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今年,全球已有117名環保人士被殺,國內環保人士有人入獄、有人被打...

今年,全球已有117名環保人士被殺,國內環保人士有人入獄、有人被打...

(哥倫比亞土地抗爭衝突中被帶走的抗爭者 圖片來源:Global Witness)

2017年迄今全球

117名環保人士被殺害

根據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一個常年關注世界自然環境問題的國際NGO組織)截至到今年8月的數據顯示,2017年迄今全球共有117名環保人士被殺害。近日,根據全球見證的數據,英國衛報製作了一份「死亡地圖」,記錄那些在保衛自然和家園過程中被殺死的人們。

(圖片來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

環球見證從2014年開始記錄這份沉重的死亡數據。

他們2016年的報告顯示:去年遇害人數創了新高:共有201名環保人士遇害。而環境衝突的核心產業是採礦和石油——二者導致了33起殺戮事件。非法砍伐則位居第二位,造成了23起死亡,比2015年多了15人。農業排名第三。

(圖片進行了中文翻譯,原圖來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

而在2017年的頭五個月,農業超過採礦業,成為造成死亡最多的產業部門。(廣義的農業包括種植業,林業,畜牧業和漁業,農業的無序生產與擴張,會帶來毀林毀水,荒漠化與土壤次生鹽漬化等危險)

從國家範疇來看,巴西的死亡人數最多。2017上半年巴西的環保人士死亡案例有22宗,為全球最多。去年巴西也以49起死亡排第一——這些謀殺大多與雨林問題有關,其中16起案件與木製品產業有關。與此同時,2016年巴西的雨林損毀率激增至29%。

除了巴西以外,哥倫比亞、菲律賓、宏都拉斯、墨西哥等國家都發生了多起襲擊甚至殺害環保人士的案件。

從上面地圖可以看出,拉丁美洲始終是最危險的地方。2015至2017年,共有241名環保人士在拉美被殺害——儘管常年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不足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

有研究表明,在世界各地,環境衝突的數量和趨勢正在增長。歐盟資助了23個大學聯合研製了一份環境衝突地圖(http://ejatlas.org)目前地圖顯示這類案件已經超過2000起,衝突的話題涵蓋了土地、水源、採礦、污染和原住民驅逐等。

研究員Bobby Banerjee說:「這些(環境衝突案件)都是只是已經獲得報道的,沒報道的案件是這個的三倍有多。」

大多數的環保人士都死在遙遠的山林與村莊——那些受到採礦、築壩、非法伐木與農業開墾影響的地方。報道稱,許多殺手都是由公司財團或州內勢力雇傭的,只有極少數人遭到了逮捕或指認。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抗爭者中,有組織有經驗的人比例越來越低。更多的抗爭者是自己賴以生存的家園突然被毀,無以為生之時,迫不得已站出來——卻站到了企業安保、國家部隊和雇傭殺手的槍口前

一名匿名的西非反非法採伐行動者對《衛報》說:「他們從森林榨取了數百萬美元,但人們依舊一無所有:沒有學校,沒有保健中心。錢沒有流入國家,而是流入了私人口袋。」

他們阻止了14座水壩修築

但還有300項水壩計劃陸續而來

去年我們曾寫過北美洲宏都拉斯有名的環境抗爭領袖 Berta Cáceres 的故事

宏都拉斯政府無視當地原住民意見,要在 Gualcarque 河上修築全球最大的阿瓜薩爾卡(Agua Zarca)水力發電大壩,這個大壩如果建成,將直接切斷當地社群賴以生存的水源。

2013年起,Berta Cáceres 帶領人們發起抵制大壩修築的運動,期間不斷收到恐嚇威脅。2016年3月,兩名兇徒闖入其住所將她槍殺。Berta Cáceres 去世后,她的孩子們也遭到了襲擊和死亡威脅,女兒 Laura Cáceres 至今仍流亡海外。

然而 Berta Cáceres 的死,只是宏都拉斯一連串環保抗爭者遇害事件的其中一件。自2010年以來,宏都拉斯有超過120人因環境抗爭而喪生。全球見證將宏都拉斯評為對環保者而言「最危險的國家」

宏都拉斯是拉美第三貧窮國,森林與水資源豐富。2009年的政變后,該國一直奉行了積極的經濟增長戰略,大型項目在全國各地爆發,環境制衡被打破,建設公司常常無視國家與當地社區接觸的政策。而國家機構的職能弱化,對原住民群體的保護力度也相應減弱。水壩修築、採礦成為了衝突的中心話題。

