,照在梅樹上,也照射在我的身上,享受著陽光,我的眼裡似乎看到了梅花的嬌艷綻放,一群梅花仙子正在翩翩起舞,嗅到了淡淡的梅香在屋子瀰漫,屋子裡面的空氣都是馨香,我就陶醉在梅香里。

種了很多花,從來沒有像照顧梅樹這樣的細心。或許是惦念那一縷梅香,或許是惦記那嬌艷的花開,或許是為了一份遙遠的說不清的牽挂。

種梅讓我有了牽挂,讓我有了期盼,讓我有了關注,讓我有了

獨寒雪地傲然開,天生倔強真風采,原本仙骨長世外,溫室豈能任其開。

理想和現實總是很大差距。

陽台上的梅花葉子慢慢的全部凋零。不知名字的小蟲子布滿了枝幹。買回治蟲葯,沒有功效,蟲子一批又一批絡繹不絕,它們咬在梅樹的軀幹上,卻疼在我的心上。

蟲子終於根治了,梅樹也沒有精神了。我心裡清楚得狠,梅花是開在郊外的,溫室又怎能留住她呢?就像蛟龍必須要在深澗,猛虎必然要在深山。動物園的那些大蟲都是沒有性格的。我不該自以為是的把梅花栽在屋中,只留笑談!

梅樹還是死去了,只是她卻永遠的活在我的心上了。這也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養活不了一些東西就不要去養她。很多美麗的東西可以遠遠的觀望,不要強求的據為己有,真正的得到了,卻又不能夠給她合適的空間,還不如放棄她,或許這也是一種行善!

梅樹別了,梅花別了,你去吧。雖然你走了,但我的陽台上卻一直有梅香的氣息,我知道你已經定格在我的記憶里了。匆匆的相會短暫的相處黯然的分開,都會讓我留在記憶的本子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