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韓女主播向王思聰討薪千萬:「如果經濟困難就試試向老爸伸手吧」

韓女主播向王思聰討薪千萬:「如果經濟困難就試試向老爸伸手吧」

作者|張家欣

編輯|李春暉

顯然,首富父子本月都在經歷水逆。突如其來的萬達股債遭雙殺,令王健林迅速投10億護盤。而王思聰如今又被女主播公開討薪。

6月26日,韓國女主播尹素婉在微博發布一封公開信,向王思聰討薪,並控訴熊貓TV以無中生有的「2000萬簽約金」炒作。尹素婉挖苦道:「是否最近公司有經濟上的困難呢?那試試給老爸伸手吧,我也偶爾那麼做呢」。

尹素婉是韓國直播平台AfreeCATV的當家主播,2015年底簽約王思聰旗下的熊貓TV。當時所謂「2000萬天價挖角韓國第一女主播」的消息轟動一時。尹素婉在熊貓TV的首次直播在線觀看人數達70萬。

尹素婉

去年12月24日,尹素婉在熊貓TV進行了最後一場直播。據網友透露,她與熊貓TV合同期滿后不再續約,已重回韓國直播平台AfreecaTV。

現已離職的熊貓TV前娛樂版塊負責人@ Armanini迅速在微博回應此事,以「貪婪篇」、「截圖篇」、「炒作篇」直指尹素婉「純屬個人炒作」。

26日晚間,熊貓直播通過官方微博對此事作出回應。重點如下:

1簽約費用為商業機密,網傳2000萬僅為輿論臆測。(基本可以解讀為不到2000萬。但熟悉宣傳套路的硬糖君必須說,這種數字一般都是官方透露出來的。)

2尹素婉在合同期的約定直播量不足70%,消極對待合同規定的應盡義務。而熊貓直播在合作之初付給了足額定金,這對熊貓直播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

3尹素婉與其經紀公司發生糾紛,並要求不要付款給經紀公司(最後1個月的合作費),熊貓直播依照合同規定暫將款項預留。但隨後尹素婉表示要將剩餘費用直接將交付於她個人,違背雙方合同約定,所以熊貓tv並未支付。

現雙方已掀起一輪罵戰,不斷有主播跳出來指控熊貓TV欠薪,也有網友表示「不相信王思聰會欠錢」。

事實上,熊貓tv的欠薪問題在業內早已不是秘密。

2016年10月,王思聰出席活動時,有主播向其發問:「很多主播的工資被拖欠,你有關注到嗎?」,王思聰表示:「我沒關注。」

今年5月,王思聰的熊貓TV連續融資,5月12日完成包括「曲妖精」王子文間接入股的一輪,5月25日又宣布獲得10億元B輪融資,後者由興業證券興證資本領投,漢富資本、沃肯資本、光源資本、中冀投資、昌迪資本、明石投資跟投。

月入兩輪,熊貓TV看似走了財運。但也有消息人士向硬糖君透露,熊貓tv的融資都是由王思聰做擔保,每年要支付10%的利息給投資方,對方才肯融資。

熊貓tv是王思聰最重要的一塊業務版圖,這位首富之子,也越來越作為一個成功的投資人和創業者被認可。但熊貓tv的發展,顯然不如國民老公的人生那樣順風順水。

燒錢、撕逼、明星效應

熊貓TV成立之初,有王思聰的名頭造勢,數次成為直播界的熱度新聞。可就在2015年10月20日下午,熊貓TV正式開啟公測后,一些玩家的期待變成了不滿,甚至憤怒。

公測當日,眾多玩家的湧入令伺服器不堪重負,不能註冊、無法登陸、頁面錯誤、彈幕卡頓……好不容易進去了,視頻卻極其不流暢。想要找自己的要看的內容,卻沒有遊戲檢索和分類。

更重要的是,問題出現后,官方公告並未說明技術問題何時解決或者採取哪些補救措施,只有一個作秀式的抽獎,希望用66 台 iPhone 6s 給觀眾道歉。

不缺錢的危機公關背後,是熊貓TV的管理亂象。

平台自身bug無法得到解決,王校長決定先挖明星,也算是三軍先動,糧草後行吧。

2015年9月,熊貓TV從鬥魚挖來《爐石傳說》主播囚徒、王師傅等;還簽約了身價超過2000萬的「遊戲視頻解說第一人」小智。但年末,王思聰就因小智不顧合同進行雙平台直播,在微博怒懟小智。2016年,熊貓TV又挖來了戰旗的當家主播PDD,轟動一時。

鬥魚主播紛紛入駐熊貓,為此,鬥魚甚至發文譴責同行間惡性競爭,並且將部分跳槽主播告上法院。

主播遷徙對於用戶來說,價值並未有增加,不過是從一個直播網站換到另一個。而且,在熊貓 TV 的用戶體驗不好的情況下,用戶獲得的價值甚至還在下降。頻挖主播能夠暫時帶來主播原有冬粉流量,卻不能讓熊貓逃脫管理不善的窘境。

