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蘇州經濟轉型升級:更新更輕更高

蘇州經濟轉型升級:更新更輕更高

作為改革

開放排頭兵之一的蘇州,歷經改革開放近40年發展轉型,在世界經濟複雜多變,國內原材料、勞動力成本持續攀升的大變局中,近年來經濟發展不僅沒有裹足不前,反而顯現出新、輕、高等階段性、趨勢性轉折點。

在轉型大潮中,蘇州凸顯了堅守實業、超前謀划、精益求精等特質。而面向破解「有高原無高峰」的難題,蘇州更加註重打好產業、人才、環境「三張牌」,致力構築創新高地,實現高位起跳。

增長格局悄然生變

近年來,素以製造業立市的蘇州部分製造業外移,出口和利用外資也遭遇挑戰。然而,蘇州經濟不僅沒有一蹶不振,還悄然發生了一些深刻的階段性、趨勢性變化,蘇州正在變新、變輕、變高。

「老蘇州」崛起新產業。在推動發展動能轉換中,蘇州今年將迎來一個標誌性轉折點。2010年傳統產業佔蘇州規上工業比重的72%、新興產業佔28%,2016年佔比變為50.2%和49.8%。「今年新興產業佔比將超過50%,這是蘇州經濟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節點。」蘇州市經信委副主任李忠說,以新能源、生物技術和新醫藥、高端裝備製造為代表的高技術、高附加值產業,正在成為引領蘇州經濟發展和產業升級的主力。

「世界工廠」變身「服務業高地」。蘇州經濟以鄉鎮企業和代工工業起家,然而,2015年蘇州第三產業佔比首次超過第二產業,2016年首次過半,實現了從「製造業大市」到「服務業大市」的轉變。「不是簡單的此消彼長,而是二三產業融合共生、互為支撐。」蘇州市副市長、蘇州高新區黨工委書記徐美健說,金融、現代物流、科技和信息服務等生產性服務業增加值,如今在蘇州服務業中佔比超過50%。

急劇擴張「讓位」精細增長。蘇州土地開發強度已觸「天花板」,早在3年前,蘇州就提出3年行動計劃,每年騰退萬畝土地、關閉超過700家企業,去年加碼到5年。蘇州還針對全市11萬家工業企業推出「體檢表」,根據畝均稅收、污染排放等情況評分,排名最後5%的企業被列為限制發展企業。「這些企業要麼技術改造升級,要麼會被差別化的水電氣、排污權等價格淘汰。」蘇州市經信委主任周偉說。

作為利用外資大市,蘇州的外資也有新的躍升。如今外資投資蘇州新興產業的佔比超過50%,服務業佔比達40%。跨國企業sig康美包原先在蘇州只有製造能力,今年5月投資3.2億元,在蘇州建設全球第二個技術中心,提升其業務在產業價值鏈中的地位,這是集團近期最大的戰略投資。微軟近期把全球最新的研發中心設在蘇州,博世、艾默生等一批世界500強相繼在蘇州設立研發中心。微軟蘇州常務副院長張晧勇說,微軟看中了蘇州的人才、環境、產業、生態和理念,希望能把這裡打造成全球人工智慧的「矽谷」。

堅守實業超前謀划

一直走在全國前列的蘇州經濟,也先於全國遭遇發展瓶頸。蘇州市統計局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早在2006年前後,蘇州出口、投資、工業、用地等主要經濟指標明顯出現階段性變化,下行壓力凸顯。

進入新世紀,尤其是國際金融危機以來,蘇州經濟面臨動能轉換和產業升級挑戰,轉型迫在眉睫。江蘇省委常委、蘇州市委書記周乃翔說,這一次轉型是根本性的,也是難度最大的,必須持之以恆、久久為功。

堅守實體經濟,強健發展「主心骨」。「沙鋼轉型升級,不是不要鋼鐵,而是要把鋼鐵做強做精。」世界500強沙鋼集團董事局主席沈文榮說。沙鋼10年前即停止粗鋼產能擴張,集中力量向科技和管理要效率。5年前,沙鋼只有15%的產品達到國際競爭力水平,如今這一比例超過一半。蘇州市政府研究室主任盧寧認為,堅守實業使蘇州經濟有了主心骨,堅定邁向產業中高端。在培育發展新興產業同時,傳統產業提質增效仍有空間。

預見性布局新興產業,拓展轉型新空間。觀察蘇州第一大支柱產業電子信息產業不難發現,這裡不僅有智能手機填補筆記本代工外移空缺的切換,更有掌握自主知識產權技術的孵化和培育。崑山龍騰光電有限公司今年以來新品大量出貨,前5個月利潤已超去年全年。「12年前筆記本代工如日中天時,崑山就意識到"缺芯少屏",出資120億元投資龍騰光電,如今形成了世界級的完整光電顯示產業鏈。」公司行政管理中心總經理蔡志承說。蘇州市專家諮詢團負責人方世南教授認為,蘇州的轉型升級就像種樹,超前謀划、梯度布局、注重培育、保持耐心、持續推進。

