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起底維卡幣家族生意王國 知情人士繪鏈條樹狀圖

起底維卡幣家族生意王國 知情人士繪鏈條樹狀圖

原標題:起底維卡幣家族生意王國 知情人士繪鏈條樹狀圖

製圖 李開紅

成都商報記者 張柄堯

陳滿疑陷維卡幣投資騙局一事所引發的輿論關注,仍在持續激蕩。與此同時,名為維卡幣的所謂數字貨幣,也因此進入公眾視野。針對蠱惑陳滿購買維卡幣的四川開建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有知情人士向成都商報記者獨家繪製出一份樹狀圖。樹狀圖顯示,開建公司呈現出典型的家族特徵。根據維卡幣運作模式,該知情人士表示,以陳滿投資100萬計算,「有60萬左右將被上家瓜分,剩下部分才可能進入維卡幣系統。當然,最大贏家肯定還是處於金字塔頂尖的操盤手。」

1

「家族生意」

田某某與妻子馬某,以及妻弟、妻妹,搭建起了開建公司雛形。這個公司就是蠱惑陳滿投資的公司,而視頻中遊說陳滿投資的女子郭某就是馬某的一個下線

工商登記信息顯示,四川開建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共有兩名股東,一是田某某、一是馬某。有知情人士表示,田某某和馬某,實際上就是夫妻。

其中,田某某下面主要有三條線。一是其妻子馬某。另外兩人,則是馬某的弟弟和妹妹。梨視頻曝光的短視頻中,馬某弟弟出鏡了,就是裡面的操作人員。馬某妹妹,則負責上課和註冊賬號。

與此同時,馬某還有另外一路下線劉某某和郭某。特別是劉某某,由於市場開發能力較強,下線眾多。以至於確切下線,這名知情人也無法掌握,「大多都是劉某某的親戚朋友。」

而郭某,則是陳滿在「總裁班」中結識,並率先向陳滿推薦購買維卡幣的人。不過,多個信息源向成都商報記者證實,郭某可能並非其真名。「大概在一年多前,這個女人還沒有搞維卡幣,搞的是一個叫債務銀行的東西。當然,這也是一個大忽悠。」一位已離開媒體圈的前資深媒體人說。

一位家住卓錦城的市民介紹,在折騰債務銀行、維卡幣之前,這個女人其實是一名全職太太。由於老公敗光家產,她才出山,「她還找過身邊的朋友投資,大家都還勸過她不要被騙了,她還說:『你們都不懂投資。"

就這樣,田某某與妻子馬某,以及妻弟、妻妹,搭建起了開建公司雛形。但知情人士介紹,三聖花鄉那個農家小院,不過是整個維卡幣鏈條的冰山一角。

2

維卡幣老巢

田某某的上家,是一個名叫賈某的人。百川匯流,又全都歸至蘇州。成都、甘肅等多地受害者均表示,他們所掌握的維卡幣巢穴,可能為蘇州某網路科技公司

知情人士介紹,僅以成都為例,和開建公司田某某平級的,至少就還有一個叫曹某某的人。曹某某手下,除了她妹妹外,另外還有一個叫王某某的下線。其中,曹某某和她的妹妹將工作室開在了環球中心。而王某某,則將業務拓展到了河北保定。「由於目前屬特殊時期,相關活動一律從線上變為了線下!」

多個信息源向成都商報記者證實,田某某、曹某某上家,是一個名叫賈某的人。百川匯流,又全都歸至蘇州。其中,成都、甘肅、山東等多地受害者均向成都商報記者表示,目前他們所掌握的維卡幣巢穴,可能為蘇州某網路科技公司。該公司主要以眾合系統名義,在微信群、QQ群里講解維卡幣相關內容。一個被稱作王少的人,為該公司創始人。「當然我們也很清楚,蘇州這家公司頭上,也還有上家。只不過普通參與者無法知曉罷了。」

3

拉人接盤

知情人士稱,維卡幣投資就是典型傳銷模式。靜態投資就是坐等收益,動態投資就是拉下線獲獎勵。「陳滿100萬投進去,我所知道的層級大概就會分掉60萬。」

知情人士介紹,維卡幣投資就是典型的傳銷模式,「造夢畫餅,拉人接盤。目前主要宣傳的是2018年上市,大家一起發財。在此之前,只能看到賬戶里的錢每天都在漲,但就是取不出來。」

目前,投資維卡幣,主要有兩種模式,一種是靜態投資,一種是動態投資。「靜態的,就是將錢投進去,坐等未來收益。動態的,則需要發展下線。效益最好的,就是做動態。因為只要每拉一個人進來,上線都會給予各種獎勵。這導致維卡幣投資者中,主要有兩種人,一種是徹底被洗腦的;另外一種則很清楚地認識到這就是一個騙局,但就想渾水摸魚。事實上,維卡幣投資者中,也確實有不少掙了錢的。但所掙的每一分錢,都是靠拉人頭髮展下線得到的獎勵。簡而言之,就是騙錢。由於整個結構呈金字塔狀,越處於頂端的,收益越多。通過幾何級增量,收入驚人。所以你會看到維卡幣投資者,經常會展示各種炫富照,曬豪車豪宅,這就是為了激發投資者的貪心。」

