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王羲之、顏真卿等古代書法名家背後的女人

王羲之、顏真卿等古代書法名家背後的女人

每個成功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女人在默默付出,回溯到古代,那些偉大的書法家王羲之、顏真卿、蘇軾……這些耳熟能詳的名字,你可知道在他們的光環背後,都有一個女人在默默地投入。

她們在夫君和身邊男性光環的籠罩下被掩蓋了才華。如今,有誰能夠記得住她們的名字呢,又有誰知道她們那並不為人知卻滿腹的才華呢?

王羲之的老婆

郗璿

郗璿,字子房,生卒年不詳,高平金鄉人,郗鑒的女兒,郗愔、郗曇的姐姐,王羲之的夫人。 郗璿九十歲時大約在太寧末年,此時王羲之去世,但王凝之、王操之都還在世。王羲之七子一女均為郗璿所生。 根據《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璿」被認為是「璇」的異體字,因此「郗璿」=「郗璇」。

筆中女仙

郗璿(xuán),字子房,父親 郗鑒是東晉初著名的軍事家、政治家和書法家。郗家是歷史上著名的書法世家。郗鑒是當時著名的書法家,尤善草書,卓絕古勁,流傳至今的《災禍帖》書寫沉穩,下筆流暢,豐茂宏麗。 郗鑒有二子一女,長子 郗愔工於草書、隸書和正楷,其代表作有《至慶帖》、《比書帖》傳世;次子 郗曇長於草書和楷書。郗愔和 郗曇都工於書法,可他們都稱姐姐郗璿是「女中筆仙」, 意思是女書法家中的神仙,可見其書法非同一般。

婚姻

郗璿嫁於「書聖」王羲之。王羲之是古代最著名的書法家,他的書法藝術空前絕後,被公認為「書聖」。 對於郗鑒為郗璿選婿的事,還有一段千古流傳的佳話,這個典故叫做「東床坦腹」。

王羲之喪亂帖

郗鑒在建康時聽說琅邪王氏的子侄都很英俊,就派門生送信給王導,想在琅邪王氏家族中挑選女婿,王導讓送信的門生去自家的東廂房隨便選擇。門生回去后對郗鑒說:「王家的年輕人都很值得稱讚,他們聽說來選女婿,都仔細打扮了一番,竭力保持莊重,只有一個青年在東邊的床上露出肚皮吃胡餅,唯獨他神色自若,好像漠不關心似的。」郗鑒說:「這人真是好女婿!」郗鑒打聽這個青年是誰,原來是王羲之,隨後就把女兒郗璿嫁給了他。

劉茂辰考證此事發生在太寧元年(323年)十一月至太寧二年(324年)六月之間。 王汝濤考證此事發生在太寧元年(323年)至太寧二年(324年)之間。

高壽

郗璿活到了九十歲,上書皇帝感謝朝廷的鞠養, 王羲之的堂侄孫 王惠有一次去看望郗璿,問道:「您的眼 睛、耳朵沒覺得壞了吧?」郗璿答道:「頭髮白了,牙齒掉了,這屬於身體的事;至於眼睛耳朵,和精神相關,哪能那麼快就和人分開呢?」

劉茂辰認為郗璿九十歲時大約在 太寧末年,此時王羲之去世,但王凝之、王操之都還在世。

余嘉錫則考證郗璿九十歲時大概是在 隆安三年( 399年)或隆安四年( 400年)。

她的兒子此時已全部去世,朝廷憐憫 王凝之因為 孫恩之事而死,故賜予郗璿鞠養。

王獻之的老婆(表妹)

原配妻子郗道茂

郗道茂,生卒年不詳,東晉著名大臣郗鑒第二個兒子郗曇的女兒,王獻之原配妻子兼表姐。郗道茂與王獻之生有一女,名玉潤,但早夭,后王獻之被迫休妻娶新安公主,郗道茂被休后投奔伯父郗愔籬下,鬱鬱而終。