三名反對 Los Encinos 水電工程計劃的環保人士被殺害——他們身上被檢驗出毒打酷刑的痕迹;17歲的宏都拉斯少年 Alan Garcia 所生活的社區要修築水壩,他與父親參加了抗議活動。期間發生了衝突,Alan被子彈險險擦過胸膛,但他的父親卻在這次衝突中被擊斃。

(Alan Garcia的左側肋骨留下了子彈擦過的傷疤 圖片來源:Globle Witness)

「我們的調查顯示,宏都拉斯的政治和商業精英們,正在用賄賂和犯罪手段來獲取國家的自然資源,他們正在爭取軍隊的支持,恐嚇與殺害敢於抗爭的群體。」全球見證的比利·凱特(Billy Kyte)表示,他們記錄了無數的襲擊與威脅,包括野蠻毆打懷孕婦女、警察槍殺的兒童,縱火襲擊村民,買兇殺人等。

2015 年,Berta Cáceres 出席「世界原住民之環境與河流高峰會」時指出,宏都拉斯的環保行動者們成功阻止了 14 項水壩計劃,可是仍有 300 座水壩計劃陸續而來。同時該國政府已將國內 30% 的土地給了跨國採礦公司。

他被槍擊中

死在最深愛的家鄉雨林

除了美洲大陸,東南亞的環境保護局勢也不樂觀。

楚特·伍特(Chut Wutty ; 1972-2012)是柬埔寨最為著名的環保活動家之一,致力於森林保護與和反腐敗。2003年,伍特擔任全球見證在柬埔寨的環境監測人,開始參加環境保護運動。全球見證被柬政府驅逐后,伍特成立了自然資源保護組織(NRPG),保護柬埔寨的雨林資源。他深受雨林住民的愛戴,但伐木者們對他恨之入骨。

(楚特·伍特 Chut Wutty 圖片來源:Alchetron.com)

「有些伐木者甚至警告說,他們不會簡單地殺死他。」伍特的妻子對美國之聲說,「他們發誓要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把他切成碎片,直到他死去為止。」

2012年4月,伍特被槍殺。當時,他正在柬埔寨 Koh Kong 省的一個森林保護區內護送兩名女記者,想向記者展示與軍方勾結的伐木者非法砍伐的證據。

地方權利組織 ADHOC 和 LICADHO 派出的調查員說,他確信伍特遇上了巡警,他是在與警察周旋過程中被槍殺的。然而,調查得不到證實,案子便不了了之。

伍特死了。死前的最後一刻,他還在自己最深愛的土地上,巡視瀕臨滅絕的家園雨林。

(得知伍特死訊后悲傷的民眾 圖片來源:Alchetron.com)

伍特死後的這些年,儘管柬埔寨政府已經向環境部下放了更多的權力,並組建了由最高軍事指揮官領導的國家特設工作組,但大規模非法採伐仍在繼續。獵戶社區網路(一個柬埔寨環境監督組織)的 Sok Heng 說:「我們繼續受到木材貿易商和勾結官員的恐嚇威脅。即使國家級的國有企業合作來保護環境,工作依舊困難重重。」

柬埔寨《高棉日報》在今年初發布報道稱:柬埔寨的森林將從地球上消失。NASA在年初公布的柬埔寨森林分布圖顯示,柬埔寨已經成為世界上森林消失速度最快的國家。

(NASA公布的柬埔寨森林分布圖。圖片來源:高棉日報)

NASA指出,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柬埔寨的森林大量消失,原有的林地被道路和橡膠樹所取代,森林消失比重從29%增加至105%。

據柬農林漁業部報告稱,目前,柬埔寨森林面積達1080萬公頃,其中150萬公頃已經用於經濟特許地的開發項目,因此目前柬埔寨的森林總面積還剩下930萬公頃,國土森林覆蓋率為59.09%。

古時有「富貴真臘」(柬古稱真臘)之稱的柬埔寨,似乎正竭澤而漁。

(民眾為伍特舉行悼念活動 圖片來源:美國之聲)

大洋洲的巴布亞紐幾內亞,國內森林覆蓋率森林面積占土地面積之比高達81.6。然而,這些森林在不斷消失。

保羅·帕沃(Paul Pavol)是的森林保護抗爭領導者之一。他說,自己每晚都難以安眠,總是在擔心警察不知何時就會衝進家門,將他們全部拖走。

2002年起,巴布亞紐幾內亞政府將超過五萬平方公里的村社居民土地,租給幾個全球最大的伐木公司。帕沃親眼看著巨大的船隻將伐木機器送上自己世代生活的土地,他是第一個喊出拒絕的人,但他無力阻止樹木成批倒下。