戴上眼鏡找差距,精益求精謀細節。蘇州早已過了體量快速膨脹階段,取而代之的是以精細增長雕琢經濟質量。「國內很多產品,不戴眼鏡看和世界先進差不多,戴上眼鏡看差距就出來了。我們去國外頂尖企業考察發現,98%國內同行能做到,但就那2%最關鍵。」常熟開關製造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春華說,該公司盡一切辦法抓質量,產品故障率不到國內同行平均水平的1/10,新產品一上市會立刻被國際同行買去解剖研究。

高成長產業群處爆發前夜

記者調研發現,眼下蘇州轉型升級仍處於進行時,一批長期孕育的高成長產業集群正處爆發前夜,這些將為蘇州協調發展增添持久動力。

生物醫藥產業厚積薄發。首次把人發明的生物葯專利賣給世界500強美國禮來公司的蘇州信達生物製藥有限公司,創始人、董事長俞德超說,到2020年隨著5種新葯上市,公司年銷售額將突破100億元。信達生物所在的蘇州工業園區生物納米園,集聚了900多家生物醫藥企業,其中自主品牌創新型企業700多家,目前銷售額480億元,預計2019年銷售額將超1000億元。

納米產業成長可期。從2007年起,蘇州工業園瞄準納米技術應用,與中科院合作設立了中科院納米所,聚集納米技術人才和科技資源,現在已經發展成為全球八大納米技術集聚區之一。2016年底,園區集聚了407家企業納米產業企業,生產總值達383億元,預計今年將達到500億元,2020年將成為千億級產業。

在蘇州高新區、崑山、常熟、張家港等地,新型顯示、人工智慧、集成電路等多條新興高成長型產業鏈正在加快形成,一些企業甚至認為「迎來了群體迸發時代」。「蘇州已經集聚了一大批可成長、可預期的創新型企業,很多企業下一代技術的布局業已提前到位,接下來將呈現爆髮式增長。」蘇州市委常委、蘇州工業園區工委書記徐惠民說。

盧寧在調研了不少新興產業企業后認為,蘇州的一些企業「很快就可以和世界最先進的企業並跑」。

打好「三張牌」 構築創新高地

雖然蘇州轉型升級取得了積極成效,但在創新驅動、協調發展等方面也遇到了不少挑戰。不少蘇州幹部和企業家坦承,蘇州沒能培養出「蘇州的華為」「蘇州的阿里」,未來,需要更加註重打好產業、人才、環境「三張牌」,破解「有高原無高峰」難題。

積極對標國內先進城市和地區找差距,研究培育具有全國乃至世界級影響力的創新型企業,聚集高成長產業集群,是蘇州近年來努力改變這一弱勢的方向。「在小核酸葯領域,追求小成功是沒有意義的,必須大成功,每個都是重磅炸彈。」崑山創源科技園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荀標說,他們正在做的治療肝癌的藥品,目標就是跟國際製藥巨頭搶爭高地。蘇州獨墅湖畔一片10平方公里的土地2002年起「三易其名」:最初叫「蘇州研究所城」,後來改為「獨墅湖高等教育區」,如今定名「獨墅湖科教創新區」。這裡不僅有中科院納米所等一流科研機構,還聚集了牛津、哈佛等32所國內外知名高等院校。

作為一個地級市,蘇州的高校、研究機構等長期以來相對較少,人才短板顯而易見。以「人才高地」打造「創新高峰」,也是蘇州的一項長期課題。「別的地方招商引資,我們這裡招才引智、招所引院。」蘇州市科技局局長張東馳說,蘇州實現了產、學、研、政府、金融全產業鏈聯動,往往能夠達到「引進一個人、帶來一個團隊、培育一個產業」的效果。

蘇州創新人才和科技資源在全國的排位,如今已經高於經濟總量排位,轉型升級的潛力可期。蘇州219位高層次人才入選國家「千人計劃」,其中創業類人才達120人,位居全國大中城市首位。蘇州經濟總量位居全國城市第七位,而知識產權申請量和授權量列第四位。

縱觀世界,無論是美國西雅圖,還是日本筑波,創新型城市的吸引力既要靠科研基礎、營商環境,也離不開優美的生態環境、完善的公共服務。有「東方威尼斯」之稱的蘇州,近年來不斷加大治水力度,優化生態環境。近三年,蘇州實際淘汰關停不達標企業3348家。去年環保投入平均每天達1.75億元,今年又啟動總投資約26.4億元的「清水工程」。

如今的蘇州,不僅水更清,天也更藍,市區pm2.5年均濃度同比下降20.7%。「既宜居又宜業,既寧靜又繁華,歷史悠久與創新創業交相輝映。」蘇州市委副書記、代市長李亞平說,蘇州必須持續做強環境吸引力,這既是對祖先留下財富的傳承,更是面向未來的核心競爭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