東晉初期,郗氏由於郗鑒苦心經營,成為東晉門閥政治中舉足輕重的名門望族,王謝庾桓亦不敢小覷。隨著北府兵兵權逐漸被桓溫所控,郗家后趨沒落。

王羲之和郗曇均是公元361年離世,而王獻之的母親於早前也已去世。當時兩人成婚不久,面對至親故去的接二連三打擊,兩人相互扶持,共濟患難。郗道茂和王獻之少年夫妻,情真意重,志趣相投。

王獻之中秋帖

王獻之風流蘊藉,乃一時之冠,新安公主仰慕已久,便離婚要求皇帝把她嫁給王獻之。皇帝下旨讓王獻之休掉郗道茂,再娶新安公主。王獻之深愛郗道茂,為拒婚用艾草燒傷自己雙腳,後半生常年患足疾,行動不便。即便如此仍無濟於事,王獻之只能忍痛休了郗道茂。郗道茂父親已死,離婚后只好投奔伯父郗愔籬下,再未他嫁,生活凄涼,鬱鬱而終。

造化弄人,無奈休妻再取公主

王獻之是書聖王羲之最小的兒子,以行書和草書聞名後世,與父親齊名,後人將他們並稱為「二王」。

他才華橫溢,洒脫不羈,風流俊雅為一時之冠。並且相貌堂堂又重視風儀修飾,有著世家子弟的精緻的生活態度。這樣的一個人,被新安公主暗戀也就不奇怪。

新安公主司馬道福是晉簡文帝的女兒,她鍾情王獻之久矣。可惜她已經嫁給了桓溫的兒子桓濟,後來桓濟欲篡兵權被廢,新安公主就勢與他離了婚。依舊年輕貌美的公主,終於有了追求幸福的自由。

原本,這也該是一段佳緣。只是,王獻之已經娶妻郗道茂,並且兩人夫妻感情甚篤。郗道茂是名門世家女,父親王羲之就是郗家的東床快婿。

郗道茂端莊嫻靜、才情兼備,是個頗具生活情趣的女子,又是王獻之的表姐,兩人自小相識,青梅竹馬。長大后,家人為他們辦了婚事。王獻之對仕途不很熱衷,加上父親置辦了大量的山林田產莊園,生活頗為富足,得此賢妻美眷后更加淡泊名利,只願流連山水清靜度日,潛心書法造詣。

在新安公主看來,郗道茂雖是明媒正娶,但是一直沒給王獻之留下子嗣,只生了個女兒,也已經夭折。婦人無子,就是可以被休棄的,自己以金枝玉葉的尊貴身份和他結親,王獻之一定歡喜。於是,她苦苦向皇太后央求。

王獻之思戀帖

東晉皇室也頗為認可王獻之的人品聲望,皇太后就做主讓孝武帝下旨詔命王獻之為駙馬。

顯然,新安公主低估了王獻之對妻子的情義。

那是一個平靜的日子,一封令王獻之休妻再娶的聖旨,打破了王家的平靜。小夫妻情深意重、恩愛纏綿,早就約定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從沒想過今生要生別離。可這次,他們遇到的不是死生契闊,他們遇到了皇權,無法抗拒的皇權。王獻之默默看著妻子落淚,一個人走進了書房。這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顏真卿的老婆

韋芸

顏真卿稱得上是人最完美的道德楷模,大孝子,大忠臣,而他的妻子韋芸,也是巾幗不讓鬚眉的女中典範,韋芸是個敢愛敢恨,擁有自己主見的女人,她愛慕顏真卿,衝破層層阻力,最終與他成婚。在指腹為婚、父母作主的時代,她無疑是一個異數,在她身上有一種獨立超然的品格,始終掌控著自己的幸福。在結婚之後,相夫教子,為顏真卿付出了一切,正是她無私的付出,從而讓顏真卿無後顧之憂。在封建的時代,韋芸卻是顏真卿唯一的妻子。

