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君被迫去敵營,將軍送行,真誠安慰:去吧,就算死了也沒事兒

國君被迫去敵營,將軍送行,真誠安慰:去吧,就算死了也沒事兒


廉頗是一員良將,他遏制了秦國的東進計劃,又率軍大破齊國,被趙惠文王拜為上卿。不久,趙惠文王從楚人手中得到了和氏璧。秦昭王聽說后,想將和氏璧借來一觀。趙惠文王無奈,命藺相如帶著和氏璧出使秦國。藺相如「完璧歸趙」,高興的趙惠文王便將藺相如越級提拔為上大夫。

一人喜必有一人怒。秦昭王很生氣,他一面拿起大棒狠狠地抽打趙國,一面又搖晃著橄欖枝邀請趙惠文王到澠池「會盟」。去,還是不去?這是個大問題。廉頗和藺相如都勸趙惠文王去。趙惠文王只好像鴨子被趕上架一樣,決定去。

然而在送趙惠文王出境時,廉頗說了一番相當腦殘的話。他對國君說:大王,你儘管大膽地往前走。我大兵在此,秦國那小子不敢把你怎麼樣。可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你30天內還沒有回來,那麼我就讓咱們的太子即位,以免秦國拿你要挾咱們。

聽完這話,趙惠文王估計都想狠狠地抽廉頗大嘴巴子。這叫什麼話?你想玩廢立遊戲呢?我們老趙家的事都由你說了算?趙惠文王雖然很生氣,可事急從權,他不得不壓制住自己的怒火。

所幸,在藺相如的運作下,趙惠文王安然無恙地回來了。回國后,趙惠文王立即提拔藺相如為上卿,地位比廉頗還高。這是對藺相如的獎賞,也是對廉頗的報復。

對此,廉頗憤憤不平,怒形於色。他經常拿著喇叭大聲吆喝:藺相如是個什麼東西?憑什麼爬到我頭上?等著吧,早晚我要羞辱你!

藺相如為什麼會爬到廉頗頭上?因為趙惠文王,趙國的國君。你廉頗不滿,莫非是質疑朝廷的英明?莫非是挑戰趙惠文王的權威?你的矛頭表面上是對準藺相如,其實,你對準的是趙惠文王——趙惠文王能無動於衷嗎?

廉頗這樣鬧,聰明的藺相如便選擇了迴避,老是躲著他。因為他知道,這事不用他出面,上面會管的。

果然,很快,廉頗便負荊請罪了。《史記》說,是藺相如一番入情入理的話傳到了廉頗的耳中,廉頗被感化,就以大局為重,主動負荊請罪,將相和了。果真如此嗎?非也。廉頗一個赳赳武夫,會因藺相如的幾句話而被感化嗎?所謂三寸不爛之舌強於百萬之師,不過是文人的意淫罷了。語言哪有那麼大的力量?有力量的是趙惠文王,是趙惠文王向廉頗施壓了,敲打他了。在強大的政治重壓下,廉頗才不得不低下那顆倔強的頭,主動向藺相如認錯示好,以實現趙惠文王的預期目的。

總之,廉頗第一次嘗到了不懂政治的苦果。

公元前262年,長平之戰爆發。戰爭的前一階段,趙國的主帥是廉頗。雖然秦軍從三面對長平實施了合圍,但廉頗堅守陣地,避而不戰,死死地遏制住了秦軍的進攻。此時的趙王是趙惠文王的兒子趙孝成王,也就是當年廉頗試圖擁立的太子。趙孝成王派人對廉頗說:老廉,你打吧!寡人需要勝利!可廉頗巋然不動。趙孝成王很生氣。這時,秦軍使出了反間計。趙孝成王很快中計,撤掉「投降派」廉頗,讓趙括上。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趙國40萬兵卒被活埋,從此一蹶不振。

作為主力大將,不能只想著打仗,還必須和國君搞好關係,至少要取得國君的信任,讓國君清楚自己的戰略布局。可是,面對國君的催戰,廉頗一不行動,二不解釋,我行我素,這就是他不懂政治的表現。

長平之戰后,列國看趙國不行了,都想來咬一口。趙孝成王不得不重新起用廉頗。

廉頗得勢時,家裡養了很多門客;失勢后,門客們都果斷地與他劃清界限。如今,他東山再起了,門客們又都紛紛來到他身邊。廉頗很憤怒,罵他們臉皮比樹皮還厚,讓他們滾蛋。門客們反駁說,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你有權勢的時候,我們就是朋友,你沒有權勢了,那我們自然好合好散!

「富貴多士,貧賤寡友」。可憐廉頗都一大把年紀了,竟然還不知道世道人心是怎麼一回事。這樣看來,他屢屢衝撞政治底線,也就不顯得荒唐了。

沒過幾年,趙國又一次領導人換屆,年幼的趙悼襄王上台。趙悼襄王寵信臣子郭開,而郭開跟廉頗不合。所以,廉頗就又倒霉了。趙悼襄王要解除他的軍職,讓樂乘接替他。

對此,廉頗很有意見,而且他還不想保留自己的意見,居然握著帥印不肯交割,還惱羞成怒地率兵攻打樂乘—廉頗瘋了嗎?這是公然抗旨啊!在封建時代,所有的臣子都是給國君打工的,老闆不讓你幹了,你廉頗再憤怒,也該窩在心裡,怎麼還去攻擊你的下一任?你表面上攻擊的是樂乘,其實攻擊的是朝廷,是趙悼襄王。在歷史上,像這樣的人,就會被當成「亂臣賊子」。

所以,樂乘被打跑了,廉頗也無法在趙國待下去了。廉頗倒也想得開,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咱有一身本事,還怕沒有飯吃?於是,廉頗投奔了魏國。魏王雖然熱情地收留了他,允許他避難,卻不敢用他—因為這老傢伙連國君的話都敢不聽啊!誰還敢用他?更悲摧的是,廉頗哪裡懂得,他一旦離開趙國,就像信陵君離開魏國、孟嘗君離開齊國一樣,什麼都不是。

後來,經常挨揍的趙悼襄王不得不又記起了廉頗,想再起用他,就派郭開去看看廉頗還能不能打仗。廉頗以為機會來了,就放開肚皮吃飯,然後披掛上馬,顧盼自雄,以示自己還有用武之地。結果他又錯了,他不該當著仇人郭開的面賣弄,他應該向郭開示好,吃吃飯,送送禮,唱唱歌,搓搓背,以化解往日的仇恨,博得郭開的好感。可他卻在那張牙舞爪,郭開還以為是在向自己示威呢,能高興嗎?

很不高興的郭開回到趙國后,對趙悼襄王說,廉頗這個老吃貨,還沒說幾句話,就老往廁所里跑,打仗,他肯定是不行了。

再後來廉頗又流落到楚國,擔任了軍職。事實證明,他還是能打仗的。然而,這又有什麼用?郭開說不能,他就是再能也是不能。可憐的廉頗抑鬱不樂,終於客死他鄉。

一個普通人不懂政治沒有多大關係,可是,身在官場卻不懂政治,下場就很可怕了。就算你是猛將廉頗,不懂政治,也遲早會被淘汰出局。

有趣,有料,有深度

關注微信公眾號淘歷史,和T君一起讀歷史

本文作者|余競躍

文章來源|《百家講壇》雜誌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