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明朝那些事:明朝吃鵝竟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明朝那些事:明朝吃鵝竟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明朝有個規矩,官員赴任,得獨身。要求不帶老婆娃兒,不帶僕人廚子,不帶超過80斤的行李。還有個變態要求,不準騎馬,不準吃鵝。這在吃貨眼裡,無比悲催。因為鵝是明朝的一道豪華菜、身份菜。

皇帝覺得鵝饌真的很尊貴。比如明憲宗朱見深同學,巨愛吃鵝,御膳房裡每天得安排「三羊、八鵝」。到孝宗朱佑樘小同學,覺得老爸不夠節儉,每天吃鵝數量減少,宰1隻羊、3隻鵝。《燼宮遺錄》卷五下說,崇禎帝和皇后堅持吃齋,每月10天(農曆初一、初八、十四、十五、十八、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八、二十九、三十,稱為十齋日)禁葷,嘴裡淡出個鳥來。御膳房大廚想了個招兒,「將生鵝退(通"褪")毛,從后穴去腸穢,納蔬菜於中。」再把鵝放冷水裡煮開,取出,用酒洗乾淨,然後用麻油烹煮,送給倆老頭老太吃,倆人吃得津津有味。

明朝官場應酬

官方正式宴會,不吃鵝,客人都不好意思。沈榜《宛署雜記》里說,鄉村尊賢養老,搞鄉飲酒禮,根據賓客等級,分為上、上中、中、下4類酒席,豬羊牛魚必備,肉量依次減少,最重要的區別是上席得用「大鵝」,其他檔次酒席只能用雞。上席的1隻大鵝,價2錢銀子,上中席的1隻大雞,價5分銀子,中席的1隻雞,價3分4厘銀子,下席的1隻雞,價3分銀子。上席的1隻大鵝,幾乎能買下席的7隻雞。

牙人(中間商)請客,拉關係,找靠山,吃鵝才上檔次。鵝做贈品,拿得出手,上得檯面。《金瓶梅》里,韓道國犯事,求助西門慶通融,擺平后,韓道國致謝,送給西門慶「一壇金華酒,一隻水晶鵝,一副蹄子」。《時尚笑談》記載,某秀才,送鵝給學官,學官說,俺吃鵝吃傷了胃,這活鵝我放哪養哪。於是和學生商量,學生大不憤,云:「鵝(餓)死事小,失節(節日)事大。」搞得學官尷尬不已。

燒鵝

天啟年間,南京賣鵝,1隻500文,1隻鴨200餘文,1隻雞200餘文,1斤豬肉40餘文,1斤羊肉40餘文,1斤牛肉20餘文,1斤驢肉,20餘文。以鵝和羊為貴。1隻鵝值兩隻半雞或鴨,6公斤多羊肉或豬肉,10多公斤牛肉或驢肉。

明朝一兩銀子約等於今天500元,則一隻鵝需花費250元左右。一隻鵝大概重六七斤,則每斤鵝價35-41元。與今天農村所養的土鵝價格相比,明朝農民沒吃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