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500 年了,古典音樂界還在懷念他

500 年了,古典音樂界還在懷念他

歐洲歷史上的宗教改革運動,相信大家都不陌生。這場運動到今天,已經過去了整整 500 年。

它到底有多重要呢?這麼說吧,歐洲的中世紀,到這裡就算畫上了句號,它是歐洲進入近代時期的標誌之一。

1517年,馬丁·路德在教堂門口張貼《95 條論綱》,標誌著宗教改革運動的開始

它的主要發起人是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這個人又是誰?他可不是「I have a dream」的那個金博士,不過,他也是個博士——神學博士,而且還是一位教授、羅馬天主教會的修士、神父,宗教改革家。

我們今天為什麼要介紹一個宗教人士呢?那是因為,這位在歐洲歷史上舉足輕重的人物,還有另外一重身份——作曲家。他和他領導的宗教改革,不僅給我們留下了豐厚的音樂遺產,而且對後世音樂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催化作用。

他翻譯的德文《聖經》啟發了無數作曲家。巴赫之前德國最重要的 17 世紀作曲家海因里希·許茨(Heinrich Schütz)寫的很多《受難曲》和《聖母頌》,唱詞就取自德文《聖經》;巴赫把路德宗的教義和「眾讚歌」,融入到他的康塔塔、彌撒曲和《受難曲》之中;復興《馬太受難曲》的門德爾松,就是路德宗的教徒;為紀念路德宗的信仰綱要《奧格斯堡信綱》誕生 300 周年,門德爾松創作了《第五交響曲》「宗教改革」;舒曼去世后,勃拉姆斯在德文《聖經》中找到了慰藉,摘錄部分經文寫成了《德文安魂曲》。

▼ 門德爾松《第五交響曲》

▼ 勃拉姆斯《德文安魂曲》第七樂章

Ein deutsches Requiem (A German Requiem), Op 45: VII. Selig sind die Toten (Blessed are the dead)

Melbourne Symphony Orchestra Chorus / Johannes Fritzsch / Melbourne Symphony Orchestra, Melbourne Women's Choir and José Serebrier-Brahms: A German Requiem

出生在虔誠的天主教家庭,馬丁·路德的一生都與音樂有著不解之緣。

1498 年,15 歲的路德來到艾森納赫(Eisenach),就讀於一所拉丁語學校(沒錯!就是巴赫出生的那個地方,200 年後,巴赫也進入這所學校學習,而且也加入了學校的唱詩班)。除了在教堂唱「格里高利聖詠」,他還到別人家裡演出,賺一些生活費。據說,他有一副溫柔的男高音嗓音。

艾森納赫的瓦爾特堡(Wartburg),路德就是在這裡翻譯了德文《聖經》

1501 年,路德進入埃爾福特大學,在這裡,他學習了七門人文學科,積累了深厚的人文修養,這是他以後走上宗教改革之路的必修課。音樂也是他很重要的學習內容,在這裡,他學習了和聲理論,音程、和弦比例,還學會了魯特琴和長笛。想必他的琴彈得不錯,因為在當時,他就有「音樂家」的綽號。

路德和家人

馬丁·路德《桌邊談話錄》(Table Talk),是他的學生、同事在他死後編寫的一本對話錄。在這本書中,他多次談到音樂的重要性:

「我一直熱愛著音樂……誰擁有這種藝術的技能,是一種很好的氣質,適合所有的事情。我們必須在學校里教音樂;校長應該具備音樂技能,否則我不會尊重他;如果年輕人在音樂上表現得不好,我們也不應該任命他們為傳教士。」

有一次,路德在回學校的路上,突然遭遇雷暴,險些被閃電擊中,他在危急之時發願:「如果能夠逃過這一劫,我願意做一名修士。」果然,兩個星期後,路德進入修道院,加入了會規最嚴格的修會之一——奧斯定會,一心投入到苦行生活。

後來,路德被任命為神父,在被派往羅馬城討論修會問題的途中,他結識了當時最傑出的音樂家之一、復調音樂大師若斯坎·德普雷(Josquin des Prez)

▼ 若斯坎·德普雷讚美詩

Illibata dei virgo nutrix

De Labyrintho;Walter Testolin - Josquin Desprez: Musica Symbolica

路德非常崇尚德普雷的復調音樂:「其他音樂家一直在被音符掌控著,但是德普雷在掌控音符。」並從中得到啟發:

「唱詞、音符、重音、旋律、以及演繹的方式,應該產生自母語音調的抑揚頓挫。」

音樂是天主教禮拜儀式的重要內容,直到今天也是如此。但是在當時,教堂內唱的聖詠都是用拉丁語寫成,而且必須由教會指定的人演唱,就連天主教最核心的教義——《聖經》都是用拉丁文寫成的。但是,會拉丁文的都是知識階層、貴族階層,大多數德國的百姓根本讀不懂《聖經》,也聽不懂歌詞。

於是,在與羅馬天主教會徹底決裂之後,路德在逃亡期間,開始把《聖經》和宗教聖詠譯成德文(他的德文《聖經》並不是從拉丁文,而是直接從希伯來語和希臘文的原文翻譯而來)。

在這期間,路德翻譯和創作了近 40 首讚美詩(Hymn),對《詩經》中的詩歌集——《詩篇》(Psalms)進行釋義和重新創作。他說:「是音樂讓文字活了起來。」

▼ 路德讚美詩《讚美你,耶穌基督》

Gelobet seist du, Jesu Christ

Munich Bach Choir;Hanns-Martin Schneidt - Festliche Weihnacht (Christmas Songs)

▼ 《我主基督來到約旦》

Christ unser Herr zum Jordan kam

Kammerchor der Goethe-Universit?t;Christian Ridil;Angelika Steinki - Erhalt uns, Herr, bei Deinem Wort (500 Jahre Lutherlieder)

▼ 《從悲傷深處,我向你哭訴》

Aus tiefer Not schrei ich zu dir (For Four Parts)

Paul Van Nevel - Praetorius: Magnificat; Aus tiefer Not; Der Tag vertreibt; more(Vocal)

不僅如此,他還開創了「眾讚歌(Chorale)」這一路德宗獨有的音樂形式,目的是讓教堂內的所有會眾都參與到禮拜儀式中來。其中,最著名的當屬《上帝是我們堅固的堡壘》(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它被恩格斯譽為「德國 16 世紀的馬賽曲」。並且,巴赫用它來譜寫了一首同名康塔塔。

▼ 《上帝是我們堅固的堡壘》

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

Rundfunk Jugendchor Wernigerode - 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 - Geistliche Chormusik aus fünf Jahrhunderten

▼ 巴赫同名康塔塔—第一部分合唱

Cantata "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 BWV. 80 - I. Chorus "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Choir)

Nikolaus Harnoncourt - The Sound of Martin Luther

馬丁·路德留下的宗教遺產,成為後世音樂家源源不斷的靈感源泉。雖然已經過去了 500 年,他的宗教、精神和音樂力量依然不斷被人們追認。

今年,世界各地的音樂節將會舉行各種各樣的紀念活動。正在上演的英國「逍遙音樂會(BBC Proms)」,將在 8 月 20 日舉辦「宗教改革」專場,演出巴赫的《馬太受難曲》,馬丁·路德提倡的精神在這場音樂會中延續下來——屆時,將會有 1—2 首眾讚歌的全場大合唱,這是逍遙音樂會從未有過的嘗試。

(聽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