如今各大直播平台都選擇做「明星直播」,利用明星IP,刷人氣,吸粉,也可以達到造勢的效果,王校長深諳此道。一開始便簽下T-ara,做不定期的直播。Anglebaby也幫忙在平台上做直播。

對於需要流量以及關注度的熊貓TV來說,這固然是很好的營銷手段。但階段性地明星直播適合宣傳、造勢,很少能真正將看熱鬧的人留住成黏性用戶。

而挖頭部主播跳槽雖然有一時的熱鬧,但終究要靠平台培養自己的主播才是長久之計。熊貓TV在這一點上還略嫌稚嫩,捧主播的措施不到位,也造成了一定的主播流失。

如熊貓主播桃15跳槽鬥魚后獲力推,參加網易雲鬥魚主播翻唱大賽名列前茅。此類消息更固化了外界對「熊貓TV不會培養主播」的印象。

除了天價的挖角開銷,直播平台的帶寬更是燒錢無底洞。直播行業的帶寬費用通常月結,取本月帶寬峰值,如這個月最高在線100萬人,帶寬為1.5T(1T=1024G),市場價最低大約是3000萬。

而直播高峰時段,鬥魚在線人數能達1100萬,戰旗能達600萬。虎牙120萬的峰值人數不算多,但2015年的帶寬預算就達2.6億元。另外,各類遊戲的聯賽版權也是一筆龐大開銷。

在尹素婉發公開信之前,熊貓TV就屢次爆出欠薪問題。

4月,因熊貓TV平台欠薪,主播經紀公司小哇文化資本鏈條斷裂,丟下大批主播跑路;5月,另一經紀公司晨晨傳媒發表聲明,表示公司未能從熊貓tv處按時收到薪酬。甚至有爆料稱,王思聰無暇顧及,已經出讓熊貓TV全部股份。

直播網綜?看上去很美

熊貓TV在電競圈之外的話題度,幾乎都由王思聰以及他涉及的幾檔直播綜藝包攬。只可惜,這個在風口上的內容方向,卻未能給熊貓tv帶來可觀收益。

投資眼光不錯,自製還需努力,可以概括王思聰在主播運營和綜藝製作兩方面的業績。

一方面,王思聰普思資本投資的《吐槽大會》成了現象級綜藝。

另一方面,熊貓TV與騰訊視頻合作《hello!女神》、與燦星合作直播脫口秀《小蔥秀》、自製桌游類主播真人秀《Pandakill》,以及和芒果娛樂推出《次元星計劃》,卻有雷聲大雨點小的嫌疑。

受限於這些直播綜藝的大尺度和局限的用戶群,廣告招商都不甚順利。

《Hello!女神》作為王思聰「選妃綜藝」賺足了眼球,1億的投入也是當時直播綜藝中最大的體量。但相關直播綜藝製片人表示,「製作公司可能賺了或者沒虧,但平台方、投資方基本都是虧錢的,而且虧得不可能是一星半點。」

王思聰對節目來說既是靈藥,也是毒藥。他可以為節目吸引大量關注,但壞就壞在他太過耀眼,可能會閃瞎廣告商。「廣告商顧慮的地方在於女神都是網紅,會不會跟王思聰有一些負面內容出來,而且直播的形式太不可控,不是特別有把握做這個內容。」

《Hello!女神》製作方擬定的《商務合作說明書》顯示,計劃招商8千萬人民幣,其中獨家總冠名資源報價4千萬。最終節目由一款約會交友APP魚泡泡冠名,此外確定了5家贊助商和合作夥伴。需要指出的是,魚泡泡也是王思聰投資的產品。

而熊貓TV聯合燦星製作的直播脫口秀《小蔥秀》,獨家冠名費3000萬,特約贊助1500萬,指定產品廣告1000萬,由公牛裝飾開關冠名。

《小蔥秀》招商方案

節目當初的宣傳語是「〈金星秀〉后又一現象級脫口秀力作」,王思聰親自下場,叫獸易小星和沈南主持,加上直播界的明星陣容,但話題度遠不如《Hello!女神》。而且兩期之後匆匆下架,僅在熊貓TV上才可以收看。

而熊貓TV自製的《Pandakill》,這檔主播玩狼人殺的真人秀可謂紅極一時,豆瓣評分高達9.2,直接帶動了線下狼人殺和桌游吧的經濟。

但據圈內人透露,該節目前期招商困難,直到第三季由APP天天狼人殺冠名。但也有另一個說法在江湖流傳:冠名費到現在沒給熊貓結賬,遊戲社交平台玩吧的贊助費是《pandakill》收到的第一筆錢。

平心而論,王思聰的投資業績相當亮眼。但到了實打實的創業,或許還需要更多探索。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