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評天下:關於「癌症」的散漫思考(二馬看天下,第1140期)

評天下:關於「癌症」的散漫思考(二馬看天下,第1140期)

老家一位阿姨得了眼眶腫瘤,遍訪名醫,最後在武警總醫院做了手術,術后又進行了化療,手術該是很成功的,但阿姨由於放療后,半個臉皮膚變的焦黑,又覺得自己得了個可恥的病,就覺得不能見人,從此不願意再出門,每天在家鬱鬱不樂,只關注自己的病灶,不到三個月,就在病灶附近又發現一個長大的腫物,於是再次住院治療。據阿姨的女兒說,阿姨整日在家淚水漣漣,不是擔心照顧不著的家裡,就是哀嘆自己的病無法根治。(如今,阿姨已作古三年多了。)

多年前,偶然聽到「醫有六不治」一說,大概是說有六種情況,醫生是絕對束手無策的,查過百度,發現百度也有不知道的,只好憑映像敘述其中一二。

其中有一條,說的是醫生治病治不了命,頗有點玄學的味道,其實多半說的就是很多得癌症的病人。

七情致病,生活中可知,得癌症者,多為郁證,郁而生結,郁不除,則結更甚,摘其一會生其二,甚至其三其四,也就是現在常說的轉移。

用現代全息醫學觀點,不健康的情緒,反饋給大腦的是不健康的信號,大腦接受不健康的信號,就會釋放很多不健康的化學物質,這些物質會導致正常生物鐘的紊亂,導致機體免疫力的下降,最終致病。

進一步用免疫學的基因來剖析,其實每個人身體里天生都有兩種基因:癌基因和抑癌基因,正常情況下,這兩種基因處於平衡狀態,我們身體就健康,如果我們抑鬱了,會釋放對身體有害的化學物質,或者直接接觸了有害化學物質,把這種平衡打破了,那麼癌基因就過度表達,我們就得了癌症。

說基因有點深奧的樣子,俗點說,就是我們每個人身體里都有癌的種子,也有打敗癌的種子,要是我們每天總是生氣,或者常接觸有害的化學物質,那癌的種子就會很興奮,長的很快,要是我們每天高高興興,盡量避免接觸人造的有害化學物質,打敗癌的種子就會正常的抑制癌的種子生長,我們身體就會很健康。

前些年聽老家人說過一件事,說二姨村裡有位電工,覺得肋下不適,就到縣醫院去做檢查,結果一查就是肝臟上長了雞蛋大的腫瘤,那時候的技術沒現在這麼發達,可以使用介入治療什麼的,醫生就很客氣的說,你回家該吃點啥就吃點啥吧,家人不死心,想你沒準看的不對呢,於是直接就奔著省城檢查去了,到省城一看,結果還是一樣,這下徹底死了心,又沒有更多的錢進行進一步治療,乾脆就打道回府。

電工回到家,跟老婆來了個徹底交代,說,你就當我是死人多口氣了,啥都別指著我了,老婆覺得都這地步了,醫生也交代了,該吃點啥就吃點啥吧,咱一個活人跟死人置啥氣。電工的生活從此來了個大轉變,怎麼開心怎麼過,打牌打到不回家,累了鑽在鄰居家的麻將桌下就能睡,老婆是一天三頓的飯端在牌桌上。那時候,醫療界有個數據統計,說得了肝癌的,一個月生存率30%,三個月50%,五六個月後,基本就95%了,剩下的5%超不過一年。這電工竟然糊裡糊塗的過了一年,心想著,咋就沒事了呢,家裡人帶著又去縣裡檢查了一下,竟然沒事了。電工是十年後去世的,去世也不是因為癌症,而是在崖頭失足摔死的。

這次家人上來,又聽說一件事,說姑姑村裡的一個人,兒子在省城工作,自己在省城檢查出了癌症,他自己堅持不治回到家裡,每天該幹啥幹啥,結果一年後再複查,癌症沒了,醫生問,你戒煙戒酒了沒,老人說,沒有,該幹啥幹啥,照樣去地幹活,醫生無語。後來鄰居問他怎麼就沒事了呢,他說了一句話,我就沒把它當回事。

還想起單位去年走的一位同事,到底癌症怎麼樣咱沒有確切數據,不好胡說,但是花的藥費總計有四五十萬,我在想這四五十萬的醫療費用,有三十多萬是葯,這三十多萬的葯持續不斷的打到人的身體里,那是什麼滋味,何況這些葯不僅殺死癌細胞,對正常細胞的殺傷力也是一樣一樣一樣的。什麼滋味,咱是不曉得了,同事都走了有半年了,想問都沒地兒問去了。

想起老師說過的一句話,癌症病人有一半是被嚇死的,所謂進醫院的時候是走著進去的,一聽醫生說是癌症,就嚇得抬著出來了,這不是笑話,臨床很常見的;還有一半是過度治療治死的,這句話攻擊性有點強,但是就現在的醫療規範而言,即使過度治療,也是經過了病人及其家人的同意的。

突然想到一句話:盡信書不如無書,姑且改用一下——盡信醫不如無醫,身體是自己的。

推薦閱讀

友情提示:感謝您的關注和閱讀,歡迎其他友情組織或個人轉載分享。尊重作者,尊重原創,轉載敬請註明出處「二馬看天下(EMKTXWTT)」,謝謝!

如果您喜歡,請點贊,您的支持是我們的動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