(巴新的木材運輸碼頭 圖片來源:Global Witness)

根據巴布亞紐幾內亞的法律,土地屬於居住其上之人——但原住民們並不清楚這條法律。當他們意識到自己應該起身反抗時,恐嚇、威脅與毒打向他們重重壓來。

一些原住民說,那些要求他們放棄土地的文件「是偽造的」。文件的簽名是偽造的兒童乃至死者的簽名——然而這些文件,成為了99年期限的土地租約。99年,整整三代人,等到帕沃的曾孫子輩,迎接他們降生的恐怕已是滿目瘡痍。「到那時,我們就什麼都沒有了。」

值得一提的是,超過90%的巴新原木會被運送到,加工成各種木製品后再被運往全球。是世界上最大的雨林木材進口國,但禁止非法木材進口的法律至今仍然缺失。

回看國內,環保人士的處境也並不樂觀,遭到諸多傷害與阻力。

根據公開報道搜索,近三年共發生過七起環保人士被打事件。最近一次就發生在今年的5月份,環保NGO「綠髮會」志願者接到山東省存在10萬平米滲坑以及河道污染消息后,到現場進行拍攝調查時,被十多人個人圍毆。另外,污染舉報者還曾經收到過「捂口費」的誘惑。

不僅被打,還有被坐牢的。「保護斑海豹」第一人田繼光在2013年由於涉嫌敲詐勒索罪被捕。從2014年田繼光被檢察機關以敲詐勒索罪和職務侵占罪起訴,到經過兩次一審、兩次二審,田繼光至今已身陷囹圄超過四年

根據《南方周末》報道,田繼光案始於2013年4月田繼光曝光遼河油田特油公司污水和垃圾污染。但後來經中間人牽線,田繼光與遼河油田關係變得緩和了。遼河油田發出文件表示將贊助田繼光所在的斑海豹協會。油田還提供了5萬元用於協會購買相機。

但隨後,田繼光即被舉報「以曝光為要挾向企業敲詐勒索」。繼光出事後,斑海豹協會基本癱瘓。斑海豹協會負責出納張宇就曾向媒體表示,他們的手續被扣留,協會從2013年開始就沒有年檢了。

這其實並不是國內環保人士第一次身陷囹圄。

曾被譽為2005年「十大環保人物」的吳立紅,從1989年代末開始關注當地環境問題。1998年以來,公開不斷向媒體和官方舉報當地工廠污染太湖的情況。2007年,吳立紅同樣因「涉嫌敲詐」被拘捕並判處三年監禁。

(太湖藍藻污染 圖片來源:google圖片)

國內環保界90后公益人,長沙曙光環保公益發展中心的理事長劉曙,曾參與湖南諸多環境污染問題的調查。 2013年註冊成立公益組織「曙光環保」后,她帶領機構對湖南多地的嚴重污染進行了調查,走遍湖南多個村莊,取得了土壤及稻穀等164個樣品,進行了重金屬污染檢測。

2014年,一篇報道引用曙光環保公布數據,表示湘江流域有一處土壤重金屬超標715倍的數據公布后,引發廣泛關注。湖南省環保廳召開新聞發布會稱報道以偏概全,但不久后時任環保廳長約見了劉曙等人,讚賞她們的工作。那一年,諸多媒體對劉曙和她的團隊進行了正面報道。

但去年10月,劉曙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泄漏反間諜工作的國家秘密」為由行政拘留。

圖片來源於網路

湖南省重金屬排放總量位居全國前列,湘江流域在湖南有著舉足輕重的經濟地位,是中部地區最重要的有色金屬和重化工業密集區之一,重金屬污染嚴重。湘江流域的污染治理2013年起被列入省「一號工程」,並對地方政府治理工作進行問責。據新華網報道稱,今年的湘江污染處理「已經初見成果」。

「我們想保衛的是生活。」Laura Cáceres 說,「我們願意做任何事情讓生活延續。我們不想失去我們的生命、失去我們的母親和家庭。但我們預計到了這樣的風險——如果他們能夠殺死一個像我母親那樣德高望重的人,那意味著他們可以謀殺任何人。」

近期熱文:

  • 「環保風暴」來了,但好空氣不來?看看這些清單瞬間就懂了!

  • 到底是誰在拿環保炒作,誰在「過度解讀」?

  • 【提示】火電、造紙企業注意了!8月底前,嚴打無證排污!

  • 【揭秘】VOCs治理亂象叢生,有的偷排,有的假裝治理!

  • 【關注】隱患!別讓低價競爭毀了環保產業!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