顏真卿《與夫人帖》

蘇軾的老婆

王弗

王弗(1039年~1065年)是蘇軾結髮之妻,眉州青神(今四川眉山市青神縣)人,聰明沉靜,知書達理。十六歲即與十九歲的蘇軾成婚。可惜天命無常,治平二年五月(1065年)王弗卒,年方27。

蘇軾的結髮之妻叫王弗,四川眉州青神人,年輕貌美,知書達禮,16歲嫁給蘇軾。她堪稱蘇軾的得力助手,有「幕後聽言」的故事。蘇軾為人曠達,待人接物相對疏忽,於是王弗便在屏風后靜聽,並將自己的建議告知於蘇軾。王弗與蘇軾生活了十一之後病逝。蘇軾依父親蘇洵言「於汝母墳塋旁葬之」,並在埋葬王弗的山頭親手種植了三萬株松樹以寄哀思。又過了十年,蘇軾為王弗寫下了被譽為悼亡詞千古第一的《江城子·記夢》: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蘇軾的第二任妻子叫王閏之,是王弗的堂妹,在王弗逝世后第三年嫁給了蘇軾。她比蘇軾小十一歲,自小對蘇軾崇拜有加,生性溫柔,處處依著蘇軾。王閏之伴隨蘇軾走過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25年,歷經烏台詩案,黃州貶謫,在蘇軾的宦海浮沉中,與之同甘共苦。二十五年之後,王閏之也先於蘇軾逝世。蘇軾痛斷肝腸,寫祭文道:「我曰歸哉,行返丘園。曾不少許,棄我而先。孰迎我門,孰饋我田?已矣奈何!淚盡目乾。旅殯國門,我少實恩。惟有同穴,尚蹈此言。嗚呼哀哉!」在妻子死後百日,請他的朋友、大畫家李龍眠畫了十張羅漢像,在請和尚給她誦經超度往來生樂土時,將此十張足以傳世的佛像獻給了妻子的亡魂。蘇軾死後,蘇轍將其與王閏之合葬,實現了祭文中「惟有同穴」的願望。

蘇軾手札
蘇軾的第三任妻子叫王朝雲,原是他的侍妾,比蘇軾小二十六歲。在蘇軾最困頓的時候,王朝雲一直陪伴其左右。王朝雲是蘇軾的紅顏知己,蘇軾寫給王朝雲的詩歌最多,稱其為「天女維摩」。但不幸的是,朝雲被扶正後過了十一年,即先於蘇軾病逝。朝雲逝后,蘇軾一直鰥居,再未婚娶。遵照朝雲的遺願,蘇軾將亡妻葬於惠州西湖孤山南麓棲禪寺大聖塔下的松林之中,並在墓邊築六如亭以紀念,撰寫的楹聯是「不合時宜,惟有朝雲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此楹聯有個著名的典故:「東坡一日退朝,食罷。捫腹徐行,顧謂侍兒曰:汝輩且道是中有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坡不以為然。又一人曰:『滿腹都是見識』。坡亦未以為當。至朝雲,乃曰:「學士一肚皮不入時宜。』坡捧腹大笑。」朝雲墓如今已成為海南名勝之地。

趙孟頫的老婆

管夫人

即管道升(1262~1319),字仲姬,德清縣茅山村(今屬干山鄉)人,元代著名的女性書法家、畫家、詩詞創作家。自幼聰慧,能詩善畫,嫁趙孟頫,冊封魏國夫人。元延祐六年五月十日病卒。擅畫墨竹,筆意清絕。又工山水、佛像、詩文書法,負盛名,世稱管夫人。

趙孟頫手札

管夫人有一首著名的《我儂詞》,據說趙孟頫50歲時想效仿當時的名士納妾,又不好意思告訴老婆,老婆知道了,寫下這首詞,而趙孟頫在看了《我儂詞》之後,不由得被深深地打動了,從此再沒有提過納妾之事。這首才氣與情趣兼備的《我儂詞》如下:「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把一塊泥,捻一個你,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捻一個你,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編輯:書法導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