做動態投資,維卡幣的獎勵繁多,計算公式也極為複雜,「以陳滿為例,假設他投了100萬,那麼當初推薦的那位女子,首先就能拿到10%的直推獎,也就是10萬。一周內,上級就會發放。除此以外,還有左右對碰獎、代數獎等等。總而言之,就是要讓你想盡一切辦法,合理布局,讓下家多出錢,以便多拿獎勵。由於這個流程非常複雜,所以他們經常會在牆上畫點位、做計算,才能給參與者講解明白。」

當然,除了最初遊說陳滿參與的人可以拿到獎勵外,上二家、上三家也要繼續分錢,「就我掌握的情況來看,100萬進去,我所知道的層級大概就會分掉60萬。剩下的40萬再進入所謂賬戶,也就是普通投資人無法知曉的大老闆手裡。說到底,幕後操盤人才是最大的贏家。」

4

難下的「船」

由於維卡幣投資者中,大多數人都在做動態,這就造成不少人既是受害者,又是施害者的情況,「也正因如此,維卡幣雖然危害深,參與者廣泛,卻鮮有人報案。」

由於靜態投資只能等待不可預知的未來收益,大多數投資者都會做效益更好的動態投資,「至於陳滿究竟做的是動態投資還是靜態投資,目前確實還不好分析。我估計他也想做動態,但可能還沒有做起來。包括他之前讓攝影師過去跟拍,根據我的分析,他當時可能也有將攝影師發展為下線的意思。」對於這名知情人士的分析,攝影師周強告訴成都商報記者,雖然陳滿稱維卡幣是一個不錯的投資項目,「但他此前並沒有明確拉我也投資維卡幣。」

另外,該知情人士還注意到,2月26日10時許,也就是律師徐昕在成都等待和陳滿見面時,一位高度疑似陳滿的人仍繼續在維卡幣投資者的微信群里發言,並出現了要對投資人負責等語言,「所以也很難排除,陳滿究竟有沒有做動態。」

由於維卡幣投資者中,大多數人都在做動態,這就造成不少人既是受害者,又是施害者的情況,「也正因如此,維卡幣雖然危害深,參與者廣泛,卻鮮有人報案。因為動態參與者都在考慮,一旦崩盤,自己如何面對下家?畢竟都是親戚朋友。即便僅是靜態投資,也擔心一旦崩盤,上家跑路,投資款從何而來?總之,維卡幣就是要讓人上了賊船就無法下來。這也是很多人不願意報案的重要原因之一。」

5

一個「風向標」

讓知情人士最擔憂的是,陳滿現在已成為維卡幣投資者觀察的一個風向標,「如果此事最終不了了之,那可能的後果就是陳滿最終成為了維卡幣的代言人。」

作為一名公眾人物,對於維卡幣而言,陳滿既是一名受害者,但又像是一名攪局者。

連日來,成都商報記者潛伏進多個和維卡幣投資相關的QQ群,微信群,其中不乏有人表示,不該去拉陳滿這樣的名人下水,「維卡幣禍事來了!」

事實上,就在陳滿投資維卡幣消息剛被媒體報道時,各個群里都在討論突然出現的「滿哥」,大家態度普遍悲觀,甚至可以用「哀鴻遍野」來形容。一時間,群里的一些「負責人」不得不緊急站出來進行危機公關:「新聞你們也能相信?」

陳滿搖擺不定的態度,讓這些群稍稍安定。特別是2月26日10時許,一位微信截圖顯示頭像為陳滿,微信id也是陳滿的人發言力挺維卡幣,並稱自己還沒有報警,要對投資人負責的兩段文字發言出現后,不少人開始歡呼雀躍。有陳滿發言的截圖,也很快在這些群里流傳。

讓知情人士最擔憂的是,陳滿現在已成為所有維卡幣投資者觀察的一個風向標,「如果此事最終不了了之,那可能的後果就是陳滿最終成為了維卡幣的代言人。那些頭目就可以鼓吹:『這麼多媒體報道都沒有影響到維卡幣,維卡幣是最安全的一種投資。警察都管不了。』這勢必會造成維卡幣的進一步泛濫。」

事實上,也就在昨日下午,一篇和陳滿相關的文章又很快在這些群里流傳,「最近兩天有篇報道陳滿投資維卡幣被記者曝光的文章。各位拜讀這篇文章了嗎?我覺得很可笑!……在這裡,真的恭喜陳滿,佩服陳滿精明的頭腦和眼光,投資了維卡幣!牢中出來,還能把握這個財富的機會,可喜可賀……」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5篇文章,獲得232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